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说好的月事布呢?

    君惊澜先是一愣,随即,扬唇低笑了起来。果真是让人绞尽脑汁也无法预料的答案,他可以滚了?

    四下的各国使臣们,也是要笑不笑的看着这边,没想到天下十大美男子之首的北冥皇太子,无数女子的梦中情人,也会有在女人跟前吃瘪的时候!原谅他们这些土鳖对前南岳皇后说的那个什么词儿,对了——“高富帅”!原谅他们这些土鳖对高富帅的嫉妒吧,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见高富帅受挫,他们的心中都有种变态的满足感!

    “哈哈哈……”楚长歌更是毫不避讳的笑了起来,道,“没想到竟然也会有女子不买北冥太子的账!”

    这一笑,君惊澜倒也不生气,懒懒扫了他一眼,闲闲道:“那楚国大皇子就确定,凰儿能买你的账吗?”

    话一说完,澹台凰的表情瞬间变得十分扭曲,像是吞进去一只苍蝇!凰儿!凰儿?!要不要叫的这么恶心!

    楚长歌闻言,看了澹台凰一眼,想想她方才的作风,估摸着自己的账她也是不买的,但他也没觉得不好意思,笑眯眯的摇了摇扇子,开口笑道:“本殿下活了这么大,被拒绝的次数太多了!因为本殿下的外貌实在太不出色,姑娘们难以喜欢上,但最后,本殿下却总能以人格魅力征服她们。所以倾凰公主不买账,本殿下并不感到十分难过!”

    楚长歌的一段长篇大论结束之后,在场各国使臣的表情都变得格外僵硬,要不是碍于身份,他们真想冲上去把这个不要脸的左右开光,猛煽一顿!他的外貌实在太不出色?那与南齐摄政王即墨离,并列天下第三美男子的人,是哪一个?要不是他的外貌、地位、金钱、权势,还有楚皇的纵宠,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美人对他趋之若鹜,还人格魅力?这个人要是都能有什么人格魅力,他们也许是就是那孔夫子转世!

    “楚国大皇子果然善于自我安慰,本太子素来洁身自好,不懂讨好女子,惹凰儿生气也是难免。这一点,自然不若身经百战,入幕之宾无数的楚皇子一般经验丰富!”唇角微勾,狭长魅眸眯起,寒光幽闪。

    这下,四面的人已经闻到了非常鲜明的火药味!先看了看语中带着三分笑意七分冷冽的君惊澜,又看了看被君惊澜这一番话说的面色僵直的楚长歌,又看了看一旁嘴角抽搐面露嫌弃之色的澹台凰。看完之后,不约而同的咽了一下口水,这是争风吃醋的节奏!?

    楚长歌现下自然是十分郁闷的!入幕之宾无数,这绝对不是什么利于他猎艳的有利条件,这君惊澜,真会戳死穴!罢了,他为人豁达,不与黑心肝的人吵嘴。

    见楚长歌不说话了,君惊澜又转过头,看向澹台戟,状若委屈的指着澹台凰诉控:“王兄,凰儿又欺负我!”说着,还“不经意”的晃动着胳膊,让人看见他刚刚才包扎好的伤口。

    “噗——咳咳……”一边饮酒,一边看戏的皇甫轩,成功的被这句话呛到了!

    四下众人或抬头,或看地,或憋笑,或嘴角抽搐。没想到这北冥皇太子,卖萌起来也很有一套!好吧,他其实也挺倒霉的,以身替佳人挡了暗器,没得到另眼相待就罢了,还收获了一句“你可以滚了”,他有点忧伤绝望发嗲也是正常的!可是他们真的觉得好不习惯呐!

    澹台凰额角的青筋跳动了几下,这死妖孽,脑子没遭驴踢吧?什么叫自己又欺负他?

    澹台戟将手放到鼻翼,尴尬的咳嗽了几声,看着君惊澜那满含着委屈的诉控小样儿,嘴角抽搐又抽搐,这君惊澜,分明比他大上一岁好吗?能不能不要这样折磨他?!“咳……凰儿,你也是太不礼貌了!太子舍身相救,你怎能出言不逊?”

    其实君惊澜不说,他也是要训上凰儿几句的,这样的作为,难免显得他们忘恩负义。不论是出于颜面,还是出于道义,都不该如此!

    澹台凰乖巧点头,又颇为嫌弃的看着君惊澜,道歉道:“实在对不起,本公主方才突然心情烦躁,才会举止反常,并没有欺负北冥太子的意思,还请北冥太子不要介意!”一边说一边磨牙,这该死的要是还敢胡说八道,她就不客气了!

