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副职技能

    寒风森林之中!我率领两只召唤风狼在前,鬼藤则从土里拔出根须,如蛇爬行在后。

    将刚才杀死风狼掉出的心脏和十几枚铜币收入包裹,我指挥着两只召唤兽去攻击另一边的风狼。

    两只召唤兽冲上,没想到鬼藤也跟了出去!它爬到野风狼旁边,将根须扎入地下,上部分一甩。

    “啪!”

    “-1”

    鬼藤一击抽在风狼屁股上,我哭笑不得看着鬼藤因为无法破防而打出的强制伤害。鬼藤却不气馁,半米长的身子左摇右摆不停抽打,一时之间林中狼嚎和啪啪声四处回荡!

    鬼藤一连抽打十几下,终于将和两只召唤狼战斗的风狼激怒,回头就是一口。

    “-130”

    鬼藤生命瞬间消失一半,把我看得一惊,连忙施展滋润术!

    “+95”

    受到攻击鬼藤却毫不在乎,身子摆动继续猛抽!还好那只风狼只是被它搞得厌烦,才给它一口!不然鬼藤早挂了!

    风狼在三只召唤兽的围攻下惨痛归西!风狼一死,鬼藤立刻拔出根须,游到我身边,用它的藤身在我腿上乱蹭,似在讨好!

    我一边惊讶于它的智慧,一边道:“小鬼干得不错!”

    听了我的表扬,它才游走!我同时也发现,它在和我接触时,身上的毛刺会自动收起,不然!被它在腿上乱蹭,就算不掉生命,也会十分疼!

    接下来我率领三只召唤兽在风狼领地大杀四方,当然主要是它们杀。而我则坐镇后方,不是给小鬼加加血,就是战斗后捡取物品!

    其间也出了几件装备,但是tmd!一群野兽居然爆盔甲装,尼吗!气的我连属性都懒得看,反正都是普通装!

    一个小时后任务完成,鬼藤成功升至八级!现在生命1300、攻击160,已经可以独挡一面了!将召唤兽收回,我打道回府。

    “tmd!下次出门要买回城卷带着,不然这还真它娘的累!”

    一边嘟囔一边向城里跑,刚一进入就发现城里的变化!本来冷清的街道,现在已经有了玩家来往,就连这寒冷的寒冰城都有了些回暖!

    一路长跑来到药店,让开买药出来的玩家,我走了进去。

    刚刚忙完的曹离看见我,笑着说:“无影回来啦!任务完成了吗?”

    我把狼心全部拿出,放在柜台上,道:“完成了!您看看!”

    曹离用手拨了拨,点头道:“恩,能这么快完成还不错!这是我答应你的奖励!”

    曹离一挥手,两道绿光落在我身上。

    “叮!恭喜你完成副职任务!”

    “叮!恭喜你学会采药术!”

    “叮!恭喜你学会制药术!”

    采药术:可以用于采集草药。

    等级:初级

    可采集初级草药!

    制药术:拥有配方即可制作药品。

    等级:初级

    可制造初级药物!

    教我学会技能后,曹离拿出两张纸递给我,道:“这是两张初级药品的配方,你拿去用吧!”

    “谢谢曹离大叔!”我感谢的接过。

    初级生命药水配方:金叶草x2、红红花x1

    初级魔法药水配方:金叶草x2、蓝星草x1

    曹离再次递过一样东西,道:“这是药鼎,制药时必用之物,也送你一件,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了!以后要自己努力!”

    感激的接过药鼎,我说:“谢谢你曹离大叔!您帮我这些已经足够了!”

    曹离笑着说:“你这个性格我喜欢!不贪得无厌!”

    我嘿嘿的笑了笑,没有说话!没有人不贪,只是有些人懂得适可而止!又和他闲聊一会儿,我向曹离告了别!

    走出药店看看时间,已经上线十个小时了!我准备下线休息休息,吃些东西,走到无人处,果断退出!

    摘下头盔,深吸一口气,因为长时间劳累的精神才有些清醒!外面早已天光大亮,简单的收拾一下,去楼下早点铺吃些东西,回来倒头便睡!

    一觉醒来,看看时间,睡了六小时!前期时间则是金钱,立刻弄些东西吃完上线!

    唰!

