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连环马(下)

    第七十九章·连环马(下)

    口头上答应了李庆辰的合作协议之后,陈铭便将之后具体细节的商讨,直接交给了金成仁,毕竟这些方面是金成仁的强项,陈铭没有必要事必躬亲,越俎代庖。

    之后这场会谈非常顺利,陈氏集团的态度也鲜明起来,直到会谈结束,李庆辰都再也没有遇到到任何困难,可以是说陈铭的出现,让这场会议峰回路转,朝着合作的方面发展。

    最终陈铭签字,双方交换初步的协议,李庆辰带着人很满意地走出了会议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刘露露情不自禁地转过头回望陈铭,她眼神怨毒,虽然心头不满,却碍于场合不敢有任何情绪失控,她早在之前就已经是如坐针毡,恨不得站起来拔腿就跑,可是她也知道,一旦自己做出这么失态的行为,那她和麦克李也就算是测底结束了,她不愿意放弃这种嫁入豪门的机会,虽然自己的男朋友跟陈铭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财富,都是不可能比拟的。

    她嫉妒,甚至嫉恨,凭什么薛雪之什么方面都要比她好,就连找男朋友也是,她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地咬薛雪之一口,以发泄内心的恨意。

    俗话说,天下有两种人:一种人是专门在他嫉妒的人身上寻找不如自己的地方,来和自己相比较,以安慰自己;另一种人是专门在他嫉妒的人身上寻找比自己强的地方来与自己比较,不断的苦恼自己。

    显然,刘露露刚刚做完第一种人之后,立刻就做了第二种,这种瞬间的心理优劣感的转换,让她痛苦不已。本来在男朋友方面她刘露露以为已经完胜薛雪之了,这种胜利者心态还没有来得及带给她二十四小时的慰藉和舒爽,瞬间,大起大落,薛雪之的男朋友居然背后有这么一层身份!麦克李跟陈铭一比较简直连渣都算不上,这种心态的急转直下,让她刘露露简直有些难以接受!从那一刻开始,她无时无刻都在感觉到,自己的的自尊心如尘芥般踩得粉碎。

    由忌妒引来的悲哀,已经让刘露露达到不能再痛苦的境界了。

    不过也只能痛苦在心里面,刘露露怨毒的表情,瞬间消失在了陈铭的视野之中。

    “哼。”

    陈铭目送这群人离开,发出一声冷笑。

    “第二手,连环马,起跳了。”

    金成仁扬了扬手,示意其余两位陈家高层可以出去了,剩下的两个人也聪明,知道陈铭少爷有想法,纷纷起身,不敢多问,退了出去。

    直到整间会议室空荡荡之后,陈铭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陈少爷有什么打算?真要和李庆辰合作?”金成仁笑着问道,身为陈氏集团的ceo,他按理说应该在陈千双离开之后掌控整个陈氏集团的大局,可是眼下,显然,陈铭才是这里说话最算数的一位。

    “金大哥,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事情,你就不必知道太多了。你只需要按着法律的流程,把这初步的合同走完,然后就没你的事情了。其余的,我自然会办得妥妥当当。从今天开始,一个月之内,我会把安徽拿下来……就算不彻底,但至少能让季家元气大伤。”

    陈铭笑得极其yin柔,口中默默地熟了十声,然后掏出手机,给姜承友打了个电话。

    显然,姜承友早已待命,陈铭一拨号,他就立刻接通起来。

    “小子,怎么样?行动不?”姜承友懒散地问道。

    不过陈铭丝毫不会在意姜承友的态度,因为陈铭知道,这位“小孟尝”,可能平时生活之中显得懒散不严谨,但是交代了的事情,他绝对会保质保量地完成,这一次,也绝不会例外。

    “可以了开始行动了。盯死李庆辰和麦克李他们的车队,他们一回到安徽,立刻动手,全部抹杀。记住,一个不留。”

    陈铭面如寒铁,没有任何表情,就如同一台冰冷的机器一样,似乎“杀人”这个词在陈铭的自字典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值得他在意的,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轻松。

    一个不留!

    这让站在一旁的金成仁顿时有些傻眼,他瞪大眼睛,紧张兮兮地望着陈铭,摇着头,道:“喂,陈铭你要做什么?报复?不是吧,他李庆辰的儿子只不过是把你推出会议室而已,你用得着杀他全家?”

    陈铭面露冷笑,摇着头,然后挂断了电话,盯着金成仁,对于这位陈千双的得意门生,陈铭还是保持着相当的信任和尊敬的,他点了一根烟,缓缓道:“金大哥,以你的聪明才智,肯定猜到了我的目的。既然你要多此一举问我,那我也多此一举告诉你好了。”

    说着,陈铭眼神之中流露出一股凌厉的杀气。

    “李庆辰所代表的黄海投资有限公司,是黄家旗下的产业,今天跟我们陈家签订了合作协议,一回到安徽,就被人给灭了。你觉得,是谁做这种事?”陈铭冷笑道。

    “……我们陈家不可能做这种荒唐事……那就只有……已经和陈家开战的……季家!?”金成仁脸上有些恍然大悟的味道,瞪大眼睛,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se。

    “不错。连环马,要踏过楚河汉界了……”陈铭诡异地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