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善于发现美的太子殿下!

    眼见东晋的长公主晕倒了,外头的绮罗郡主还把腿给摔折了,皇甫轩终于反应了过来:“宣御医!”

    “快!宣御医!”内侍监得了令,赶紧使唤自己身边的少监出去传。随之便是满殿的手忙脚乱。

    而澹台凰此刻,却是不冷不热的看着君惊澜,表情十分不友善。方才这家伙的话,说明幕布下的玄机都被他看见了,要是待会儿东晋公主说是自己打的,这家伙还帮忙指证一番,自己还难免要负些责任。

    君惊澜见她瞪着自己,唇角含笑,对着她遥遥举杯。那姿态,仿若他是一个作壁上观的看客,而眼前这一切,亦不过是一场大戏,澹台凰唱得认真,也唱得花了不少心思,可这一举一动,都丝毫逃不过他的眼。

    危险的男人!她相信今日能看出玄机的,不止他一个!所以她才特意选了这首歌,希望那些看出了玄机的人,会被这首歌雷得实在是开不了口也不愿开口,例如皇甫轩和她的王兄澹台戟!可是这妖孽却这般淡定的鼓掌,还似是而非的举报她!这使她很快的得出了结论——不论今日能不能斗过这妖孽,以后见着他了都必须绕道走,安全!

    太医很快就来了,门口的绮罗郡主尖叫之声一阵一阵,显然是娇生惯养,从来没有吃过今日这么大的苦头!说了澹台凰一句话,被打了二十大板,原本就险些断了腿,现下还被这样掀飞,险些断了腿终于变成彻底断了腿!

    而殿内的太医,隔着一层手帕,往死里掐钟离涵的人中,掐了老半天,她终于十分艰难的醒了过来!还狠狠的咳嗽了几声,伸出一只手指着澹台凰,双目圆瞪,恶狠狠的看着她,想说什么却始终没有说清楚:“咳……咳咳……澹台凰,你……你……”

    “我怎么了?”澹台凰抓了抓脑袋,一副十分娇憨的模样瞅着她,好似非常不解。

    钟离城也冷着脸看了澹台凰一眼,心中也隐隐有了数,方才皇妹打的什么心思,他心里也明白!皇妹倾慕那位北冥的皇太子可是好些年了,今日有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却没想到漠北的三公主也确实不是个善茬,竟然马上就找机会动手报仇!低下头,对着钟离涵温声道:“皇妹,有话好好说,是谁打了你,皇兄定然会帮你做主!”

    澹台戟冷笑了一声,也站了起来,开口道:“不知道东晋长公主这样指着凰儿做什么?怎么?这就是你们东晋的皇家礼数?”方才幕布下的种种他确实是看见了,但谁是谁非,回去之后大可以和王妹再行论断。可在外头,任何人都别想欺负他澹台戟的妹妹!

    说着,又对着澹台凰开口:“凰儿别怕,有王兄在,不论任何人居心叵测得想往你身上泼脏水,王兄都不会让他们得逞!”

    这话,暗示意味十足。即,就算真是他妹妹打的,他们漠北也绝对不承认,而且举报他妹妹的人,那不是举报也更不是指证,而根本就是居心叵测想污蔑!

    这下,澹台凰对自己这个王兄的印象也就更好了!当即作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躲到了澹台戟的身后。

    而东晋长公主的一口气,终于顺了过来,指着澹台凰开口:“是她,就是她刚刚打了本公主!”

    门口的绮罗郡主也扯着嗓子大吼一声:“父亲大人,是漠北的公主将女儿掀了出来,女儿的腿都断了,哎呦,腿断了……”

    殿内众人听着这尖叫,皆嫌恶皱眉,不论这事是不是澹台凰做的,绮罗郡主这样在门口大呼小叫也是……有失教养!东陵第一才女?恐怕徒有虚名!老丞相既觉得面子挂不住,又心疼自己的掌上明珠,故而也看着澹台凰,好似是要她给出一个交代。

    “倾凰公主,你作何解释?”钟离城开口便是责问,他是最有可能登上东晋皇位的人,那架子和气势自然也是非同小可。

    澹台凰无视了不远处那死妖孽扫在自己身上的阴凉视线,还有龙椅上那狗皇帝的森冷目光,一脸不服气的开口:“解释什么?本公主柔柔弱弱的,而且这位公主还比我大,本公主怎么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边跳舞还一边打她?这,我……”

    说着眼眶都红了半圈,仿佛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这殿内自然没有一个人是蠢货,那心里都跟明镜似的,东晋公主的找茬之心,大家都看见了,可这澹台凰也不是个好欺负的,马上就回敬!但现下他们确实没看清楚幕布下面发生了什么,所以也不能“想当然”的出来作证,故而想帮着指证也是无能为力!

