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人不要脸,则天下无敌!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的表情都有了一瞬间的僵硬和空白!那面色好比一张张白花花的白纸,空虚寂寞得可以!短暂的表情僵硬之后,众人又开始上上下下的打量那位大言不惭,扬言要打滚一万次的北冥皇太子。

    看着看着,又回忆了一下澹台凰的那首“谋滕涛”和“爹恩耐”,止不住在心中摇头!北冥皇太子确实是天下间少有的英才,就说是王者之皇、天下之杰也不为过,但是这看女人的品味,实在叫人不敢苟同!恕他们见识浅薄,实在是想不懂那位漠北三公主,有什么地方值得不顾脸面的打滚一万次也要求娶的!

    而这正主儿,却对大家怀疑其品味的目光视而不见。颇为认真的注视着澹台戟,狭长魅眸中似有泪光闪烁,以表自己的坚决!

    澹台戟在这货含情脉脉的注视下,脑后不可抑制的掠过一条黑线!一时间还真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打滚一万次?看他这气质上的狂傲霸气,仪态中的高华清贵,睥睨下的不可一世,像是那能瘫在地上打滚的人吗?还一万次?!

    澹台凰则僵着嘴角看着这无耻的王八蛋,若不是能看透他眼底暗藏的杀机,单观他这样子,还真以为他有多么喜欢自己!

    “王兄?”正在众人无语的当口,那人又冲着澹台戟叫了一声!

    “咳……咳咳……”澹台戟成功的被这不要脸的呛到了!王兄,叫谁呢?!想着赶紧开口,“太子太客气了,你的意思,本殿下定然为你转达!还请放心,只是结果如何,还要等父王……”

    这话还没说完,君惊澜已然起身,手执酒杯,几个大步对着澹台戟走去。到了他跟前,将酒杯递出,慵懒声线满含笑意:“请王兄满饮此杯,在岳丈大人面前,多为本太子说几句好话!”

    众人颇为无语的望天,得!这都开始攀亲戚了!

    澹台戟被雷得一动不动,半晌说不出话来!这君惊澜,果真名不虚传,几句话逼得你不配合他都不成!他北冥太子可以不要脸,厚着脸皮过来攀亲戚,但在众人看来也都是对凰儿太过痴心所致。但,自己要是不接下这杯酒,就是不识礼数,不给北冥面子!可,接下这杯酒,就等于自己承认了这个妹婿,真是……纠结!

    “北冥太子,还请自重!”澹台凰飞快开口打断,要是王兄没顶住,真把这杯酒接下了,搞不好这桩婚事就真成了,自己的死期也来了!

    这话一出,那人低笑一声,旋即似笑非笑的对她开口:“本太子浑身上下无半丝赘肉,重与不重,公主不是看过吗?何须本太子自己再思量沉重与否?”

    “噗——”四下使臣皆大声咳嗽,“自重”原来是这样解释的——自己思量沉重与否?!

    但这话里的意思也多,“公主不是看过吗?”矮油,有奸情!难道那所谓的看了他的身子的事情,是真的?众人想着,又兴致勃勃的接着看戏,从他们的方位看来,君惊澜看向澹台凰的眼神是十分深情的!

    但,澹台凰却能清晰的看见他眸中的冷光!

    “王兄不肯接,是因本太子诚意不够?”转头,看向澹台戟,复又开口。

    天下人皆知,这高傲过人的北冥太子,可从未对人低头过,更匡仑是给人敬酒。今日这诚意,已经是破天荒的头一遭了,要是澹台戟还嫌诚意不够,那就是澹台戟的问题了!于是,漠北大皇子殿下,纵使十分无语,但还是开口:“太子的诚意,本殿下自然能够领会!只是凰儿的婚事,本殿下实在不能做主,故而不敢受这一声‘王兄’!”

    “无妨,只要王兄自己肯承认本太子即可!”不甚在意的回话,面上笑意煞是惑人。这天下间,还没有他君惊澜敬不出的酒。

    这下好了,人家这样言辞恳切的请求,并不指望这婚事现在就成,只希望澹台戟能认同并支持他,这要是不答应,不就是太不将北冥看在眼中,又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吗?澹台戟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在澹台凰凄凉的目光注视下,将酒接过,一饮而尽!“太子真心,本殿下十分感动!”

    这话,是说我喝了这酒,可不代表我答应了,是因为你的行为太感人了!

