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为你拔高智商!

    惊澜送来的信?南宫锦歪着脑袋一看,上面就写着两句话。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厕所在哪边。还望干娘不吝赐教!”

    南宫锦看完之后,翻了一个大白眼:“这小兔崽子,亏得人家还说他北冥太子才震天下,就这么一句破诗也要来烦我!”

    语落,一把夺过百里惊鸿手中的笔,在上头挥斥方遒,写出下两句:“飞流直下三坨屎,疑似没带卫生纸!”

    此句落下,百里惊鸿的表情当即变得十分微妙。看了半晌,迟疑着问:“卫生纸是何物?”

    “啊,卫生纸啊就是……等等!”南宫锦忽然瞪大了双眸,又将那张薄薄信纸看了几遍,这……这诗句不是前世整蛊用的吗,怎么会有人知道?“惊澜可说了这诗句从哪里来的?”

    “海东青传信,只有这两句话。”故而也没有人来传旁的话。

    南宫锦顿时感觉自己心跳都加速了,老乡,难道是老乡?想着慌忙对着门口大喊:“宸儿,进来!”

    话音一落,一白一粉,两道身影落入屋内!百里如烟也跟了进来。

    南宫锦慌忙将君惊澜的信件叠起,又写下一张纸:“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

    写完之后,将两封信都交到百里瑾宸的手上:“这是给你惊澜哥哥的回信,还有这个,让他问一问出题之人,可能接下我这诗的下两句!”若能接下,就一定是老乡了!

    百里如烟踮起脚一看,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舌头一伸:“娘亲,你好猥琐……”

    百里瑾宸微微点头,什么都不问,转身便走。

    “宸儿,记住了,这封信至关重要!”南宫锦又补充一句!

    走到门口的人脚步一顿,微微偏头,眸色清冷,淡如悬月的声线响起:“不放心,便换人去。”

    南宫锦嘴角一抽,怒道:“你这小兔崽子,有你这么跟娘说话的吗?”

    吼完,扭头对着百里惊鸿呵斥:“这都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没想到有了她的遗传基因,儿子还是跟他老爹一个德行!

    百里惊鸿无语,当初不是她说儿子这样……很酷吗?虽然这么多年,他也未曾问过她“酷”是何意。

    百里如烟插话:“娘亲,哥哥已经大了,不能叫小兔崽子了,应该叫大兔崽子!噢耶!”

    话音一落,剑光一闪,似霓虹破天。一阵白光掠过,她胸前的发便断了一束!百里如烟的脸马上就黑了,转头猛瞪着自家哥哥!

    都没看见他如何拔剑,剑就已经收入了鞘中!没说话,也没看她。转身便走了,留下一个冷傲的背影……

    于是南宫锦明白了,估摸着要不是自己是他亲娘,先被剑削的就是自己了!也就是说他已经很给自己面子了,这样想着脸色更黑了。

    “娘亲,我也要去!”百里如烟开口,“冷子寒叔叔又跑了,我去问问惊澜哥哥,也许他知道!”

    这话一出,南宫锦忧伤抚额:“说了多少次了,你冷子寒叔叔年纪大了,不适合你……”

    “不是你说爱情可以超越年龄吗?我先走了,爹爹,娘亲就交给你了!”语罢,拔腿就跑!

    南宫锦想要上去拦,却被身后的人拉住。回头怒吼:“百里惊鸿你干什么?”

    待儿子和女儿走远,他才淡淡开口:“早就觉得他们碍事,他们不在,想在哪里做,我们便在哪里做。”

    “……”

    “卫生纸是何物?”他又问。

    南宫锦的注意力被转移,抓着他兴高采烈的开口:“我不是对你说过,我先前是从几千年之后来的吗?卫生纸就是我们那个时代的草纸,所以我怀疑,是有老乡来了!说不准他知道回去的办法。可如果不是,我不就白激动了,所以先让孩子们去看看!”

