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诗会大胜!

    看他这样胸有成竹的样子,澹台凰忍不住又有点相信了,也许他真的能帮她夺来。

    进了大殿,众大人拱手打招呼,看了一眼唇际含笑,身长玉立的君惊澜。又看了一眼面色缓和,看着君惊澜的背影的澹台凰。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认为北冥太子送草纸的行为,真的深深的感动了澹台凰,八成是真要成好事了。

    于是,高声道:“北冥太子和漠北三公主,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是啊,是啊!堪称郎才女貌!”又是一人接话。

    君惊澜似笑非笑,没做声。

    澹台凰脸一黑了,为了那块玉佩,也没吭声。

    一旁的楚长歌摇了摇手上的玉骨扇,吊儿郎当的开口:“本殿下觉得,倾凰公主和本殿下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至于北冥太子天造地设的那个人,可不是倾凰公主!”

    这话一出,场中有了一瞬间的寂静。皇甫灵萱的脸马上就黑了!

    确实,澹台凰是嚣张跋扈的公主,楚长歌是风流纨绔的皇子。这样算起来,是挺配的。但北冥太子艳惊天下,有人能配得起吗?

    皇甫轩很是乐于看热闹,灿金色的眼眸放在楚长歌的身上,笑道:“愿闻其详!不知楚皇子以为,北冥太子天造地设的人是谁?”

    君惊澜狭长魅眸眯起,噙着一丝温和的笑意看着楚长歌,只是眉间朱砂渐渐红了,血一般的颜色!

    楚长歌好似没有看见,大刺刺的又摇了几下扇子:“这还不简单么?天下人皆知有并世双雄。北冥太子君惊澜,君子如玉,身长玉立。无双风华,艳惊天下!另有大楚太子楚玉璃,公子若琼,心若琉璃。惊艳绝伦,冠盖京华!”

    铜钱嘴角一抽,大皇子殿下忽然提太子做什么?

    澹台凰也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天下还能有与这妖孽齐名的人物,心若琉璃?八成又是个黑心肝的!

    关于并世双雄的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所以都安心的等着楚长歌的下文。

    “所以众位不觉得,这两人才是绝配吗?”楚长歌无视了性别障碍,很热心的为自家皇弟和君惊澜拉皮条。

    铜钱在他身后不断翻白眼,太子有您这样的皇兄真是倒霉!

    众位使臣开始咳嗽,不敢说话,这两人声名、地位倒是很配,但是这是两个男的啊!

    君惊澜微微勾唇,倒似心情好了不少,轻声笑道:“楚太子有大皇子这样的皇兄,真是三生有幸!既然大皇子都这样说了,本太子若是不应,岂不是不给大楚面子?故而,本太子愿意迎娶贵国太子为太子妃,请大皇子一定将本太子的意思带给楚皇陛下,并务必向楚太子表示本太子的诚意!”

    这下楚长歌就笑不出来了!原本他说完是想气得君惊澜跳脚,但对方却这么一说,等自己回国要是真将这件事情转达给父皇,让那老家伙知道自己在外头拿一国储君的声誉开玩笑,八成要打断了自己的腿!

    咳嗽了一声,干笑道:“既是联姻,为何不是北冥太子嫁到我大楚呢?”

    “我北冥子息单薄,父皇也只有本太子这一个儿子。而楚国有三位皇子,嫁来一个丝毫不损国力!本太子回去之后便准备聘礼,还请大皇子一定带回去,你可是大媒人啊!”君惊澜不咸不淡的说着,一直在笑,眼底却没有笑意。

    大媒人?让父皇知道他是大媒人,不死也得脱层皮!无往不利的楚国大皇子生平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哈哈哈,这样的大事,自然是你情我愿才好,本殿下还是先回去问问皇弟的意思再说,太子不必着急!”

    “那就静候佳音了!”君惊澜笑笑,几个大步回了自己的位置。

    澹台凰又一次见识到了这妖孽无往不利的本事,楚长歌这样侮辱他,他都能反败为胜,那玉佩的事情也没多大问题吧?

    “倾凰公主方才的诗还未作完,可否请公主接着作?”西武使臣拱手开口。

    澹台凰脸一绿,要是接着把那首遥看厕所的诗做完了,这诗会她就没戏了!

    “公主的诗,不必再作。所谓经典,自然是点到即止便可,公主有后招,众位大人便安心等着吧!”对面,他狭长魅眸笑看着她的眼,似乎在告诉她,这场嫁人和被嫁的赌局,她输定了!

    澹台凰回视他,红唇勾起,倒是不在乎输赢,只要那块玉佩能到手就成。

    “那就只剩下楚国大皇子没做了,楚国大皇子是否也如漠北大皇子一般,不善此道?”东陵丞相略带轻蔑的眼神扫了过去,楚长歌这样的草包,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做不出好诗来。

    可是楚国大皇子今日好像犹为没有自知之明,他站起身来,一双星眸深情款款的看着澹台凰,眸中的情义几乎要将人溺死,道:“本殿下今日要为倾凰公主赋诗一首!”

    皇甫灵萱见此,原本就黑了的面色又是一白,刹那间苍白如纸,整个人都有点坐不稳了。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时未遇兮……遇兮……”作诗做到一半的楚皇子殿下卡住了。

    铜钱深深扶额,再次感叹,殿下,陛下说了您多少次了,不会作诗就不要乱作!

