【051】你敢娶,我就敢嫁!

    她这两个字一出,星爷很不高兴,这个惹人讨厌的女人,总是这样不把主人放在眼里!眯着狼眼看着她的胸口:“嗷呜!”星爷说过多少次了,胸太小就不要讲话,你居然还敢骂人!

    澹台凰听它一声嗷呜,当即森冷一笑,又看了看它胸口的两片荷叶,这破狐狸狼,一点都不知道吸取教训,八成是胸前那两片荷叶也不想要了!

    她眼神一到,小星星狼脸一僵,防备的捂着胸口的荷叶,乖乖闭嘴,不吱声儿了。它就剩下两片荷叶了,御花园池子里其他的荷叶还没长好,粘出去影响星爷的形象……

    而被她一骂,君惊澜不甚在意的笑笑,当真是早已习惯,偏头看向屋檐的另一端,等着那两人过来。

    澹台凰跟着狐疑的看过去,一男一女映入眸中。男子白衣蹁跹,手持长剑,绝美之容,清冷孤傲之姿。眸色冷寂,一步一步往这边走着,其间只淡淡扫了澹台凰一眼。

    这一眼,让澹台凰愣了一下。

    这是一双怎样的眼,冷而傲,冰而寒。

    他月色般的眸中,恍若藏着十丈飞雪,清冷淡漠。仿佛世间万物,都看不进他的眼中。永远高立于云端之上,永远傲气凌人。

    这个男人,一定傲得很!澹台凰很快得出了直观感受!

    而他身边,跟着一个身着粉衣的女子,长得和自己不相上下。一张精巧的瓜子脸,五官秀美,体态轻盈。澹台凰一路欣赏,从她的脸看到脖子,可,当看到对方波涛汹涌的胸口之后,鼻子一酸,忽然有种到角落去画圈圈的冲动!同样是女人,同样是绝色美人,为毛人家长胸,她不长!这不公平啊!

    正在澹台凰伤心欲绝,肝胆俱裂,在心中大骂苍天不公之时,那两人已然走到他们跟前!

    “这位是?”百里如烟看向澹台凰,开口询问,面上满是猥琐笑意,第一次看见惊澜哥哥跟女人在一起啊!有奸情啊有奸情!

    澹台凰抬眼,怀揣着悲愤的心情回话:“漠北三公主,澹台凰!你们聊,我先告辞了!”她要回去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没被君惊澜的话伤害,没被小星星的中爪伤害,被百里如烟的胸伤害了!真是哭瞎了!

    “等等!”君惊澜出言制止,似笑非笑,“先听完了诗句再走!”

    诗句,什么诗句?

    他伸出手,露出半截手臂,那肌肤似是美玉之色,抑或美玉也不及他白臂的十之万一。

    白衣男子面无表情的伸出手,将手中的信封递给他,淡淡道:“一封是你的,一封是娘的。还有一封,是父亲让转交的。”

    他的声线清冷如月,虚无缥缈,仿若云中清歌。听得人心旷神怡!当然,在澹台凰的心中,除了君惊澜那个张嘴就说不出好话的王八蛋,其他美男子的声音,都是能让人心旷神怡的!尽管君惊澜的声音从客观来说似乎最动听……

    如玉长指将信封接过,将几张薄如蝉翼的纸打开。凝眸一一扫过,在看到下半句诗,眸中恍然有了一丝笑意,刹那间明白了皇甫轩当时为何会露出那样几欲作呕的表情。

    而当看完百里惊鸿的信件时,狭长魅眸中闪过半丝困顿,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将信件收入袖口,旋即看着澹台凰轻笑:“公主,飞流直下三坨屎,疑似没带卫生纸!爷说得可对?”

    “是你对出来的吗?”澹台凰黑着脸瞪着他,事实摆在眼前,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那诗句的下半部分是他看了信件之后才得出的,还要意思说与她听!看来这货有高人指点,目测是想了办法从皇甫轩那里套出来的答案。

    “公主只说了要本太子对出下半句,可没说一定要是本太子想的!”薄唇勾起一抹懒散笑意,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又凉凉道,“还是公主敢赌,输了却不敢认?”

    澹台凰正要说话,一旁的百里如烟看了这一会儿,终于看出端倪,一下子跳起来,睁大双眸看着澹台凰,十分激动的道:“难道你就是惊澜哥哥要娶的人?”

    这一问,澹台凰飞快反驳:“这只是他一个人的想法,我……”

    话未说完,就被激动的百里如烟打断:“哎呀!原来一路上听说的,惊澜哥哥不惜打滚一万次,还要提鞋围着皇城跑十圈的,也要迎娶的嫂嫂就是你啊!我是百里如烟,初次见面,这是我给嫂嫂的见面礼!”百里如烟飞快的说完,并将一物放到澹台凰的手上。

    打断别人说话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而澹台凰也深深的觉得,被人打断了自己话的感觉,确实不怎么样!但是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这笑脸人还有礼物,那就一定要另当别论了!澹台凰心满意足的低下头,一看自己的手心,嘴角登时抽搐了几下……一个铜板?!