    君惊澜也不以为意,笑了笑,转头看向高台之上的皇甫轩:“不知东陵皇,是否还有意与本太子争妻?”

    这一问,大家的目光就都放到了皇甫轩的身上。

    龙椅之上的帝王,冰冷的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看着下头五颜六色的目光注视,再想想那会儿澹台凰那惨绝人寰的表演,自己要是说还要娶她,等于在天下人面前承认自己眼光有问题!而这君惊澜,他现下是看出来了,自己要是坦言还要与他争妻,说不准他马上就要扬言在自己的皇宫门口打滚一万次,让天下人知道他皇甫轩横刀夺爱、举止猥琐,还觊觎他人妻房!

    这样的综合考虑之下,他扯了扯唇角,皮笑肉不笑的开口:“君子有成人之美,朕自然不会夺人所好!”至于找那女人算臭袜子的账,机会多得是,再找就行了!

    君惊澜当即满意点头,开口笑道:“那本太子就多谢东陵皇忍痛割爱了!”

    而那一旁被澹台凰揍得鼻青脸肿的钟离涵,看着这一幕,一颗玻璃心已经碎成了一瓣一瓣的,靠在钟离城的胸口,眼见那眼泪就要落出来了,钟离城当即冷声开口:“东陵皇,天色不早了,本宫就先带皇妹回去了!”

    他这话一出,众人也开始纷纷告辞。今日这场晚宴,实在是波涛汹涌,连绵起伏,还被这什么歌舞和打人事件弄得饭也没吃好,酒也没喝好。哪里像是什么帝王登基的喜庆大宴!纵观全局,唯独北冥太子一个人在那里好吃好喝,将自己伺候好了!不过,今天虽然听了一首杀猪歌,但也看了这么多奸情,总体来说还是来的挺划算的!

    “天色也确实不早了,朕就不留各位了!若我东陵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众位包涵!”皇甫轩十分客气的开口。

    众使臣赶紧弯腰行礼,开口:“哪里!哪里!东陵皇实在是太客气了!”就是真的招待不周,他们也不说啥了啊!因为东陵皇今天也挺倒霉的,先是被人坑了半个绲州,后来抢媳妇儿又没抢赢,人家的心中可煎熬着呢,他们怎么忍心还在伤口上撒盐!

    今天最幸福的就是君惊澜和澹台凰这两人!一人占了地还抢了太子妃,一人揍了人家的公主、郡主不用负责。就这样看来,这两人还真的挺合适的,但他们要是真凑了一对,还有人能在这对黑心的夫妻的手上讨到便宜吗?真叫人忧虑!

    大家就这样想着,或悲愤,或忧愁,或叹息的离开。

    而澹台凰则顶着皇甫轩森冷的目光,跟着澹台戟往大殿外头走,其实今天,从君惊澜的身上,她大概已经明白什么叫人不要脸,则天下无敌了!埋头想完,一抬头,就撞进了一双似笑非笑的幽深魅眸,咯噔一下,转身拉着澹台戟飞奔而去:“王兄,我们快点回去吧!我要如厕了!”

    只要能快点跑回去,如厕就如厕!澹台凰这是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啥叫狗急跳墙!这男人太危险,能避还是避着好。实在不行回去之后就收拾包袱跑路!没本事一脚飞了这不要脸的王八蛋,她就一脚飞了自己!斗不过咱就跑……

    而她身后,绝美男子双手环胸,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的背影。这仓仓皇皇的,是想回去之后收拾包袱走人吧?想着,唇角微勾,邪肆莫名,慵懒非常。

    呵,女人,想逃就逃吧。如果你能逃得掉的话!

    ------题外话------

    ——借题外话说一下。昨日公布的读者群,有两个要求。第一,24小时内按规定改群名片,不懂可以问管理。第二,不得宣传盗版。此群无等级门槛,不需检查订阅截图,故个人认为群规并不苛刻。所以因未改群名片,被管理员清出去的亲,到时万万不要找我,公布群号的时候,哥哥就说过关于群名片的要求。不以规矩不成方圆,还请弟兄们配合!拜谢!

    【荣誉榜更新】:【℡?半城】升级会元,【18078122288】、【achan3878】两位亲升级解元!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爱抚】:sunsimiao5钻8,av1037522253钻2,qquser5687184钻3,smile7426钻1花2,℡?半城钻30,子虚昀霓钻1花10,天空cc钻3……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