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想一度春宵?

    澹台凰这一句要如厕,打消了今日澹台戟对她的不少怀疑,他就说这个妹妹今日的表现怎么如此反常,没想到过不了一会儿还是原形毕露了!

    当然,澹台凰这话声音说的也不小,使得不少卫道士在她的身后频频摇头!漠北的三公主,实在是……唉!

    拖着澹台戟一路回了寝宫,“砰!”的一声把门关上,澹台凰这才放下了心!拍了几下胸口,连忙问:“王兄,你不会真的把君惊澜的话带给父王吧?”

    这话一问完,对方妖媚的桃花眸忽的冷凝了下来,在她身上扫了良久,似是审视。忽的开口:“你们都出去!”

    屋内的侍婢一愣,刹那间反应了过来,弯腰开口:“诺!”随即,鱼贯而出。

    这下,这屋内就只剩下澹台戟和澹台凰两人。澹台凰的身后隐隐冒出了些薄汗,但还是抬头看着对方的眼睛,直觉告诉她,自己被怀疑了!

    “你到底是谁?”风流华丽的声线,满含冷冽之气。她今日在大殿之上论述的反常就不必说了,君惊澜这样的美男子求娶,以她平常的性格,会不甘愿?

    澹台凰扯了扯唇角:“你说我是谁?你王妹身上的胎记,我可都有!”

    “我王妹身上没有胎记!”澹台戟接话很快。

    “……”没有胎记,好吧,那就用穿越者们的惯用伎俩,“我失忆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在一座宫殿屋顶的树枝上挂着!如果你不信我是你王妹,可以滴血验亲!”

    但澹台戟,却一点不蠢,很快的抓出了她语中的破绽:“既然你失忆了,又如何确定你是我王妹?”

    呃,澹台凰顶着脑后的一滴冷汗,肉麻兮兮的道:“那是因为人家看见王兄之后,很有亲切感!就像是看见多年前的恋人一般!”

    澹台戟的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煞时不敢再问了!脸上也浮现出几丝尴尬之色,眼神还左右漂移了一会儿,像是在掩盖着什么,或是有什么过去的事情不愿意让澹台凰想起来。淡定下来之后,又看了她一会儿,开口道:“忘了也好!从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以后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再惹祸,王兄也救不了你!”

    看着澹台戟面上明显的不对劲,澹台凰开口询问:“王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澹台戟搭话非常快,但也就是这快速,更让人觉得其中有问题!随即,他飞快的接着道,“你只要记住,你是澹台凰,我是澹台戟,我们永远都是兄妹即可!”

    “哦!”似懂非懂的点头,眸中却藏了些迟疑,有问题啊!

    “还有,记住!钟离城这样的废物,你惹怒几个王兄都能给你摆平。但君惊澜和皇甫轩,你最好不要招惹他们,惹上了会麻烦无穷!”澹台戟开口警告。

    澹台凰的脑门后头滑下一条黑线,开口道:“这两人有什么一样吗?”难道真的很不好惹?

    “君惊澜周岁为太子,七岁才震天下。十一岁平叛乱,十三岁独揽王权,十五岁率领北冥独立,并数次大破东陵边城。他早已是被神话的人物,更有传言……他已经练出了一支数以万计的不死神兵!若这个传言是真的……”说着,眉头已经禁不住皱了起来。

    “……!”这还是人吗?!“那皇甫轩……”

    “两年前,若非东陵太上皇在战场急召皇甫轩为帅御敌,东陵早已被君惊澜领兵覆灭!”澹台戟淡淡开口。

    得!这两货还是旗鼓相当的人物!咽了一下口水,十分忐忑的建议:“不如我们先回漠北吧?”早走早安全!

    澹台戟皱眉,不悦开口:“东陵皇登基大典十天之后,便是东陵十年一度的建国庆典,你我定当参与。且这次受邀而来的,除楚国太子多病,派了大皇子前来。其他各国来使,大多是其未来储君。这样的场合,我们岂可失礼于人前,率先离开?”

