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悲愤上吊!

    月色之中,他颀长身迎风而立。紫衣墨发于夜空轻扬,绝美容颜上绽出浅笑,极淡,极美。眉间朱砂一点,嫣红妖娆,冷艳不可方物。天上的明月,也在刹那间失了颜色,理所应当的成为他的陪衬。

    一声宛若勾魂撒旦吐出的言语,在空中回荡,缠绵悱恻,荡气回肠。

    “女人,爷说吃醋了,你信么?”

    此情、此景、此人。只看一眼,都足以让一般人高兴的神魂颠倒,心花怒放,更匡仑对方还说了这样一句引人遐想连篇,直至想入非非的话!

    但,澹台凰显然不是会被美色迷惑的一般人!她娇俏的容颜上,也学着他勾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此笑艳若三月桃李,声线也忽然变得温柔起来:“男人,今日我说便秘了,你信么?”

    君惊澜面色一僵,虽然早就知道这女人的回答会出乎他的意料,但这个答案,也着实让人无言。

    听到这里的小星星,忍不住又扯了扯君惊澜的衣摆,眼泪汪汪的抬头,对方还是没看它一眼!于是,它心中的凄凉和悲伤终于爆发,抱着君惊澜的大腿,就开始哭了起来:“嗷呜呜呜呜……”主人,她欺负我!呜呜……

    男子狭长魅眸一直放在澹台凰的身上,一眨不眨。却忽然道:“若是将眼泪抹到爷的衣摆上,你便三个月不必再吃零食!”

    “呜呜呜……嗝!嗝……”虽然不哭了,但是看君惊澜的眼神更悲愤了!主人竟然不给它出头,还威胁它,不让狼活了!

    “当真不信?”语气还是一贯慵懒,唇际泛出薄薄笑意,满是漫不经心。

    澹台凰看着他那悠哉悠哉的装逼样,翻了个白眼,不耐道:“你若是相信我今晚便秘了,我就相信你说的话!”

    也就是说,他为她吃醋,和她今日便秘一样不可信!

    她这话音一落,便有一阵轻笑响起,原本该是动听如天上仙乐,却因为伴着小星星的低声啜泣,完全破坏了美感!男子终于不悦蹙眉,低头道:“自己无用,还有脸哭?”

    小星星闻言,仿遭雷击,噙着眼泪不敢置信的倒退两步,伸出左前蹄捂着狼嘴,用剩下的三条蹄子艰难的转身跑了!

    澹台凰无语的看着它那仿佛被心爱之人伤害的女子,转身奔走的标准姿势,抽搐着嘴角对君惊澜开口:“你不去追它?”

    君惊澜头也不回,懒懒道:“无非是回去锁上门哭上几日!”

    话音一落,跑到一半的小星星童鞋脚崴了一下!回过头,非常严肃的看了君惊澜一眼,难怪最近对它越来越不重视,原来是以前的方式太老套!你太小看星爷了……

    等三只蹄子奔走的星爷,改成四只蹄子奔走之后,这空旷宫道之上,就剩下两个人了!

    “叫爷出来做什么?”慵懒声线被夜风吹散之后,倒还有几分温柔的味道。

    “是我该问你大半夜不睡觉,又来找我的麻烦做什么吧?”澹台凰的语中满是火药味!原本整了皇甫灵萱,还成功的把责任推给了楚长歌,是一件非常使人高兴且心情愉快的事儿,但是她所有的好心情,全被他的“私会奸夫”破坏了!

    她这话音一落,远远的,就有巡逻的御林军走来。秀眉拧起,被一大群人看见她和君惊澜大半夜的在外头见面,八成就真的变成私会了!

    正在苦恼之际,淡紫色的锦缎一闪,面前的人已经消失不见。而她的身体也被一阵罡风卷起,飞向屋顶……

    落地。

    君惊澜将肩上披风扯下,伸手一挥,银色的披风就平整的铺在了屋顶上。坐下,一条腿放直,一条腿屈起,肘部放在屈起的膝盖上,悠闲支起精美的下颌,神色暧昧,薄唇吐出一句贱话:“私会还是在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比较好!”

    澹台凰咬牙,磨牙道:“我真后悔刚刚没有多藏几块板砖!”说罢,住屋顶上一坐,离那妖孽大概一米远的地方!

    君惊澜闻言,倒也不生气。轻笑一声,狭长魅眸看向远方,正是皇甫灵萱寝宫的方向:“你与楚长歌,是什么关系?”

    “朋友!”肯帮她,不论是因为什么,都算是朋友。

    君惊澜会意点头:“朋友,朋友就是拖对方下水,在有难的时候自己一个人跑掉……”

    澹台凰额角青筋暴起,已经懒得去问他怎么知道自己和楚长歌的动向,转头咬牙道:“那当然,因为朋友就是用来互找麻烦的!”

    “还能用来互相坑害!”闲闲接话,唇际笑意更浓,说罢。又非常讨人嫌的加上一句,“谁若能成为公主的朋友,那可真是倒霉!”

    某女深呼吸一口气,皮笑肉不笑的回击:“谁遇见太子,也是倒了十八辈子的霉,说不准一个不小心还短阳寿了!”

    这话一出,他唇边的笑意忽然敛下,狭长魅眸看向无边虚空。容色淡淡,神色孤冷。叫人很难说清那是什么样的表情,却一下就戳入了人的心底,隐隐觉得刺心,发疼。

    半晌,他笑了笑。淡淡道:“你说的对!”

    澹台凰终于占了上风,但看着他的样子,却笑不出来!她觉得自己好像是无意中戳到了别人的痛处,眼神四处一瞟,厚着脸皮转移话题道:“我觉得,你对我好像有点不一样!”她发誓,这绝对不是她的自作多情,而是她多日观察综合所得!

    他转过头,表情忽然变得戏谑起来:“是的,很不一样!可以说,爷从来就没有对谁这么……特别过!”说好,似乎也不算是好。那就用“特别”吧!

    澹台凰嘴角一抽,木然问:“原因?”千万别说喜欢上她了,打死她都是不会相信的!但是被这样一个美男子喜欢上,确实很值得人得意洋洋,心花怒放,自信骄傲……矮油,她到底应该如何措词拒绝呢?如果拒绝,这妖孽会不会恼羞成怒,想砍死她?

    正在她心中天人交战之际,却半晌没听到他的回答。转头一看,却见他狭长魅眸含着笑意,看着屋檐下的某棵树,显然没太在意她刚刚的问话。澹台凰脸一黑,眼神也沿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随即,嘴角开始抽搐了起来……

    那棵树下放着一块石头,石头上面站着一个不知道是狼还是狐狸的动物,此刻正用力的往枝桠上头甩绳子,看那样子是想上吊来着!一边用两只前爪迈力的甩,一边偷偷的看着屋顶上君惊澜的脸色,狼脸十分严肃!

    不给星爷出头,我就死给你看!

    ------题外话------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爱抚】:99788钻3,垂杨紫陌洛城东钻10,澹台凰钻20,绝樱钻1,飘飘1104457524钻20,yulei1001花1,nardus钻1,smile7426花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