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白熊之护

    寒冰城中心广场,魔法阵白光闪现,走出一位身穿暗红色披风的召唤师,那就是我!

    走出魔法阵,不理会四周叫卖的人群,我直奔鉴定所!鉴定所冷冷清清一个玩家没有,进入大门口就看见正对面一条长形柜台,后面坐着个老头!

    老头哈欠连天、无精打采的坐在那,连我进来都没有发现!我在柜台上敲了敲,说:“鉴定装备!”

    老头这才惊醒,高兴道:“乃乃地!终于来活了!勇士要鉴定什么装备?”

    将白熊守护放在柜台上,我说:“就是这件!”

    老头有些惊讶的拿起盾牌,道:“白熊统领的东西!不错!不错!勇士很强嘛!鉴定费五十金!”

    靠!五十金?劳资一共才有不到一百金!我说:“那个……鉴定大爷!我应该是你第一个顾客吧!给点优惠怎么样?”

    老头笑了笑,道:“也罢!你确实是我第一个顾客,就给些优惠!嗯,你给四十金吧!”

    见好就收!我高兴的交金币,老头将手放在盾牌上,喃喃道:“风尘已久的宝物啊!请跟随我的呼唤,释放出你应有的光芒……”

    随着老头的叨念,一阵青色光芒在盾牌上逐渐出现!当光芒完全亮起时,老头收回手,将盾牌递给我,道:“好了!”

    我连忙拿起盾牌,飞快点开属性:

    白熊之护(青铜器)

    防御:160

    攻击:96一115

    生命:+300

    等级:18

    强!不愧为青铜器!看得我口水直流,可惜不能装备!

    “叮!恭喜你的装备(白熊之护)进入武器排行榜!是否显露所属玩家?”

    “不显露!”

    “叮!操作成功!白熊之护进入排行榜第二位!”

    我立即打开武器排行榜:

    1一离歌剑一青铜器一所属:轩辕无双

    2一白熊之护一青铜器一所属:

    3一银月一青铜器一所属:

    4一晓风一青铜器一所属:龙战天

    5一坚木刃一青铜器一所属:风云霸主

    6一黑岩盾一青铜器一所属:不死右将军

    关闭排行榜,我不由一阵唏嘘,国人还是满强大的!三天时间能有这么多青铜器,的确值得称赞,如果我不是运气到家怎么可能有青铜器!

    告别鉴定老头,我离开鉴定所,耗费十分钟感到自己的店铺,把包裹里东西存起一些,才感觉身体一阵轻松!

    召唤师的负重太低,如果不是扔掉一些药草减轻负重,我又怎么可能逃得了白熊统领的生死追击!现在回想起来都感觉一阵庆幸!

    锁好店铺门,我心里郁闷:这店铺有了!可什么时候能开业讷!愁啊!

    站在城主府大门口,我向里面望望,依旧如常!左右瞄瞄,正看见上次带我进城主府的士兵!

    我来到士兵面前,道:“大哥,今天又是你当值!”

    士兵看我一眼,笑道:“哟!兄弟是你啊!又想进城主府?”

    我给他一个猜对了的表情,笑道:“还要麻烦哥哥去跟城主通报一声!”说着送上几个金币!

    士兵这次没有废话,收了金币,转身走进城主府。功夫不大里面就传来脚步声,我一瞧:靠!怎么把他找来了?

    里面两人走到门口,士兵伸手向我一指,道:“城守大人,就是他要见城主!”

    不错!来人正是城守卡落!只见他看看我,满面寒意道:“小子又是你!我说过别让我再看见你,你这是拿我的话当耳旁风啊!来人给我抓起来!”

    一见卡落,我就知不好!心念电转思考对策!却没想到他见面就要动手,我大喝道:“慢!我一不杀人放火,二不奸**女!城守大人为何抓我?让我见城主,我有重要的事情禀报!”

    卡落撇嘴一笑:“一派胡言!你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禀报?你三番四次前来城主府捣乱,我为何不能抓你!来人,给我抓起来,送进大牢!”

    “慢!”

    这次可不是我说的!但是卡落没听出来,他不屑道:“慢?你以为你是谁?在寒冰城我想抓谁,就抓谁!谁能拦得住!”

    “怎么?现在的寒冰城已经由你卡落作主了吗?连我这个城主说话都不管用!”刚才说话的声音再次响起,一身银色盔甲、头戴银盔、腰悬配剑、英姿飒爽的寒冰城主,带着罗爱从城主府中走出。

    卡落狠狠的瞪我一眼,尴尬的笑道:“哪能啊!城主说话自然管用!刚才我还以为是这小子虚张声势呢!”

    罗爱出来后,有些紧张的看着我!我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她才重重点点头,眼中泪光闪现!

    城主寒雨娇听了卡落的话,哼了一声,问道:“为什么无故要抓人?”

    “这小子又来城主府胡言乱语,还说什么有重要事情向你禀报!他能有什么重要事?我看他可能是哪里派来的奸细!还是让我把他抓起来拷问一番吧!”卡落现在对我真是恨之入骨啊!

    寒雨娇斜看卡落一眼,道:“他怎么就不能有重要的事?我曾让他去探查平顶山强盗的情况,他来必定是要汇报此事!”

    “什么?城主让他去探查平顶山?”卡落一脸的不相信。

    寒雨娇眉头一皱,道:“怎么,有什么不可以吗?”

    卡落一怔:“没……没什么!只是……”

    寒雨娇打断还要说什么的卡落,道:“行了!我知道卡落大人整天要为寒冰城'操劳'蛮累的,这天色也不早了!卡落大人回去休息吧!”她还特意加重操劳二字语气。

    “城主也早些休息!”卡落老脸通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夕阳照射原因,留下几个字向城中心走去。

    寒雨娇恨恨的看了卡落背影一眼,才对我道:“进来吧!”说完转身向府内行去,我赶紧跟上。

    城主府一间书房中,三人刚走进去,罗爱就一把抓主我的手道:“怎么样?拿到了吗?”

    我从包裹里拿出胆囊,笑道:“不负重托!”

    罗爱激动的接过,眼泪终于流下,她喜泣道:“南哥有就了!”

    寒雨娇也非常兴奋,抓住剑柄的手都有些颤抖,道:“南阳大哥终于有救了!不然我今生良心难安啊!当初如果不是我将南阳大哥和嫂子请来,也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

    罗爱擦擦眼泪,道:“妹妹无需自责!当年若非你父救我夫妻之命,恐怕我二人早已尸骨无存!南哥曾发誓此恩必报,我们就算死,也不会让你有半点差池!”

    寒雨娇感动非常,坚定道:“嫂子放心!只要雨娇还是城主一天,寒冰城就是你与南阳大哥的家!”

    姐妹二人双手紧握,目光真诚对望!只差拥抱而泣了!我看得浑身一颤啊!连忙咳嗽两声:“咳咳!那个……城主、爱姐,我不想打搅你们!但是,你看我这次任务的……那个……”

    寒雨娇噗嗤一笑!真是闭月羞花、花容月貌、沉鱼落雁、一顾倾城、再顾倾国啊!还有、还有……靠!我没词了当时看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