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冒充皇帝?臭袜子伺候!

    凤倾凰猥琐的窥探着不远处那人的背影,时不时的绕过假山偷瞄几眼,寻找最有利的抓获时机!眼神四处一扫,也恰巧在不远处看见了一根绳子,心中大喜,真是天助我也!

    悄悄的潜过去将绳子捡起来,而就在这会儿,假山之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看样子,那人是要走了!她屏息凝神,一眨不眨的看着假山之外,当那人的身型走到自己的左前方半米左右之时,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的从假山之后窜了出去!

    三下五除二,抓住对方的手一绑,就往假山之后拖!

    从有人靠近,皇甫轩便有所察觉。但并未感觉到杀意,便好整以暇的等着看对方想做什么,是以当对方绑自己的手,他也没有反抗!反正他内力深厚,可以挣脱开来!

    于是,就这么被凤倾凰拖到了假山之后!

    凝眸一看,是个绝美的女子,她容色讪讪,表情猥琐,将自己拖进来之后,还往外面左顾右盼,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皇甫轩心下微嘲,莫非又是哪位大人家的千金小姐,寻获了引得他注意的妙招?

    而凤倾凰四处一看,确定没人发现自己的掳人行为之后,终于放心!这才回头观察自己的战利品,这一看,嘴角禁不住微抽了一下!月色正好,能清晰无误的看清对方的相貌。这男人,刀削般的容颜,一双眼眸竟然是金色。即使被自己绑了,一身傲然之气也丝毫不受影响,龙章凤姿,俊美如同太阳神阿波罗!虽然没有今日一大早见着的那男人妖孽,但也觉得足以帅得人鼻血横流了!

    看这丫的长相,加上这一身穿着,凤倾凰顿感头大,这该不会又是哪个皇子什么的吧?真是倒霉,随便一抓,又是个不好对付的角色!

    就在她心中悲叹之时,皇甫轩的耐心也被用尽!今日宫中,先是漠北公主澹台凰失踪,漠北大皇子找他要人,后是君惊澜寝殿着火,要他抓获凶手!是以,今日本应是他的登基大喜,大臣们和各国来宾也等着他去赴夜宴,他却独自一人出来散心赏月!肩挑大任,今日的一切,还只是一个开始!

    现在竟然还有不知死活的女人把他绑了又看着他发呆?!正要用内力将绳索挣开,一个使力,却发现自己越挣越紧!剑眉皱起,不悦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女人,你马上给朕放开,朕还能饶你一命!”

    朕?!凤倾凰将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半晌,今日已经见着了那个妖孽太子,按照原则来说,皇帝应该是太子他爹,而面前的这个男人明显比那妖孽小上一两岁,怎么会有老子比儿子还年轻?而且那会儿都听说了,今日新帝登基,一个刚刚登基的皇帝,哪有闲工夫一个人跑到这儿来看月亮?于是凤倾凰基本上确定了这货是在扯谎!于是,她拍了拍皇甫轩的肩膀,开口道:“好了,好了,别装了!冒充皇帝可是死罪!相遇就是缘分,你既然被我抓了,我们就是好朋友了!你只要老老实实的告诉我怎么出宫,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作为一个绑匪,凤倾凰自认为自己的语气已经十分和蔼,万分可亲了!要是这货还不给面子,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荒谬!朕贵为一国帝王,何须冒充!你最好马上给朕松开,否则朕将御林军叫来,定将你满门抄斩!”冰凉的声线带着勃勃怒气,这该死的女人,若不是今日是他登基的好日子,他现下就叫人来将她拿下!还好朋友?谁跟她是好朋友?!

    看他这么大声呵斥,凤倾凰的耐心终于被用尽!冷睇了他一会儿,深呼吸了几口气,在心中安抚自己,虽然这货是在冒充皇帝,但即便不是皇帝也该是个皇子,八成就是那妖孽的亲弟弟!已经得罪了一个太子,犯不着再得罪一个大人物!但是这货又实在不合作!于是,她飞快的拿出那会儿在那妖孽那里卷来的一把刀子,放在他颈上,冷喝一声,警告道:“如果你不装逼,我们还是好朋友!马上告诉我怎么出宫,不然……”

    但她的威胁和语言,不仅没能让皇甫轩感到害怕,反而一阵怒火拔地而起!这女人简直不知死活!怒喝一声:“你马上给朕放开!”

    眼见他再这么叫几声,真的将侍卫叫来了,凤倾凰当机立断,飞快的脱鞋,扒袜子!

    皇甫轩灿金色的眼眸冷睇着她,这女人是想做什么?难不成以为自己看了她的脚,就一定要娶她不成?冷嗤一声,在东陵,看了女人的脚就等于坏了人家的名节,通常是要娶为妻妾,但是他皇甫轩若是不想娶,这女人脱光了都没用!于是也没有叫人,冷冷的看着她的行径,就在他思虑之间,凤倾凰的一只袜子已经脱完,笑眯眯的看着他:“你真的是皇帝?”

