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柏菊花心思

    更新时间:2013-11-30

    “秦孝杰!你为何攻打我八里堂?难道你不怕孤魂野鬼圈不安定了?”张八里的声音好像立刻低了一个八度。

    “为何攻打你八里堂,你应该比我清楚!我是来找你讨要说法的!”

    “讨要说法!秦孝杰,难道你以为我真的怕你不成?我也不过是不想和你冲突,如今你既然打上门来,就休要怪我不客气了!”

    “堂主,是不是?”在张八里旁边的一名幽官提醒张八里。

    “就是他知道,我们也咬住牙不承认,他能怎样?”张八里恨恨的说道,“只需再等上百个阴时,哪里还要再怕他的背后势力!”

    “你出来,再不出来,我可就要破你的大阵了!”秦孝杰喊声再起。

    “有本事你自己进来,进来再说事情也不迟!”

    石峰躲藏的地方离张八里不远,张八里的一言一行石峰看的清清楚楚。

    看来这个张八里知道秦孝杰为什么来,所以说话底气都不是很足。但是听他的话里意思,好像是有什么大计划似的。而且秦孝杰似乎还有什么背后支持,可能他自己也有。

    “秦兄,我来助你一臂之力!”一个声音娇喝道。

    “柏门主,你怎么来了?这可不是小孩过家家,是要出魂命的。”

    “秦兄,这么多年,我对你的心思难道你不懂?就是出魂命,我也要先出。我时刻关注你的动向,知道你来了八里堂,我就带领兄弟姐妹给你助阵来了。”

    “柏门主这是何苦!唉,等这事过后再说吧!待我先来破阵。”

    石峰所在空间只觉得一阵震动,接着石峰的隐匿空间完全消失了,刚才阻止石峰他们外逃的大阵也消失了,一身白衣的秦孝杰手持长枪,正在那里瞪着眼,通过自己打出的缺口往里看。

    “咦,这不是杨谷主吗?您怎么在这里?”秦孝杰惊讶的看着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杨玉环几个魂体。

    “我也是来找张八里讨要说法的!”杨玉环基本确定,那死去的几个魂体就是定幽山的魂体。关键前段时间,正好自己派姐妹来八里堂通知召开同盟会的事情。

    “你们三个势力什么时候勾搭成奸的?如今想来消灭我八里堂?哼!即使我八里堂被灭,你们每个势力都要掉一大块肉!”

    “张八里,我先问你,你为何要到我丈八秦抓捕新入幽冥的幽魂,这也就罢了。你为何还要抓捕我们的幽体?今天我需要你一个解释!”秦孝杰用枪指着张八里。

    “秦兄,你可是冤枉我了。我对秦兄一直心存敬仰之情,怎么会做如此过分的事情?”张八里一脸的无辜。

    “知道你不会承认!”秦孝杰回头,“把那个魂体带上来!”

    “堂主!”一个被反绑着的幽体见到张八里,立刻跪下了。

    “你!哼!”张八里脸有点绿了!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秦孝杰盯着张八里。

    “这,可能是手下胡乱办事,与我可是无关那!”张八里一脸的无辜。

    “张八里,你手下胡乱办事,不止是在丈八秦那里,我柏菊花那里你也没有少折腾。难道只是你手下胡乱办事?”

    “这!”张八里顿时无言。心中却暗自发狠,柏菊花,老子我追你那么久,你一点感觉也没有。你倒是倒贴秦孝杰了,可是人家不理你。你等着,改天抽出空来,看我不灭了你。

    “张八里,你为何杀灭我靓女谷的姐妹?”杨玉环虽然认为那死去的魂体是定幽山的,但是不是很确切,所以问话也没有那么狠。

    “杨谷主,你这可就冤枉我老张了,我们无冤无仇,我又何必自找麻烦呢?没有的事!”张八里心中有点慌了,如果三个势力真的联手,自己的八里堂真的就完了。

    “那我们的事情可是真的?你说怎么办?今天你必须给我个说法!”秦孝杰仍是一脸的怒气。

    “秦兄,柏门主,那都是误会,都是误会,实属我对手下管理不严。您看,我保证以后这类事情不再发生,再给你们适当的赔偿,你们觉得怎么样?不过杨谷主,我真的没有杀灭你们的魂体!”

    “哼!张八里,为了表示你的诚意,你这次一定要大出血,否则此事难了!”秦孝杰气哼哼的道。

    “行,你们说出条件,只要我张八里能够做到的。我以后一定严格管理手下,不再让这类事情发生!”