    这话一出,百里惊鸿点头表示明白。眸中却闪过一道流光,没叫南宫锦瞧见……

    ……

    东陵皇宫,澹台凰的院内。

    四下躺了一地的黑衣人,太子爷将手中绳索一扔,悠然往铺着月光帛的屋顶上一躺,凝望星空。懒洋洋的道:“爷是不是说了,你若回了诗会,今夜必有杀身之祸!”

    “你怎知我打不过这些黑衣人?”澹台凰斜眼看着他,这些黑衣人是武林高手没错,她没本事学着他一样戏耍他们也没错,但却不代表她打不过!

    “死了他们,还会有下一波。”慵懒魅惑的声线惬意响起。

    澹台凰皱眉:“那你如何知道会有人想杀我?回了诗会之后,我也没有……”

    话说到一半,他便撑着侧身对着她,以肘支地,闲适托颊,懒懒笑道:“公主没有一展大才,却有人对你念了情诗,还有人原本就不喜欢你。”

    “你是说皇甫灵萱?”楚长歌对她念了情诗,皇甫灵萱原本就不喜欢她,所以更要将她置于死地?

    君惊澜不答,魅眸中却隐有笑意。还不太笨……

    “我现在忽然也想把皇甫灵萱置于死地了!”澹台凰半点不掩饰自己杀人放火十恶不赦的意图,看来是她上次给的教训太小了,对方没放在心上!

    君惊澜却轻笑着开口:“皇甫灵萱其人,嫉恶如仇,虽嚣张跋扈,却并不是蛮不讲理之人!就如先前你打了绮罗郡主,她只用了无毒的蝎子,便足以证明其心不恶,可这次却动了杀机!”

    这话一说完,澹台凰的脸色就黑了!他的意思就是皇甫灵萱不会无缘无故要杀人,那么错误就在她身上了?

    似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他又道:“你没错,皇甫灵萱也没错。那,问题该出在哪里?”

    “你是说有人从中挑唆?”澹台凰皱眉询问,脑中马上便闪过绮罗的身影!

    君惊澜点头,又欠扁的道:“公主,你虽是笨了些,但本太子丝毫不嫌弃!本太子以后会多多提点你,为你拔高智商!”

    “拔你妹,滚粗!”嘴上是骂,心里已经有了定论。她明白君惊澜的意思,并非是得罪不起这个皇甫灵萱,而是不该让渔人得利并轻纵了真正的罪魁祸首!皇甫灵萱今日派人杀她的大恩是要报,但那个在后面挑唆的人,更要付出代价!

    太子爷又被骂了,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骂习惯了,非但不生气,反而坏笑道:“滚粗?滚到公主榻上如何?”

    月下有美侧卧,并出语诱惑。此情此景此言,是非常能让人春心萌动、狼血奔腾的!

    澹台凰看了他一会儿,表情忽然认真了起来:“君惊澜!”

    “嗯?”狭长魅眸看着她,笑意盈盈。

    “你知道你最帅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吗?”说到这儿,没等他回话,她又咬牙接着道,“那就是不说话的时候!如果你是个哑巴,那就真的帅到极点了!”

    语罢,黑着脸大步而去,意欲从屋顶滑下。

    可,她刚刚走到屋檐,便听得某人不要脸的声线传来:“公主,本太子不敢太帅!太帅了,公主配不上,会自卑,爷于心不忍!”

    “滚犊子!”

    ------题外话------

    【荣誉榜更新】:

    恭喜【绝樱】童鞋升级榜眼!

    恭喜【泠子寒】、【飘飘1104457524】童鞋升级探花!

    恭喜【其妹妹爱山哥哥】、【澹台凰】升级进士!

    恭喜【秦渊岚】童鞋升级解元!

    山哥:拜见各位大人!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爱抚】:冷子寒钻100,飘飘1104457524钻300,凤念歌钻2,秦渊岚钻100,99788钻3,蓝齐冰儿钻1,洛蝶归花1,澹台凰钻180,七妹妹爱山哥哥钻200,annlann花1,花雕拾光花5,绝樱钻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