    “当……”然,一个然字没说出来,就在他张口的瞬间,一只臭烘烘的袜子被飞快的塞入了他的口中!

    皇甫轩顿住,静默几秒,终于反应过来!刹那间瞠目欲裂,顿感气血上涌,头晕目眩!灿金色的眼眸狠狠的瞪着这该死的女人,额角的青筋不断暴起,他定要将她千刀万剐、碎尸万段!“你这个……”

    见他口齿不清的还要表达,凤倾凰不耐的扒下另外一只袜子,利落的塞到他的嘴里!丫的嘴巴还挺大,一只袜子都堵不住,非要堵两只!

    原本就被一只袜子气得险些吐血的某皇帝,现在又眼睁睁的看着她加了一只,险些没给直接气得厥过去!若说他皇甫轩这一辈子做得最后悔的事情,那绝对就是那会儿大意轻敌,心甘情愿的被这女人绑了,随之又自以为是,见这女人脱袜子也没有叫人,以至于受了如此巨大的侮辱!

    袜子没了,飞快的将鞋穿好,凤倾凰拿着一把刀子,居高临下的俯视他:“总算是安静了,好了!你现在告诉我怎么出宫,我就原谅你方才的不合作态度!而且我保证,今日你被人塞了臭袜子的事情,也不会有人知道!”

    可是,她这话说完,对方也只是用杀人般的眼神怒瞪着她,丝毫没有指路的意图!

    正在凤倾凰想着自己是不是严刑逼供,揍丫一顿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传来,随之是宫人们四处找人的声音:“皇上!”

    “皇上!”

    凤倾凰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莫非,这家伙和那妖孽太子不是一个国家的?真的是皇帝?而且他们两个长得一点都不像,应该没啥血缘关系,猛然想起那会儿那妖孽还说了一句“来一趟东陵,不留点礼物怎么成……”想到这里,她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这……不会吧?

    就在她思虑的当口,皇甫轩飞快的踢了一脚假山,一阵响动,自然让宫人们赶了过来!

    不多时,几个太监就到了假山外头,往里面一看,吓得话都说不清了:“皇……”皇上被人绑了,嘴里还塞着啥?那贼人的手上还拿着一把刀子!

    内侍监吓得肝胆俱裂,大喝一声:“大胆贼人,你还不放了皇上!”

    凤倾凰顿时感觉自己腿都软了,得罪了一个太子,又得罪了一个皇帝,她下半辈子恐怕只能在逃跑中度过了!赶紧低下头,对着皇甫轩开口:“呐,今日的事情其实是一个误会,我只是为了教育你,告诉你做人永远不要自以为是,也不要大意轻敌,否则是要吃亏的,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所以你千万不要派人抓我,我先走了!再见,啊,不要再见了!”

    说完拿着刀子拔腿就跑!她看得出来这男人应该是打得过她的,那会儿没有反抗就被绑了,肯定是大意轻敌了!他们凤家家传的绑人手法,只能解开,蛮力越挣脱越紧。所以她今日的行为,也算是为皇甫轩上了生动的一课不是?

    “来人哪!抓刺客,抓刺客!”太监们疯狂尖叫,而后飞快的上前将皇甫轩身上的绳索解开。皇甫轩一把将口中的臭袜子拿出来,飞快收入袖中,没给太监们看见塞住自己嘴巴的是何物!

    而后看着那女人已经跃到百米之外的背影怒喝:“御林军何在!”

    这一吼,四下都是脚步声往此地聚集。御林军统领急急忙忙的赶来,冒着冷汗飞快跪下:“臣在!”

    “给朕抓住那女人,生死不论!”一声暴喝,雷霆之怒!

    “是!”……

    ------题外话------

    文风小有变化,女主更为彪悍,笔法相对精炼。但评论区越发寂静,吾心甚感忐忑。强烈要求正在追文的弟兄们提供意见和建议,万分感谢!

    推荐山哥在潇湘最好朋友“君青染”的文《最强军妻》,遥想当年山哥被人黑的险些收拾包袱滚出潇湘之时,身边唯这货没有落井下石,还陪了我大半个晚上,渡过最难熬的一夜。常言道文如其人,人够义气,文也定然不错。感兴趣的弟兄们可以去看看!

    【荣誉榜更新】:恭喜浅咦墨画荣升会元!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二山:拜见大人!

    【特别鸣谢弟兄们的爱抚】:lifengfei441花20,695164909钻180,冷子寒钻5,浅咦墨画钻23,℡?半城钻10,初墨蝶花1,闹小闹花5!以及二十八位亲的五星级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