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大祸临头”的星爷!

    “皇兄!”皇甫灵萱满面不服气,娇俏的容颜上尽显不满!若是输给别人也就罢了,可是澹台凰,不仅仅欺负了自己的表妹,还迷惑了楚长歌的心,尤其她作出的什么遥看厕所的诗句,这样都能夺冠,根本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澹台凰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这公主也不知道是真蠢还是假蠢,皇甫轩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是自己胜,她现下站起来反对又有什么用?难道要一国帝王在天下人面前推翻自己的言论不成?那不是自打嘴巴?

    果然,皇甫轩闻言,冰冷的视线放于她身上,冷冷开口:“倾凰公主的诗句,你接得下去?”那样恶心的句子,反正打死他也是接不下去的!

    东陵和北冥同为这块大陆的强国,自然是不畏惧北冥强权的,既然东陵皇都这样说了,那诗句就是真的无人可接了。故而原本还有些不忿的大臣们也瞬间淡定了。

    “我……”皇甫灵萱心中有一千个不满,一万个不满!但这句子她必须承认她也是接不下。

    “接不出来就坐下,身为公主,在大殿之上喧哗,成何体统!”皇甫轩冷声呵斥!

    皇甫灵萱这才知道自己一激动,没将皇兄的威严放在第一,君王开口便是圣旨,不论对错也断然没有再改口的道理,她这样跳起来等于是藐视君威!想着飞快跪下:“臣妹知错,请皇兄恕罪!”

    “好了,不过一场诗会罢了。皇叔府上有一块青鸟环翠,萱丫头待会儿命人去取来吧,不会比千叶观音差!”皇甫夜开口打圆场。

    青鸟环翠是天下玉器榜第七,比起千叶观音自然是好多了。众人又不觉的在心中感叹,皇甫家的人都是土豪啊,出手大方!

    皇甫灵萱低头开口:“多谢皇叔!”

    而澹台戟在一旁看着皇甫夜,有些失神。皇叔……原本该是他们的叔王!

    这一瞬间的失神,自然没有逃过澹台凰的眼。少年老成的王兄,竟然也有失神的时候?不过这皇甫夜和王兄,长得确实的像得过分!

    对面的君惊澜,亦只是浅笑,澹台戟的反应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随即,颇为暧昧的看了澹台凰一眼,显然是在提醒对方那个嫁娶之约!

    澹台凰接收到他的视线,眼神左右漂移,假装没看见。

    就在这会儿,皇甫轩开口发话:“这千叶观音,便是漠北公主的了!”

    话音一路,侍婢便端着托盘到了澹台凰的跟前。她倒也不客气,接过来便套在脖子上,果然和前世的那块玉一模一样。感激的目光向君惊澜扫去,这块玉对她来说,太重要!凭借她的遥看厕所想夺得头筹,简直痴人说梦,换诗一首其他人也不会答应。而今日为了帮她,他也得罪了不少人,这个人情她欠下了!

    “众位大人也当累了,散了吧!”皇甫轩冷声开口。

    南齐使臣却没压住自己的好奇心:“东陵皇,不知倾凰公主的下两句是什么?可否让我等一同听听?”

    皇甫轩正要说,张了张嘴却愣是觉得难以启齿!什么屎啊,纸的句子,他如何说得出口?想着冷声道:“朕倦了,还是请倾凰公主自己说吧!”

    说罢,率先离去。他深深的觉得看了那首诗,他真的好几天都不用用膳了!反正现下除了反胃还是反胃!

    四下的人莫名其妙的看看,也觉得没什么意思,准备散了。君惊澜起身,缓步走到澹台凰的面前,笑道:“公主,本太子赢了!”

    这话一出,大殿门口脚都伸出去一半的众人都顿住了,竖起耳朵偷听八卦!赢了啥?

    “可我没答应跟你赌!”澹台凰奸笑出声,也有你没有料到的时候吧?那会儿他俩的对话,可只说了赌注,她根本都没答应要赌!不过话说你能离老娘远一点吗,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你的脸,老娘会想流鼻血呀!

    君惊澜剑眉微挑,狭长魅眸也眯了起来,定定的看了澹台凰一眼,忽然笑了,早就知道她没有这么老实!“那作为回礼,公主便告诉本太子这首诗的下半句?”

    皇甫轩已经知道了,他却不知,这样的感觉不太好。

    澹台凰正要说,眼角的余光却忽然扫到了正在对她猛翻白眼、还猛撅屁股的小星星,募然想起自己被整的在厕所拉的险些虚脱的场景,哼了一声:“本公主不想说!”

