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年度最佳逃命奖!

    “不辛苦,不辛苦,为人民服务!”澹台凰一边笑着摇头,一边摆手,一副十分谦虚谨慎的样子。

    一条黑线不负众望的出现在了澹台戟的脑后,这丫头!

    皇甫轩简直是要被她气笑了!一双灿金色的寒眸像是两把冰刃钉在她的身上,心中的火焰嗤嗤的往上烧,若不是答应了君惊澜草纸之事不再计较,他非要了这女人的命不可!还为人民服务?!

    “今日诗会,不知公主可有把握?”话锋一转,说起另外一件事。澹台凰不学无术,嚣张跋扈是天下皆知,这诗会,她若是不丢脸,那才真是奇了怪了!

    这话倒是提醒了澹台戟,这几日凰儿的表现太过反常,让他都忘记了她根本不懂诗词歌赋。正要说两句话为澹台凰缓解尴尬,她已经自行开口:“把握谈不上,就是有些惊为天人的雕虫小技!”

    “……”

    惊为天人,是自信。雕虫小技,是谦逊。她是真的不懂词汇组合用法,还是故意这样说?

    皇甫轩勾起公式化的笑,冷声道:“那朕就拭目以待了!”

    “东陵皇,请!”澹台戟微微低头。

    皇甫轩点头先行,偏头看了身后的内侍监一眼,内侍监当即会意,一个手势打出!他身后的少监们就绕过假山去捉拿那两个没事儿在这儿嚼舌根的宫女。

    皇甫轩到了五十米开外,澹台戟双手背在身后,一边往前走,一边出言交代:“待会儿若是不会作诗,便不要乱作,只说草原儿女不通此道便可!”

    语中还有着薄薄怒气,但关切之意也甚是明显。

    澹台凰一步三跳的点头表示了解,并努力的展现着自己的活泼可爱,她现下是十六岁的女孩子,还是表现得青春感重一些,别让人有太多怀疑。

    但她不知道的是,成雅在她身后,看着她蹦蹦跳跳、仿佛抽风的背影,不断摇头叹气,公主失忆之后举止更白痴了!

    到了崇阳宫的门口,大部分人都已经到场。巍峨宫殿之中,各国使臣和东陵大臣们分桌而坐,推杯换盏,谈笑风生。澹台凰也眼尖了看到了那日在树上用扇子砸了她的红衣男人,坐在皇甫轩的下首,看样子是亲王之尊!

    门口的小太监开口高呼:“漠北大皇子、三公主到!”

    场面沉寂了数秒,脑中回忆起了“谋滕涛”和“爹恩耐”以及杀猪歌之后,各国使臣又开始挂着公式化的笑,对着澹台戟拱手表示欢迎。并非常假意的关心道:“公主的病好些了吗?”

    “唉,怎么好好的,寝宫里面会有蝎子?这定然是有人想毒害公主,倾凰公主还是要小心才是!”这话是南齐使臣所言,语中挑拨意味极其明显。

    澹台凰笑眯眯的回话:“收到了各位大人的礼物,本公主感到十分感动,所以这病也不药而愈了!”昨夜她装病之后,去找皇甫灵萱麻烦之时,这些人应该都送礼了吧?

    澹台戟也当即开口:“本宫也要多谢各位大人,尤其东陵皇的天山雪莲和千年灵芝!”

    这话一出,四下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气!天山雪莲全天下不过七株,千年灵芝更是天下至宝,东陵皇出手,果真大方!难怪漠北没有发难,这下想挑拨也挑拨不成了!

    皇甫轩的脸色却有点发黑,开口道:“应该的!”说罢,警告性的看了皇甫灵萱一眼!虽知道澹台凰病了是假,可这种情形下,东陵送出去的礼却不能不重,盖因灵萱这丫头没有分寸!

    皇甫灵萱被这一瞪,吐了吐舌头,却并没觉得自己做错,高抬起头,深情款款的看着对面摇着玉骨扇的楚长歌!

