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被“始乱终弃”的太子爷!

    绮罗这发疯般的一冲,众人俱是一惊!澹台戟正准备出手拦住她,忽有大风自殿中刮起!

    凌厉的劲风像是钢针扫过,刺得人面上生疼,一阵呼啸声后,那对着澹台凰飞奔而来的绮罗郡主,被这罡风狠狠抛起,再次被重重的甩到了殿外!这一次,比澹台凰那一扫跌得还要远上几米,足见出手之人功力深厚!

    “啊!”又是一声惨叫,叫声一起,又是一根筷子飞了出去。

    “咚!”的一声,不知道打到了哪里,外头终于安静了!

    出手如此霸道,半点不留情面。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那位邪肆过人、狂傲过人的北冥皇太子会这么干!殿中之人想着,皆微微转过头,看向劲风刮起的方向。

    而此刻,君惊澜绝美的面上正带着三分怒气和七分不耐,狭长魅眸寒光凛冽,扫着大殿门口,冷声开口:“吵什么,没见本太子在用膳么?”

    众人默!整个大殿,除了澹台凰一人,其他人包括皇甫轩在内,都以为他这突然出手,是为了给澹台凰出头。听他这样一说,霎时间明白了,敢情是这绮罗郡主冲进来的时候叫得太大声,打搅了他老人家用膳的兴致!

    不少人又不由得在心中腹诽,这殿内如此剑拔弩张,形势紧迫,唯独您老人家一个人还有心情用膳!也不知道是太没将现下这点事情放在眼里,还是过于见多识广、故而淡定,不似他们这些井底之蛙一般见着点儿事情就激动!

    刚刚跟着绮罗郡主奔入殿的太医,赶紧又急急忙忙的奔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又顶着满头大汗进来,禀报:“启禀皇上,绮罗郡主原本被打了二十大板就伤了筋骨,又被倾凰公主一挥,左腿骨折了!现下被北冥太子一扫……右腿和右手也骨折了!还被打中了哑穴,不能说话……”

    东陵丞相儿女不少,但是最为出色,一直视为骄傲的女儿可就这么一个。今日被弄成这样,体面尽失,别说再指着这个女儿做皇后让自己过一把国丈的瘾,现下就是说个门当户对的人家恐怕都艰难了,是以那张老脸当即就拉了下来,往下头一跪,对着皇甫轩开口:“皇上,绮罗是我们东陵的郡主,倾凰公主和北冥太子此举,也未免太不将我们东陵放在眼里了!老臣一生忠君爱国,而今女儿受人欺凌却无能无力,若皇上不愿为老臣说句公道话,老臣这丞相也没脸做下去了,还请皇上定夺!”

    这话也是狠了,足以证明老丞相被气得不轻,都拿辞官威胁皇帝了!

    皇甫轩还没开口,澹台凰就先开口了:“这位大人,本公主那会儿将郡主掀出去,大家都看见了,是本公主在收幕布的时候无意中甩到的,本公主这是无心之失!更何况,先前郡主当堂对本公主不敬,大人你不是也说了么,任由本公主和王兄处置。即便本公主不是无心而是有意,本宫贵为公主,为自己讨回一点公道也无可厚非吧?”

    这话,说得在情在理,莫说是老丞相一个人,在场的这么多各国英才,也没有一个人能想出一段什么话来辩驳。澹台凰的身份,比绮罗不止是高出了一点半点,公主和郡主,一字之差,天壤之别。是以,场面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随即,澹台戟风流华丽的声线响起:“东陵郡主被打了二十大板之后,仍不知悔改,竟敢出言辱骂并欲对凰儿不利,本殿下都还没问罪,丞相就先忍不住了?”话一说完,却颇为奇怪的看了澹台凰一眼,这丫头今天的表现太反常,刚刚她论述的那些,也不像是她从前能说出的话。

    澹台凰自然收到了他的眼神,面色淡定,恍若不觉,心下却隐隐有点紧张。

    这对兄妹这样一说,原本言辞咄咄的老丞相,登时背后冒出了一阵虚汗。他是看着爱女受了罪,一下子脑袋懵了,忘了这事儿严格说起来,可是他的女儿不对在先!

    而澹台戟话音落下,又是一道尖细的嗓音响起:“在我们北冥,谁若是惹太子爷不快,哼,莫说是一个小小的郡主,就是公主,怕也免不了剥皮拆骨、烘烤烹饪!绮罗郡主今日只是摔折了手和腿,我们太子殿下已经是客气了!”