    “突然心情烦躁?是来月事了吗?”君惊澜一愣,颇为懵懂的询问。

    “咳……”

    “咳咳……”

    “噗……哈!”

    四面都是咳嗽、窃笑、喷水之声!

    澹台凰的一把冲天怒火瞬间烧到了脸上,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一把脱了鞋子,对着他的脸就扔了过去。破口大骂:“滚你妈的!”

    鞋子在空中走到一半,君惊澜唇边的笑意稍稍凝固了一下,但很快便又恢复常态。眼见绣花鞋渐进,抬手轻轻一挥,鞋子就和着几片飘飞的花瓣,被罡风刮到一边!旋即,他又看着澹台凰暴怒的脸,轻笑道:“公主发这么大的脾气做什么?本太子不过是想起了公主欠本太子一件东西!”

    啥东西?!夺命天珠不是还给他了吗?

    他上前一步,唇角含笑,语带暧昧道:“公主,说好的月事布呢?”

    这话一出,四下之人皆倒吸一口冷气!看向这两人的目光十分诡谲,说好的月事布?那玩意儿也能用来当礼物?要不要这么恶趣味?!

    于是,澹台凰瞬间想起来了!自己昨晚说奖励卫生巾给他,是女人用的月事布,男人用的尿布。这货就尿布、月事布,傻傻分不清楚?!

    敢情他这是为了报答自己的苏菲卫生巾奖励之仇,特意整她来了!她就说他怎么会这么大方,被耍了也不回敬。冷笑一声:“北冥太子,你好似记错了吧?本公主的原话,是赠你月事布吗?分明是男人用的……”

    说到这儿,却被君惊澜打断:“嗯,公主的原话不是这样的。公主是说,一日不见君,辗转反侧,夜不能眠,愿以贴身之物聊表相思……”

    话没说完,澹台凰飞快脱下另一只鞋,又对着他的脸甩了过去!河东狮吼:“放你娘的屁!”

    “哈哈哈……”绣花鞋再次毫无悬念的击人失败,掉落在地,君惊澜心情颇好的大笑着转身走了,一步一步,仿若踩着日光之泽铺洒出的灿金地毯,华光之下,叫人不敢逼视。

    众人顿时觉得自己的智商有点不够用,对这事儿看得是云里雾里。

    而澹台凰看着他风华无双金光闪闪的装逼背影,气得面色发紫泛红变蓝转绿夹带磨牙霍霍,这个王八蛋!

    太子爷带着一众下人走出桃林之后,小苗子犹豫了一会儿,实在没忍住,问了一句:“爷,那会儿您分明可以不受伤,却为何……”

    君惊澜勾唇一笑,凉凉道:“爷不受点伤,昨日那女人做的好事,皇甫轩能饶了她?皇甫轩若出手,她有十条小命都不够死!”

    “爷,您莫不是……动心了?”小苗子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

    暗处的隐卫们募然想起,自己的同胞那日被澹台凰踢得上天下地,捂着菊花窜逃,心中也有点不好的预感!我的爷,您可别看上那只母老虎,那只母老虎比您的干娘都恐怖……

    这话一出,君惊澜脚步一顿,唇边的笑意也敛下。“小苗子,你问的太多了。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可未必是好!”

    小苗子赶紧低头,不敢再言。

    一路寂静无声。而前头的君惊澜,走着走着,想着那女人两次脱鞋甩他的凶悍样,禁不住又扬了扬唇……

    小苗子见此,却有些皱眉。叹了一口气,淡淡愁绪自面上晕开。希望爷只是一时兴起……

    ------题外话------

    评论区有弟兄在说充值找书给哥攒月票,那啥,哥昨天的话不是那意思。哥是意思是,如果有月票的话,能不能先攒着留给俺。不是让你们专程花钱去攒,银子这种东西要爱护!当然,给哥送钻石的时候不用爱护(⊙o⊙)!

    ——谁家的臭鸡蛋,别扔了!

    【荣誉榜更新】:恭喜【浅咦墨画】童鞋升级榜眼,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爱抚】:甜汤笑眯眯花5,宁小微惠钻2,smile7426花4,落筱伊钻1花4,suzunya钻7花7,av1037522253钻20,浅咦墨画钻233,艳艳yanyan赏200,99788钻1,achan3878钻27,yulei1001花1。及99788、绿草青青、℡?半城、13117599056四位亲的五星级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