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真校花(上)

    第二十五章·真校花(上)

    杨伟的表忠的方式,是展现出他对利益的贪婪,这种方式非常对陈铭公子的胃口,在陈公子眼中,一个什么都不贪的忠臣,比一个贪得无厌的内jian要可怕得多。

    所以杨伟直接坦白他想要利益,这对于陈公子而言,就是表忠。

    因为利益,陈公子才能够稳稳地抓住人心。

    杨伟一行人在禀报完战果之后,便回去了,因为陆闯所残留的余党还有一小部分没有铲除干净,虽然杨伟已经控制住了大局,但是并不排除还有死灰复燃的可能,所以按照陈铭的吩咐,必须连星星之火都给他灭掉。

    驾驶着那辆祝健留下的宾利,陈铭和洛水准备返回学校。

    宾利后座的地毯上,还残留着陆闯的血迹。

    之前,陈铭在杀了陆闯之后,就将他拖到了十六楼的卫生间里面,而反骨仔杨伟早就已经按照陈铭的吩咐等候在卫生间里面了,陈铭将车钥匙丢给陆闯,而陆闯则是拿出随身携带的麻袋,装上尸体,打扮成清洁工走下了楼。然后迅速开着陈铭那辆宾利载着陆闯的尸体到郊区去焚尸掩埋。

    可以说处理是干干净净,不留半点痕迹。

    这辆宾利可以停在距离陈氏集团最近的专用停车位上,理所当然成为处理尸体的最快捷途径。

    “洛水,宾利后座的地毯,你裹起来,然后拿到寝室去清洗干净。这血我看着晦气。”陈铭一边开着车,一边对坐在后座的洛水叮嘱道。

    洛水喜欢坐在车的后座,不喜欢副驾驶,就算陈铭开车的时候副驾驶没有人,洛水一般也不会去坐,因为她很喜欢后座那种宽敞ziyou的感觉。

    而陈铭在说完那句话的时候,就看到后视窗里,洛水提着一个装衣服的口袋,笑眯眯地盯着他。

    这个妮子,早就已经把地毯裹起来,塞进了一个装衣服的纸袋里,这个纸袋是之前两人在王府井购物的时候留在车上的。洛水脸上有些小自豪的窃笑,在把那纸袋交给陈铭的同时,还递给陈铭一张卡片。

    “这是什么?”陈铭手里拿着卡片一愣。

    “上面是姜承友叔叔之前给你的,‘门客’的联系方式,除此之外,我还给你写上了杨伟的联系方式,甚至他的qq、微信帐号等等,都在上面,方便你找他。”洛水莞尔一笑。

    “丫头……看来以后我很多事情直接就不用给你说了,你按着你的猜测去做好了……哪有你这么比蛔虫还了解我的。”陈铭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和之前对杨伟,对陆闯,对阎雅、王毅重,迥然不同,这道笑容,发自真心。

    将洛水送回寝室之后,陈铭驾着车继续在学校里面闲逛。

    在没有收到杨伟完全搞定陆闯残余势力之前,陈铭不会有下一步动作,所以这个时候,他可以放松心情,稍微关注一下那些出没在南央大学各个角落里面的美女。

    而这个时候,前面拐角处忽然蹿出来的一群人,迫使陈铭停下了车。

    “什么情况?这么多人?”陈铭把车倒了几步,然后熄火下车,往前走了几步,就看见几张熟悉的面孔。

    徐凌峰。

    “哟?神童?真是巧。”陈铭心头玩味一笑,想起了一个多星期以前那场聚会,一个叫徐凌峰的富家少爷,开着一辆奥迪a5在自己面前炫富的事情。

    那徐凌峰,果然又成了所有人的焦点,只见他手里捧一大束用人民币扎成的“鲜花”,背后停着他那辆尊贵的奥迪a5,穿着一身小西服,系着一条黑se的细长领带,看上去倒也人模狗样。

    此时正好是中午放学的高峰期,而此地又正好是站在人数最多的人文学院门口,一时间,整个人文学院大门外,一大批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驻足围观,人头攒动,堵得是水泄不通。

    更夸张的是,几个徐凌峰的手下,穿着黑se的西装,居然在人文学院外面拉出来一条jing戒线,迫使经过这里经过的路人无法靠近徐凌峰,要围观也只能隔着几步远的地方围观。

    “哎哟?这人是在做什么啊?”一个路过的男生问道。

    “还用解释?一看就是某个不把钱当钱的富二代在这里示爱。”另一个已经围观了比较长时间的男生回答道。

    “唷,他手里那束用钱编织成的‘花’……少说也有一百多张啊……天啊……一百张毛爷爷,一万多块钱呢,够我一年学费了。”

    “富二代的世界,你永远不懂。”

    “那被求爱的女的,肯定是幸福死了。”

    一群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对于徐凌峰这个一掷千金的少爷,有的羡慕,有的震惊,有的嫉妒,有的则是嘲笑。

    总之一群人聊得颇为欢乐。

    一个女生白了白眼,轻蔑道:“哼,有什么好幸福的?这种俗气的男人我才看不上呢。”

    “这钱可以买两台苹果了耶。”另一个女生两眼放光,“要是送我就好了。”

    “不过话说回来,他到底是要把花送给谁啊?”几个女生一直踮着脚朝着前面望去,始终望不到那徐凌峰少爷究竟是在等谁。

    “这还用说?这里是人文学院!我看仈jiu不离十,就是那号称南央大学真正校花的……”一个男生凑了上来,搭讪道。

    “对对!我看是!肯定就是那个女孩子,薛雪之。”

    薛雪之?

    听着周围一群人的交谈,忽然出现了几个让陈铭感兴趣的关键字。

    “校花”?

    “薛雪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