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爷说吃醋了,你信么?

    还没进门,远远的就看见那妖孽绝美冷艳的面容上一片凄哀,而小星星童鞋在他怀中哭得如丧考妣,这一人一狼充分的展现出了君惊澜被人抛弃的怨夫形象,十分鲜活而形象生动的展现在大众面前。

    澹台凰悄悄把板砖往袖子里头藏了藏,笑容满面的走了过去。“王兄,我回来了!”

    这一叫,澹台戟不悦转过头,看向门口:“这大半夜的,又上哪里去了?”他倒没有多怕她惹事,就是怕她被那个楚长歌迷惑!

    澹台凰笑眯眯的上前,眼角凌厉的余光从那妖孽身上扫过,甜笑道:“不过是去如厕了而已!”

    话音一落,一道慵懒中带着怀疑,怀疑中带着不信任,不信任中带着阴郁,仿佛已经成功患上了疑妻综合症的声线凉凉传来:“如厕?哪个茅厕?为何下人们没有找到?怎么会去这么久?有没有人证物证?”

    “嗷呜!嗷呜!”小星星飞快叫上两声,也帮着主人问话。仔细一听,还能听见它的磨牙之声,莹绿色的瞳孔满是杀意的看着澹台凰——这个欺骗了它,害得它被罚站最后还闪了腰的该死女人!

    澹台凰被他问得额头青筋一蹙,转头挂着一脸凶狠的笑,磨牙道:“关你什么事!”这男人简直脑子有毛病!就那点脏了他洗澡水的破事儿,至于到今天还不依不饶?!她可不相信这货是真的脑子遭驴踢看上了她,要是真把她惹火了就给丫的一板砖,让他知道知道为何天上总有如此多的星星!想着,袖袍下的手动了动……

    君惊澜见此,狭长魅眸状若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她宽大的袖摆,已然看见了她袖子下头藏着的不明物体,眼角闪现出一丝笑意。旋即,修长玉指摸了摸小星星银色的毛发,懒懒道:“本太子是替王兄问的!”

    “王兄,你对他刚刚问的问题很好奇吗?”澹台凰黑着脸转头,看着澹台戟。

    澹台戟抬手放于鼻翼,轻咳几声,无语道:“不好奇!”说着,却是在上上下下的打量君惊澜。说他是真心喜欢凰儿吧,完全找不到缘由;说是假的吧,这大半夜还跑来,难不成是午夜寂寞难眠?但是不论是哪一种,他现下是不是也管得太宽了,父王还没答应这门亲事呢!

    想着,几个大步走到主位坐下,端起茶杯轻饮。暗示君惊澜可以回去了!

    但君惊澜却好似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嫌弃了,抬首看了澹台凰一眼,闲闲道:“王兄不好奇,本太子好奇!公主今天若不给本太子一个交代,本太子就赖在这里不走了!”

    “嗷呜!”小星星配合!不给交代,小爷也不走了!

    “噗——”澹台戟的一口茶水喷了一地,喷完便开始剧烈咳嗽。

    澹台凰磨了磨牙,原本还在考虑要不要一砖拍死他,现在不用考虑了!一步一步走到君惊澜的跟前,开口道:“太子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奇!”

    狭长魅眸又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她的袖摆,眼底笑意更浓。依旧点头:“对太子妃的动向,本太子自然十分好奇!”

    “好,那本公主就告诉你!”一边说,一边往他跟前走,一边寻找着最有利的拍人时机!“本公主在寝宫之外往西侧绕道八百米处的茅厕如厕,人证物证没有,至于为何蹲了这么久,是因为本公主正好有一点——便!秘!”

    话音刚落——“砰!”

    一声巨响,仿若惊雷!

    而君惊澜方才坐的椅子,已经四分五裂!可见拍砖之人下手之狠。

    “公主,你这是想谋杀亲夫?”魅眸含笑,颀长人影已然抱着小星星立于一旁。这女人,还真是丝毫不含糊,他要是慢了一步,还真要被她拍到了!还……便秘?

    澹台凰冷笑:“太子见多识广,难道没听过一个成语叫笑里藏砖?”

    君惊澜挑眉,旋即缓缓勾唇。笑里藏砖?不是笑里藏刀么?

