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京城,木门

    第五十一章·京城,木门

    今晚“门客”的损失,不可谓不大。不过却足够让姜承友和陈铭两人喜出望外了,因为坐在面包车上前去阻击季经臣的近二十号“门客”jing英,除了有几个轻度烧伤之外,基本上是完好无损!

    从面包车狼狈走下来的杨伟,脸上全是黑的,头发散发着阵阵的焦臭,显然是被大火炙烤过。

    姜承友看见这群弟子基本上安然无恙地回来,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喜,但是立刻又恢复了平静,他冷冷地扫视每一个人,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一群没用的东西!连几个人都收拾不了!还搞成这个样子!”

    “姜叔,不是的,我们都失算了,季经臣家里根本出不了那种等级的高手,那人是京城下来的。我们之前派过去的五名先遣小队,其实早就被他们狙杀掉了,之前告诉我们季经臣一行人在205国道上这条假消息的,其实就是那群京城下来的人!我们都被误导了!”杨伟一边拍着头上的烧焦的头发,一边说愤愤道。

    “到底怎么回事?”姜承友两道又粗又浓的眉毛紧紧皱起来,赶紧追问道。

    “是这样的,”杨伟赶紧道:“我们收到先遣小队的最后一条消息,是让我们等在路边一家加油站附近埋伏,然后狙击一辆黑se劳恩斯酷派和一辆雪邦蓝奥迪r8。结果我们等了很久,都没有那样的车队开过来,我发现有wifi有些无聊就点开了qq,才看到老大发过来的信息,我就立刻反映过来是上当了!赶紧叫兄弟们收拾家伙上车跑路。”

    杨伟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蘸着水在玻璃桌上画着,用一些圈圈和查查描述着当时的具体情况和细节。

    “由于时间紧迫,我让司机和靠近车的几个兄弟先上车,其余兄弟用脚跑路。结果车没开出几步后面的加油站就爆炸了,那火焰冲起来有几层楼那么高!跑在最后的几个兄弟没来得及赶上车,可能被烧伤了。之后对方的狙击手开了枪,还有几波人也冲了上来,不过因为场面太混乱,再加上我们这边还有两名躲在很远处草堆里面的狙击好手,对方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冲了几波之后就退了,最后被我门抓回来一个人。”

    能够在这种劣势下反击对手的奇袭,而且还能抓住俘虏,不得不说,这支“门客”的团队作战能力,的确出类拔萃。

    杨伟讲着讲着,就扬了扬手,只见一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胖子,被几名“门客”成员押了进来。

    “从这个胖子口中,我们得出一个消息,其实今晚救走季经臣的不是季家的人,而是京城木门家的子午良将,木门仲达。”杨伟语调放缓,谨慎地说道。

    子午良将!

    相当于陈家五虎上将的彪悍存在!而木门仲达的实力,恐怕真是可以和“狮虎”祝健玩两手的猛人!

    怪不得能够一人单挑二十多号“门客”成员,原来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京城木门家……子午良将……木门姓氏……内家人。”姜承友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很快,他点了点头,道:“对了,二十年前,我还是个十九岁小子的时候……那个将陈长生赶出beijing的木门家……大王爷,大诸侯,木门狂澜……”

    “京城的门阀?到南方来做什么?”陈铭摇了摇头。

    “恐怕是看到南方这几年势头稍旺,特别是江浙一带的经济,所以就算是远在北方的木门家也坐不住了,想要南下分一杯羹。而南方江苏的无冕之王陈家,自然而然就成为木门家所打压的第一个目标。”姜承友十指交叉,靠住下巴,轻声道,“这几年木门家在南方的产业也不少,房地产、购物广场、餐饮业……都有涉及,不过就是规模太小。毕竟在南方,每个大省都有土皇帝驻扎,江苏是陈家,安徽是季家,四川chongqing一带则是平西王封川家。”

    “你家主子木门仲达带了多少人?”陈铭走到那个满脸淤青的胖子面前,表情yin柔地问道。

    也不知道这个胖子的脸是原来就这么胖,还是“门客”的成员们下手太狠,总之这个胖子那张脸真的是大得出奇,像薛雪之的那种巴掌脸,这个胖子脸上的空间可以腾出三个来。

    “说出来能不能抵一条命。”胖子倒也直截了当,不拐弯抹角,知道当了俘虏下场注定悲惨,所以就问能不能换条命。

    “说了应该能,不说肯定不能。”陈铭答得似是而非。

    “三十个,其中狙击好手五个,其他都是练家子,还有几个会耍飞刀。”胖子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