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给美女穿衣

    偷眼望去却见两名强盗守在这间房子的门口,见此情景,我心中不由得更加焦急。现在天就快亮了,如果我不能赶在黎明前最后的黑暗把人救出来,再想找机会就难了!

    缩回脑袋,我转身向房子后面摸去。忽然,有两个人向这边而来,看他们的前行路线必会经过我这里。

    危机时刻我脑中灵机一动,立刻蹲下身,抓起地上的沙土往破碗里装。

    刚装了半碗,那两人就临近我身边,我用眼角一扫:尼玛!这不是鄙视我那两个傻b嘛!

    两名强盗也看见了我,其中一人瞧见我的作为,疑惑问:“二……咳咳!兄弟不去灭火,你装沙子干啥?”

    抬起头,我非常认真的说:“两位哥哥难道不知道沙子也能灭火吗?”

    “啥?沙子灭火?哈哈哈……额!咳咳……”问话那名强盗顿时大笑起来,不过他笑到一半却被同伴把嘴捂住了。

    他同伴紧张的望望左右,责怪他说:“这小子傻了,难道你丫的也傻啦?现在山上起了大火,你还在这里大笑,要是让当家的看见,咱俩脑袋都得搬家。”

    被训的强盗立刻缩缩脖子,偷偷瞄一眼四周,然后感激的说:“tmd,我都让这傻b给带沟去了,谢了兄弟!回头我请你喝酒。”

    “喝酒的事咱们再说,现在赶紧去灭火,让这个傻b在这玩吧!”

    “对,对,赶紧去救火,咱们走。”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连忙提着水桶跑了。

    不屑的瞟了两人背影一眼:“你们才是sb,连沙子能灭火都不知道,……”

    瞥一眼四周再无他人,我赶忙站起,几步窜向房子后面。

    “啊……唔唔……”

    一声尖叫响起,还好劳资反应快,一伸手把声音源头堵住。

    原来,就在我刚刚窜到这栋房子的后窗时,撞见一个人。这个人正是我刚摸上平顶山时,寻哭声找到的那个女孩,而我此行的目的也是为了她。

    此时近距离观察,我才发现女孩真的很美!她大概十六七岁,身穿鹅黄色连衣裙,一头淡紫色长发披散脑后,一张脸蛋倾国倾城,只是眼睛红肿,显然没少哭泣!

    我过来时,她正踩着椅子趴在窗口向外观看,我的突然出现让她惊叫出声。

    现在她在我手下,正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我,一副我很怕怕的样子。

    向她做了一个别出声的手势,女孩赶紧点头。忽然,我猛地放开她,迅速蹲下身子。

    女孩明显一愣!就在这时,她身后的房门咣铛一声打开,伴随而来的还有一个男人声音:“叫什么叫?没事乱喊什么?”

    此时我已经看不到女孩的表情了,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这丫头可千万别把我卖了!

    女孩怯怯的声音传来:“没……没什么!我只是看到山上竟然起火了。”

    “哼!你才知道啊!我告诉你,给我老实点!”

    咣铛!房门关上了,守门强盗退了出去。

    偷偷的站起身,先向门口瞄一眼,见守卫强盗确实出去,我才转向女孩。却见她已经退到离窗口两米远,俏脸带着紧张,两眼警惕的盯着我。

    趴在窗沿上,我向她招招手,压低声音说:“过来,你过来……”

    女孩一阵犹豫,最终还是向前挪了几步,但是在距窗口半米时,说什么也不上前了。

    时间紧迫,我也没工夫跟她磨牙,在包裹里掏出从强盗身上扒下来的衣服。

    伸手把衣服递进去,我小声说:“快换上,然后我带你离开。”

    听了我的话,女孩先是一喜!接着,她半信半疑的看看我,又瞅瞅我递去的衣服,就是不上前。

    我心里这个急呀!立刻催促她:“快点,等一会儿天亮,咱俩谁都走不了。”

    女孩这才慢慢的伸出手接过衣服,然后迅速跳开,见我没什么反应,终于放下心。

    女孩此时显得有些激动,向我点点头轻声说:“你真是来救我的?”

    “是啊!你快点换衣服,快点。”她这算是相信我了吗?不管她信不信,反正我说的都是真滴!

