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古怪权杖

    更新时间:2013-11-05

    “飞燕姐,到现在一直没空问,法器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能够提高魂体的攻击力?”石峰边走边问。

    “我也说不好,法器是用幽冥界的金属造就的,魂体可以通过魂丝和法器沟通,激发法器潜在的能量,达到增强魂体攻击的效果。不过不是所有法器都适合每个魂体用的,每个魂体只适合用某一类法器。比如我,就比较适合用那把大刀,就是斩落三名幽官的那把。”

    “你们谷主厉害吧?”

    “先不说谷主厉不厉害,我们谷主可是非常漂亮的,我觉得自己够漂亮的了吧,可是我没办法跟她比。她除了漂亮,还有一种特殊的气质。我们是好姐妹,一会我介绍给你认识。”

    “你就吹吧,比你漂亮的魂,我觉得可是不好找!”

    “等你看到就知道了。你心中现在怎么想?”

    “什么怎么想?”

    “有比我漂亮的你不心动?”

    “心动个屁,我现在自己都保护不了,还能保护别的女魂?保护不了,我娶她干什么?天天让她提心吊胆,我也提心吊胆?这些事等我有了能力再说吧!”

    “跟你开玩笑的!我们靓女谷基本上都是我这种在人世间积怨极深的魂体,她们一般都不会动凡心的。在人世间经历的苦难太多,到幽冥界也忘不了人世间的痛。情这玩意最伤人,远观都是互相吸引,到一起生活才会发现,彼此都有对方不能容忍的东西。因为大家都记得那深深的伤痛,所以现在轻易都不敢陷入其中。”

    “那你还说要嫁给我!”

    “呵呵,你确实让我心动。但是你说的对,没有能力自保,还谈什么情、爱?在这混乱的幽冥界,除非你把自己当王八,谁愿意怎么捏就怎么捏,或者有超强的能力,才能组成家庭。可是当王八娶嫁,那种日子能过?超强能力的又是那么好找的,关键还要和自己合得来。所以,我们都不结婚。”

    “那是你们要求太高,也就是你们的心理需求大于生理需求,你们都是很理性的魂体。当生理需求大过心理需求时,才不会管当不当王八呢!”

    “不聊了,前面就是靓女谷。你记得,到靓女谷轻易不要谈男女关系和什么情、爱的,否则你收拢不了魂心。”

    “在你眼里,我是那种魂体?”

    “不是,不是!我的弟弟怎么会是那种生理需求大过心理需求的魂体呢?我弟弟可是有远大理想的魂体!”赵飞燕笑靥如花,“我们找个地方把那权杖藏好吧,然后,你挑一个法器,我拿那柄大刀。还有幽冥晶,我们各拿各的。其它的用来替你拉拢人心。”

    “好!听姐姐的。”

    出现在石峰面前的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山谷,在人世间,这种山谷石峰见得多了,只不过这里的山谷少了树和草。山谷入口处用石头砌了一个山门,山门上写着‘靓女谷’。

    赵飞燕带着石峰绕到山谷一侧,指着一个凹下去的地方,“就埋这里吧!记好位置,等你将来到了比貔貅级别还高的时候,再来取!我来挖坑,你把那权杖找出来。顺便选一个你比较适合的法器,我就要那柄大刀了。”

    赵飞燕说完,也不管石峰同不同意伸手将貔貅送的袋子递给石峰。自己在那里挖开了坑。

    石峰打开袋子,拨拉了一通,先将赵飞燕用过的那把大刀找了出来,然后自己一一试那些剩下的法器。

    按赵飞燕说的,只要自己摸着哪把法器,感觉自己心中一动,那把法器就是适合自己的。

    结果石峰拨拉了半天,也没有一件法器让自己感觉到心中一动的。

    可是当石峰碰到那柄权杖时,感觉到的不是心中一动,而是砰然心动,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

    “难道这权杖才是最适合自己的法器?”石峰伸手将那柄权杖取了出来。

    顿时,石峰觉得全身一颤,仿佛自己就是权杖,权杖就是自己。

    而此时握在石峰手中的权杖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权杖柄上的水已经开始真的流动,山上也现出隐隐的绿色,那条盘旋而上的龙,此时眨巴着一双大眼,盯着石峰,好像要和石峰说话似的。龙嘴中含着的那颗珠子发出刺目的金光。

    石峰着实吓了一跳,立刻松开自己的双手,权杖落在了地上。

    权杖一落地,龙嘴中那珠子发出的光芒立刻沿着地面发散开去,很快,整个山谷遍布着淡淡的金光。

    正在挖坑的赵飞燕也吓了一跳,“弟弟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

    还未待石峰回答,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

    “谷非谷呀山非山,重回故地还一般。今朝寻得如意魂,重回幽冥在眼前。后山混沌禁地出,进入山门从此难。进入山门需魂丝,没有魂丝就滚蛋。幽冥之洞跨三界,一朝破碎归一单。吾乃幽冥地魂仙,幽冥今起更混乱!”

    石峰和赵飞燕目瞪口呆,这是怎么回事?

    还未待石峰和赵飞燕反应,整个山谷突然轰隆隆想了起来,接着地面剧烈晃动,石峰和赵飞燕根本就站立不住,倒在了地上。

    轰鸣声和晃动持续了半个时辰,终于不再晃动。

    石峰和赵飞燕同时爬起了身,异口同声问道:“怎么回事?”

    接下来便是沉默,那心惊胆战的时刻持续了那么久,怎么能不让石峰和飞燕多想。

    “飞燕姐,好像是那柄权杖的事情!”石峰想了半天,不是很肯定的说道。

    “就是我们要埋起来的那柄权杖?怎么回事?”

    “我刚才在寻找适合自己的法器时,摸到了权杖,我觉得不是心中一动,而是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接下来石峰叙述了拿起权杖的经过。

    “那柄权杖呢?”赵飞燕低头四看。

    “不就在这?咦?刚才还在这的?这儿怎么又一张纸?”石峰指向自己刚才扔掉权杖的地方,权杖消失的无影无踪,权杖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张写着字的纸。

    石峰捡起纸一看,上面写得正是刚才那洪亮的声音说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