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讨好“大舅子”!

    话音一落,一名黑衣人便被捆绑着带来了。在场地中央跪下,一旁押送他的人,一把将他面上的面纱扯掉!浓眉大眼,脸上还有一条刀疤,他恶狠狠的四面一瞪,在看见钟离城之后,忽然大声惊叫:“大皇子殿下,救我,救我!”

    钟离城懵了一下,面前这个人他根本就不认识,所以绝对不可能是自己的人!霎时间他也明白了过来,自己那个被俘的死士,八成已经自尽了,而澹台戟这是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学着自己的,派人污蔑!

    想通了,他大声开口:“胡说,本宫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他信口雌黄!”

    可,他这话说完,那黑衣人当即展露出一副极为失望而不敢置信的样子,看着钟离城:“大皇子殿下,您……”

    说到这里,已经不再说了,使劲一咬牙,挣脱了所有人起身,对着一旁的柱子冲了过去!做出一副要为主子牺牲的样子!

    钟离城赶紧大声开口:“拦住他,拦住他!”若是没拦住,他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带着那黑衣人上来的暗卫,也没有让钟离城失望,几个大步上去将人扯住了!

    随即,澹台凰笑嘻嘻的开口评价:“这还真是主仆情深啊!”

    主仆情深?!要是落实了这句话,就等于告诉天下人那个黑衣人就是自己的人!钟离城瞪着澹台凰,眼中射出无数把飞刀,意欲杀人于无形!瞪了好半晌之后,冷声开口:“还请漠北三公主慎言!这不是本殿下的暗卫,分明就是有心之人的陷害!”

    “说是有心之人的陷害,还请东晋大皇子拿出真凭实据!指点一下本宫,为何这黑衣人谁都不陷害,偏偏陷害于你?东晋大皇子言之凿凿,要本殿下给你们东晋一个毒打了郡主的交代,那你东晋派刺客暗杀,又当作何解释?东晋国盛,我漠北也是不是吃素的,若是大皇子有意,本宫愿亲自领兵一战!”澹台戟话音一落,手中的杯子狠狠的砸到了桌子上!

    这一砸,整个场上瞬间静谧无声!澹台戟说这样的话,是动了真怒!

    澹台凰都忍不住悄悄转头看了看他的侧颜,他美艳无双的脸上满是森然冷意,和浓浓的杀机,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看样子,王兄是确定了昨夜的人就是东晋派来的,只是没有真正的证据。而也确实是因为自己被人刺杀,他才如此生气。想着,心中对他的亲近感又多了一分。

    钟离城短时间的沉寂了一下,他太清楚,今日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挑起来的,已然是丢尽了颜面,回国之后父皇不惩处他就已经是网开一面,更匡仑是让他带兵跨过南海来与漠北一战!若澹台戟是来真的,吃亏的一定是自己!

    眼见场面发展到了这样的地步,皇甫轩作为东道主,自然应该出面打圆场:“好了!众位此次前来,都是来参加朕的登基大典,何须闹到兵戎相见的份上?还请两位皇子息怒,算是给朕一个薄面!”

    皇甫轩面上的笑意是十分友善的,灿金色的眼眸中却满是杀意的,好好的一个登基庆典,都被这个该死的女人搞的一塌糊涂!若非是在东陵,自己不好动手,他早就派人将她大卸八块了!因为她,他成功的成为了历史上登基庆典最为悲催的皇帝!

    “既然东陵皇这么说了,本殿下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了!”钟离城当即顺坡下驴。

    可澹台戟却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东陵皇,并非是本宫不愿意给您一个面子,只是王妹素来是父王的心头宝,如今到了东陵遭人刺杀,不为王妹报了这个仇,本宫回去无法向父王交代!”

    澹台戟这个人,骨子里是非常护短的!他不管谁对谁错,也不管是否是澹台凰先动手打人,他只知道,有人想欺负他妹妹,就是跟他过不去!他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澹台凰笑了笑,看向皇甫轩:“其实本公主还想问东陵皇一个问题,为何本公主的殿内发生了那么大的动静,东陵皇的御林军却没有进去救人?是东陵的御林军无用,还是……”

    话没说完,皇甫轩的脸就绿了!难怪这女人会不知死活的动他的草纸,敢情是知道了他昨夜让人见死不救!但是这女人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翻出来,说自己的御林军见死不救,自己却不能将草纸被卷了的事情拿出来声讨,是以只能咬牙切齿的开口:“这是东陵不周,朕定会下令彻查,给漠北一个交代!”