    “呵呵,那好!王兄,你先回去吧!我要休息了!”你先回去吧,你不能走,我就自己遛!想着就把澹台戟往外推……

    澹台戟被她推到门口,转头看着她,皱眉道:“今日君惊澜扬言要打滚一万次的事情,必然会传入父王耳中,父王也当会答应。虽然我不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但你放心,只要有王兄在,必保你安然无虞!”

    “嗯嗯嗯!我知道了,王兄你先回去吧!”父王会答应,那八成婚事要成,澹台戟能保她一时,保不住一世,还是得自力更生!不过这个王兄她是认下了!

    澹台戟被扫出门之后,门口的侍婢就进来了,澹台凰又将所有人都轰了出去,只留下那个那会儿将自己拖进屋的侍婢:“你,告诉我,以前我和王兄关系怎么样?”她总觉得澹台戟那会儿的反应十分奇怪,其中定有玄机!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如果以前关系真的很好,说不准可以鼓动澹台戟帮着她向那个爹抗婚,那她就可以考虑先不跑,毕竟逃命也是技术活和体力活!

    “咳……咳咳……成雅……成雅不敢说!”这下子,成雅的表情和变得十分尴尬,和那会儿澹台戟的表情如出一辙!

    “让你说你就说!”

    成雅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的表情不似开玩笑,只得硬着头皮开口:“公主,大皇子殿下是我们漠北最英俊的男子,您……您一直不顾……不顾伦常的喜欢他,让他头疼不已。王上也很是震怒,所以这次才让大皇子带着您一起来,多见识一下他国美男子,也许就……”

    也许就决定放过自己的亲大哥了?!

    难怪自己那会儿那句像是多年前的恋人,他马上就变了脸色!这下好了,别说是君惊澜和皇甫轩了,以后见着澹台戟也有她尴尬的,更别说让他帮忙抗婚了!唉!还是跑吧……

    ……

    是夜。澹台凰的寝宫一片寂静。

    殿内的窗户忽然开了,然后一个蹑手蹑脚的身影,背着包袱从那儿翻了出来。仰头看了一眼月亮,忽然想起自家老爷子,她穿越了,老爷子一定更孤独了。还有那些个觊觎着他手上权势叔叔伯伯们。想着,双手合十,对着月亮开口:“若真有神仙,请你们保佑我家那老不死的!”

    说完,眼中闪烁了几下水光。随即,再想想自己的凄苦处境,低着头弯着腰猥琐着身子往前走。她和老爷子,都是可怜人!这才没走几步。一道光亮照到了她的脸上,像是什么东西反射的光,抬头往正右前方一看!

    屋顶之上,正铺着一块月光帛,在月色的照拂下反射出淡淡银光。而上头,正有一人,在漫天星辉和月色之下慵懒侧卧,时不时有几片飘飞的桃花瓣落到他银色的锦袍上。天地之辉,此刻都仿佛凝于那一处。而他手中,正拿着一面镜子,采取折射之光,七百二十度全方位无死角的监视着澹台凰的屋子!

    见她的眼神扫过来,他勾唇浅笑,诱惑非常:“公主这大晚上的不睡觉,跃窗而出,左顾右盼,举止猥琐。莫不是想遛去本太子的寝宫,与本太子一度**?”

    ------题外话------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爱抚】:【13945980208】花2,【稀饭tjr】花1,【ヾ花尘殇、雨歇染墨凉】花3,【闹小闹】钻4,【980110993】赏188,【花开半夏0】花4,【鬼火烈炎】花10,【carynq726】钻1,【sgkf3927】钻2花10,【achan3878】钻60,【孙亚鑫】钻33,【♂陌上桑—花期过了。】花5,【99788】钻20,【夕颜末年】花5,【泠子寒】钻10,【渺渺花蚂蚁】钻10,【唯美ly】花30,【伍星宇】钻1花1,【18078122288】钻40,【qqeser5687184】钻2,【hafyh】钻4,【浅咦墨画】钻10,【冷雨残】钻6,【belieber糖糖(宝)】花1,【15522314628】花1,【18501561151】钻12花1……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