    按照换算来看,这个时代一个铜板等于二十一世纪的五毛钱,五毛钱,这就是见面礼?

    偏生的百里如烟还是一副生离死别,痛不欲生的模样看着那个铜板,看了一会儿,又飞快的伸手从澹台凰的手掌拿回去,因为动作太快,直直的把澹台凰的手心都抓痛了:“那个,嫂嫂,我知道你不是爱钱的人,我……我还是不勉强你收我的钱了!”

    说完赶紧把钱揣入袖口,一副生怕人家抢的样子!

    澹台凰嘴角抽了抽,又抽了抽。生平第一次见着这么爱财的人,一个铜板而已啊。那个铜板她是不打算要了,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我不是你嫂嫂,不要乱叫!”

    “烟儿莫要孟浪,你嫂嫂害羞!”君惊澜支着下颌,笑意融融的开口。

    害羞?!这下就是淡薄如百里瑾宸,也禁不住看了澹台凰一眼,这女子,面色发青,额际青筋暴起,或有磨牙之声,声音冰寒,这是害羞的样子吗?

    “害你妹!”澹台凰咬牙怒骂。害羞?他简直能达到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最高境界,实乃世上的一朵惊世奇葩!

    一旁的小星星童鞋见着主人又被喷,条件反射的再次跳起来,刚要“嗷呜”,澹台凰忽然看了一眼它的胸口,于是,张了一半的狼嘴闭上,不说话了!护着自己的荷叶,低着头用一只前爪画圈圈……

    百里如烟奇怪的看了小星星一眼,话说这只小破狼这么多年,除了惊澜哥哥可是谁的面子都不给,居然能被这个漠北三公主收拾的服服帖帖的,难怪惊澜哥哥能对她另眼相看!

    当然,她虽然有着正常女人都有的八卦心理,却也没有忘记自己来其实是有很重要的事!看了一眼君惊澜,她飞快对着澹台凰开口:“嫂嫂你不要介意,我只借惊澜哥哥问几句话,问完就还给你!”

    “啊哈哈哈……我怎么会介意呢!因为我跟他根本一个铜板的关系都没有!”澹台凰皮笑肉不笑,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开口。问死了都不关她的事!

    这话一出,君惊澜微微偏头看向她,眉间朱砂血一般的艳:“公主,你当真要食言而肥?”

    一问,把澹台凰问住了!她非常想拍着自己的胸脯说自己是一个有担当的人,说过的话是一定会履行的!但如果有担当的代价是嫁给这个高深莫测,叫人猜不透心绪,还说不准啥时候就把她做了烤乳猪的男人,那还是算了吧!但是这么多人都在,她也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哪!真是纠结!

    就在她纠结的当口,百里如烟忽然谄媚的伸手,想去抓君惊澜的袖口,刚刚伸过去……

    他微微抬手一挥,没让她扯到,懒洋洋的开口:“有事说事!”

    “……”百里如烟面色一僵,忘了他的洁癖了,但毕竟是自己有求于人,也不好摆姿态,直接开口问话,“惊澜哥哥,你知不知道冷子寒叔叔又跑哪儿去了?我可是把你的皇宫,和他们魔教的总部都翻遍了,愣是没找到他!”

    说着,语中已经带了不少怒气!

    “墨师父是不是也不在了?”君惊澜闲闲开口,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百里如烟开口询问,还有一丝不解,冷子寒叔叔的下落,会和墨冠华有关系吗?他忽然说这个做什么?

    这下,太子爷唇角微勾,泛出一丝惑人笑意,十足恶趣味的偏头看向她:“那你还不知道他的下落?”

    一旁的澹台凰,一看他这表情,顿生一种不祥预感!经验告诉他,每次他露出这种表情,接下来说出来的话都能让人吐血!她正想着是不是劝百里如烟不要再问了……

    百里如烟已然开口,她呆呆的问:“这跟他的下落有关系吗?”是她最近变笨了吗,为啥听不懂!

    “这都看不出来?他们私奔了!”太子爷笑容满面,好像是说着什么特别值得高兴的事情。

    澹台凰听罢,忽然十分同情的看向百里如烟,一听这丫头问话的时候,那激动热切的样子,就知道那个“子寒叔叔”是她的心上人,可这死妖孽这么直白的说人家的心上人和旁人私奔了,这未免也太残忍了!她正想着是不是出言安慰几句……

    百里如烟已经黑着脸吐槽:“他们两个男人,私什么奔!”墨冠华叔叔和冷子寒叔叔,都是惊澜哥哥的师父,一文一武,而这两个男人,十几年来就一直不对盘,私奔了?亏他说得出口!

