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国宴之上悲相逢!

    凤倾凰跑得飞快,后面的人追得也不慢。抬首见着前方也有一队御林军包抄而来,她顿感一阵冷汗冒出,前后追击尼玛,那就——转弯向右!

    “大胆贼人,还不站住!”御林军统领扬声高喝!

    前面那距离他们还有一百多米远的凤倾凰,一边跑一边转过头吐槽:“站住,站住给你们抓,你当老娘傻?”刚刚吐槽完毕,前方又有一队御林军对着她奔来!果断再转个弯!当年在那群老家伙的逼迫下,她可是成功拿过国际马拉松长跑的冠军,寻常人想追她,根本痴人说梦!

    九转十八弯,面临各种前后堵截之后,凤倾凰终于跑得快没气了,尼玛,马拉松长跑冠军也禁不住千军万马的追杀!宫内的整个御林军的队伍也跟着她跑遍了大半个皇宫!终于她身后的御林军统领忍无可忍,高声道:“放箭!”

    皇上说过,只要抓到,生死不论!

    擦!放箭!正在凤倾凰险些命陨心碎之际,前方半米处又是一个转弯口,飞快一转,撞到一人!随即还不待她反应过来,就被人拖入屋内,砰!门关上,御林军们追到这里发现人没了,高声一呼:“四散开来,分头追捕!”

    然后就是奔向四处的脚步声!刚刚虎口逃生的凤倾凰这才拍了拍胸口,镇定下来!好险好险!胸口拍完,便听得一阵惊呼响起:“公主,您跑到哪里去了,东陵的国宴就要开始了,大皇子殿下到处找您,都快急疯了!”

    公主?凤倾凰抬起头,看着方才将她拖进屋的女子。她浓眉大眼,五官深邃,看起来忠厚老实,武功没有,蛮力却大,所以才能将她拖进来。而此刻,她一张脸上满是担忧和庆幸。

    那侍婢见她不说话,飞快将她扶起:“快!快!快!快给公主梳妆打扮,遣人通知大皇子殿下,再晚就来不及了!”

    将凤倾凰交给其他侍婢打扮之后,又顺带将她背着的包袱卸下,打开瞅了瞅,十分奇怪,公主是在哪里弄的这么多珍宝?

    于是,凤倾凰就这么被迷迷糊糊的架上了梳妆台!往梳妆台前一坐,看在镜子里头的女人,和自己前世长得没啥区别,就是年轻了四五岁。哎呀,还不错嘛,穿越之后是个公主!林林总总的打扮完之后,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随即,一阵华丽优雅却带着三分怒气的声线传来:“凰儿,说了你多少次了!这里是东陵,不是漠北,你又四处乱跑,若是出了什么意外,你叫我如何向父王交代!”

    凤倾凰转头一看,只见门口站着一淡蓝色锦袍的男子,他身姿挺拔,仪态优雅,浑身上下散发着与生俱来的贵气。一张脸美艳逼人,竟是比女子还要美上三分艳上七分,剑眉之下是一双勾魂夺魄的桃花眼,而眼角竟有泪痣一滴,更显明艳!

    而屋内所有的宫女见着澹台戟,皆一齐跪下,高声道:“恭迎大皇子殿下!”

    大皇子?那就是自己这个身体的哥哥了。长得和那个妖孽太子,还有被她塞了臭袜子的皇帝有得一拼啊!凤倾凰正想说话,对方却没给她说话的机会,颇为恨铁不成钢看着她,不悦道:“先随我去参加国宴,回来再罚你!”

    说罢转身便走,凤倾凰只得跟上去,心下忐忑,她可得小心一些,别被人看出什么端倪,要是被知道是借尸还魂,说不定将她当成妖怪给烧了!就在她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之时,他们已经到了轩辕殿的门口!

