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门客出征,寸草不生(上)

    第四十四章·门客出征,寸草不生(上)

    或许这是电影或者游戏里面,才可能发生的情景!

    简直彪悍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当卷帘门被锯开的一瞬间,只看见三个人,手持电锯,拉得直冒烟,电锯的锯子飞速转动,声音巨响,足以引起那群堵在走廊里面的彪形大汉们的注意。

    只见这三个人,拿着嗤啦直响的电锯,没有丝毫的估计,直接朝着这边冲杀过来!

    凶悍!

    一声沉闷的声响,那是电锯划开肌肉之后,搅拌内脏发出来的声音,顿时让在场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只见那站在最外面的一个大汉,猝不及防,直接被那个拿着电锯冲过来的人锯死!那锯条疯狂地咆哮着,猛地插入那大汉的腹部!一声惨叫之后,只见那被电锯瞬间搅碎的内脏和碎肉,弹得到处都是!血浆碎骨狂飙!瞬间,那个手持电锯的人浑身浴血!

    “杀!”

    随着缓缓走进来的一个青年男子一声令下,那三个手持电锯的男人,发出一声嘶啸,表情狰狞,双眼充血,提着电锯,一前一后就朝着那堵在国道里面的二十多号人冲了过去!

    瞬间,血浆冲天!

    只见这三个人,凭借着那电锯开路,所到之处,断臂残肢横飞,血浆碎肉乱溅,鲜血就像是自来水一样不值钱,流得到处都是,墙壁上、天花板上,沾满了内脏的碎渣和粘稠的血浆!

    那群季经臣的手下,全部堵在狭小的走廊里面,根本没有可逃的去处,走廊里面唯一的两个包厢,一个大门被薛川锁死,另外一个则是陈铭抵住,没有人能进去,所以只能全部被堵死在这狭隘的长条形空间里面!

    这三个电锯狂魔配合极其默契,两个人并排提着电锯在前面开路,另外一个跟在后面锯杀没有死透的,一时间,所向披靡,脚下横尸遍地,血流成河!

    整个场面,血腥残暴,不堪入目!

    顿时间,站在后面的那群季经臣手下,顿时吓傻了眼,他们个个都是亡命之徒,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但是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完全丧失人道,出了丧心病狂的疯子以外,真没有人敢这么去做!

    他们再健硕,那也是血肉之躯,哪一个敢用**去抵挡飞速转动的电锯?一时间愣住了,被眼前的肉浆和破碎骨骼吓得傻了眼!

    又一个大汉被锯开了腹部,肠子瞬间漏了出来,那大汉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到剧烈的疼痛,那电锯就已经由横砍变成竖提,从肚子一直锯到胸口,内脏被搅成血渣,溅在两侧的墙上!

    而三个手持电锯的狂徒,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直到逐渐将最后残存的十来号人逼到了走廊尽头之后,才停了下来,踩了踩地上血淋淋的肠子和红白相间的脑浆。

    电锯因为超负荷运转,已经开始冒着白烟咔咔直响,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的小骨头卡在了电锯里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季经臣吓得尿都要流出来了,瞪大了眼睛,盯着眼前这三个电锯狂魔,嘴巴大得可以塞进一个苹果,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天朝,敢做这种类似于血腥大屠杀的凶悍人物,真的不多。

    “你……你……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季经臣冷汗直冒,他知道现在自己也不敢轻举妄动。这么彪悍而惨无人道的举动,足够让这位自以为见多了场面的季经臣吓破胆!他双腿发软,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要不是双手扶墙,恐怕立刻就要朝着这群人跪下去。

    “我们?”

    这时候,一个瘦高男子缓缓地从那三个手持电锯的人身后走了出来,脸上挂着轻蔑的冷笑,在他走出来之后,那三个拿电锯的便关掉了电锯,退到两边,只见那瘦高男子身后,还跟着十多号人!

    男子面se慵懒,站在那堆残破的尸体上,眼皮半遮着双眼,看上去就像是没有睡醒一样,面如冰雕一般冷峻漠然,望着站在对面的季经臣一行人。

    “他们是‘门客’。我叫,姜承友。”

    男子的声音,和他的神态一样,懒散,木然。

    “‘小孟尝’!?姜承友!?”

    季经臣脑海之中一声炸雷,把他整个人惊得踉踉跄跄,扶着墙的手差点一滑,整个人几乎就要跪倒在地,他慌忙地摇着头,自言自语道:“怎么……怎么……怎么可能……陈铭从刚才起就被我堵在了走廊里面,根本没有机会打电话通知你……而他躲进那包厢里也不过才过了一分多钟,怎么可能让你一下子召集这么多人冲过来……就算是直升机,也不可能这么快吧?”

    “一分钟?”姜承友脸上露出一道嘲讽的笑容,“陈铭早在一个小时之前,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安排人手过来围剿了。我出门前洗了个脚,所以耽搁了一会儿才到。”

    “一个小时!?”季经臣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之前早在那徐同和常浩右进来的时候,陈铭就已经拿出手机给小孟尝拨了电话。

    “难道……难道……难道陈铭早就猜到了我的计划?”季经臣深情惊诧,瞳孔紧紧地缩了起来,显然是被吓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