    “那本太子若是猜到了,公主便兑现之前的诺言如何?”双手环胸,姿态慵懒。薄唇微勾,饶有兴致的谈条件。

    兑现之前的诺言,就是那会儿说的赌局输了就嫁给他了。但澹台凰确定,只要皇甫轩不说,这诗绝对没有其他人能猜得出,而以这妖孽和皇甫轩的关系,皇甫轩肯定不会告诉他!再加上若说这妖孽真心想娶她,打死她都不信!故而,澹台凰很干脆的点头:“好!我答应!”

    “绝不反悔?”挑眉询问。

    “绝不反悔!”

    “呵……”太子爷心情极好的转身走了,小星星又把自己优美的屁股翘起来给澹台凰看了一眼之后,跟着他趾高气昂的走了。

    而澹台戟剑眉微皱,扫了澹台凰一眼,再次警告:“以后离君惊澜远些!”

    “知道了!”王兄不说,她也会离他远点的,太危险了!但是……那个小星星,该报的仇她还是要报的!

    ……

    行至半路,小苗子不满开口:“爷,那个漠北三公主实在太过分了,竟敢戏耍您!这天下美女何其多,您何必对她如此上心?”

    “是啊,这天下美女何其多!但敢戏耍爷,还能戏耍成功的,她是唯一一个!”君惊澜浅笑,微微颔首望天,心情颇好,原本心中对那女人朦胧的感触,也慢慢的清晰明朗起来。

    小苗子无语,爷,您这是找虐呢,还是找虐呢?想着方才的事,他叹了一口气,又接着问:“爷,倾凰公主的那首诗,您真的能接下去?”

    “爷接不下去,但有个人一定可以!若是她都不行,这天下怕真的没有人能接下去了!”他魅眸远眺,看向遥远的南方。

    小苗子顺着他的视线一看,心中一突,开口道:“您是说……夫人?”夫人是太子殿下的干娘,想法也是稀奇古怪,说不准真的可以!

    君惊澜笑笑:“没错,就是干娘!去把爷的海东青召来,爷要给干娘传信。说来,也好久没见到他们了!”

    语罢,缓步回宫。

    小苗子闻言,赶紧兴奋的遣人去召海东青,一边遣人一边激动抹泪,说来,他也好久没见着老主子了……

    而小星星童鞋虎着狼脸,很不高兴的跟在君惊澜的身后:“嗷呜!”主人,我要吃天山圣果!

    君惊澜没反应。

    “嗷呜!嗷呜!”听见没有,星爷要吃天山圣果!

    君惊澜还是没反应。

    星爷登时大怒,跑到他身前,撅起屁股对着他:“嗷呜!”不给吃星爷吃,星爷就放屁熏你!

    君惊澜看了一会儿它的屁股,忽然道:“你出恭之后,屁股擦干净了吗?”

    小星星童鞋一听,赶紧捂着自己的屁股跳起来,飞快的到一旁去检查!遭了,屁股没擦干净?它那会儿还对着澹台凰撅了半天,丢死人,不,丢死狼了!等它抱着狐狸尾巴扒拉了半天,发现自己其实擦干净了之后,君惊澜已经没影了。仰天长哭,上当了!“嗷呜呜呜呜……”主人,你伤害了我……

    ……

    澹台凰乐颠颠的戴着玉佩,跟着澹台戟回宫。回宫之后,就关上门在屋子里面捣腾了一下午,直到黄昏,她的殿内忽然发出一阵尖细的笑声,像是鬼魅一般渗人……小星星,敢给老娘下泻药,老娘今儿个玩死你!

    “啊哈哈哈……哦吼吼吼……”

    门口的侍卫们不约而同的抖了一下,公主笑得好恐怖,她想干什么?

    而远处那检查完屁股,正在抹眼泪的小星星,忽然抖了一下,防备的四下一看,谁……谁想算计星爷?

    ------题外话------

    评论区又有人建议换封面,赐切腹!哥解说一下,它是立体封面,字迹的排版带活泼因素,正剧中不太死板,和文风符合。红色,抢眼。再有,就是它不很清晰显得老旧,不少弟兄都知道,这本书可以说是我上本书的延续,这样的更显怀念。

    然而,更重要的是,这个封面非并出自专业之手,而是我的一个读者!开文初,她为我做了无数个封,而我一再挑剔,力求完美。完工当日她放下所有的事,从早上九点陪我折腾到晚上十一点,按照我的想望一点一点的改。我以为就单凭这一点,它已超越了一个封面的价值!所幸,这个封面我很喜欢,极为符合文风和我个人的审美标准!

    我不想说什么煽情的话,但我相信大家能懂。故而如非必要,封面就不换了,请大家理解,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