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天降美人,一脚飞之!

    “佛祖啊,请您一定要保佑我的老板被雷劈死!”一鹅蛋脸,柳月眉,五官精致,长发及腰的女子跪在寺庙中央,无比虔诚的对着佛像祈祷!

    她身后,一个年龄和她相若的女子无语的看着她的背影!深呼吸了一口气,转头看了一眼庙外的苍山翠竹,还有那层层叠叠,环伺于半空之中长到让人癫狂的山路,看了半晌之后,忽然有了一种落泪的冲动!前方那正在诅咒老板的人,是她的同事,也是长老们命令她偷偷保护的大小姐,古武世家第一传人凤倾凰。

    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何这年头保护一个人会如此艰辛曲折,要扮成小白领跟着她一起上下班就罢了,每个周末还要陪着她来爬山诅咒老板?!

    正当她在心中拷问苍天之时,那人终于诅咒完毕,起身,双手合十,将三根香插好!然后转过头,已经不见了方才虔诚的模样,笑着开口道:“紫菱,我们走吧!”

    穆紫菱哀怨的叹了一口气,开口劝道:“倾凰,我们真的不用每个周末都来诅咒的老板的,你知不知道爬山好累啊!”说着,她又是一阵泪流满面!这女人,开车上来还不答应,偏要亲自爬上来,说这样才能彰显她求佛的诚意!

    凤倾凰闻言,抬头,望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开口:“但是不诅咒他,我实在是心中难安哪。尤其最近,已经到了辗转反侧的地步!”

    那狗日的老板,没事奔来找她表白,她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他老婆泼了一身咖啡!而她咬牙怒起暴打老板娘的下场,就是被老板降级外带扣工资!带这样儿的吗?完全不符合科学逻辑!

    “可是倾凰,你这样不辞辛苦的来诅咒,真的有用吗?我们都诅咒了三个月了,你看老板有一点要被雷劈的征兆吗?”穆紫菱十分实事求是的开口。

    凤倾凰横扫了她一眼:“我当然知道这诅咒是没有用的!”

    “那你还……”穆紫菱惊愕张嘴,她原本以为对方是脑残的以为这诅咒是真的有用,所以才来。可,明知道没用还来……这是否更加脑残呢?

    “他是我们的领导。请问,我可以揍他吗?”凤倾凰淡淡的开口询问。

    穆紫菱摇头:“不能!”上次揍了董事长夫人就差点被开除了,还打董事长,这不是不想混了?

    “如果没有了这份工作,短期之内,我能找到更好的工作吗?”凤倾凰接着问。

    客观说来,现下她们的工作,相对来说待遇还是很不错的,恐怕一时间难以找到更好的。于是穆紫菱又摇了摇头!

    “那,心中的怨恨应该如何抒发?”凤倾凰终于问到了重点处。

    于是,穆紫菱明白了!大小姐是为了抒发怨恨来的!可是,明白了是明白了,明白了她心中的悲伤也更甚了,哭丧着脸道:“抒发怨恨不能用别的法子吗?每个周末这样跋山涉水,不远万里,千里迢迢前来诅咒,真的很累啊!”

    凤倾凰闻言,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子,正要开口解释:“但……”

    只说出了一个字,忽然感觉胸口一阵剧痛!低头一看,一把刀子穿过了她的胸口,凤倾凰回过头,看着拿刀捅了她的陌生男子,十分淡定的道:“为什么要杀我?”

    几乎没有外人知道她是古武世家的人,她也未曾与人结仇。所以感觉有人自身后走来,并未多想,哪知……

    穆紫菱了也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那个男孩子看起来还只是一个刚上大学的孩子,她完全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出手杀人,所以……

    而被凤倾凰问话的男孩子,在看见凤倾凰的脸之后,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一张平凡的脸揪作一团,扭曲,挤压,终于从口中憋出了支离破碎的声音:“对不起,我杀错人了!我……我以为你是我女朋友,我女朋友她劈腿了……”

    “……”凤倾凰真的很想破口大骂,她不过是来诅咒老板,竟然要介入一场坑爹的情杀案!居然还是被认错!?

