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这姿势,挺美!

    “爷,不好了!着火了!”

    四下寂静,各国来宾皆坐于龙鳞殿中,等着东陵登基大典的开始。一蓝衣人却急匆匆的进来,于君惊澜的跟前禀报了这样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

    原本悠闲而坐,正与楚国皇子谈笑风生的太子爷,听闻此言,唇边的笑意缓缓一僵,魅眸中闪过三分了然和七分不解。放下手中玉杯,偏头问:“那女人呢?”

    “逃……逃了!”蓝衣人十分艰难的答话。星爷在屋子里头看着那女人,故而他们都十分放心的守在院子外头,毕竟十几年来星爷看守人从未出过问题,谁知……

    逃了?剑眉微挑,眸中闪过不豫。凉凉问:“怎么逃的?”

    蓝衣人冷汗涟涟的答话:“不……不知道!”天知道那女人是怎么逃的!按理说她根本就不可能逃过星爷的毒牙,退一万步讲,即便逃过了,星爷随便叫两声,他们也该进去帮忙擒住了。可惜,她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跑了,还放了火,还……

    君惊澜淡笑起身,点头与众人打过招呼,便转身踏步而出。大殿之中,他宽大的袖袍在空中曳出优雅弧度,步伐不急不缓,似朗朗青天之下,一片薄薄逸出的云彩。这人,即便寝宫着火,也还是半点风度都不失。

    倒是留下来等着登基大典开始的各国来宾,眼中闪过种种复杂情绪。有了然,有兴味,有怀疑,显然都认为这不是一场简单的失火。

    绕过重重宫闱,回到寝宫,门口侍卫整齐的排成两队,并恭敬低头,迎接太子殿下回那已经被烧得一片漆黑看不清原貌的寝宫。

    一片废墟之下,四下都是刚刚救火完毕的东陵宫人和北冥护卫。

    绝美男子缓缓站定。魅眸幽深,四下审视,很快,便发现了问题所在。

    寝宫之后,有一扇窗户。而窗外稀松的泥土上还未被大火波及的半个脚印,显然是有人踩过,她逃跑的方位是找到了。但,使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她是怎么逃过小星星的口的?十几年来,即便是武林高手,在小星星口下逃脱的也一个都没有,可那女人却跑了!

    “损失呢?”闲闲开口询问,按理来说,不会有太大的损失。因为他的东西,大多是好的,寻常的火难以烧毁。

    蓝衣人忐忑的咽了一下口水,艰难道:“属下们清理废墟的时候,发现宫内玉饰、白壁、金银几乎全部被那女人卷走。还有……还有那会儿您沐浴取下的夺命天珠……”

    夺命天珠,天下暗器榜之首!不论是各国皇室,还是江湖中人都趋之若鹜的天下至宝,更是他满月宴上收到的大礼。就这么被那女人,卷走了?

    狭长魅眸终于闪过一丝戾气,声线也冷了不少:“小星星呢?”

    让那女人不声不响的跑了便罢了,还卷走了屋内的东西,它是死了么?

    这一问,下人们皆低下头,不敢回话。而一片废墟之中,发出一声“嗷呜”……随即,废墟之上的一块木板动啊动,动啊动,钻出了一个被熏得一片焦黑的不明物体,若不是那一双灵动的狐狸眼,根本不可能让人认出它就是那金光闪闪万众瞩目的星爷。

    此物眼中含着泪光,颤抖着身子走到主人面前。然后开始咬牙切齿的比爪画蹄,描述那女人的种种卑鄙下流无耻、欺骗它纯洁幼小心灵的行径,狐狸眼中时而不时的闪过忧伤、唾弃、难堪和深恶痛绝!磨牙霍霍,表示再看到那女人,一定要咬死对方!

    奈何人和动物沟通总是有障碍的,君惊澜看它比爪画蹄了半天,也没能明白它想表达的意思,更没明白它是怎么让那女人逃了的。弯腰,蹲下,与它平视。缓缓道:“你说,我该怎么罚你?”

    这话一出,那悲愤莫名的星爷,终于停下了自己发疯般的告状爪势,两只前爪在自己那被熏得黑漆漆的脑袋上扒呀扒,终于找到一根白色的毛发,而后将自己的脑袋凑到主人跟前,看——

    随即,抬头,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主人,我都悲伤得生出了白发,你就饶了我吧!

    但,君惊澜的面色并无半分缓和,狭长魅眸还是淡淡的睨着它,眸中戾气煞是惊人。

    星爷咽了一下口水,看主人并无饶过它的意图,猛然想起那女人那会儿教给它的经典姿势!飞快转身背对着君惊澜,而后,后蹄站立,右前爪与身体呈三十度角指向天空,左前爪与身体呈三十度角指向大地,狼头微微向左下角点着,一动不动!

