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偷了他的草纸,她还居功至伟?!

    小苗子的嘴巴张得能够塞下一个鸡蛋,小星星那张狼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十分难看,主人的品味,很有问题!作为一只忠心耿耿的狼,它一定要帮忙纠正!而且它很相信,这一伟大任务,这世上除了它星爷,再也不可能有人完成!所以它就当仁不让了!

    应该先这么干……再这么干……嗯!

    ……

    澹台凰从屋檐上滑下来,原是想进屋洗洗睡的,但是天已经亮了!在心中又咒骂了那个王八蛋半天之后,在成雅的伺候下换衣洗漱。将要参加东陵举办的诗会。

    诗会么,随便抄袭两首前人诗句问题就解决了,说不准还像小说里头说的,人们对她充满了崇拜与惊艳!所以澹台凰对这个诗会是一点都不担心,任由成雅伺候她盘发。

    对着镜子看了半晌,忽然想起昨天被她抛弃在屋顶的楚长歌,抓起一块糕点,一边吃一边问:“昨夜宫中有没有什么消息?”例如楚长歌被皇甫灵萱拿刀砍杀……

    “消息?啊,有!昨夜楚国大皇子误坐了东陵公主的屋顶,好像还闹出了不大不小的事儿。还听说东陵公主对楚皇子一见钟情……”

    “噗——!”澹台凰再次没控制住自己的糕点屑!

    一见钟情?一见钟情?!楚长歌让自己的手下往皇甫灵萱的屋子里撒尿,皇甫灵萱还能对他一见钟情?是她听错了,还是皇甫灵萱脑子——坏了?

    “公主,你怎么了!”成雅看着那一镜子的糕点屑,深深皱眉!

    “你确定皇甫灵萱是一见钟情了?”澹台凰抽搐着嘴角确认。

    成雅瘪嘴:“是否真的一见钟情,您要去问东陵公主啊!她的心思,我怎么可能知道!只是听说楚皇子回去之后没多久,萱公主就遣人送了丝帕过去。在东陵,女子送男子丝帕,等于是赠定情之物,应当是没有错!”

    澹台凰一边叹气,一边摇头。看来这皇甫灵萱是被美色迷惑了,果然男人长得帅还是有优势啊!不过,说不定自己今日这么一干,还真能整出一对鸳鸯!“那楚长歌什么反应?”

    “楚皇子?说来也奇怪,楚皇子若是不回礼,便表示无意。若是回块玉佩,就表示愿意结亲。但是他竟然遣人找了一块一模一样的丝帕送了回去,说礼尚往来……”成雅说着嘴角不断抽搐,对楚长歌的行为十分无言,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脑子有病!

    澹台凰却笑了笑,明白了。楚长歌这么做,表示他没想答应。但东陵那位公主昨夜自己虽没看清,可有皇甫轩那样的双胞胎哥哥,定然也是个绝色美人。美人投怀,这位风流皇子也没打算拒绝,所以最后就给还了一方丝帕。模棱两可,不拒绝亦不接受,进退有度。果真不愧为古代第一泡妞高手!

    成雅说完,澹台凰的繁杂头发已经梳好。给她插上一根九尾凤钗,絮叨道:“公主,您昨夜和北冥太子在屋顶上坐了一夜,想来大皇子殿下是知道了。您以后还是注意些分寸,奴婢看大皇子昨夜,好似心情不太好!”

    任谁云英未嫁的妹妹,和一个男人在外头私会一夜,做哥哥的心情都不会好!就算人就在自己的脸皮子底下,但还是不爽的!澹台凰很理解的点头:“王兄也是关心我,可以理解!”

    这话一出,成雅张了张嘴,却没接着说下去。她觉得,大皇子昨夜的表情,不像是单单出于对妹妹的关心。可这样的胡话,她不敢乱说……

    澹台凰自然不知道她心中那些个想法,对着镜子瞅了一眼,眼角的余光扫到一旁的银色披风。正是那晚那妖孽给她御寒的,冷冷勾唇,瞬间想到了奚落那妖孽的对策!竟敢耍她在屋顶上坐半夜,不回敬怎么成!