    “噗——咳咳……”澹台凰一个没憋住,险些没被呛死!从来只知道这妖孽的嘴巴惹人讨厌,没想到对自个儿的妹妹也是这个态度,两男人私奔,难道这里也流行**?

    “你不信,那爷就不知道了!”太子爷悠然浅笑,一副很是无所谓的态度,只是眸中戏谑笑意出卖了他的情绪。

    小星星对着百里如烟竖中爪,抢夫君连个男人都抢不过,鄙视!

    “你不知道就说不知……”

    说到一半,君惊澜凉凉的目光扫了过去,眸光冷的很。太恐怖了,百里如烟瘪了瘪嘴,不说话了!改为十分同情的看着澹台凰,要是嫁给这样的夫君,下半辈子得活得多忐忑啊!

    她这眼神一扫,澹台凰如获知音,两人深情对望。有时候女人和女人就是说上一辈子的话,也不会成为朋友。但有时候和女人只要对视一眼,就可以成为至交……比如澹台凰和百里如烟!

    君惊澜淡淡扫了她们一眼,便看向一旁的百里瑾宸,漫不经心的开口:“瑾宸,帮我救一个人!”

    “你知道我的规矩。”淡淡一语飘来,声音很轻,不仔细听甚至都听不见。

    太子爷四处扫了一眼,终于看见自己脚边的小星星,一把拎起它对着百里瑾宸扔去,银色的波光在空中闪过。

    旋即,他语中带笑,颇为不正经的道:“一命换一命嘛,就拿小星星的命换!”

    半空中的小星星童鞋闻言,狼眼怒瞪,一颗心瞬间支离破碎,险些没给他一句话伤心到死,张嘴就大哭了起来:“嗷呜呜呜呜……”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主人真的不爱它了!呜呜……

    百里瑾宸白色冷袖一甩,冷风掠过。

    哭得正惨的小星星童鞋,又被一阵风刮到墙角,开始哭:“嗷呜嗷嗷呜~嗷呜嗷呜嗷~”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哭得那叫一个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谁?”淡薄一字吐出,看也不看墙角嚎丧的狼。

    如此有个性,让澹台凰禁不住仰头,看了百里瑾宸一眼,就一眼,顿时只感觉冰寒入心,微微偏头,甚至不敢再看。这男人,确实够冷,够傲!

    百里如烟轻声在澹台凰耳边开口:“你别管他们,我哥哥就是这个德行,说话从来都是有多短就说多短,脾气也不好!但说句实话啊,嫁给我哥哥,绝对比嫁给惊澜哥哥安全,你要不要考……”

    话音未落,两道目光落到了百里如烟的身上!

    一个魅眸带笑,笑意森冷,若彼岸花开,叫人心底发颤。

    一个冷眸带雪,冰冻三尺,似坚冰碎裂,叫人脚底发凉。

    “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今天晚上吃点什么……”娘亲说了,识时务者为美女!

    “东陵皇太后!”见她识相,君惊澜收回目光,回了百里瑾宸的话。

    “明日。”话音落下,白色身影掠过,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内。只留下一阵淡淡的雪莲香飘散在空中……

    于是,澹台凰终于是认出来了,这个能把眼睛放到天上的男人,就是那传说中的第一公子百里瑾宸,难怪这么傲!

    “好了,天色不早了!本公主回去睡觉,你们开心!”澹台凰说罢起身就走,明早还要去接成雅,再不回去就睡不成了。

    她没走几步,君惊澜欠揍的声音传来:“澹台凰,瑾宸走了你就走,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变心了?”

    额角的青筋狠狠的暴动了几下,其一,她不曾喜欢过君惊澜,其二,对那个傲到不行的男人她连一句话都没说过!变心?变什么心!“君惊澜,我真想撕了你这张嘴!”

    “呵……”一声低笑扬起,显然心情不错,“回去可以,但是你我的赌约……”

    “你敢娶,我就敢嫁!”说完,昂首挺胸抬头收腹,双肩打开,并在心中想象“我要去杀人”,眼神犀利的往前走,成功了走出了女王范儿的架势!姿态是非常英姿飒爽牛逼杠杠让人看罢便虎躯一震大受震动的,但事实上她的脚底是有点发软的,嫁给这个变态,下场她不敢想!

    君惊澜目的达到,倒也不留她,看着她的背影,只是笑。

    待她走远了,百里如烟方才好奇询问:“惊澜哥哥,娘亲让你帮忙问她的那句话呢,你咋不问?”其实她刚才就想说,但是担心有什么隐情,她擅自开口会坏了大事,所以才没有开口。

    他将手伸入袖中,摊开,三面是那三个纸条。

    百里如烟伸手拿过来,并且十分小心翼翼的没有碰到他的手,因为她太清楚要是不小心碰到了下场可能很惨!

