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动手

    第五十六章·动手

    宝马女车主,犯了众怒,但却凭借一句“喊人来砍死你们”,让所有路人敢怒不敢言,毕竟她身后那辆象征着身份的宝马z4,的确证明了她背后的男人不简单。

    而当这个女车主喊出“季遇”这两个字的时候,却瞬间触碰到了陈铭敏感的神经,他开了门,走下车,表情玩味,笑眯眯地盯着这位宝马女车主,道:“大姐你说得那个季遇,是不是安徽季家的二公子?”

    显然这位趾高气扬的宝马女车主,没想到这破面包车里面搞橱柜装修的小子也听说过安徽季家这么大的名号,颇为意外地盯着陈铭,上下打量了一会儿,随即,又恢复了之前那嚣张的表情,道:“怎么?你也听说过?怕了?”

    陈铭不动神se,脸上始终保持这优雅的笑容,他不动声se,又钻回了车上,凑到杨伟耳边小声说道:“给我把这个女人跟好,找个没有摄像头覆盖的地方,拦下来,绑了,我有大用。”

    这句话,显然薛雪之是没有听到的,她看着两人聊着悄悄话,还以为在商量怎么处理交通事故赔偿的事情。

    说完之后,杨伟的脸se顿时一变,一副大快人心,喜闻乐见的表情,他笑眯眯地盯着陈铭,道:“老大,放心,这么解气的事情,我一定办得妥妥当当。”

    “嗯,完事之后,给我打个电话。这边交给你处理了,我先打个车送雪之回学校。”说完之后,陈铭拍了拍杨伟的肩膀,小声道:“凭借陈家的关系和人脉,别说金陵了,就是江苏公安厅交通局里面,也说的起话,这女的该怎么整就怎么整。反正这件事完了之后,你找个时间绑来便是。”

    “嗯,你去吧,老大。”说着,杨伟开了门,径直下车,然后走到那宝马女车主面前,拦住她,道:“我这两位朋友有事先走。你是要赔偿还是什么?直接找我说就行。”

    宝马女车主还是一副不饶人的样子,伸出手指,指着杨伟的鼻子,嚣张地说道:“走?谁批准你们走的?我告诉你,今天谁也别想走!有本事你们就跑,别以为老娘查不出来你们来。”

    陈铭没有管,直接拦了一辆的士,将薛雪之塞进车里,然后朝着司机喊了一声:“到南央大学学生宿舍区。”

    的士司机回头望了望那辆追尾的绯红se宝马,笑道:“那娘们儿说话挺冲啊,我隔着那么远都听到了。”

    “一个神经病而已,很快她就会彻底闭嘴的。”陈铭意味深长地一笑,然后将薛雪之搂入怀里。

    薛雪之触电一般,娇躯在陈铭怀里挣扎一番,然后朝旁边扭了过去,只见她羞答答地抬起头,嘟着小嘴,一副受欺负的模样,小声嘀咕道:“这里没有别人,就不用装情侣了……”

    的士司机这才注意到后排座位上这位绝美的校花,一时间顿时心情大好,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里打量着这位美女,然后哼着小曲,笑道:“小伙子,你女朋友啊?真是漂亮。”

    “对,师傅。我女朋友。哈哈哈。”陈铭笑哈哈地伸出手去,抱住薛雪之的香肩。

    一看陈铭走远了,杨伟终于可以按着自己的想法做事了,之前顾忌到嫂子薛雪之的看法,他杨伟还真不敢乱动,现在好了,一切顾忌都没了,他杨伟也可以活动活动筋骨了。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杨伟笑嘻嘻地盯着那宝马女车主,跃跃yu试。

    “我说……老娘……”宝马女车主正要还口,只见那杨伟抡起巴掌甩了过去,“啪”的一声巨响,那宝马女车主被扇得顿时在空中转了一整圈,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顿时就懵了,傻愣愣地抬起头望着杨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居然被一个开烂面包车的人,给扇了一耳光!

    奇耻大辱!

    “好!”

    现场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围观者,顿时鼓掌,他们本来就仇视这个开宝马的嚣张女人,肚子里面憋着一团火,要不是怕遭人报复,他们估计也要上来抡一巴掌解解气。

    坐在地上的女人眼神开始怨毒起来,她缓缓回过神来之后,恶狠狠地盯着杨伟,道:“你居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毕竟是被安徽季家的二公子季遇所包养的女人,平时就横行霸道惯了,从来不知道什么叫隐忍,现在碰上杨伟这种狠桩子,注定是有苦头吃了。

    “cao!不就是个婊子吗?拽尼玛勒隔壁!”杨伟揍起人来可不含糊,直接一脚跺了上去,顿时把那个女人痛得在地上打滚,嗷嗷直叫。

    “打得好!”

    又一群路人开始小声起哄着,他们仇富,更加仇恨这种仗势欺人、耀武扬威的小三、二nai,再加上又是个开宝马的小三、二nai,所以让他们这些平民老百姓非常解气。

    不过,也有一些比较理智的看客,对杨伟动手打女人这件事比较反对,他们很有道理地站在路边,一边观望着,一边摇着头说:“怎么能打女人呢?再怎么也不该动手啊。和气生财嘛。”

    杨伟可不管什么“好男人不打女人”的准则,他就是个小瘪三,哪有那么多守则去遵守?干他这一行的,只要心狠,手毒,只要点子够犀利,就足够混饭吃了。所以对于打女人这种事,杨伟向来没有那么多道德准绳的约束,所以只要见到了这种贱到家的女人,杨伟说打就打,毫不含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