    那男孩子显然也从来没有杀过人,看着她浑身的血迹,还有那恐怖的脸色,又看了一下自己还握在手中的刀子,似乎是终于明白过来了什么,飞快的往后头跳了一步,然后抓着自己头发,尖叫着狂奔而去!

    穆紫菱终于反应了过来,赶紧上前扶着凤倾凰,惊慌失措的开口:“倾凰,你撑住,我马上送你去医院!”而看向那男孩子背影的眼神森冷如冰,满是杀气!

    凤倾凰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估计是没救了,抓着穆紫菱的手,嘱咐道:“以后,诅咒老板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话一说完,白眼一翻就没了知觉。耳边是穆紫菱急切的嘶吼……

    ……

    巍峨宫殿之中,偌大的寝宫之内站满了宫人,从寝宫的堂间,一直排到门外,线条笔直,无半丝错漏。而这些宫女们,面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不多一分,亦不少半厘。个个花容月貌,乃是一个赛一个的绝色美人。

    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因为自己的美貌自傲,因为这屋内,有一个集天地之灵,万物之美于一身的男子,正靠在榻上,悠闲的挑选着自己沐浴之后将要穿的衣物。

    那人,于软榻之上慵懒侧卧,修长如玉的指托腮。玉指之上,展现出一张精美绝伦的脸,眉如剑,鼻若琼,眸中带魅,唇形尽展完美。最让人啧啧称奇的是,他眉间竟有朱砂一点,刹那芳华,似是点亮了万里山河,而又占尽天地之辉,美艳到让人不敢逼视。长长的墨发铺展在榻上,又有一缕垂在胸前,带出点点魅惑,摄人心魄。

    这人,正是他们北冥尊贵无匹的太子殿下,君惊澜!

    此刻,他整个人都透出一种懒洋洋的味道,狭长的丹凤眼微微挑起,看着美人们拿着衣物一个一个从他跟前走过。

    而殿内的每个人,皆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亦不敢发出半点声音。怕搅了这位难伺候的爷挑选衣服的兴致,因为他们没有一个人有勇气承担他的好心情被搅合了之后的后果!

    当第四十三个美人端着托盘从他面前走过,榻上的男子终于不悦蹙眉,慵懒的声线也缓缓响起:“苏州最出色的一百名绣娘,竟然也制不出爷喜欢的衣物。小苗子,你说,爷是不是太挑了?”

    这话一出,殿内所有的人皆面色一肃,飞快跪下:“爷,请您息怒!”

    而那刚刚走到前段的四十三位绣娘,还有那没来得及端着自己的成品走过他面前的五十七位绣娘,一听此言,瞬间面色惨白,手中的托盘都已经拿不稳。腿一软,便跪倒在地,身后已经被冷汗沁湿。“爷,我们已经尽力,请您再给我们一些机会!”

    小苗子斜着眼睛看了看那跪了一地的绣娘,恭敬的开口答话:“爷,并非您挑剔,而是她们无能!”

    这话,自然是极合君惊澜心意的。他慢腾腾的伸了一个懒腰,动作也是行云流水一般华丽优雅,而后,状若不经意的道:“无能之人,还活着做什么?”

    语音一落,便是黑影一闪,数百名黑衣人出现在殿内。绣娘们还没有来得及尖叫,就被这些黑衣人捂着嘴带走,消失在了君惊澜的视线之内。当然,也将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之上!

    太子殿下身边,从来不留无能之人!

    而屋内的宫人见此,却没有一人露出任何异样的表情,似乎早已司空见惯。

    也就在这会儿,一个青衣男子缓步踏入,恭敬的低头:“爷,水已备好,请您沐浴!”