    拿过来后一看,三张纸条中,有一张字体飘逸,是爹爹的字迹。上面只有一句话“做你自己的事,多余的莫问。”

    显然,是百里惊鸿不让问。

    百里如烟瞪着这张纸,良久,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喃喃道:“要是让娘亲知道爹爹坏了她的事,八成得出人命……”

    君惊澜虽是诧异干爹如此交代的原因,但也没有多说什么,悠然起身,将墙角伤心唱歌的小星星一把捞起,大步回自己的寝宫。

    百里如烟则怀着一种非常忐忑的心情出宫,她能预见娘亲知道了这事儿一定非常生气,那么这事儿她到底要不要告诉娘亲呢?

    他们走后,澹台戟方才步到澹台凰的院子外头,在那里站了很久。

    也犹豫了很久。

    妖媚的桃花眸中满是抑郁。终于叹了一口气,回了自己的寝宫……

    今夜,是一个繁忙而多事的夜晚。夜深人静,事情好似已经被处理完了,事情却又好像只是一个开端……

    而此刻,宽敞的宫道之上,一袭红衣的邪魅男子悠然踏步出宫。听着身边暗卫的禀报:“王爷,漠北公主现下已经回去休息了,看皇上的样子,已经知道了真相!”

    “嗯!”皇甫夜轻轻点头,忽然轻声开口,“若是这女人这么聪明,让她给轩儿当皇后,倒也不是不成……”

    “王爷,您说什么?”暗卫没听清。

    “没什么!”

    ……我是唱着《白毛女》求月票的星爷……

    这是一个郁闷的夜晚!

    澹台凰今天忙了大半夜,按理说本该是累得回来倒头就睡了,可偏偏她现在很有点睡不着。

    抓耳挠腮,翻来覆去,头疼欲裂!她是真的想不明白君惊澜到底是想闹哪样,简而言之,就是到现下她都没闹明白他为啥这么坚定的要娶她!那货其实有洁癖,要她陪睡估计不可能,那是为啥呢?

    脑中电光一闪!忽然想起来那天自己收拾包袱逃命的时候,那妖孽在屋顶上让她不要先被别人玩死了,这样才值得他亲自出手玩!

    这想法到了脑子里,一阵阴风就从窗外吹了进来,凉飕飕的!她抱着被子在被窝里头一抖,顿时吓得脸都白了……

    显然,她现下没有被别人玩死!所以妖孽要亲自出手了!

    这个晚上,她做了一夜的噩梦。

    梦里全是君惊澜的那些被剥皮、拆骨、烘烤的烤乳猪……

    第二天早上,对着镜子一照,就发现两个巨大的黑眼圈!不行,她不能往火坑里跳,跳了就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了!要不今天先试试那妖孽的口风,只要不死人、不陪睡,一切都好商量……

    想着便收拾好了自己出门,尽管澹台凰今天的心情是忧伤的,但是整个人还是很乐观的!她这个人没有别的,就是很擅长苦中作乐。苦中作乐是啥意思呢?就是伤心悲愤痛苦到极点的时候做点欢乐的事,比如唱歌……

    于是,一路上走,来往的宫人就一路听着她期期艾艾的歌声:“小白菜呀,地里黄呀,三两岁呀……”

    歌声十分凄惨,一听便知唱歌者有极为凄惨的人生际遇。以至于宫人们好奇的眼神都在她身上扫来扫去,在心中进行各种补脑……

    澹台凰唱着唱着,刚刚唱到澹台戟的院外,他就出来了,一见王兄当即不唱了,让他知道自己和君惊澜打赌,还煞笔的输了自己的婚事,八成得将她训斥十天半个月!

    上前几步,笑眯眯的开口:“王兄,陪我去找皇甫轩要人怎么样?”已经到了早上了,该把成雅还给她了吧?自己一个人去没底,有王兄撑腰比较好!嗯,这样算起来她比小白菜还是幸福很多的,起码有个待她很好很不错的王兄不是?

    “嗯!”澹台戟点头,没说旁的话,也没问昨天晚上的事,转身便走。澹台凰赶紧跟在他身后。

    他们一路走着,也一路听着宫人们议论,说天下第一公子宸来了,现下在帮皇太后治病。皇甫轩此刻也在那里,还有各国的使臣和东陵的那些个大臣,也都来表示关心。

    说来各国的使臣和大臣们也都很有见地,先前百里瑾宸没来的时候,都只纷纷送礼,本人没来,因为担心皇太后的病治不好,皇甫轩一个迁怒,他们这些来探病的都跟着倒霉,现在好了,公子宸来了,还有治不好的病吗?于是,他们都来探病了,使臣们表达表达自己的关心,大臣们表达表达自己的衷心!

