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棋子?弃子?(上)

    第六十二章·棋子?弃子?(上)

    听到陈铭的这一番话,季遇心头的确是一阵狂喜,好像是一团火焰直冲上脑门,一瞬间的兴奋几乎让他忘记了此时此刻他是作为被绑架者的家属前来的,他站起身来,瞪大眼睛,满脸惊诧地盯着陈铭,半晌说不出话来。

    心头激荡是一回事,但眼下的实际情况又是另外一回事,他季遇也不是那种头脑一热说干就干的人,毕竟上面有老爷子压着,他就算有这个想法,也不可能说做就做,当他缓缓平息心头的情绪之后,他的脸se开始缓缓恢复正常,随后,季遇淡淡地笑了一声,道:“陈少爷你毕竟还是太年轻了,有些事情不是你所想象的那么容易的。”

    “哦?”陈铭翻着手里面那本《菊与刀》,冷冷地笑了一声,道:“我年不年轻,跟这件事情做不做,似乎没有太大的关系,你哥哥季经臣不也够年纪吗?一个二十六七岁的人,不也被我玩得差点死在了江苏?”

    陈铭这一番话,的确让季遇有些尴尬,他哥哥季经臣能顺利离开江苏,他也知道是仰仗了京城木门家的力量,可以说如果不是怪物一般的木门仲达忽然出现击溃了“门客”,那么那一晚上没得说,季经臣必然死在那里。

    “季遇兄你也是聪明人,年轻,有想法,这是好事。不过光是有想法,却不懂得抓住眼前最好的机遇,那也是无济于事。他季经臣是长子,ri后你家老爷子必然是将家业全部交到他的手里,而你手里面能拿到多少?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这里面的道理,你季遇会不明白?”

    陈铭笑意yin柔,眼神里面的光芒闪烁不定,让人完全无法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出什么情绪来。

    只有淡漠,还有悠然。

    就好像是在说一句和自己漠不关心的事情一样。

    “你的话,你觉得我会相信吗?”季遇脸上的表情yin晴不定,明显是在算计着什么,他埋着头点燃了一根烟,沉沉道:“陈少爷你有你的手段,难道我就傻了不成?你让我暗中瓦解季家,等到季家真的到了那天一天,你陈家可以轻易抹杀掉的时候,那我对你而言还有利用价值了吗?那时候恐怕季家的陪葬品,会顺带拉上我是吧?”

    陈铭对他季遇肯定有算计,那他季遇难道就没有自己的想法?此时此刻,虽然两人看似面对面平淡如水地交谈着,可是心理上的较劲和对抗,却激烈得让人难以想象!

    平静的水面下,潜藏着暗流激荡。

    陈铭慢悠悠地翻着手里面的书,也不急着回答,脸se的表情始终保持着不温不火的情绪,就好像一个闲赋在家的人,在有意无意地翻阅着书籍。

    很难想像,此时此刻的陈铭,正在布局整个江苏和安徽的大势!

    “哦?”沉默了半晌之后,陈铭的瞳孔深处闪过一丝轻蔑的笑意,他放下书,摇了摇头,道:“难道你季遇就这么没出息,硬要走到没有利用价值那一步?那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是这种人的话,那么请出门左拐,你儿子和女人都在那房间里面,领着他们滚回江苏,然后洗干净脖子,等着我陈家杀过来吧。”

    陈铭这句话,顿时让季遇一怔,他内心忐忑,举棋不定,思绪已经到了近乎于挣扎的地步。他知道今天做的抉择,将定下他下半辈子的荣辱,一步走错,那就是万劫不复的深渊,死无葬身之地!

    如果他答应陈铭,一旦计划失败,那他就是背叛了整个家族,就算是次子,也一样要被老子弄死;但如果失去了今天这个机会,恐怕这辈子都再没有翻身的时候了,只能永远被他哥哥季经臣死死压住。

    他季遇有想法,也有抱负,这个念头其实压在他心里面很长时间了,只不过没有一个完全的计划他根本不敢去尝试,他呆呆地坐在原地,脸se变了又变,忽而呆滞,忽而惊诧,忽而又豁然开朗。

    陈铭看在眼里,心头掠过一丝喜悦,他也不着急,心头平静得不能再平静,一页一页地翻看着手里面的那本《菊与刀》,瞳孔之中满是玩味。

    季遇脸上的肌肉都开始抽搐起来,可见他此时此刻内心的挣扎有多激烈,他做梦都想要爬到季经臣的头上去,今天陈铭的这一番话让他看见了希望的契机,他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但可怕的是眼前这个陈铭,有着和他老子陈长生一样的深不可测,他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上一秒做出决定,下一秒就被当作是弃子,无情地被牺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