    而轩辕殿之内,皇甫轩黑着一张脸,高坐在龙椅上!今日他已经漱口几十遍,心中的恶心抑郁感还没有消失,而那群没用的东西,在这皇宫抓个女人都抓不到!龙袍下的手,紧紧的攥住那双臭袜子,似乎要将它当成凤倾凰捏碎!该死的女人,你若是再敢出现在朕的面前,朕要了你的命!

    大殿之内,各国来使皆忐忑的看着皇甫轩的脸色,东陵新皇登基,怎么一点喜色都不见?搞得他们这些来道贺的,也心中忧虑!

    而大殿门口,几人走来,为首之人一身华服,长相俊秀,但并不十分出色。他见着凤倾凰这一行人,当即开口与澹台戟打招呼:“漠北大皇子!幸会,幸会!”

    澹台戟也是浅笑,十分优雅的回礼:“东晋三皇子,久仰大名!”

    凤倾凰的心中咯噔一下!等等,国宴,漠北、东晋,那……想着,她十分忐忑故作天真的开口问话:“王兄,国宴是所有国家的来使,都要来参加的意思吗?”

    澹台戟没想到这么简单的问题她也要问,但她又是难得的老实,故而他也十分温和的道:“那是自然!”

    擦!那就是说,这场破宴会上,她既会遇见那个被她烧了屋子的妖孽太子,还会遇见那个被她塞了臭袜子的森冷皇帝?!公主对战皇上加太子,等于情况很不妙!还是跑吧:“那个,王兄,我忽然觉得有点头晕,宴会我就不去了,我先回去了!”

    “站住!”澹台戟的声线满是不悦,“回去?你又想惹出什么祸事来,跟我进去!”

    声线温和,语中却是不容置疑。

    我不能跟你进去啊!进去之后八成凶多吉少,那两个人一个就够她死几次了,还两个!就在她心中哀嚎的当口,门口的太监已经高声禀报:“漠北大皇子、三公主到!东晋三皇子到!”

    “漠北大皇子,您先请!”东晋三皇子十分客气的开口。

    澹台戟也十分有礼的回话:“还是三皇子先请!”

    凤倾凰,不,现在是澹台凰,抑郁的看着这两人互相请,眼角的余光却忽然看见西边不远处,一银色锦袍,紫色玉带的绝美男子在下人的拥簇之下,缓步而来。那人,不论出现在何处,也都是众星拱月,万众瞩目之焦点所在,就像是一个发光体,黯淡了四面所有的人间春色。风华绝代,无人可及!

    澹台凰咽了一下口水,糟!又是那个妖孽!眼见他就要走过来了,门口这两人还在你先请,她伸出两只手,将两位尊贵的皇子殿下往两边一扒:“你们慢慢请,我先进去了!”

    语落,从他们二人中间穿了过去!

    而不远处的君惊澜,却不知为何,往门口看了一眼,未见异常,又缓缓收回目光。

    澹台戟的面色有些发黑,东晋三皇子钟离城的面色也有些僵直!早就听说漠北三公主,乃是天下间最为飞扬跋扈不识大体的花痴公主,今日一见,果然见面不如闻名,比他想象的还要不知所谓!

    而澹台凰进殿之后,抬头一扫,倒吸一口冷气!主位上坐的正是那位被她塞了臭袜子的皇帝陛下!在她看向皇甫轩的同时,皇甫轩自然也看见了她,顿时,灿金色的眸中满含杀气,薄唇却勾起一丝看见猎物的冰凉笑意……

    澹台凰的脑后滑下冷汗一滴,尴尬站在原地,殿内是森冷皇帝,殿外是妖孽太子,真是天要亡我!

    ------题外话------

    最近越来越多的小妞叫我山姐,这都是不听话的表现!应该叫山哥知不知道?叫山大爷我也可以接受(⊙o⊙)…

    【鸣谢众弟兄爱抚】:小清清88钻10,等你永远鲜花2,sunsimiao5钻4,belieber糖糖(宝)花1,daiyuan258钻2,℡?半城钻10,闹小闹花5,初墨蝶花1,carynq726花1,绝樱赏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