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第74章 滥竽充数

    嗬!牢房里面现在可是相当热闹,大都是里面一男人,外面一女人,两人隔着牢木柱痛哭流涕,甚至是嚎啕大哭!

    看看左右都是这样的人,我真是不忍打断他们,可我还必须这么做。

    我把手中的钥匙摇了摇,轻咳一声,道:“那个……各位现在还不是悲伤之时,我觉得应该先把牢房里的人放出来才对,你们说呢?”

    啪!我把钥匙扔到地上,众女哭声一顿,然后好几个人扑上来抢钥匙。

    我微微皱眉,有些不悦:“抢什么!一个一个开。”

    众女这才停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去拿了。还是那个年岁大的女人,她擦擦眼泪从旁边站起来,走过去拿起钥匙:“这位勇士说的对,大家不用着急,一个一个来,都能放出来的。”说完,她走向第一间牢房。

    见众人稳定下来,我这才转身走向门口,继续守门大业。

    忽然看见还未刷新的四名强盗尸体,我沉吟一下,走上前扒下两名强盗的衣服。

    这种强行扒下来的衣服没有其它作用,唯一的用处就是像普通衣物一样遮体。但是,我需要的正是这个,有了它我就可以鱼目混珠了。

    那个叫佩柔的女人,带着一个铁塔般的大汉从牢房里走出:“恩公,这位是我夫君,铁山。”

    铁山,人如其名!这汉子身高两米开外,皮肤黝黑,浑身肌肉隆起,站在那里果然如座大山。

    铁山向我感激的一抱拳:“恩公!多谢您救命之恩!”

    我笑着摆摆手:“没这么严重,我也只是尽些心力而已!”

    铁山却不这么认为,异常坚定说:“恩公不必谦虚,此番若非您相救,我们夫妻怕是再难见面!以后恩公若有用到之处,铁山义不容辞!”

    此时,牢房里的众人陆陆续续走出,这些人都站在铁山身后。然后如同约定好一般,连同铁山夫妻一起向我深鞠一躬。

    “多谢恩公救命之恩,以后若有号令,粉身碎骨义不容辞!”

    几十号人异口同声!震得我一愣一愣地:这啥情况?

    在我还没反应之前,系统也来凑热闹!

    “叮!铁山对你的好感+50”

    “叮!佩柔对你的好感+50”

    “叮!张三对你的好感+50”

    ……

    ……

    一连串的系统提示,足足五十多条,彻底把我震懵了!

    我傻傻的站在原地没说话,前方五十多人依然弯着腰没有直起,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刻……

    我真的没想到,最后是这种结果。虽然火烧平顶山时危险些,一旦被发现,我也只能饮恨当场,可我却从不认为会得到这么多!这可是五十多人,每人又五十点的好感呐!

    可是我随即一想也就释然了,这件事简单吗?对于我来说不算太难,只要小心些,定能安全救出他们。但是对其他人呢?那就难了!不说别的,单是让其他玩家偷偷爬上平顶山,他们都做不到。

    或许等他们正面扫平平顶山会可以,但是到了那时,这些女人怕是早被蹂躏至死了!

    反应过来见众人还在弯着腰,我连忙说:“大家赶紧起来吧!你们真的不用这样。”

    “恩公,你救了大家,如果再不让我们做些什么,我们这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开口说话的正是铁山。

    “这……好吧!但是仅此一次。另外你们也别叫我恩公啦!听着怪别扭的,叫我无影就行。”对于他的执着,我也只能无奈。

    “无影恩公!”

    “kao……”

    ……

    我彻底无语了!算了,随他们便吧!我还是先把事情交待下,一会儿自己还有其它事要做涅!

    “我能帮你们的只有这么多,现在我也没能力带你们下山。不过,在我来平顶山时,寒冰城军首大人曾告诉我,他会在三天后攻打平顶山。”

    听了我的话众人表情不一,但是都显得有些高兴!有人连忙问:“无影恩公,现在还有多长时间?”

    “嗯……”我掰着手指算了一下:“现在过去将近两天时间,也就是说后天寒冰城的军队就会来。”

    众人闻听此话,更是激动!又有人问:“恩公,那这段时间我们该怎么办?”其他人也都望向我。

    我拍拍脑袋:tmd这两千多的好感也不好赚呐!唉……

    “现在我也没其它办法,平顶山如今被我一把大火烧的乱套了,最差也能让你们平安到早晨。剩下的就要靠你们自己了,这个牢房是平顶山最坚固的建筑,依仗这里也许能撑到后天。”说实话,我心里也是没底,但实在没其它办法了。

    众人明显有些失望,铁山挥挥手:“恩公已经帮我们这么多,就不要再难为他了!这个牢房如此坚固,守到后天也不是不能。”

    “对!都别再难为恩公了。”

    “对,剩下就靠我们自己,实在不行就和他们拼了!”

    “不错!总比咱们的女人再被他们抓回去祸害强!”

    ……

    此话一出,其他人都没了言语,有些女人再次抽嗒起来,气氛瞬间有些压抑。

    “各位我还有要事去办,就先走一步,这里靠你们自己了!”能做的我都做了,剩下的我可没有能力去管。

    铁山向我一抱拳:“恩公有事尽管去办,这里你无需再担心。”

    “告辞!”我撒然转身离开。

    “再会!”

    “恩公再会!”

    “恩公慢走!”

    ……

    其他人纷纷与我道别,抬手向后挥挥,我只给他们留下一个背影,然后慢慢消失在黎明的天色之中。

    大火依旧在燃烧,而且趋势越来越猛,火势的矛头竟然直指前山强盗分脏大厅,整个平顶山的强盗都疯了一样四处救火!怎耐山上水源实在贫乏,不然也不会让火焰如此猖狂。

    后山的建筑多半被烧毁,有的建筑废墟上还冒着微弱的火苗,有的废墟则冒着青烟直上云霄。

    手里抓着个破碗,满脸乌黑如烟熏之色,身上衣服更是破破烂烂,眼神之中一副焦急,我就是以这种姿态混在救火强盗的中间,渐渐的向着目标进发。

    两个强盗拎着水桶从我身边跑过,在这一瞬间我听见他们竟然还有闲心谈论。

    “嗨!兄弟,你看那个二b,竟然拿个碗……”

    “哈!还真是艾!这小子是傻b吧!”

    “哈哈哈……谁知道呢?要是让当家的看见,他准会挨骂。”

    “挨骂?我看是挨打……”

    ……

    两名强盗已经跑远,再之后就听到不见了!我回头冲着他们吐口唾沫:“呸!你俩才是傻b,你们全家都是傻b!你以为劳资tmd想这样啊!还不是找了半天都没有趁手的家伙,才只能拿个碗将就下,……”

    虽然被人鄙视,但是这招真挺管用!装作救火的强盗在后山有目的的乱跑,我终于来到此行的目的地。

    趁着四周人不注意,我有一个闪身窜到一栋房子的角落里,然后小心的回头望望,见无人关注才放下心来。

    慢慢的顺着墙角移动到房子前侧面,悄悄探出头向房门处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