    “但本公主会连是谁打了本公主都不知道吗?”东晋公主恶狠狠的指着她。

    澹台戟妖媚的桃花眸眯起,不悦开口:“那照东晋公主这么说,是不是只要明日本皇子鼻青脸肿的出现在众位的面前,就可以指证是东晋三皇子打了本宫,也不需要任何证据,只因为本殿下清楚是谁打了自己?公主可以指证凰儿,但,请公主拿出证据,不论是人证还是物证,我漠北都愿意承担责任,绝无二话!”

    物证是不可能的,难道还能对着澹台凰的拳头和钟离涵脸上的伤口取证?而人证……在场的人,即便是坐在钟离涵旁边的钟离城,都被澹台凰的魔音浇灌得没发现身边的人被打了,其他人就不必说了!

    这大殿中,看到了的,只有皇甫轩、澹台戟和君惊澜这三人!皇甫轩也清楚澹台戟看见了,但大多数人都没看见,澹台戟要维护澹台凰的立场也十分的坚定,他也没必要为了给钟离涵出头,使自己跟漠北干上,更何况现下君惊澜明显很愿意捅出这件事情,所以他很干脆的选择了装聋作哑,一言不发。

    澹台戟这话说得在情在理,钟离涵也没有话能用来反驳,一张脸被噎得通红!倒是钟离城反应了过来,转过头看者君惊澜:“北冥太子方才说倾凰公主的舞姿,暗藏玄机,包罗天地万象,定然是看见了什么!若是北冥太子看见了,还请太子说一句公道话!”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到了君惊澜的身上。那人此刻正十分悠闲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吃菜,就连学着各国王公对东晋公主礼节性的装一下关心也不曾,听得这话,动作一滞,微微抬头,而后放下筷子。

    在澹台凰紧张的皱眉注视的情形下,勾唇一笑,十分恶劣。旋即看着澹台凰的眼睛,一字一顿的开口:“本太子方才确实是看见倾凰公主的舞姿……暗藏了玄机!”

    众人皆屏息凝神等着后话,钟离涵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神瞅着他,更是恨不得连眼神带着自己的人一起痴缠到君惊澜的身上去。

    而,就在这万籁俱静的当口,他又接着开口:“这幕布抛洒之间,行云流水,似惊涛拍岸,浪起九霄。更有狂风而起,御风成龙,实在美不胜收!本太子越看,越觉像是银河彩带而过,还摆出了漫天星宿的位置,其中玄机让人赞叹!对了,东晋三皇子,你方才说什么?”

    “……”钟离城静默。他说什么?他还能说什么?!

    四面的人或低头,或望天,或扶额,或摸胡子。心中暗叹,北冥皇太子果然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在那样恐怖的歌声下,也能发现舞姿中的“玄机”和美好,真是心思巧妙,观法高超还见解独到,使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倒是澹台凰很是奇怪的盯着他,这妖孽竟然没有揭穿她,为什么?良心发现了?而就在澹台凰看着他的同时,他亦只是淡淡举起酒杯,浅笑,睨着她,笑中意味不明。

    眼见钟离涵的事情成了一件无头公案,钟离城自然不服气,但又无可奈何!而就在这会儿,门口的绮罗郡主挣开了宫人们的搀扶,一拐一瘸的飞奔进来,对着澹台凰冲来:“贱女人!你敢对本郡主动手,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题外话------

    今天首推,心情好忐忑啊好忐忑,愿收藏像那谁谁谁的大姨爹一样汹涌澎湃!谁的大姨爹?哥也不知道是谁的(⌒▽⌒)

    【特别鸣谢弟兄们的爱抚】:【绿仙野踪】钻20,【carynq726】钻1,【闹小闹】钻4,【qquser5687184】钻1,【tel?半城】钻20,【av1037522253】钻10,【渺渺花蚂蚁】钻10。及【落叶梅】亲亲的五星级评价票!

    推荐一一《农家俏神医》空晴寂【一对一温馨暖文】

    心心念念的未婚夫竟然和表姐偷情,回头还理所当然的要退婚,趾高气昂的施舍侍妾之位。

    被陷害推下荷花池,一朝身死,再次睁眼之时她变成了她。

    国际医药世家继承人孙雯穿越,从此痴傻村姑变身彪悍药女。

    一切反动势力都是纸老虎!想要欺负他们,还得先过了她这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