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是哥理解错了?

    回到休息之处,我首先给大家做了介绍,让双方认识一下。然后,大家都席地而坐,我将现在的状况简单的说了一下。

    希雅听完皱皱眉,思索一下她说:“现在我们只有两个办法可行了。”

    “哦!哪两个办法?”不管她是否真的想出办法,只凭她能如此冷静的思考问题,我都不由得再次对她刮目相看。

    虽然我也按照现在的局面,想到了拖延之策,但我还是想听听她怎么说。另外,我也想看看,她是不是如一生守护说得那样什么都懂。

    看了我一眼,希雅笑笑说:“其实,从你的话中我听出,现在你找不到人来帮忙了。既然这样,那我们只能行两种对策。一,借地势之力,行拖延之策,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我暗自点头:不错!和我想的一样,这是现在最可行之策,没想到她只是听我说说,就能够想出来!

    再次看我一眼,她继续说:“二,我们上山,以攻代守,让他们无法形成兵力,一点点蚕食他们。无影哥,我说得对吗?”

    我赞赏的拍拍手:“和守护刚认识时,他总是说什么都行,我还一直不信,现在看来确实不简单!”

    得到我的夸奖,希雅没什么,却把守护这小子乐坏了,一脸幸福模样,比吃蜜都甜!

    希雅无奈的看他一眼,然后对我说:“这没什么,只要对比下敌我优势与劣势,再多注意下四周地势,谁都能想出来。当然,我说的这些建议,大局方向还要你来把握。”

    我摇摇头,笑着说:“你太谦虚了!大家坐在一起是商议,哪有什么谁来把握方向。”

    希雅却不同意我的看法,她道:“这不对!一个队伍无论几个人,都要有一个掌舵人,这样才不容易出现意见分歧,我们这些人在一起,你自然就是这个人。”

    她说的斩钉截铁,我不由一怔:她这是什么意思,是在向我称臣吗?难道当初与守护的一句玩笑话,今天成真了?

    虽然疑惑,但这种事,我自然不会问出来,如果真有人要跟着自己,我也不会拒绝。现在我才发现,永恒里单人匹马有时真不好混!

    “咳咳!”清清嗓子,我顺势应下来:“嗯!既然,你让我说说,那我也说两句。你的两个对策与我不谋而合,但是第二点现在还不能实施,我们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所以,我们用第一点,至于位置……就在进山时,那个两山夹道。你认为,如何?”

    最后一句我是对希雅说的,至于其他三人,他们根本不管怎么弄,只要有人指挥就成。

    希雅嫣然一笑:“我没意见。”

    她的笑容好像很有深意,是因为我成功理解了她的意思,还是另有其它?

    同时我心里纳闷:难道,哥是那种霸气侧漏之人,让人一见面就甘愿做小弟,甚至以身相许?

    kao!我在想什么?朋友妻不可欺,我怎么能有这种想法?我真特么不是人!

    使劲摇摇脑袋,甩开不地道的想法,我看看时间:“嗯!差不多还有三分钟,这一波的怪物就要出山了,咱们赶紧到山口去准备。”

    然后,当先从地上站起,迈步走在前方。就在我站起的瞬间,我好像看见希雅的表情一变!那是一种真正认可的表情,绝不是一开始时,客气中带着一点点戒备,友好中带着一丝丝疏远。

    那只是一瞬间的事,当我迈步前行后已经看不到了!说实在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竟然有一点点怕她。此时,哪敢再去纠结刚才的表情,只是专心在前面走路。

    这是两山之间的夹道,两侧大山是缓坡,人可以跑上去,如果埋伏在上面,可以借助高低之势加大杀伤力,也能让自己人相对安全一些。

    此时,也顾不得强盗是否能跑回平顶山了,到了地方后,我吩咐弓手全部上山。而我则带着圣女、守护、希雅三名近战堵住出山方向。

    忘了介绍,希雅也是近战,是名剑士,这让我不由感叹:又是一个暴力女!

    众人刚刚准备好,山上的弓手就提示我:“大人,强盗来了!距离有些远,看不准具体人数,估计有二百人。”

    二百人,和我料想一样!回头给众人一个坚定的眼神,我稳稳的站在前方。其实,我心里一个劲的打鼓:不知道这次是否还能挺下来?

    近了!我当先看下为首之人的属性。

    强盗大队长(精英级)

    攻击:300-328

    防御:123

    魔防:86

    速度:一般

    等级:18

    这种怪物在前两次已经出现了,不足为奇!再看看他身后的怪物。

    强盗巡逻兵

    生命:3500

    攻击:276-285

    防御:90

    魔防:60

    速度:一般

    等级:18

    我皱皱眉,小声叮嘱身后众人:“大家都小心些,这次怪物更不好对付,小喽啰已经没有了!”

    众人都无声点头,手中兵器紧握,全都一副拼死杀敌模样。

    看着众人反应,我也是无奈:此次看来真是凶多吉少啊!既然这样,不如就装b一把!

    强盗已经在我们前方二十米停下,我分开三兽排众而出,伸手一指对面:“呔!前面可是平顶山的强盗?”

    那名大队长手按长剑喊道:“是又如何?你是哪位?”

    “嘿嘿!劳资是你祖宗!劳资今天就要扫平你平顶山强盗窝,你怕不!”

    大队长一愣!然后哈哈大笑,他身后人也跟着大笑起来,大队长笑的都直不起腰了!他气喘吁吁嘲笑我:“哈哈!小子,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扫平我平顶山?亏你说的出来,哈哈……”

    我迈步上前,同时向身后人偷偷摆摆手,叫他们不要轻举妄动。走出五六米我站定,狂傲的对着大队长一勾手指:“是不是大话,咱们手下见真章!敢不敢出来和我单挑,让我看看你平顶山的强盗是否都是孬种。”

    “tmd你算什么东西?队长,你去弄死他。”

    “上!队长我们挺你!”

    “队长,他跟你叫板,你一定要弄死他。”

    “对,这小子太狂妄了!”

    “不能弱了我平顶山的名头!”

    “让我上去捏死他!”

    ……

    这帮家伙还都是唯恐天下不乱者,更是帮助了我达到目的!本来大队长还有些迟疑,可他架不住身后众手下叫喊。这要在手下面前丢了脸,以后还如何指挥叫他们?

    更何况,如果他拒战的消息传回山里,不仅要挨当家的骂,还要承受所有同行的嘲笑,这是他不愿看到滴!

    唰!

    大队长抬手抽出长剑迈步上前,用手中剑一指我:“小子,既然你找死,劳资就成全你。”说完,长剑一送直刺我胸口。

    我滑步闪身躲过,猛然来到他侧面,右肩狠狠撞在他身上。结果,劳资蹬蹬蹬连退好几步!

    尼玛!力量差距太大,劳资根本弄不动他!

    大队长心中大定,狞笑一声,提剑再次杀来。

    我哪里还敢和他近身战,连忙拉开距离,仗着速度与他缠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