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祝东陵皇和北冥太子百年好合!

    大殿门口,骄阳映照之下,绝美男子双手环胸,薄唇微勾,魅眸幽幽,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他脚边,小星星正磨着牙虎着狼脸看着她……

    原本澹台凰是怀着满肚子的火气报仇来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那高深莫测的样子,心里忽然有点发沭!僵笑一声,硬着头皮道:“呵呵,奖品,没……”

    一个“没有”的“有”还没说出。便听得他闲闲笑道:“年度最佳奖,都没有奖品,公主是否太吝啬了?”其实他也没有真的多生气,昨夜骗她陪着自己坐了一夜,就知道她会报复。现下的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只是这被狗追……

    “呃……”澹台凰的眼珠四处转了转,忽然看向龙椅上的皇甫轩,灵机一动,奖品有了,保证这奖品能让皇甫轩和这妖孽都噎出半口鲜血!“奖品,奖品还是有滴!”

    “哦?”一个字,尾音拖的很长,好似在暗示,若是奖品让他不满意,澹台凰的下场会有点惨烈。

    澹台凰无视了他语调中的威胁,抬头看向皇甫轩,开口道:“东陵皇,先前您说愿意迎本公主为后,不知这话是否还作数?”

    皇甫轩有些发愣,这跟这件事情有何关联?而且这女人的意思是想嫁给自己?她是不要命了还是活够了?

    四下的使臣也都云里雾里的看着这件看似简单,实则综错复杂的事情。

    而君惊澜闻言,狭长魅眸中徒然眯出几丝怒气,连他脚下的小星星都抖了一下。旋即,怒气又在刹那消逝,冷眼看着皇甫轩……

    眼见所有人的眼神都放到了自己身上,皇甫轩皱眉开口:“自然是作数的!”话一说完,看着那女人面上的奸诈笑意,他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澹台凰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笑得十分猥琐的转回头,看向君惊澜:“北冥太子,这东陵皇后之位就是本公主的了!现在我把它作为奖品奖励给你,祝你和东陵皇白头偕老,早生贵子,呃,对了,早生贵子估计不太可能,但是百年好合还是很有可能的!颁奖仪式结束,大家鼓掌!”

    话没说完,皇甫轩的脸色就黑了!他发现自己最近真的格外倒霉,关他的事、不关他的事,最后总是都要扯到他身上来,是他太久没有去皇陵上香的缘故吗?

    君惊澜愣了好半晌,才堪堪反应过来。这女人,奖励东陵皇后之位给他?他真希望是自己听错了!

    “啪!啪!”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鼓掌的只有澹台凰一个人!其他使臣或掩唇偷笑,或木然故作淡定,或仰头看向虚空,但是眼底幸灾乐祸的神采都暴露了他们心中的激荡!可是皇甫轩和君惊澜两个人的脸色都这么可怖,他们怎么敢跟着澹台凰鼓掌呢,要真鼓掌了,那真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

    这会儿,唯恐天下不乱的楚长歌也终于反应过来,拿着扇子大刺刺的鼓掌,高声笑道:“如此甚好,本殿下就先恭贺东陵皇和北冥太子了!王者联姻,这真的泛大陆前所未有的一段佳话,定要好好庆祝,备上一份大礼才成!”说话间,一双带笑星眸一直放在澹台凰的身上,这主意……好!

    东陵的大臣们终于在面色青白交错之下找到了民族荣辱感,丞相最先起身开口:“皇上,漠北公主无礼!辱我君王,罪当严惩,否则臣就撞死在大殿之上!”

    其他大臣们也纷纷起身符合,一时间大殿气氛冷肃,东陵大臣们面上都是义愤填膺的表情!常言道“君辱臣死”,澹台凰居然这样侮辱他们的君王,那就等于是要他们的命,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辱我君王,罪当严惩,臣等愿护我皇威严而死!”一阵整齐的声音,满是滔天怒意!

    澹台戟面色一肃,顿感头疼欲裂,从这丫头不知分寸的说出这么一段话,他就知道会出事。果然!想着,他高声开口道:“东陵陛下,王妹从小便十分顽劣,不识礼仪教养,喜欢开玩笑,还请东陵皇和北冥太子不要往心里去!回去之后,本宫定然上奏父王严惩!”

    澹台凰也愣了一下,她确实没想到自己开个玩笑能惹出这样的滔天巨浪。这下,她才是真正的意识到了她到了古代,到了生杀大权都掌握在君王手中的封建时代。就因着前几次得罪了皇甫轩,都能安然脱身,让她的心中多了几分侥幸,觉得皇帝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可现下……她能把自己刚刚说的话收回来吗?