    社会经验告诉我们,就是凑热闹,也要看看那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要是看个热闹都看得遭遇不测,那得多冤呐!

    澹台凰和澹台戟一进门,四下使臣们便对着他们打招呼。但并不十分热络,因为澹台凰好像是谋害皇太后的嫌疑人,太热络了他们也会有嫌疑。

    他们一一回礼,并未将这些人的态度放在心上。

    而现下皇甫轩正在屋内,澹台凰透过珠帘,也往里头看去,里面除了他,还有一个风姿卓然的背影,白衣出尘,正是她昨夜见着的百里瑾宸。

    也就在这会儿,屋内传出百里瑾宸清冷低沉的声线:“求死之人,不救!”

    说罢,一掀珠帘,便出来了。

    他这一出来,澹台凰又见他,这次倒愣了一下!比昨晚在月色下看见的清晰,这世上恐怕没有人比他更适合穿白衣了,淡然若仙,傲然似神!让人越看越是心下大叹,如此傲气的美男子啊,看起来竟然不觉得他张狂,只觉得尊贵。

    门口的使臣和大臣们见他也是微微一惊,这男子,这张脸,这姿态,仿若天上仙人,超脱世俗之外,难怪能被誉为天下第一公子!但,这是不是也太大胆了,在皇宫里头,大刺刺的对着皇帝说不救他娘?

    在众人对百里瑾宸或赞叹,或惊诧,或感叹他大胆之间,他已然踏步而去,谁都没看,因为谁都看不进他的眼中。

    旋即,便是皇甫轩伟岸挺拔的身姿从屋内出来,他灿金色的眼眸看向百里瑾宸的背影,天下人皆知公子宸的脾气,从来都是他说不救就不救,把剑放到他的颈上都无用,而且通常剑还没拔出来,就先被他杀了,故而来硬的肯定不行!

    于是,冰冷高贵的帝王,生平第一次对人低头:“母后危在旦夕,朕请公子一救!”用的是“请”字!

    这话一出,走到门口的百里瑾宸脚步顿了一下。显然是没料到皇甫轩会以这样客气的姿态,但他的脾性也不是说着玩的:“贵国太后并无求生欲念,即便我救活了,又能如何?”

    “只求公子一救!”皇甫轩也很是坚决!他当然知道母后的心思,但让他有机会不争取,他做不到!

    百里瑾宸沉默了一会儿,也不知是因为被皇甫轩的态度感染,还是昨夜答应了君惊澜,终于转身,往殿内走。而转身的一瞬,美如清辉的眼眸淡淡的从澹台凰的身上扫过。

    要是一定要找出一句话来形容澹台凰此刻的心情,那一定是受宠若惊!对于这样一个高傲的男人来说,扫一眼就很给面子了吧?

    于是,大家便都一齐安然的等着里头治病的状况。

    人家老娘在动手术,澹台凰也不好上去说成雅的事儿,只能等他们出来之后再说。

    等了约莫有一个多时辰,一盆子一盆子的黑血被丫头从里头端了出来。等到早膳的时辰都过了,澹台凰和众使臣大臣们终于开始后悔,早知道吃了早膳再来了,不知道再治一会儿,他们今天还能吃上午饭不。

    就在他们都深深担心自己会探病探得被迫减肥之时,终于传来百里瑾宸清冷的声线:“好了。”

    不等皇甫轩回话,也没再多说旁的话,百里瑾宸便已经从寝殿出来了,谁都没看,谁都没理会,径自走人。皇甫轩出来欲留,还没开口,他已然在瞬息间到了百米之外,雪白衣摆,纤尘不染,若仙人踏风而去。

    现下再说话,对方也听不到了。

    而就在这会儿,殿内传来皇太后的一阵咳嗽之声:“咳咳……”

    显然是已经醒了。

    众人心中大喜!总算醒了,他们的午饭也总算有着落了!澹台凰也是大喜,成雅该可以放出来了!

    皇太后在一咳嗽,皇甫轩赶紧进去,上前扶起她:“母后,您没事了吧?”他容色沉寂,一派淡然,像根本不知道昨夜的事。

    “哀家没事了,对了,凶手,凶手查到了吗?”皇太后说着,竟是透过珠帘看了澹台凰一眼。

    皇甫轩静默了片刻,也抬头看了一眼澹台凰,冷冷开口:“凶手昨夜已经抓获,就地正法了,和漠北三公主无关!”

    澹台凰回视他,看我干什么,这事儿本来就跟我没有关系!

