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飞斧惊魂

    费力的从地上做起,只感觉浑身无处不痛,都疼到骨髓里,让我嘴角忍不住一阵抽搐!

    女孩一瘸一柺的走过来,伸手想把我从地上扶起,可她那点力气怎么能拉动我!一个站立不稳倒在我怀里。

    嘶!一阵剧烈疼痛袭来,让我禁不住倒吸口凉气!

    女孩手忙脚乱的爬起,一幅不知所措的样子连连道歉:“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一边说着,眼泪一边在眼中打转。

    见此情形,我哪里还忍心责备她,只好无所谓的挥挥手:“没事,我不怪你!你让我坐一会儿就好。”女孩赶忙点头,不敢再上前。

    “杀老三的小毛贼在哪?”

    “大当家,就在下面。”

    就在此时两个声音,一问一答从头顶上方传来。

    我连忙眯起眼睛向上望去,只见在悬崖上站着一群人,为首一人身高马大,足足高出其他人一头,离的太远看不清具体面容。

    这时在他身体的一人指着我道:“大当家,就下面是这小子。”

    大汉一声爆喝:“废物!你们tmd都是废物,这么多人竟然让他跑啦!我养你们干什么?”这家伙原来就是平顶山的大当家!

    他身后众人被骂的没有一个人敢言语,忽然有一个人来到大当家身边。

    他向下望望,然后对大当家说:“大哥,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咱们还是赶紧抓住这小子,别让他跑了!”

    虽然同样看不清长相,但是这个声音我知道,此人正是平顶山的二当家,进攻城主府时他有参加。

    大当家听完向着周围强盗喝骂:“tmd,没听到二当家的话吗?你们都傻啦?赶紧找绳子下山呐!d一群废物!”

    二当家还补充一句:“派一些弟兄从山门出去,封锁平顶山出口,不准他离开平顶山范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明白!”

    ……

    悬崖上的强盗立刻行动起来。有奔前山,有去找绳索,只留两大当家在上方还注视着我。

    这种情况下,我哪里还敢休息,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有一点不得不说,玩家的恢复能力果然强悍,只是这么一小会儿,我身上已经感觉没那么疼了。

    见我站起来,大当家怒声叫道:“小子,有种你别跑,看劳资下去摘了你的脑袋。”

    “去尼玛的,有种你现在下来,劳资让你一只胳膊。”嘴上和大当家叫号,我手下的速度可不慢,几个箭步窜到三当家尸体前,把他掉落的东西迅速扫进包裹。

    然后抬手一招三兽收回,转身回到女孩身边,一把将她抄在怀里,脚底抹油——闪!

    “哇呀呀……小子别走,劳资这就下来。”

    也不知这大当家真是个二货,还是想拖延时间,他喊完那句话,还真做出一副要跳下来的样子。

    旁边的二当家赶紧把他拉住:“哎……别!大哥你疯啦?这要跳下去非死不可。”

    “可tmd我要不下去,这小子就跑啦!那老三不是白死了。”

    “大哥,大哥!你别急,我量他也跑不出平顶山范围,到时一样可以杀他。”

    我一听这话,站住了!敢情大当家是真虎啊!那我就跟你玩玩,转回身冲着悬崖上开始大叫:“呔!那个大当家,你要是男人就下来!小爷我跟你大战三百合。你要不是个爷们,就赶紧找个人嫁了,回家生孩子去吧!哈哈哈……”

    “啊……你气死劳资啦!小毛贼休走,看大爷拧下你的脑袋。”说着这家伙就要往下跳。

    二当家连忙把他抱住:“大哥息怒!千万不要中了这小子的诡计,这悬崖跳不得啊!”

    “哇呀呀!老二你放开,看我去劈了他。”

    “我不放!”

    “你放开!”

    “不放!”

    ……

    我乐呵呵的站在下面看笑话,偶尔还冒出两句激怒大当家,同时心里嘀咕:系统太恶搞了!连这样的傻大个都能当山大王?

    等了一会儿,本想激怒大当家下来摔死沾些便宜,可是二当家死拉着不放,我知道没戏了!自己还是先闪吧!别把强盗兵等来,那可遭了!

    说走就走,我转身就想离开,可是悬崖上的大当家却急坏了!大声爆喝:“小毛贼别跑,等你家爷爷下来。”

    我则头也不回大喊:“你家小爷忙的很,我不奉陪啦!”