    “把那披风带着,我们走吧!”说罢,便往澹台戟的寝宫而去。这诗会,自然是要王兄带她去的。

    到了澹台戟的门口,对方已经穿戴好了出了门,脸色果然不太好看!那张比女人还要美上三分艳上七分的脸上满是不豫,对着澹台凰皱眉冷哼了一声,竟然招呼都没打,就直接走了。

    昨夜没拦,原以为这丫头知道分寸。哪知她竟然和君惊澜在屋顶上坐了一整夜,不知体统!但真正让他觉得抑郁的是,这心头一阵一阵的莫名烦闷,完全不知因何而起!

    一看他这情况,澹台凰就知道事情大条了!正想追上他的步子,认错求饶几句,却忽然听见宫女们轻声议论的声音自假山之侧传来……

    “你知道吗,昨夜皇上换了御林军体制。这御林军体制自我们东陵开国以来,就从未变过,这次说变就变了,也不知皇上是怎么想的。”

    “哦!改成什么样了?”

    “其实也不算是大变。就是以后给皇上端厕纸的太监,换成了一等带刀侍卫。听说还是四个一等侍卫一同随侍……”

    “哦!难怪昨儿个看夜王千岁和逸王千岁从太上皇那儿回来,路过御花园的时候,说什么……皇上最近出恭都大张旗鼓的。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听到这儿,前面那面色不豫的澹台戟转过头,看澹台凰的眸光颇为凌厉!就是她那日动了皇甫轩的草纸惹出来的事!

    澹台凰乐得差点没背过气去,瞧皇甫轩吓得!生怕她又去偷他的草纸。说来她还真是个伟人,改变了东陵千百年未变的御林军机制!嗯,看来皇甫轩被她这一整,已经深深的明白了出恭乃人生大事,重中之重,半点马虎不得!

    “很开心?”澹台戟华丽优雅的声线中带着三分警告和七分不悦,微微偏头,妖媚的桃花眸一顿。看见了不远宫殿处,转弯而来的一道明黄色的身影,面色有了一瞬间的尴尬……皇甫轩武功高强,这样的距离,应该听见了。

    澹台凰因为太开心,没注意到澹台戟眼神的不对,忍住了说自己很开心的冲动,憋得面色通红的摇头!“没有,虽然我为东陵的一等带刀侍卫找到了一个好工作,避免他们练就了一身武艺之后悲催失业,大大的提高了东陵武林高手们的就业率。东陵皇也一定觉得我居功至伟。但其实我一直很谦虚,所以并不十分高兴!”

    哈哈哈……乐死她了!找大内高手守茅房,哈哈哈……

    话音一落,便感觉一阵寒气蔓延而至,澹台凰的眼皮也跳了几下。

    旋即,耳尖听到一阵脚步声。身侧出现了一道明黄色的身影,他身后,跟着一众宫人。

    澹台凰咽了一下口水,不祥预感顿时上升!偏头一看,朝阳映射之下,高贵冰冷的帝王正冷冷的看着她,一双灿金色的眼眸冷的惊人,凤眉修目,俊美如同太阳神阿波罗,但此时此刻,叫人看着却不觉得动心,只觉得头皮发麻脚底发凉!

    皇甫轩的心情自然是十分阴郁的!诗会的地点在崇阳宫,此处是必经之地,哪里知道刚刚走到这里,就听见几个多嘴多舌的宫女在议论,又听到这该死的女人不要脸的一段长篇大论,噎得他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下不得!偷了他的草纸,她还居功至伟?!还有,就业率是个什么东西?

    其实,比皇甫轩更生气的,是他身后那些多了一项特殊任务的一等带刀侍卫们!他们武艺高强,再不济出宫也是个镖师,谁要她多事给找这种奇怪工作……

    澹台戟尴尬的咳嗽一声,打招呼:“见过东陵皇!”

    “大皇子不必多礼!”话是对着澹台戟说的,但是杀人般的眼神一直放在澹台凰的身上,冰冷薄唇勾起,冷声道,“如此为我东陵的就业率着想,还真是辛苦公主了!”

    ------题外话------

    ——山哥仍在考试,人家是奉命卖萌的存稿君!喵呜~!

    山哥说如果人家没把你们伺候好,你们可以尽情的踹人家。╭(╯^╰)╮山哥不是一个好主人,不想再跟着狠心的山渣了,存稿君求收养……喵啪——!

    【荣誉榜更新】:恭喜【hafyh】童鞋升级贡士!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爱抚】:achan3878钻27,hafyh钻100,smile7426花4,99788钻3,垂杨紫陌洛城东钻1花11,绝樱钻2,蓝雪郡主钻3,xellos花1,素纸鸢钻1,泠子寒钻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