    “咳咳……好,那就好!”皇太后又咳嗽了几声,缓缓往下躺。她其实也不愿连累旁人,尤其这个小公主还很有意思,虽不知这件事情是如何解的,但也不太重要。

    “母后您好好休息,朕先出去!”皇甫轩很快的意识到太后需要静养,遂开口提议。

    皇太后微微点了点头。

    皇甫轩从寝殿退出来,灿金色的眼眸一扫在场的所有人,旋即冰冷的唇角勾起:“多谢众位关心了,毒害母后的凶手已经就地正法,昨日险些错怪了倾凰公主,也请公主不要见怪!至于公主的侍婢,朕已经吩咐人放回去了,还请公主放心!”

    放回去了?不早说!害她在这儿跟着饿肚子。

    澹台凰还没说话,澹台戟便开口:“无妨,东陵皇也是关心则乱!”话说的很客气,但脸色不太好看,显然尽管皇甫轩已经道歉,他还是为这件事情很不高兴。

    四下的众人看着他的脸色,倒也不觉得奇怪。因为澹台戟对澹台凰的那点维护之心,就连打扫厕所的宫婢都知道,爱妹险些被人冤枉,他能有好脸色才奇了怪了。

    “那,那些个打了成雅的人呢?”澹台凰又开口询问,差点忘了这茬。

    皇甫轩灿金色的眼眸看向她,冷冷开口:“全部重责四十大板,下令动刑的判官杖责二十,贬为庶民!”

    这话一出,所有人皆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个侍婢罢了,就是打死了又能有多大的事,东陵皇竟然为此将动了手的人全部杖责,并撤了一个判官,这也太给澹台凰面子了吧?

    澹台凰自然也不是傻子,很快明白了皇甫轩这次是优待了自己,当即弯腰开口:“那便多谢东陵皇了!”

    “公主说什么说得这么开心,也说给本太子听听!”一道慵懒声线自门口响起,狂傲肆意,却也闲散怡然。

    大家往门口一看,便见一身淡紫锦袍的北冥皇太子进来了,永远都是那样万众瞩目,不论出现在何时何地,瞬间便会成为焦点,他身边的一切景致也会在刹那黯然失色。但,大家的眼神很快的古怪了起来,看着胸前贴着荷叶的小星星童鞋,北冥太子的狼是怎么回事?疯了吗?

    虽是很奇怪,但大家都赶紧开口打招呼:“见过北冥太子!”

    皇甫轩更是上前开口:“多谢北冥太子请来公子宸,此等大恩,东陵没齿不忘!”

    君惊澜不甚在意的笑笑,开口:“东陵与北冥素来就是友好之邦,本太子帮帮忙也是应该的!”

    这话一出,四下使臣都在心中感叹,北冥太子您可真会睁眼说瞎话啊,两块大陆经常交战的就只有你北冥和东陵,你们都是友好之邦,那我们岂不是都亲如兄弟了!

    澹台凰也是一阵无语,对这二人的表面功夫表示深深的膜拜!昨夜皇甫轩派人暗杀君惊澜的事儿她知道,而他那些个龙魂卫昨晚八成也已经全部落网。关于这事儿,这两人彼此都肯定是心照不宣,现下还表现得无比友善,果然不愧是玩政治的人!

    君惊澜说完话,偏头似笑非笑的看了澹台凰一眼,状似温柔的开口:“凰儿,昨夜睡得好吗?”

    四下使臣们顿时开始眼观鼻鼻观心,我说北冥太子欸,你俩能不能稍微有点社会公德心,注意一下大众的感受,不要总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难道你不知道我们自从离开祖国,到了东陵的皇宫,已经寂寞很多天了吗?

    这一问,澹台凰先是被他的称呼搞得一阵肉麻,随即抬头看向他,见他魅眸中含着明显的戏谑,显然是知道自己昨晚没睡好,登时气得眼前有点发黑,嘴硬道:“多谢北冥太子关心,本公主昨夜睡得很好!”

    君惊澜似笑非笑,意味深长的开口:“本太子也是这样想的,还有,公主的那首小白菜,很好听!”显然澹台凰的谎言已被戳破。一大清早的顶着两个黑眼圈儿唱小白菜,相信她昨晚睡好了才有鬼了!

    这下澹台凰的脸就绿了,难道这王八蛋是幽灵,一天到晚就跟在她后头?不然咋总是干点什么事儿,第一时间就被他知道了!扯了扯唇角,刻意无视了某些不想听到的话,随之咬牙道:“那是,本公主的歌声永远独一无二,美妙动听!”

    “咳咳……”四下使臣、大臣们开始大声咳嗽,好多人都呛得面色通红!原谅他们吧,他们只是不小心想起了那首“谋滕涛”、“爹恩耐”还有那首杀猪歌!

    一旁的皇甫轩看他们对话看了一会儿,心下一阵烦闷,开口打断:“各位大人还没有用膳吧,不若今日就在附近的御花园用膳如何?”

    “啊!如此甚好!甚好!”如此真是太好了,总算说到吃饭了!他们当官这么久,就没有这样挨过饿,只要有饭吃,在哪里不是一样?