    光芒一闪,出现在寒冰城中。考虑一下接下来的行动,心里有了决断。

    此时寒冰城广场上已经人来人往好不热闹!这让无论生活还是游戏都比较孤单的我心情大好,人毕竟是群居生物!一路哼着歌,我来到城主府外。

    现在是游戏中的白天,城主府青铜大门洞开,两只大石狮子威风凛凛,四个士兵门外站岗。

    我走上前准备进去,一名士兵伸手将我拦住,道:“小子!你要干什么?”

    我理所当然道:“进去啊!”

    士兵问道:“进去?你是受到城主召见?还是有特别通行证件?”

    我摇摇头,说:“啥也没有”进个游戏城主府还要证件?想当年哥玩传奇时,皇宫都随便进出!

    见我摇头,士兵把眼一瞪,道:“你丫的什么都没有,还说得那么理直气壮!你当城主府是你家呢?想进就进?去去!一边玩儿去!”说着士兵把我哄下台阶。

    站在城主府的台阶下,我开始犯愁了!当初接那个任务时,系统只告诉来城主府找线索,我也并没有在意。可现在城主府不让进,这就难办了!

    在原地思索半天,最后我一咬牙再次走上前。

    那个士兵一直用眼睛瞄着我,见我回来,他不耐烦道:“小子!你还有完没完了?不是告诉你城主府不能进吗?还来做什么?”

    我嘿嘿笑着说:“那个……大哥,我能跟你打听个人吗?”

    士兵斜着眼看我一下,道:“我现在很忙,有屁快放!”

    !你丫的一个看门狗也这么狂?小子!别让哥逮到机会!不然……哼哼!现在哥忍了!

    我说:“不知道你听过南阳这个人吗?”

    士兵疑惑的道:“南阳?南阳大人?寒冰城军首大人叫南阳,你是找他吗?”

    军首?我问道:“他是不是三年前来的寒冰城?”

    士兵想了想,肯定道:“不错!那时我也正好刚来城主府当差。”

    对了!就是他!我将士兵拉到一旁无人处,从包裹里拿出几个金币塞个他,笑着说:“大哥整日为城主府的安全费心,真是操劳啊!小弟都有些看不过,这里有点小钱,大哥有时间去犒劳犒劳自己!另外还望大哥帮我引见南阳大人!”

    士兵手脚麻利的将金币收起,拍拍我肩膀,道:“一看兄弟你就不是一般人!出手果然大方!”随即为难道:“只是要见南阳大人有点难啊!不是哥哥我不给你引见,是南阳大人现在正卧病在床啊!”

    我一惊!卧病在床?这怎么回事?我连忙道:“他妻子呢?”

    “你说南夫人?她到是没什么事儿!但是我要想见到她还真是……真是……”士兵一边真是,一边拿眼睛瞄我。

    我哪里还不懂他的意思,又掏出几个金币塞给他。

    士兵立刻一副上刀山、下火海的样子!拍拍胸脯,道:“虽然有些难办!但兄弟放心,哥哥一定帮你办到!”

    尼吗!连游戏都会坐地起价了!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士兵看看左右无人,小声坏笑道:“兄弟你给哥哥一个准信!为什么要见南夫人?是不是想趁南将军卧床之际来挖墙角?”

    靠!你丫的太**了!劳资连南阳都没见过,我挖个毛墙角?如实道:“额!我从南阳大人家乡来,有人托我给他带个口信。”

    士兵立刻一脸大义凛然道:“咳咳!南夫人的美名在寒冰城无人不知,有很多贵族之人打她主意!现在南阳大人卧床,我身为南离大人的忠实铁杆,自然有义务保护南夫人不受骚扰!刚才我是在试探你,兄弟你过关了!”

    尼吗!你跟哥玩川剧变脸呐!你tmd左一套右一套地,谁信啊!

    士兵让我在外等候,他则进入城主府通报。功夫不大,只见他从里面出来,对我道:“城主同意了!跟我来吧!”

    城主?劳资见城主干毛?士兵走两步后,回过头见我没动,道:“走啊!城主等着呢!”

    我有些生气说:“我要见南阳大人或者南夫人!我见城主做什么?”

    士兵解释道:“南夫人和城主在一起,当然城主发话!”

    原来这样啊!我这才跟着他进入城主府。只是心里一直在想士兵那句“南夫人和城主在一起”尼吗!这句话歧义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