    “倾凰公主,您的侍婢手上拿着的,是北冥太子的披风吧?”一道尖锐的女声响起,语中妒忌之意和怒火十分明显!国宴当日,北冥太子身上就是这个披风,她记得清清楚楚!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眼神都看了过去!这男子的东西出现在女子的手上,可算是私相授受,寡义鲜耻,倘若真是如此,恐怕这两人已经——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

    楚长歌摇扇子的手也顿了一下,星眸中噙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笑意,淡看着澹台凰,昨夜被她抛弃在屋顶,他自然是生气的!但是生气之后,却越发觉得这女人有意思,不盲目讲义气,死道友不死贫道,很像他嘛!所以这兴致也更浓了。只是这披风……

    澹台戟的脸上当即黑了下来!回过头一看,这才注意到成雅手上的披风!剑眉皱起,面上满是不悦。

    却不知澹台凰等的就是这一刻,她看了一眼那开口说话的女子,抓了抓脑袋,呈懵懂状:“什么,这个披风是北冥太子的?”

    众人一顿,微微皱眉,她不知道?

    澹台凰忍着贼笑的冲动,又接着道:“事情是这样的。昨日,本公主在皇宫看见一个人影被一条恶狗追着飞跑,但离的太远没看清,而这披风也就是他仓皇逃命之时落下来的!今日拿来也是为了让大家辨认一下,看看这是谁的,也好还给他!”看那王八蛋还敢耍得她在屋顶枯坐四个小时,这叫一报还一报!

    皇甫轩嘴角一抽,看着这女人的嘴脸,第一次觉得也不是那么讨厌!

    四下之人仿遭雷击!君惊澜被狗追杀?这可能吗?可是漠北公主说的如此信誓旦旦,若她是为了撇清自己和君惊澜之间有苟且之事的嫌疑,只说是自己捡到的就罢了,何须还加上被狗追这一条?

    女人们也懵了,满面不敢置信!她们的男神怎么可能会被狗追?绝不可能!

    可,澹台凰说的那么真,所谓无风不起浪……

    这件事情,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

    “你们是没看见啊,那个人被狗追杀的时候,上蹿下跳,就跟个猴子似的!还差点摔了一个狗吃屎……”澹台凰动情的描述。心下激荡,正好他现下不在,她想怎么编排就怎么编排!嘿嘿……

    越说表情越是激动,已经逐渐发展成了泡沫四溅、手舞足蹈的状态,拼命的抹黑君惊澜的形象!众人听着听着,是既相信又不敢相信。就在澹台凰说到**处,忽然,所有人的表情都凝住了,看向门口那个紫衣墨发,银冠玉带,眉间一点如血朱砂的颀长身影。咽了一下口水,低头……

    僵硬着手腕,若无其事的喝水。

    可是澹台凰说的太高兴,浑然不觉,还在发挥她的想象力,对君惊澜当时“逃命”的行为进行深度剖析:“说句大实话给你们听,本公主长这么大,还从来就没有见过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逃命方式,简直堪为逃跑界之楷模!真的应该给他颁个奖才是,嗯——年度最佳逃命奖!”

    说着说着,场面越来越安静,澹台凰这才发现大家的表情有点不对。就连主位上的皇甫轩,灿金色的眼眸都直勾勾的看着大殿门口。楚长歌也摇着扇子,挂着一丝纨绔风流的笑意看着门口。

    “不知这年度最佳逃命奖,公主给奖品否?”一道慵懒声线自身后凉凉传来,似雪山堆积多年的冰雪,冷意厚重。

    满面的贱笑顿时僵硬在某女的脸上,咽了一下口水,悲催的扭过头……

    ------题外话------

    ——我是一脚飞了卖主求荣的存稿君的山哥!

    貌似存稿君更新比哥准时,羞愧的画圈圈……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爱抚】:achan3878钻27,qquser5687184钻10,1691070050花4,素纸鸢钻2,花雕拾光钻4花5,99788钻1,259885花3,circle0607花10,泠子寒钻8,15625692511钻1,smile7426花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