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个异界是哪里

    更新时间:2013-10-31

    中华文明五千年,世界未有比肩,

    只道身死道就消,只是世人未见。

    生前未得凌云志,死后也可如愿。

    只有心性定信念,方得改变从前!

    幽幽鬼道谁是天,努力方见真颜,

    风起也需要来源,怎样才成顶尖?

    天空是一片灰蒙蒙的,极目望去,也只能看到二十来米的距离。

    地上一片荒芜,没有山、没有水,什么都没有,连一根烂草也见不到。

    石峰悠悠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了这个不知名的荒凉世界的地上。

    他本是一孤儿,无名无姓,他的名字是收养他的张三给起的。意为石之巅峰,希望通过他努力能够到达人生的巅峰,站在高处俯视众生。

    张三收留他后,不止教授武功,还尽力买所有书籍,以期石峰对得起自己给他起的名字。

    本来石峰是有点相信鬼神的,他在练武的闲暇,翻看张三买来的书籍后,就不再相信了。

    当他读完《圣经》以后,发现里面人死后的灵魂与中国遍地传颂的佛教上的魂魄有很大的相似之处,可是去处却大相径庭。

    《圣经》说的是好魂上天堂,坏魂入地狱,不讲究轮回;而佛教则强调所有人都要经过阎王、判官对其生前行为进行评判,好人可以担任阴间甚至仙神界的职务,坏人则根据为恶程度判定进哪一个地狱,可是不论好坏,总归是要轮回的。

    由此,石峰对鬼神之说甚是不信,同样是经典著作,同样是人生死安排,为什么一个有轮回,一个没有轮回。

    人活着,关键是自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成了石峰的处事准则。

    死了就是死了,根本不会有什么东西存在!石峰也算是比较早的唯物主义者了。

    可是,当石峰被那小股部队一枪击中下丹田,流血过多导致死亡,咽最后一口气时,明显感觉到有丝丝缕缕的东西迅速从自己的身体里抽离出来,很快就在自己尸体的上方凝聚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自己,完全是自己的样子。

    此时,不由得石峰不信,自己目前的状况就是传说中的灵魂或者叫鬼魂。自己的尸体还躺在那里,这个虚幻的自己已经存在了,不是鬼魂又是什么?

    但是他又很疑惑,人世间两大经典都不能确切解释生与死,两者之间还有着本质的冲突,怎么就会有鬼魂的存在呢。

    自己现在的样子或许是生命消失之前,都会经历的,也未可知。也可能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完全烟消云散。而不是什么灵魂或者鬼魂?

    他惊异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若隐若现,仿佛随时会飘散一般。伸手一摸自己的身体,吓了他一跳,手居然直接融入了自己的身体,根本分不出彼此。再把手抽出身体,手就立刻恢复了原样,手还是手,身体还是身体。

    正当石峰疑惑间,突然一股吸力,强行拉扯他刚刚形成若隐若现的身体。

    他想挣扎,可是那股吸力完全不是自己所能抵抗的。

    在奋力抵抗中,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直至最后彻底昏厥过去。

    完全晕厥过去的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到了这样一个世界。

    这是哪里?自己还没有死绝?难道自己真的成了鬼?

    他慢慢的爬起身,环视了周围一圈,发现这里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作为标志物的。除了灰蒙蒙的雾气,就是脚下坑坑洼洼荒芜的土地。

    他的身子仍然是轻飘飘的,还是若隐若现。但是比起自己没被古怪的吸力吸到这个地方之前,好像凝实了一点。

    石峰疑惑的看着眼前雾蒙蒙的,只能看二十来米远的,荒芜的世界。

    他呆呆的站了一会,无意识的在荒芜的土地上慢慢的行走。

    这里没有任何东西,自己现在到底算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说彻底死了,自己有意识。

    说是灵魂,不可能,这里就自己一个,每天死去的人多了去了,怎么可能就自己一个鬼魂?

    石峰满腹疑惑的在这片土地上漫无目的的飘荡着。

    有一件事,令石峰感觉很是奇怪,自己下丹田被枪击中的地方总是不停的蠕动,而自己虚幻的身体也在慢慢变得凝实。

    石峰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可是没有人可以告诉他。

    他飘荡了不知道是一个月还是两个月,抑或是一年还是两年。

    除了身体变得越来越凝实以外,他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变化。

    周围还是雾蒙蒙的,脚下还是坑坑洼洼荒芜的土地。

    阎王呢?阎王在哪?

    或许从来没有人或者魂体这么盼着自己赶快见到阎王,但是石峰非常想。见到阎王,至少能确认自己真的是鬼魂,最少能见到其它同样的存在。

    这么飘荡着算什么?自己到底又算是什么存在?

    难道自己目前所处的世界,是一个没有任何管理的世界?抑或像自己生活的人类社会一样,没有最高统治者,到处混乱?而自己只是另一种方式的存在?

    可是说没有管理者,自己为什么会到了这里?

    不过,无尽的飘荡中,有一件事情令石峰有点欣慰。

    经过这段时间漫无目的的飘荡,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可以用自己的手摸到了。

    只不过不能用力,如果一用力,手仍然会穿体而过,但是当手抽出来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很快又会恢复如初。

    石峰忍不住长叹。

    这是哪里?这到底是哪里?

    为什么让我自己一个在这里飘荡?为什么让我如此孤独!

    石峰是在胡思乱想,但是他的脚步没有停过。

    停下来,自己可能会永远这么孤独下去。

    走,还有可能碰到其它与自己同样的存在。

    但是石峰有点绝望了。

    自己在这个世界,茫无目的的逛游,虽然具体时间不知道,但是按人间的算法,少说也有几个月。多说几年也未可知。

    这里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没有办法判断时间。这里唯一有的,只是荒芜。

    正当石峰长吁短叹的时候,突然令他欣喜的事情发生了。

    在他能见到的范围内,出现了一座陡峭的高山。整座山仿佛突兀的出现在荒芜的土地上一般,与地面九十度垂直,上不见顶。可以说是山,也可以说是天地尽头。

    石峰一阵兴奋,这是好事,总强过自己老是在那一尘不变的土地上毫无目的的逛游。说不准自己就能摆脱孤单,也说不准自己很快就能碰到自己同样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