    这话一出,君惊澜蹙眉,面带迟疑。青衣男子一怔,赶紧开口补充道:“爷,请您放心,浴桶已经清洗过四十九遍,定无半丝不洁。”

    谁都知道,北冥的太子殿下,有严重的洁癖。每日必将沐浴数十次,而每次沐浴,都将在清华池取天山流下来的温泉之水,但这一次,是他们离开北冥,来东陵贺东陵新帝皇甫轩登基之喜,自然也就没了在北冥那般方便。

    听对方这么一说,君惊澜这才满意。缓缓起身下床,身型修长,若芝兰玉树。而方才那一身懒洋洋的气息也瞬间消失不见,转而十分凌厉而狂肆,几个大步步入了檀木屏风之后,宽衣解带,华服落地。长腿跨入浴桶,悠闲而坐。

    屋顶上方,凤倾凰头痛欲裂的睁开眼,四面一片空旷,而往下一看,她竟然悬挂在半空之中!一回头,便看见了勾住她衣服的树枝。而下面,是一座房屋的屋顶,她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那勾住她的树枝忽然断了!

    而她整个人也对着那屋顶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屋顶被她砸出了一个大洞!入目,便是一美男子坐在浴桶之中,见她这样从天而降,他也只是仰头,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波澜不起,点尘不惊。

    凤倾凰当即大叫一声:“帅哥,麻烦接住我一下!”

    可,于此同时,半空中出现一个黑衣人,飞起一脚,将凤倾凰下坠的身子踹了出去!使她整个人如同一个圆球,从窗口射出,又挂到了另一个树梢上!屁股上一阵剧痛!

    “擦!”凤倾凰忍不住爆了粗口,不接住她就算了,还让人给她一脚,这丫的不想混了!

    可御桶之内的男子,好似还有点不满意,看着那一脚将人飞出去的手下,还有那损坏了的半边窗户,懒懒开口:“力道轻了些,还有半边窗子是好的!”

    这一句话,更是气得凤倾凰几欲吐血!狠狠磨牙,眼中杀气腾腾……

    那黑衣人飞快的将因房屋损坏,而掉落下来的砖瓦、灰尘用布匹拦截在半空之后,方才落地,对着君惊澜恭敬开口:“爷!若有下次,属下定当注意!”

    君惊澜见房屋损坏,也没有灰尘掉下来,满意勾唇,也没打算责罚。但,很快的,他唇角的笑意僵住了。因为浴桶之内,清水之上,正漂浮着一根头发,而那头发,长短,发质,显然不可能是自己的。那就应该是刚才那个女人的!

    宫人们随着他的眼神看去,瞬间,所有的人都僵硬了,浑身发软!他们艰难的咽着口水,盯着那根漂泊的头发。太子殿下的洁癖,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情,这……完了!他们所有人的心中都只剩下两个字——完了!

    而君惊澜反应过来之后,狭长的魅眸徒然升腾起一阵怒气,狠狠的瞪着那根头发,似乎要将之瞪穿了。而后,一阵水波从浴桶中激射而出,形成一道水墙将他的身子遮住,浴桶也于同时破裂!扬手一扯,淡紫色的衣物已经穿于身上,只是一个眼神往那黑衣人的身上一扫,那黑衣人便被人带了下去!

    让头发掉到了浴桶之中,这便是他无能的表现!而谁都知道,太子殿下的身边,从来不留无能之人!不论是绣娘,还是暗卫。

    随之,他冷冽的眼神扫到那坏了一半的窗子上,还有树梢上那飘浮的人影,唇角带笑,语气却如冬日寒冰:“给爷把她带进来!”

    ------题外话------

    小惊澜的性格……咳,跟你们爱的君美人还是很像的哈!

    君惊澜:收藏爷吧!收藏爷吧!收藏爷吧!

    君临渊:收藏我儿子啊,收藏我儿子吧,收藏我儿子吧!

    今天哥二十大寿,欢迎众位弟兄排队收藏以示祝贺!我需要——你们的支持!

    爱你们,爱你们,爱你们!mu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