    于是,大家就在皇甫轩的带领下,往御花园而去。

    这一路上,小星星童鞋都在幸灾乐祸,虽然它想不懂这女人昨晚为何没有睡好,又为何唱那首凄凄惨惨的歌,但是这并不影响它幸灾乐祸的心情,于是它一路上张着狼嘴嚎着小白菜的曲调,故意嚎给澹台凰听。

    其他人也听得非常郁闷,心道北冥太子的这只狼是怎么了?鬼叫鬼叫什么,叫得又凄惨,还挺有节奏感!偏生的他们又不好开口,担心开罪这狼的后果,是惹火了这位脾气不好的太子爷。

    澹台凰本来就心烦,自然越听越是恼火,终于不耐烦的低头,小声开口:“一命换一命!”

    目的是为了提醒小星星童鞋,昨夜君惊澜要拿它换皇太后的性命的事儿,小星星顿时焉了,抹着眼泪,扯着嗓子换了曲调:“嗷呜嗷呜嗷……”北风那个吹……

    一阵一阵的狼嚎之声下,他们终于到了御花园,小星星童鞋的嚎丧行为也终于停止。因为它发现御花园的荷花池里面,又长出了几片新叶,好像比它身上粘着的这两片好看……

    于是呆呆的看着发愣了起来。

    澹台凰自然不晓得它老人家忽然沉默了,是因为发现了能更好遮挡胸口的纯天然内衣,但总算安静了就好!心下的烦躁之感也终于淡了下来……

    下人们早就准备好了桌椅板凳,大家依次落座,旋即便有珍馐美味被端上了饭桌。

    香气扑鼻,大家也都举着筷子,跃跃欲试,等着皇甫轩的一声开动,就可以吃饭了!偏偏就是这个时候,又横生枝节,一道风流纨绔的声线,从西侧传来:“众位都在这儿用膳,怎么就惟独不叫本殿下?难道是本殿下不讨喜?”

    “啊哈哈哈……怎么会呢!”大家依依不舍的放下筷子,强撑着笑脸起身,表达对楚长歌的欢迎。

    皇甫轩冰凉的声线也缓缓响起:“怎么会,不过是各位大人来探望母后,到了时辰便一同用膳罢了!”

    这话的意思就多了,当然,最首当其冲的意思,就是指责楚长歌没有去探望皇太后。

    但是楚长歌好像完全没有听懂,他状似了解的点点头,然后开口道:“原来如此,那真是太巧了,本殿下四处散步,竟然也能与各位大人相遇!”

    “……”真是对牛弹琴!“大皇子请坐吧!”

    楚长歌又笑着点头,走到澹台凰的跟前,给铜钱使了一个眼色,铜钱当即会意,将几个瓷瓶拿出来,递给澹台凰。

    正是昨夜澹台凰要的迷药,澹台凰也不客气,伸手就收下。

    君惊澜见此,凉凉开口:“公主,你我既然已经是未婚夫妻,何须再拿旁人的东西,想要什么,跟本太子说便是了!”

    这话一出,澹台戟一愣,偏头看他,颇为不解:“北冥太子此言何意?”未婚夫妻,他怎么不知道?

    皇甫轩灿金色的眼眸也是一凝,静看着他。

    倒是楚长歌不很在意,未婚夫妻算什么,他楚长歌不是那么浅显的人!

    “昨夜,倾凰公主已经答应本太子的求婚了!”君惊澜面上含笑,眉间朱砂仿若初樱,不难看出他心情很好。

    这下,澹台凰、楚长歌、皇甫轩都不敢置信的看向澹台凰,她答应了?先前看她和君惊澜的剑拔弩张,可一点都不像是会答应的样子啊!

    澹台凰更是郁闷尴尬的恨不得挖个坑把自个儿埋了!

    旋即,澹台戟优雅华丽中带着三分怒气的声线响起:“凰儿,此言当真?”

    “当……当真!”她可以不承认吗?

    这话一出,“砰!”的一声响,让所有人都转过头,看向站在一旁的端着托盘的某个宫女,就是她手中的托盘掉了!而大家一看她,顿时愣住了,这不是钟离涵吗?她不是被遣送回国了吗?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为什么是一副宫女打扮?

    钟离涵穿着一身宫女的衣服,脸上还有些被脂粉掩盖的淤青痕迹,满面不敢置信的看着君惊澜和澹台凰!怎么会,她就走了两日而已,他们就已经订婚了?

    “东晋长公主,你这是……”首先发言的是南齐使臣。

    最奇怪的自然是皇甫轩了,他分明已经派了人送他们走了。

    “我……”她怔了好一会儿,像是实在不能接受如此巨大的打击,又转头看了君惊澜一眼,顿时眼泪染上眼眶!被遣送回国,她一路好不容易才逃脱出来,历尽了千辛万苦回到这里,甚至还假扮成宫女,就是为了给自己觅得一丝机会,没想到一回来,见到心心念念的人,就知道了这样的噩耗!

