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生日宴(上)

    第三十章·生ri宴(上)

    打着请教和交流的旗号,陈公子终于成功地打入校花家庭内部,那是位于新城区的一处私人别墅,这种新古典主义的简欧建筑型别墅,如今在市场上的报价至少是每平米两万五以上。

    别墅外,是天然的原生态水域,由北至南,跌宕起伏,浩瀚而大气,再加上其极高的绿化率和独栋式的建筑,使得这里成为金陵的富人阶层享受原生态风情居所的极佳地段。

    “这里的别墅也当真不错,空气好,环境也幽雅,等段时间给洛水也买一栋……或者干错在这边买一块地皮开发成高尔夫别墅群也行。”陈铭摸着下巴,从那辆陆地巡洋舰上走下来,饶有兴致地打望着周围的景致,心头暗暗盘算。

    “不过薛雪之的老爸也算是有品位,这辆丰田的陆地巡洋舰报价在一百五十万左右,花一百五十多万买一辆丰田,其实在很多对车的理解还停留在奔驰宝马行列的人眼中,是无法想象的。”陈铭回头望了望背后的那辆陆地巡洋舰,边走边想着。

    “今天是丫头妈妈的生ri,不知道我们回来得迟不迟?”说着,薛义递给陈铭一支烟,是限量版黄鹤楼。

    “喔?这么说来,薛雪之你之前一看到徐凌峰,转身就跑,是怕他纠缠你耽搁了你回家参加你妈妈的生ri晚宴是吧?”陈铭点燃那根限量版黄鹤楼,然后背对着薛雪之吐了一圈烟,他知道很多女孩子是不喜欢闻烟的味道的,为了避免烟雾熏到她,陈铭特意背对着薛雪之吐烟。

    “嗯,当时只顾着时间紧迫,却没想到对方是大蓟药业的少爷。”薛雪之嘟了嘟小嘴,继续道:“今天宴会的时候我一定要好好地谢谢你,我让我爸爸多敬你几杯酒怎么样?”

    在薛雪之的认知里面,抽烟的人是肯定会喝酒的,那么陈铭既然抽烟,那就肯定会喝酒。

    “无妨,举手之劳而已。”陈铭笑得人畜无害,心里却暗暗窃喜。

    ※※※

    薛雪之家的大厅的确是金碧辉煌,超过三百平米的面积,再加上各种豪华的吊灯,一走进去就有一种让人头晕目眩的感觉。

    果然,三人走进来的时候,宾客们都已经到齐了,男男女女,衣着都颇为光鲜,想来这企业家的亲朋好友,身份地位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薛雪之的眼神中忽然闪过一缕恐慌,她秀眉紧蹙,似乎是看见了什么不愿意见的人,娇躯往后连退了好几步,甚至有开门逃之夭夭的冲动。

    “怎么了?”跟在后面的陈铭立刻发现了异象,赶紧关切地问道。

    “是……是他们几个……讨厌,他们怎么来了,我不是让妈妈不要请他们来吗?”薛雪之伸出小舌头,轻轻地舔了舔嘴唇,脸上一副逃避和担忧的神se。

    “是谁?”陈铭疑惑道。

    “有好几个……特别是那边那个,名叫易咏海,家里是从事房地产的,他的家族在江苏的几座城市都很有威望。从去年开始,他就一直在追我,我非常反感……但是妈妈好像很喜欢他。”薛雪之伸出纤细嫩白的手指,指着前面那个正坐在沙发上和一个中年妇女聊得颇为开心的男子,心情颇为失落。

    “还有那边的那个,也讨厌,名叫季经臣,是安徽季家的大少爷,本来和我家没什么交集,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居然跟我表哥薛川成了铁哥们儿,现在我表哥天天在我耳边吹风,说让我考虑一下和这个季经臣在一起试试。反正这几个人,死缠烂打的,我看着就不舒服……”薛雪之越说越气,小嘴越翘越高,恨不得立刻摔门出去。

    “那是因为校花你人长得美,喜欢你的男生多。”陈铭简单地笑了笑,颇有用意地说道:“不过想来,你爸妈也希望你能够和他们其中哪一个好上,你想,这些人背后的庞大的家族企业,你能够和其中任何一个人在一起的话,对你爸爸的企业的帮助,恐怕是相当的大。所以很有可能,这些人的出现,和你妈妈的有意戳和也有关。”说到这里,陈铭望着薛雪之恍然大悟的表情,心头暗暗一笑,知道自己目的已经达成,于是他立刻收住这个话题,继续道:“不过,你妈妈还是充分考虑你的想法的,只要你不愿意,他们绝对不会逼你的,放心好了。”

    薛雪之小鸡啄米式地点着头,柔声道:“嗯,我知道……”

    “好吧,那我们过去吧,你看,你妈妈他们都看到你了,招你过去呢。”陈铭毫无心机的笑了笑。

    “等一下……陈叔宝……”薛雪之玉手捏成小拳头,贴在大腿旁,似乎是在做着什么决定,那原本如同羊脂白玉一般的脸蛋上,忽然浮起一抹嫣红,羞怯可怜,楚楚动人。

    “怎么了?”陈铭当然已经猜到薛雪之接下来想要说些什么,她这个心思简单的傻姑娘,一举一动都在陈铭的暗示和算计之下,之前陈铭的一连串话,就是为了让薛雪之说出接下来这句话而做准备的。

    “你……能不能先……先假装做我的男朋友……让那几个讨厌的人……死了那条心?”说着,薛雪之俏脸上的红晕显得更鲜艳了,而且蔓延到了耳后颈间,如同一抹薄薄的火烧云,那稍稍垂下的脸上,缓缓露出很温和的微笑,两颊上微微浮现两个酒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