    众位使臣也无语的看着他,静待下文。

    楚长歌咳嗽了一声,扬唇一笑,仍旧是眉眼弯弯,尽显风流,开口道:“剩下的几句本殿下忘了,等本殿下想起来再作给公主听!”

    说罢,宽大的袖袍一挥,悠然落座,玉骨扇挥的肆意。

    “……”一般人遇见这样尴尬的事情不是应该羞愤欲死吗?偏偏这楚长歌还一副很得意,很正常,很理所当然的样子,让他们这些人深深的觉得自己要是嘲笑他,自己的脑袋才不正常!

    澹台凰也有点想笑,但是憋着没吭声!这楚长歌真是个活宝!

    “那这场诗会,便到此为止了!众位大人以为,谁的诗句最妙?”皇甫轩冰冷的声线响起,灿金色的眸中不觉闪过半丝笑意。灵萱的诗,今日算是冠压群雄了!这便是他东陵的公主,东陵的王族!

    众位大人议论纷纷,正要说是皇甫灵萱,而君惊澜却忽然开口:“东陵皇,这评委不是你我二人么?问各位大人做什么?”

    “那不知北冥太子以为……”皇甫轩剑眉微皱,方才大家作诗的时候,君惊澜不在,他如何评判?

    君惊澜狭长魅眸从所有大臣的身上逐一扫过,眸色冰凉,像是一把把冰刀掠过,让众人心中一抖,惧意多了三分!随即,慵懒声线缓缓响起:“本太子以为,魁首应当是倾凰公主!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厕所在哪边。本太子才疏学浅,到了现下都无法接出下两句,故而本太子愿意承认,倾凰公主的才学,在本太子之上!”

    这下,各国的使臣明白了,北冥太子这是明显的偏颇维护!原本想说话反驳几句,忽然想起他方才那寒冰般的眼神,没敢开口。

    “若是各位大人能接出倾凰公主诗的下一句,本太子愿偕同两万大军,亲自送大人回国!”声线中又多了几分凛冽的杀机。

    这是标准的先礼后兵!意思十分明了,翻译过来就是澹台凰的诗句是没有人能接得下去的,要真有人接下去了,便是自以为自己比北冥太子还要有才华。北冥太子亲自带上两万大军相送,至于这两万大军是送行的还是送葬的,就只能自己体会了!

    古人有云,明哲保身方为上策,北冥现下如日中天,国君定然不会为了区区自己和君惊澜对上,加上还会得罪一个漠北,所以他们还是保持沉默好了!反正谁输谁赢,那块玉也不是自己的!而且那遥看厕所的诗句,他们也接不下去。

    “北冥太子所言极是!”西武使臣开口。

    漠北自然是不说话。东晋使臣因为先前的事情,率先被遣送回国,无人能表态。

    南齐使臣想着自己离祖国还隔着一片海,开罪了君惊澜,死在路上的几率太大了!故而开口符合:“倾凰公主确有大才!”

    楚长歌原本也希望澹台凰赢,所以也没说话。

    这情形直直的把澹台凰看得一愣一愣,她算是明白了,这除了是一个君王决定生杀大权的世界,还是一个实力决定一切的世界!君惊澜有傲视群雄的实力,所以狂傲睥睨,其他人心中有再多不满,也只能憋着!就如同战国时期的强秦。

    皇甫轩酷寒的面容上冻起三丈薄冰,冰冷的声线响起:“北冥太子这样说,未免有失公允!”

    君惊澜不甚在意的笑笑,懒懒开口:“那东陵皇是否能接出下半句呢?”

    这话一出,皇甫轩成功的被噎住!这种看厕所的诗句,他如何接?接下去也丢脸!

    “说不定漠北公主自己都不知道下句!”皇甫灵萱站起来开口。

    澹台凰犹豫了一下,觉得下半句说出来实在丢脸,于是在万众瞩目的情形下,遣成雅去拿纸笔来。纸笔一到,起身提笔而书,收笔。“呈给东陵皇吧!”

    那张薄薄的纸到了龙案上,皇甫轩一看!顿时愣住了,表情青灰发白,隐隐还有想吐的迹象!一把挥起,那张纸如同粉末散开,成为一地屑沫,他深深的觉得看完这首诗真是污了自己的眼!

    灿金色的眼眸看了澹台凰一会儿,说不清心中对这个恶心又奇怪的女人是何种感受,咬牙,阴沉着脸开口:“这场诗会,漠北公主胜!”

    ------题外话------

    【荣誉榜更新】:恭喜【99788】童鞋升级会元,恭喜【泠子寒】童鞋升级探花,恭喜【闹小闹】、【七妹妹爱山哥哥】、【澹台凰】升级贡士,恭喜【柯惜荺】童鞋升级解元!

    山哥:拜见各位大人!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爱抚】:smile7426钻1花4,99788钻110,伍星宇花2,泠子寒钻55赏100,70000336花5,柯惜荺钻110,闹小闹钻100,血嫣狼妖钻1,℡?半城钻50,七妹妹爱山哥哥钻180,澹台凰钻100,花开美人面钻2,卿颜若雪钻30,作业逆流成河、、花1,柔琴飘逸花15,一个人在练习一个人花10,av1037522253钻8,a65536912钻1花6赏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