    澹台戟这请东陵皇和北冥太子原谅的话一出,君惊澜便几个大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姿态若行云流水,十分优雅。同时淡笑道:“太子妃跟本太子开个玩笑,本太子自然不会生气!本太子相信东陵皇也不会生气的。”

    这下,所有的目光就被聚集到皇甫轩的身上。皇甫轩确实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收拾了这个女人,但在大殿之下这么做,就等于是跟漠北翻脸,尤其澹台戟的维护之意太过明显!而君惊澜又这样说,也让他更加为难。万籁俱静之中,只有一个人的鎏金扇挥的十分肆意,带起阵阵风声。

    皇甫轩豁然低头,开口道:“皇叔,这件事情,您怎么看?”父皇说过,若有为难之事,可以请示皇叔。

    澹台凰也看了过去,原来这拿了扇子砸她的红衣男人,是皇甫轩的皇叔!难怪那日叫“轩儿”叫的那么亲热。

    皇甫夜闻言,摇着扇子的手一顿,那张比女子还要美上三分的容颜上绽出一丝邪魅笑意,淡紫色的眸中闪过惑人的妖异之光,叫不少男人下腹一紧!心道皇甫夜不愧为十年前的天下第一美男子,即便已经四十多岁,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风姿丝毫不减当年。

    “啪!”的一声,鎏金扇关上。笑着回视澹台凰,脑中却恍惚间闪过些让他抓不住的身影,好似多年前,也有谁也总是这样不要命的胡说八道,等着他来帮忙求情。但具体是谁,却半分印象都没有。心中那股莫名的熟悉感,让他下了定论:“小孩子开玩笑罢了,何必较真!”

    皇甫轩皱眉,而一旁的皇甫逸捂唇咳嗽了一声,也开口:“本王赞同皇兄的看法!若是一个小小的玩笑都不能容忍,何显我东陵气量?”

    说话间,琥珀色的眸子放在皇甫夜的身上。当年皇兄喝了忘忧水,不再记得心中所爱,他却还记得。小锦……这丫头不怕死、胡说八道的风格,和多年前他们初遇小锦的时候,一模一样。

    澹台凰这才注意到坐在皇甫夜下首的白衣男子,他容色苍白,看起来身体不太好。一张脸和皇甫夜颇为神似,看向自己的目光,那是……怀念?但她清楚的知道,他怀念的人一定不是自己。

    眼见两位皇叔都这样说,也都是东陵位高权重颇得太上皇和皇上倚重的亲王,东陵大臣们当即淡然,不再激动上奏。皇甫轩虽心下疑虑,但还是顺着台阶开口:“两位皇叔说的很是,漠北大皇子和公主请坐。只是这样的玩笑,不可再开!”

    “那是自然,本宫回去之后,一定好好管教王妹!”澹台戟说罢,皱着眉头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给了澹台凰一个警告的眼神!

    两人落座之后,殿内寂然。忽的,一道慵懒声线带着薄薄笑意响起:“今日,本太子为漠北公主准备了一件礼物!”

    话音一落,小苗子就端着一个托盘走到前端,托盘上面蒙着一块布,小星星的狼嘴也忽然露出奸诈猥琐的笑,还不忘记伸出两只前爪捂着自己的狼嘴,一只优雅的贵族狼是不会咧着嘴巴傻笑的,所以应该捂着嘴巴偷笑!

    澹台凰心里一突,抬头迎视他魅眸中的不怀好意,心中既是抑郁又是“果然如此”的感叹,就知道这妖孽被自己编排,又差点把他安排成了东陵的皇后,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但……是啥礼物?

    “不知是何物?”楚长歌好奇的眼神也放在托盘上。

    小苗子将布帛扯开,上头放着一个精致的玉蝶,碟子里面是切好了的香蕉。现下三月,香蕉只有海南才有,而海南离此地大概一千二百里的路程,不近也不太远。所以这礼物,算不得特别贵重。

    但,小苗子却开口道:“昨夜太子殿下听闻漠北公主身体不适,特命八百里加急,跑死了两匹汗血良驹。才于今晨将这东西送来!”

    这下,大家的目光就转为赞叹了。一千二百里,一夜就送到了,北冥太子当真深情不寿!所谓礼轻情意重,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但是……若说没切的香蕉,还能治一下午夜寂寞的“病”,这切好了的香蕉能治什么病?

    而女人们大多悲愤绞手帕,满是嫉恨的看着澹台凰。

    澹台戟愣了一会儿,无语道:“凰儿受了惊吓而已,这香蕉……”有啥用?

    君惊澜懒懒勾唇,看着澹台凰的眼睛。眉间朱砂显出淡粉色泽,薄唇边际的笑意越发恶劣,一字一顿的道:“公主昨夜说自己肠胃不适,本太子得知,这香蕉是最能通肠胃圣物!包治公主的……便秘之症!”

    擦!

    ------题外话------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爱抚】:澹台凰钻20,259885花1,yulei1001花1,99788钻1,作业逆流成河、、花1,潇湘羽澜花1,smile7426花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