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棋子?弃子?(中)

    第六十三章·棋子?弃子?(中)

    不过,陈铭的那一番话,就像是山一样地压在他季遇的心里。

    “你难道就这么没出息,认定自己会失去利用价值?”

    的确,季遇他自己也清楚,如果他真的能够从内部瓦解季家,然后迅速上位掌握季家五成以上的资源,那么即使是陈铭想要办自己,那也绝对不可能,到时候季家也许会被陈家吞掉一部分,但绝对不至于元气大伤,但是最重要的是他季遇就能从老爷子手里面接过整个的季家,称为真正的家族掌舵人!

    多大的诱惑?

    这几乎是五年来一直伴随在他脑海深处的愿望!每天晚上睡觉之前他都会想一下,但是仅此而已,他自己也知道这个梦想想要实现有多困难?

    他是次子,但说白了就是季家老爷子的私生子,他能够继承多少家业?恐怕真的还抵不上他哥哥季经臣的一点零头!

    暗杀季经臣?他岂会没有想过,但是现在季经臣的身边有着从beijing南下的“子午良将”木门仲达,恐怕杀季经臣的难度,不会亚于从内部瓦解季家。

    “那么,陈少爷,你跟我说一下你的计划,如果真的可行,那我可以考虑跟你合作。”季遇抬起头,眼神之中的迷茫稍稍缓解,可脸上依旧yin晴不定,他望着陈铭,故作镇定地说道。

    “没有计划。我前几天跟你哥哥季经臣过招,今天跟你说我要杀他,你觉得,我会列出一个周密的计划来吗?”陈铭轻笑着摇了摇头,一边翻看着手里的书,一边笑道。

    “那抱歉了,没有周密的计划,我是绝不会和你合作的。失败了就是死,谁会愿意提着脑袋跟你走一步看一步?”这时候,季遇站起身来,将烟屁股丢在地上踩灭,就要朝门外走去。

    “慢走不送,嫂子他们就在隔壁,你直接进去带他们走便是,不用跟我打招呼了。”陈铭没有理会他,继续翻着手里面的书,似乎是在说一件和自己毫无关联的事情一样。

    眼看着一步妙棋将要谈崩,陈公子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惋惜和遗憾,淡漠如水,波澜不惊,根本没有抬头的意思,似乎已经沉浸在手里面那本《菊与刀》的文字中去了。

    季遇走出门,按照陈铭所说,出门左拐,推开一间房门,果然看见他的儿子和女人正坐在里面。

    杨伟守候在门口,看见季遇走进来,他也并不惊讶,陈铭早就已经打好了招呼,所以他季遇也顺势放行,让杨伟带着人走。

    杨伟领着女人和儿子,埋着头,脸seyin沉地走在走廊里,一句话也不说。

    “老公……那究竟是什么人?”路佳丽一路上不停地问着,脸上满是怨毒,她想要让她的男人帮她报复回来,但是看到季遇这副表情,哪里还敢再提,只能牵着那几岁大的儿子,像是个怨妇一样地跟在后面。

    季遇走到电梯前,伸出手按了电梯按钮,然后等在原地。

    半分钟过去,电梯迟迟没有下来。

    “不妥……”

    季遇脸se沉重,看上去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埋着头,紧紧地咬住烟头,似乎内心深处正在做着一个艰难的决定。

    最终,他忽然转过身,往回走!

    他要去找陈铭!

    当季遇推开之前那个房间大门的时候,却只看见一个年轻男人正在打扫房间。

    正是之前看守路佳丽的杨伟。

    “陈铭呢?”季遇站在门外,眼神之中有些失落。

    “陈少爷已经走了。”杨伟回答道。

    “走了?我刚才在电梯口,可没看见有人进出!”季遇急声道。

    “陈少爷乘坐的是专人电梯,贵宾才有资格乘坐的。入口可不是在那边。”杨伟摇了摇头道。

    “……你有没有他电话?”杨伟神情恍惚地问道。

    “……这……”杨伟愣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

    “靠!”季遇猛然转身,一副焦急的模样。

    “等一下!”杨伟追了上去,从裤兜里取出一张纸卡,递给季遇,道:“陈少爷走的时候说了,如果你折返回来的话,就把这张纸给你。”

    季遇脸se忽然闪过一丝惊喜,他赶紧接了过来,就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只见那张纸卡上,用圆珠笔写着一串电话号码。

    “好!”

    季遇的脸se豁然开朗,捏着陈铭给的纸卡,笑哈哈地走了。

    三分钟之后,陈铭从杨伟身后的书柜里走了出来。

    “老大,为什么不露面?”杨伟不解地问道。

    “有些东西,送到嘴边了,反而不懂得珍惜;而送到嘴边之后忽然不小心掉到了地上的时候,最是珍惜了。”陈铭笑意玩味,手里面的书又换了一本,是一本小说,出自于一个非常不起眼的作家,不过陈公子这种趣味怪异的人,看得倒是有些起劲。书名叫做商战教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