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生日宴(下)

    第三十二章·生ri宴(下)

    薛雪之的妈妈,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贵妇,她名叫王玉颖,身穿一身宽松的镂空花朵连衣裙,气质高贵雍容,谈吐典雅,也难怪能够教出一个天生就具备美人气质的女儿了。

    对陈铭的家境,薛雪之的父母都不作关心,在他们眼中,只要女儿高兴愿意,对方就算是一贫如洗也无所谓,反正他们薛家养得起,所以宴会一开始,就把这个观点给有意无意地透露了出来,在确认两人但是在场的其他人,却就不这么想了。

    宴席刚刚开始没多久,一个男人就站了起来,小西服,蝴蝶结,头发整齐地往后梳,再抹上发胶,看上去jing神干净,脸蛋也颇为清秀,他之前先以此敬了在场的几个长辈之后,端起酒杯递向陈铭,客气而生疏地说道:“来,呃……是……陈叔宝兄弟吧,初次见面,我叫薛川,是雪之的表哥。”

    这个雪之的表哥,不愧是薛家的血脉,模样倒也俊俏。陈铭脸上始终挂着谦逊低姿态的微笑,赶紧起身,酒杯放得很低,礼貌地跟这个薛川轻轻地碰了碰,然后把杯子里满满的葡萄酒一饮而尽。

    看陈铭这么客气,那薛川也不敢含糊,毕竟几位伯父,伯母都看着在,酒桌上的礼仪可少不得,赶紧重新倒满了一杯,然后一饮而尽。

    喝完这杯酒之后,薛川立刻开始发难了,只见他将酒杯慢慢地放在桌上,然后看似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不知道叔宝兄弟家里面是做什么的?”

    这句话,立刻让在场不少人停下了筷子,把视线落在了陈铭身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倾听着。

    显然,所有人都非常关心,陈铭的家庭环境。

    要知道,他身旁的这个女孩子,可是在整个金陵都极有名气的美人,十六岁都还不到就有一大群土豪的公子哥排着队前来定亲,如果眼前的这个陈叔宝背后没有足够的能量的话,他们这些当亲戚的,当朋友的,说什么也不会同意让薛雪之这个小公主跟了陈铭的。

    宴会的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在等待着陈铭的答案。

    甚至包括薛雪之的爸爸妈妈,两老虽然并不是太在意陈铭的家境情况,但是毕竟是自己女儿挑选的夫婿,或多或少还是希望能够了解一番的。

    “呃……”薛雪之显然还没有适应这种当别人女朋友的感觉,她一下子看到所有亲戚朋友都把矛头指向陈铭,顿时有些语塞,她很想说句话来缓和一下现场的气氛,可是无奈嘴拙,实在是想不出什么该说什么好话,只能“嗯嗯”了两声,然后就嘟起了小嘴。

    陈铭当然知道这位名叫薛川的表哥是什么意思,之前薛雪之就已经提到过了,薛川想撮合薛雪之跟季经臣没有成功,现在自己的出现,理所当然是成了他的头号大敌。

    “我嘛?”陈铭眯着眼睛,脸上的笑容人畜无害,“我家里就是开批发店的,没什么好说的。”

    当陈铭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明显能够听到现场发出了小小的一声“切”。

    这个声音,极其不和谐,忽然出现在餐桌上,语调轻蔑,态度高傲,虽然音量非常小声,但是调子极高,让所有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现场的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薛家的亲戚朋友们,面面相觑,不知道究竟是谁发出来的这么一声。

    陈铭多高的道行啊,这种声音难道还听不出味道来?只见他笑意颇为玩味,眼睛盯着坐在自己斜上方的那个男人不放,脸上丝毫没有因为那声“切”出现半点羞愧之se。

    批发店有什么好羞愧的?陈家上上下下的生意,又杂又多,偌大的陈氏帝国,里面什么没有?私人会所、酒吧ktv、地下赌场、房地产投资、高利贷、大型餐饮连锁、网络游戏、地下斗狗场,甚至是陈长生正在西北开发的油田和气田,以及陈家的地下武装机构,兵工厂,等等,规模恢弘,数量庞大,那一项不是“量产”不是“批发”?哪一样又不是吸金利器?这么多的生意,在陈公子眼中,也的确只能算是批发店,只不过规模大得有些夸张而已。

    陈铭盯着的那个男人,正是刚才发出不和谐声音的易咏海,也就是江苏房地产大亨的儿子。

    一看陈铭盯着自己不放,那易咏海也有些尴尬,特别是陈铭那似乎能看透人心的眼神,让他一时间坐立不安,毛骨悚然,最后不得不端起酒杯,客客气气地敬了陈铭一杯酒之后,才化解了尴尬。

    不过在坐下之后,易咏海一拍脑袋,不对啊!他易咏海是什么人?家里是搞房地产的,资产上亿,早就为他投资了好几块地皮,只要盖好房子,转手一卖又是几千万的收入,足够一辈子衣食无忧。这么优越的背景,居然会被眼前这个开批发店的小子给唬住,实在是有些挂不住脸!

    不过,毕竟这里是薛义叔叔的家,他身为侄儿,也不敢有太大的造次。

    “哼,开批发店的还敢这么拽,看老子哪天不叫人拆了你的店面……”易咏海嘴里咒骂了一句之后,脸上恢复了平和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