    迈克杰克逊之经典姿势小星星版!

    主人,我帅吧,这姿势帅吧,看在我这么帅的份上,你就饶了我吧!

    君惊澜看着它的背影,半晌。终而,魅眸冰凉,幽幽叹道:“你终究还是疯了!”

    小星星闻言,飞快摆头表示自己没有疯,转过身子再次比爪画蹄,然后又转回去重新摆好姿势!

    在它迈力的表达之下,君惊澜终于勉强明白了它的意思。“你是说,这姿势,是那女人教你的?”

    飞快点头。

    “她说,这姿势很帅?”又是一语问出。

    小星星再次飞快点头。一张狼嘴微微扯起,嘿嘿,俺也觉得这姿势很帅,主人,你有没有一种我帅了很多的赶脚?

    狭长魅眸在那团背对着他的黑漆漆,诡异姿势的宠物身上放了半晌,终而淡淡道:“这姿势,挺美!”

    “嗷呜!”有戏,主人不罚它了?

    “你就在这儿摆上三天吧!”闲闲的吐出无情的话语。

    “嗷呜!”不要!

    “四天!”

    “嗷呜!”主人,我真的错了!

    “五天!”

    “呜呜呜……”悲伤认命!画圈圈,难道这个姿势不帅吗,主人为什么还要罚它……

    小苗子恭敬开口道:“爷,要不要派人将那女人抓回来?”

    “当然要!”夺命天珠是要拿回来的,烧了他寝宫的仇也是要报的。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是真的很想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在看守人从来都无往不利的小星星眼皮子底下,卷走了那么多东西逃掉,还把它和屋子一起烧成这个样子!小星星比划不清楚,他便亲自问问那女人。

    蓝衣人正要带人出去抓凤倾凰,他却缓缓抬手制止。

    随即,懒懒道:“这是皇甫轩的地盘,找人自然让他去找。遣人去告诉他,在他的地盘上,本太子竟险些被火烧死。本宫感到非常难过!若是不能拿到贼人,那一定是有心之人想要本宫的命,故而,还请东陵新皇慎重捉人!”

    这有心之人,指的自然就是皇甫轩了。

    蓝衣人嘴角微抽,我的爷,着火那会儿您在龙鳞殿,是怎么差点被烧死了?这不是坑娘吗?但是爷既然这么说,就一定有他的道理,是以也没有多话,低头应了一声“是”,便退了出去。

    ……

    皇宫内院之中,凤倾凰潇洒的背着刚刚从那混蛋寝宫卷出来的财富,躲避着宫内侍卫的巡逻。从一个自恋臭屁酷爱耍帅的宠物爪下逃脱,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容易了!不过她想,那个一看就知他惯于将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妖孽男人,此刻一定百思不得其解,怎么都想不通她是怎么逃掉的!说不准还特别想问问她是怎么跑的,当然,告诉不告诉,看她心情!

    卷走财富,是为了出宫之后,有暂且用来吃饭的银子。而火烧寝宫,一则是为了逃命,二则是为了给那妖孽男人一个教训,抓她凤倾凰去泡粪池?真是千里迢迢赴茅坑——费尽心机的找屎!

    但这皇宫实在太大,半天都没找到出去的路。想抓个落单的侍卫问问路,但是这些侍卫一个都不落单!是以她十分小声万分悲伤的扛着包袱,唱着改编版的《单身情歌》在皇宫躲藏了一整天。

    “抓不住侍卫的我,总是眼睁睁看他溜走,世界上落单的人到处有,而我咋抓不到一个……”

    天色渐晚,宫内四处搜索的侍卫也越来越多,想来是抓她的。又是一波侍卫经过,她赶紧躲到假山之后,眼角的余光却忽然看见不远处,一人于月色之下傲然而立,仰视漫天星光,而他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此刻正背对着她。

    奸笑一声,终于找着落单的了!

    ------题外话------

    软榻之上,太子爷慵懒侧卧,懒懒道:“此次科举,共有状元三名,是为695164909、百里如烟、楚玉璃。会元三名,泠子寒、星刘、水梦灵萱。贡士两名,浅咦墨画、℡?半城。解元三名,墨羽千翎、boa琪琪86921、小爷饭多多!北冥人才济济,本太子甚是欣慰。赐荣誉榜,荣光同在!”

    二山:拜见各位大人!

    【特别鸣谢弟兄们的爱抚】:hafyh、695164909、℡?半城、长盼君怜、cuifenla、凤倾凰、carynq726、yuanruo19、av1037522253、浅咦墨画、dmhh、潇湘羽澜、百里如烟、初墨蝶、13761578193、sunsimiao5、泠子寒、林二日、贤宝妈、宇星、我是东方飞舞50、小清清88、画圈圈的小薄荷、belieber糖糖(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