    “那东陵皇可一定要抓出幕后真凶啊,否则说不准今日各国使臣,又要奉召去商讨机密!”澹台凰充满暗示意味的笑道。

    皇甫轩刚刚绿了的脸马上又黑了,灿金色的眼眸满含怒气的瞧着她,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多谢公主提醒!”

    各国使臣皱眉,难道昨夜的所谓“机密商讨”,跟这件事情有关系?

    “哼,漠北大皇子,你要知道,贵国公主不仅打了涵儿,还将朝霞打成这个样子!我那皇叔,也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还是不要逼人太甚的好!”钟离城说着,指了指躺在地上哼唧的朝霞郡主。

    好不容易才再次找到存在感的朝霞险些没给哭出来,她都快疼死了!这里居然没有一个人考虑带她去治疗的问题,总算是又注意到她了!活着真辛苦啊!

    皇甫轩这才开口道:“带朝霞郡主下去医治!”

    在场唯一奉召而来,被责问投毒事件的御医,飞快摆头:“启禀皇上,老臣医术不精,还是请其他大人来看吧!”他要跟东晋的人划清界限,再也不想惹上什么麻烦!

    于是,朝霞郡主就被抬下去了。但听说事后,御医们都担心惹祸上身,纷纷拒绝医治,让朝霞受了好大一顿苦。当然,这是后话。

    牵扯到了朝霞郡主的父王,澹台戟也不得不给三分薄面,正要退一步,却听得一阵慵懒邪肆的声线传来:“据闻东晋国师,寻找七彩雪莲多年,本太子正好有一株,不如就送给王兄如何?”

    这话,自然是对着澹台戟说的。

    话音一落,钟离城的脸就白了!东晋掌权的是父皇,但对国师笑无语的话是言听计从,而笑无语寻找七彩雪莲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是以各位皇子也都争相搜寻想要讨好,却没想到竟在君惊澜的手上!若是这株七彩雪莲被转赠到澹台戟的手中,澹台戟借着给了笑无语一个人情,再说上自己两句,自己和储君之位,就失之交臂了!

    想着,他飞快转头,对着君惊澜开口:“北冥太子,七彩雪莲乃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宝物,本宫愿意任何代价来换!”

    这样的承诺,就是重了!

    君惊澜却笑笑,十分悠闲的将自己手中的酒杯放下,闲闲道:“东晋大皇子的眼睛不好使,本太子担心你记性也会不好,所以还是罢了!还是送于本太子未来的大舅子吧!”

    这话一出,钟离城顿时明白了!这君惊澜是记着自己瞪了他一眼的仇。君惊澜多事提出涵儿中毒东陵御医为何没诊治出来,毁了自己陷害澹台凰投毒的计谋,自己没忍住就瞪了他一眼。

    猛然又想起自己瞪他那会儿,他面上冷艳的笑。直直的让钟离城悔得想扇自己两个大耳刮子!他怎么忘了,北冥皇太子是个从来不肯吃亏的主,自己瞪他不是自掘坟墓吗?

    而澹台戟笑了笑,倒也不推辞,心中对这个妹婿也相当满意了:“那本殿下就却之不恭了!”也不再计较对方一口一个“王兄”和“大舅子”了。

    随即,澹台戟举杯,君惊澜也举杯,相视而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澹台凰看着这两人好似已经达成某种协议,嘴角抽搐,又抽搐!不行,今晚八成还得逃,王兄已经站到那妖孽那边了!

    而就在这会儿,钟离涵却忍无可忍,一把抽出袖中匕首,对着澹台凰狠狠的扎了过去……

    ------题外话------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元旦大礼】:99788钻10,浅咦墨画钻100,℡?半城钻50,15522314628花2,qquser5687184钻5,belieber糖糖(宝)钻1,释然宝贝marjorie花1,achan3878钻27,annlann花1,咬口苹果真心复活钻1花2!

    ——爱你们,mu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