    “我要你们赔偿我丈八秦和星火门各一百把法器,提升至幽官的丹药各十枚,幽冥晶各一块,幽金精各一块!如果你做到,此事就此罢休。如果做不到,我们就手底下见真章!”

    “秦兄,你可为难我老张了,我哪有那么多的好东西?如果我有那么多好东西,我这八里堂还会是今天这样?我真的拿不出你要求的东西!”

    “道,我划下来了,你自己看着办!”秦孝杰不再搭理张八里。

    “堂主,就忍了吧!”张八里身旁的一个幽官拉了拉张八里,轻声的说道。

    “秦兄,这次错在我八里堂,我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以表示我的诚意。但是我实在没有的东西,我也没有办法!你们稍待片刻!”

    张八里说完,带领手下灰溜溜的钻进一个不远处的房间。

    “秦兄,你的要求,张八里能达到?”柏菊花一脸的疑惑。

    “能不能达到再说,关键是他的态度。”

    “给我的东西我不要了,都给你吧!反正你有也就相当于我有!”

    “柏门主,你这!”秦孝杰无语了。

    “只要你明白我的心思就行了,我别无他求!”

    “杨谷主,张八里真的杀了你手下的魂体?”秦孝杰只得找个借口,跟杨玉环聊天。

    “我也不是很肯定。如果真的确认这件事,我岂会饶过八里堂?”

    “秦首领,你还记得我吗?”石峰冲秦孝杰一抱拳。

    “这位兄弟,恕秦孝杰眼拙,我真的不记得您是哪位!”秦孝杰一抱拳。

    “在下石峰,我刚进幽冥界时,被张八里手下拿住,张黑风和张八里起冲突的那次,柏门主也在场。兄弟我感谢秦兄的救命之恩,没有你,就没有我今天!”

    “这是,”杨玉环上前想要介绍石峰,身边秦玲珑轻轻的拉了杨玉环一把。

    秦玲珑知道,石峰不欲张扬,包括定幽山的请帖,上面都只写了杨玉环,没有写石峰,所以阻止杨玉环介绍。

    杨玉环立刻也明白了。

    “这是我新招收的魂体,我也代他谢过秦兄!”

    “不用客气,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时间不长啊,石兄竟然成为官了,可喜可贺。可算是天之骄子啊!”

    “一切全拜秦兄所赐,如果没有秦兄,我可能早就不在幽冥界了!”

    “客气!只是举手之劳,石兄不必放在心上!只是这个张八里,也算是天之骄子,短短上百年的时间,居然能把八里堂经营成这个样子!”

    石峰对秦孝杰的认识重新上了一个高度。此魂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好魂。

    “秦兄,柏门主,杨谷主,我张八里把家里翻了个遍,也就这点家底。权当给几位赔个不是,杨谷主也有!”

    众人闲聊间,张八里已经回来了。

    “这是一百六十把法器,十八枚升官丹。这些是杨谷主的,两把法器,两枚升官丹!幽冥晶和幽金精,我真的没有!还请见谅。我张八里保证,以后不会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还请几位到堂内一叙。”张八里十分卑微的邀请几个魂体。

    “不必了,只要八里堂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伤感情的事,就行了。我们走了!”秦孝杰将手一挥,带头往八里堂外走去。

    “主人,魂兽已经到了附近,怎么办?”虬龙低声问石峰。

    “等一等再说!”石峰觉得,张八里虽然不是东西,但是没有确切证据证明他杀灭了定幽山的魂体,是不好乱开杀戒的。

    “杨谷主,柏门主,我们就此别过!”到八里堂外的岔路口,秦孝杰冲众魂体一抱拳,就要离去。

    “秦兄稍等!”石峰立刻快步上前,“你不觉得张八里抓捕魂体是件很奇怪的事情?”

    “我是觉得有点奇怪,以前他们抓捕魂体,只抓捕幽魂,这次居然抓捕幽体,而且还这么大的量。只是我奇怪也没有什么用处,我们无从知晓他要做什么!”

    “我觉得八里堂有惊天大阴谋,你们先找地方修习一下,我进去探探,一会就回。他们现在吃了一个闷亏,肯定在里面商量如何找平这事,我此刻进去正好。”

    “石兄,即使是我,我也不敢说能安全从八里堂出来。你只不过是幽体,还是不去为妙。”

    “这个秦兄你不必担心,你只管稍待片刻,我去去就回。”

    石峰说完,也不管其它魂体什么反应,转身就走。

    “嘿嘿,主人,你得带上老龙我!”虬龙一把抓住石峰。

    “好,我们俩一块去。”

    石峰移动隐匿空间再度来到已经千疮百孔的议事厅,张八里他们的谈话吓了他和虬龙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