    大家自然一看她的眼神,马上就明白了过来,当即劝道:“公主此番回来一定辛苦了,北冥太子和漠北公主的婚事既然已成定局,公主不若也坐下来喝一杯……”

    “不!”钟离涵大声拒绝!她几个大步走到君惊澜跟前,指着澹台凰高声问,“北冥太子,你真要娶她?”

    君惊澜闻言,伸手拎起酒壶,自顾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低头轻酌,没理会。这样满脑子只知道情情爱爱,求而不得便歇斯底里的女人,也不值得他理会。

    他没吱声,但意思已经现在明面上了,钟离涵尽管心中一百个不愿,也知道这事情改变不了,终而,她哽咽着道:“那,那难道让我做小也不可以吗?”

    她知道,这样优秀的男人,她不可能一人独享。但贵为公主,要她做小,这样的口开出来,也好像是在要她的命!她到底有哪一点不如澹台凰?

    这下所有人都惊了一下!堂堂一国公主,即便再声名狼藉惹人不喜,也还是公主之尊!现下竟然开口求做小?澹台凰的心里也是一阵唏嘘,这妖孽娶这女人不也挺好的吗,为什么一定要捉弄自己!啊,不过这样的苦情剧看起来真有意思!

    看得太高兴,以至于忘记了她是这场苦情剧里面的“原配夫人”!

    “哦?那你要问问太子妃的意思!”君惊澜说着,魅眸带着不怀好意的笑看向澹台凰,显然就是不满于她这样惬意看戏,给她找点麻烦。

    于是看戏看得正开心的澹台凰,就这样无端端的被拖下水!

    钟离涵飞快转过身,对着澹台凰就跪了下去:“姐姐,求你了姐姐!我这一生,唯一的心愿就是嫁给太子,求姐姐成全!你要是不答应,我就长跪不起!”话语诚恳,眼角却闪过一道精光。

    这一跪,大家几乎都听不见自己的呼吸了!这钟离涵,到底是要情根深种到何种境地?大庭广众之下,对着情敌下跪?

    可澹台凰的眼中,渐渐浮现出了怒气,不为别的,也不为那妖孽拖自己下水,只为跪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绿茶婊!各国的人都在这里,一国公主跪在自己的跟前请求,她澹台凰要是还不同意,那就是善妒,刻薄!而更为让人窝火的是,她字里行间说的是“嫁给太子”,这“嫁”,自然是指正室,因为侧室都只能被称为“纳”,她这哪里只要做小啊,只要自己一个同意出口,这丫就成了正室了!

    这可是赤果果的算计!倘若自己应了一声,还是真心要嫁给君惊澜,那当小妾的就是她了!她对这妖孽可没什么感情,什么太子妃的位子她也没兴趣,可她却容不得有人这样算计她!

    想着,她虚笑着开口,上前作势要搀起她:“长公主还是快起来吧,如此大礼,本公主可担不起,公主现下一定是饿了吧,我们还是先用膳,其他的以后再说!”

    这是她给钟离涵最后的机会,识相的就滚起来,一切好商量!不识相,那就别怪她不给面子了!

    “砰!”的一声,钟离涵一个重重的头叩向地面,“姐姐,你若是不答应,我绝不起来!并且就此绝食在此!”

    这戏,算是做足了!

    四下众人都看着这场景,也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所有的人都不笨,只是瞬息间就能明白钟离涵的其间的深意,故而对澹台凰接下来的反应更加好奇。

    而作为这件事情主角之一的太子爷,也一边饮酒,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他有一种直觉,钟离涵这自作聪明的蠢女人,今日怕是要弄巧成拙了!

    果然!

    澹台凰沉默了良久,静静了看了她一会儿,终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既然你这么想跪,又这么不想吃饭,那我就不勉强你了!你就饿着跪在这儿吧,这话是你自己说的,大家也都听见了,你可千万别反悔呀!”

    ------题外话------

    啊啊啊,入v三天,就到了月票榜第十九,剩下五天,要是能往上爬个九名哥就圆满了,有票子的弟兄们不要吝啬哇!o(╯□╰)o没有票子也不要抽哥……虽然求完订阅又求月票,好像有点贪得无厌╮(╯_╰)╭……但素但素……就是贪得无厌了╭(╯^╰)╮!不要抽不要抽……

    【荣誉榜更新】:恭喜【sunsimiao5】童鞋成为哥的第七名状元,并荣登状元榜第六!恭喜【月夜、火凰】童鞋升级贡士!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另:万分感谢其他弟兄的钻石、月票、鲜花、打赏,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