    “凰儿,不得无礼!”澹台戟开口呵斥!

    澹台凰正要说话。君惊澜却忽然道:“王兄,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还是我们私下处理吧!”

    此言一出,澹台凰额际青筋再次成功暴起,这不要脸的,夫妻?谁跟他是夫妻!怒火已经被激发到顶点,隐忍着对澹台戟柔声开口,“王兄,我们先去处理点私人的事情!”

    随即,一声暴喝:“君惊澜,你给老娘滚出来!”

    说完,转身就往外走,一阵大风在她身后肆意飞扬,霎时间天上的明月瞬间被乌云遮蔽!女子如火衣摆扬起,这姿态,若是手上再拿一把长剑,就好比那华山论剑了!看样子,这是要决斗了!

    澹台戟皱眉看着她的背影,君惊澜缓声笑道:“王兄放心,凰儿不会有事!”

    说罢,转身往门外而去。

    没走几步,却忽然听见身后优雅华丽声线传来:“北冥太子,凰儿虽然胡闹,本性却不坏。若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本宫替她赔不是。太子若是为了与漠北联盟,并不需如此,本宫可以做主……”

    “王兄怎知,本太子不是真心?”一道慵懒声线缓缓扬起,叫人辨不出他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话音一落,颀长的身影缓缓步出。

    而澹台戟,看着他的背影,良久。

    罢了,罢了。真心还是假意,还是让凰儿去处理吧,他也许真的年纪大了,最近被这丫头闹得确实头疼……

    ……

    出了澹台戟的寝殿,君惊澜手中的小星星当即飞射而出,狼口大张,一个三百米冲刺,对着澹台凰飞奔而去!莹绿色瞳孔中满是即将要报仇成功的喜悦!

    然而,在它距离澹台凰还有半米之遥的时候,前面的红衣女子猛然回头,眸中满是奸计得逞的笑意,就等这小家伙这一击!手臂抬起,扬手一挥……

    一个不明物体对着小星星飞来!小星星心下不屑,有什么东西能拦住它星爷,一口叼住——“嗷呜!”

    “嗷呜!”

    “嗷呜呜呜——!”

    “砰!”的一声,自半空悲催落地!狼嘴上面挂着一个老鼠夹,两只前爪在地上痛苦的扒,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逐渐走近的主人。心中大骂,这女人真是卑鄙!嗷呜,为什么还有血腥味,难道它高贵帅气优雅的嘴巴被夹出血了?呜呜,它晕血啊!

    澹台凰双手环胸,唇角不屑勾起,迈着八字步看着小星星,眼底不自觉的现出得瑟。

    君惊澜走到它跟前,慢慢蹲下身,伸手给它扒开老鼠夹,凉凉教训道:“说了多少次了,不要轻敌,嗯?”

    “嗷~”

    老鼠夹被取下。小星星艰难起身,两只后蹄站在地上,右前爪叉腰,左前爪扯着君惊澜的衣摆,凶神恶煞的看着澹台凰,九条狐狸尾巴竖起来飘荡,好不得意!明确的告诉对方,星爷是有帮手的,一副标准的狼仗人势的样子!

    结果,根本没人搭理它!君惊澜无视了小星星,懒懒环胸,笑看着澹台凰:“去见楚长歌了?”

    小星星一听,不敢置信的瞪大眼,仰头看了主人一眼!可对方眼中完全没有自己的影子,于是又用左前爪扯了扯对方的衣摆:“嗷呜!”主人,她欺负我!

    澹台凰冷冷道:“见了又怎么样,跟你有关系?”

    “自然有!”唇边笑意更浓,眸中却慢慢浮现出冷意,冬日冰雪一般的凉。

    再次被无视的小星星,又用力的扯君惊澜的衣摆:“嗷呜!嗷呜!”主人,她欺负了我你没看见吗?

    澹台凰皱眉,不明其意。

    慵懒的声线再次响起,在夜风中格外清晰,也分外惑人:“女人,爷说吃醋了,你信么?”

    ------题外话------

    【荣誉榜更新】:恭喜【hafyh】童鞋升级解元,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爱抚】:小anne钻3,飘飘1104457524钻50,垂杨紫陌洛城东钻15花5,99788钻1,anshinian钻1花2,hafyh钻50,smile7426花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