    “小苗子,你这话,是在说本太子脾性不好,嗜血残忍?”君惊澜微微偏头,表询问,似是不悦。

    小苗子当即摇头,开口道:“爷,您是天底下最慈悲的人,只是您的宽宏大量,那些个蠢货们理解不了!”这话,暗示意味十足。

    君惊澜闻言,满意点头,道:“本太子也认为自己脾性甚好。倒是这东陵丞相很有些意思,竟然觉得自己没脸做丞相了,既然这样,东陵皇,您没有更好的丞相人选吗?若是没有,本太子可以为你推荐几个!例如尚大人,陈大人,李大人……”说着,这眼神从东陵几名股肱大臣身上逐一扫过。

    这主仆二人的一段双簧,就险些没把人给呛死!现下还点了这几位大臣,但凡被他点名的大臣,都被皇甫轩以怀疑和森冷的目光扫过,显然已经对他们和君惊澜的关系有所怀疑,不然君惊澜怎么单单就推荐他们,还连名字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而小苗子却在心中偷笑,爷这一招用得狠,这三位大人可是皇甫轩的死忠党。这下既挤兑了丞相,又挑拨了东陵的君臣关系!

    就连一旁的澹台凰,看着君惊澜都感觉胆战心惊!这个男人,简直可怕,随便几句话也能掀起滔天巨浪。再想想不幸跟他对上的自己,艾玛,要不这宴会结束之后她还是考虑一下卷铺盖逃命吧?

    好在皇甫轩也不蠢,只是短暂了怀疑了之后,就清醒了过来,明白了这是某人的挑拨之计。但再看自己这三位大臣,总感觉就有哪里变了味,是以瞅着丞相的眼神也冷冽了几分:“国宴之上,绮罗不知体统,倾凰公主还是北冥太子,哪一个是她能开罪的?朕就是砍了她也丝毫不为过,何况只是摔折了手和腿,丞相若是实在觉得这丞相没脸做下去了,朕也不好勉强……”

    原本就被君惊澜那一席话逼得冷汗流了一身的丞相,在皇甫轩这话之下,彻底清醒了!赶紧叩首开口:“皇上!老臣知罪,请皇上恕罪!”

    东陵其他的大臣也赶紧纷纷帮忙求情,皇甫轩也顺坡下驴,免了他的罪责,只好好的警告了一番。

    这下大殿之中彻底安静了,只剩下钟离涵哼哼唧唧的呼痛声,皇甫轩又接着道:“有贼人在大殿之上对东晋公主动手,朕一定会将之揪出来,还请东晋三皇子放心!”

    谁都知道这贼人就是澹台凰,但皇甫轩这话,也显然是准备将此事告一段落,随便找个人顶罪了。众人也只是眼观鼻,鼻观心,事不关己。钟离城险些捏断了手,钟离涵更是气得险些咬碎了一口银牙,却也只得暂且憋下这口怒气,思量着日后找机会再报复!“那就有劳东陵皇了!”

    “客气!这原本也是朕的失职!”皇甫轩说着,灿金色的眼眸颇为冰寒的看着澹台凰,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倾凰公主今日也受惊了!”这该死的女人,就会找事!

    “本宫的太子妃,就不劳东陵皇挂心了!”一道慵懒声线顾人怨的响起,随即,又对澹台戟道,“漠北大皇子,请你务必转告漠北皇,虽然倾凰公主收了本宫的定情信物和看了本宫的身子一事,本宫没有证据,但本宫却不愿吃下这个哑巴亏!若是漠北皇不愿将公主嫁给本宫,本宫将亲往漠北,在贵国王庭的大门口打滚一万次,让天下人都知道倾凰公主对本太子始乱终弃!”

    ------题外话------

    今天凌晨,哥建了读者群——【山哥官方后援团】,群号:336591847。

    进群须知:入群请一定扔敲门砖,书中任意人名,否则不会通过。

    此群无等级门槛,只需按群规行事。

    进群以后一定照群公告改马甲,不懂的可以私戳管理。入群24小时不改马甲会有管理清群,注意,是管理清群,山哥不管群的。

    进群前请看明以上条件,凡能接受者再加入我群!对于所有被管理员清出群的读者山哥先行表示道歉,回头哥会抽她们的。

    【注】:愿意支持全本订阅、并配合管理员不定期订阅截图检查的弟兄,可私戳管理加入正版群!

    这将是哥最后一次建群,欢迎爱山哥、爱本文,爱山哥文风的弟兄们加入!

    爱,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