    “好!你等等我……”

    女孩抱着衣服窜到床上,还顺手把床头挂的帘子拉上了,让我这颗狼心七上八下滴!

    ……

    等了好几分钟里面还是没有动静,我急了!,劳资在这里每一秒都十分危险,你丫的换个衣服也这么慢!

    一边蹲在地上抓沙子,我一边偷眼观瞧四周,见无人注意。我猛然站起,右脚在墙上一蹬,左脚踩在窗沿上,双手在两侧窗框上一撑。身子唰的落进房内,只有一点轻微的响动,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还没等我得意呢!听到声音的女孩从床里探出身子观察,我立刻看见一抹肚兜和大片雪白,晃的我眼花缭乱!

    “啊……”女孩发现自己春光外泄立刻又是尖叫,后来猛然醒悟,连忙捂住嘴巴。

    但是,为时以晚!外面的守卫强盗一定听到声音了。

    ,你丫的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这个气呀!左右一找发现这房间实在太简单了,连个藏身的地方都没有。

    来不及时间思索,我一个箭步窜到床边,抬手掀起帘子,一翻身上了床。

    一个火热的娇躯就陈列在我面前,由于床不大,两人的身体基本挨在一起,我明显感觉女孩身躯一颤!

    咣铛!房门再次打开,刚才那名守卫不耐烦问:“你又叫什么?”

    “没……没什么!就是……就是我刚才上床时看见……一只蟑螂。”虽然女孩极力保持镇静,但是稍稍颤抖的声音还是出卖了她。

    “蟑螂有什么好怕的?大惊小怪!你要是再叫小心我把你嘴堵上。”

    咣铛!房门关上了!估计守卫打死也不会想到,这房间里进来了第二个人,而且就在他们大当家内定的压寨夫人床上。

    守卫出去两人同时松口气,却立刻察觉现在的局面,女孩立刻红云照面。

    为了缓解尴尬,我连忙小声和她说:“赶紧换衣服,然后随我离开。”至于下床之事,我是之字未提,这样一具娇躯就在眼前,傻子才下去!

    怕她赶我下床,我还故意装作正人君子一般闭起眼睛。当然,我还留了一条缝隙来欣赏面前这具完美**,可惜呀可惜!要是能把她上身的肚兜和下身的褒裤都脱下,该多好!咕咚!我咽口口水……

    十几秒后,我见她还是一动不动的半坐在那里,感觉十分不解:咋回事?难道非要我下床才行?

    我小声疑惑问:“怎么了?”

    女孩低着头,凭我的火眼金睛发现她连脖子都红了!犹豫一下,她结结巴巴小声说:“我……我……穿不……不上!你……”

    后声音越来越小,要不是哥耳朵好使,还真听不清!在听到她的话后,我瞬间喜不自胜:嘎嘎……她是不是想让我帮她穿呐?那我不是可以光明正大地沾便宜……

    这种事我哪会拒绝!连忙拿起床上的衣服,这才发现她到现在只穿上个袖子。一定是她没穿过盔甲,所以才没穿上,这下可便宜我啦!

    不过,这给人穿衣服活,还真不好干!刚开始我还沾点便宜,揩点油。最后,把我忙活的连这点心思都没有了。

    折腾好一会儿,终于给她穿好。我擦擦脑门上的汗,从床上把她拉下来。然后,两人捏手捏脚的来到后窗口。

    我探头向外看看,天空已经蒙蒙亮!不过还好,四周没什么人。我一伸手把她抱起,她连忙用手捂住嘴,才没让自己喊出来。

    抱着她,我站在椅子上,腰部用力双手猛抬向外一送。女孩的身体立即被我送出窗口,她赶忙伸出双手扶住窗框,脚站在窗沿上。

    待她站稳后,我才收回双臂,女孩小心的从窗沿上下到地面。见她安全落地,我双手在窗口一撑,两脚用力一蹬。蹭!窜出房间。

    先是像做贼一样扫一眼四周,见无人发现,我长舒口气!然后抓起女孩的手就跑,临走时还不忘把装满沙土的破碗捞走!

    我还指着它掩人耳目呢!怎么能随便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