    “啊……老二你快放开我,这小子真要跑啦!”

    “我不放,跑就跑呗!反正他跑不出平顶山。”

    “哇呀呀……你你……呔!小子吃我一斧,喝哈!”

    我不屑撇撇嘴:“吓唬谁呀!吃你一斧?咱俩弧线距离都有百米了,你丫的能打到我?我就是站……”

    话还没说完,一阵寒风呼的从我耳畔滑过。

    砰!一柄单手斧钉在我面前一棵树干上,水桶粗的大树一阵摇晃,无数叶子簌簌落下,一片叶子啪一声糊在我脸上。

    在无数叶子与寒风中,我呆呆站立,一滴汗水从额头滑落至下颚,然后凝成冰珠滴落。

    全身僵硬、双目呆泄!我口中喃喃自语:“c~n~m!真特么畜生……”

    ……

    这种情况能说啥?跑吧!至于那把斧子,我都不需要看,绝对是无法使用的装备。

    不敢在原地停留了,抱着女孩一溜烟没影儿,去tmd吧!再去叫号,兴许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一口气不知跑了多远,反正是看不见那面悬崖才停下来。气喘吁吁的把女孩放下,我一屁股坐在地上。

    女孩可能牵动了伤口,闷哼了两声!我这才想起来,她身上还有伤呢!她可不是玩家,能够极快的自我恢复。

    凑到她身边,我询问道:“伤在哪了?”

    “左腿上。”

    “哦!我看看。”伸手把她的左腿拿过来,只见在她大腿外侧一片血红,看来伤的不轻。

    从包裹里拽出把匕首,轻轻的把她受伤处的裤子割开,立刻看见白嫩的大腿上有一片血肉模糊的划痕。

    “忍着点!”

    “嗯!”女孩咬着嘴唇点点头。

    先从包裹里拿出两瓶生命药水倒在伤口上,将伤口清洗一番,然后才拿出金创药,小心的往伤口上洒满。

    女孩大腿猛地抽动几下,我稍稍用力按住:“别动,挺挺就好。”

    药水全部均匀洒好,我又从身上破破烂烂的强盗盔甲撕下一条,仔细的把伤口包扎。

    把伤口处理完毕,女孩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抬手帮她擦干泪水,我笑着说:“咋啦?是不是很疼?”

    “嗯!”女孩哽咽的答应一声。

    “呵呵!已经包扎好啦!伤口很快就会好滴!来,跟我说说你的事,先说叫什么?”安慰她几句,我立刻转移话题。

    女孩抬手擦擦眼泪,说:“我叫小灵,爷爷总是叫我丫头,可现在爷爷不在了!呜呜……”

    好嘛!我不问还好些,这一问到让她哭的更严重了!但是,这种事情没法避免,要哭就哭吧!

    女孩不再说话,只是一直哭。我也不会安慰女人,索性任由她去。哭累了,她自然会和我说的,至少这样能让她从身体上的痛,转移到心里上,反正她是早晚都要发泄出来,还不如趁现在。

    坐在小灵身边,我虽然表面上安静的坐着,其实我已经暗暗拨通了一生守护的语音联络,也不知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喂!无影哥,你终于来消息啦!那山上的火是你放的吧?”

    我呵呵一笑:“是啊!”

    “果然是你,我们在看到山上起火时,就猜测是你,可你一直联系不上,我还一直担心你呢!要不是队伍始终没提示你死亡,我还以为你……”

    “闭上你的乌鸦嘴,像劳资这种睿智之人是那么容易挂的吗?废话少说,你那面情况怎么样?”我发现这小子和我越来越口无遮拦,话不禁多且啥都能说。但是只要人一多,他立刻没音。

    一生守护嘿嘿一笑:“我们这里挺好,强盗已经好久没下山了。刚刚有弓手来报,发现一批人下了山,可去的方向不是出山的道路,我们就没理会。”

    “额……没理会?,他们是来抓我的,你们赶紧偷袭他们呐!怎么能不管呢?”我这个气啊!不是出山,你们就不管?他们可是想弄死我啊!

    一生守护大惊:“啊……抓你的?我不知道啊!那我马上和他们说。”

    “行!你赶紧告诉他们,不需要杀敌,能牵制住更好。”

    “好,我现在就去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