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立马横刀(下)

    第二十章·立马横刀(下)

    此时此刻,整个会议厅内,气氛异常的尴尬。

    陆闯面露杀气,yin冷深层,而陈公子却是一副“老子今天跟你死磕”的架势,跋扈嚣张,寸步不让。

    而之前就坐在那里的王毅重和阎雅二人,已经彻底不说话了,一是碍于眼前陆闯这个悍匪,二是也不打算跟陈铭多较真,在他们眼中,陈铭就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屁孩,懂什么?

    而“小孟尝”姜承友,此时此刻就是一副局外人看戏的模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饶有兴致地望着陈铭和陆闯两人,也不说话,只是脸se挂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这三个人心里都非常jing明,他们知道现在的场面绝对不能轻举妄动,得罪了陈铭都还好说,一旦要是惹怒了这个替陈家掌握江苏黑道的陆闯,那么他们几个人今后的ri子估计就不好过了。

    说白了,还不是谁枪杆子硬就听谁的,他阎雅、王毅重,都是家产上亿的富豪,可是手里面要说别的,还真就没有,光是有些陈家的生意罢了。别看阎雅是负责陈家在江苏的地下兵工厂,可是这个东西隐蔽xing得好的,而且管理也必须严丝合缝,这些玩意儿都是通过极其机密的渠道送到陈长生手上的,他自己哪能拿出来玩?

    所以说来,在场的几个老狐狸,都是不敢轻易得罪陆闯的。

    现在的场面,就给了陈铭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那就是今天摆不平眼前的这个陆闯,那么阎雅、王毅重、姜承友三人手上的资源,他陈铭绝对调不动。

    “都在观望……事情有趣了啊。”陈铭眯起眼睛,笑容优雅,摩拳擦掌,跃跃yu试。

    而就在这个时候,陆闯抽完了陈铭递给他的烟,站起身来,眼神之中充满着肃杀的寒意,他yin森森地笑了笑,道:“那么陈铭老弟,就多谢你的烟了,先走了,改ri再聊。”

    “那陆大哥,小弟送你。”说着,陈铭走上去,脸se有些许不易察觉的怯意,被陈铭拿捏得很好,惟妙惟肖,以假乱真。

    “哼,现在知道怕了,太迟了。”陆闯心头yin冷一笑,道:“不必了,我的车就在下面。”

    “没事的,陆大哥,我扶你,这有道台阶比较高,要注意一下,别绊着脚了。”陈铭姿态再次放低,和之前比起来,落差极大。

    这也让在座的阎雅、王毅重二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两人眼神里面满是疑惑,心想这陈铭小子一会儿乖得跟孙子一样,一会儿又跋扈得无边无际,到底心里在想些什么。

    而这个时候,只有坐在会议室角落里面默不作声的洛水,心中透彻如镜,她埋下头,并不去看陈铭,长长的齐刘海落下来,遮住了她的眉眼,却从那发丝的缝隙之中,透出洛水眼神之中的光芒。

    洛水明白陈铭想要做什么。

    这是两人从小到大培养起来的默契。

    “嘭!”

    一声锐响!

    陈铭掺扶着陆闯的右手,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把微型的左轮手枪!没有消声器,枪口直接抵着陆闯的胸口,又是一枪!

    血花四溅!

    陆闯还没有反映过来,胸口就已经被人开了两个窟窿,他瞪大眼睛,瞳孔紧缩,简直不敢相信,陈铭居然敢在这里对他开枪!

    而陈铭公子,此时此刻,笑容优雅,无懈可击,一膝盖撞在陆闯的腹部,陆闯应声倒地!

    血泊!

    汩汩流出的鲜血,顿时染红了地板,陆闯喉咙里发出“咳咳”的嘶喊声,沉闷而凄惨,那是鲜血流到喉咙里卡住之后所发出来的声音。

    那两发子弹,已经jing准地撕碎了陆闯的肺脏,鲜血回流,涌入喉咙之中。

    不等陆闯挣扎,陈铭再次扣动扳机,“砰砰”!又是两枪!

    这一次一枪击穿心脏,一枪击中脑门,陆闯当场毙命!

    阎雅和王毅重,顿时吓傻了眼!两人瞳孔紧缩,张大嘴巴就像是看妖怪一样盯着陈铭,他们就算想破脑袋都没有想到,陈铭陈公子,居然敢在这里开枪she杀陆闯!

    这是何等彪悍的行为?

    简直是疯子!

    三下五除二解决了陆闯之后,陈公子擦了擦脸上的血迹,露出白se的牙齿,笑得天真烂漫,随即,他抬起头,望着惊魂未定的阎雅和王毅重两人,道:“几位,先在这里坐几分钟,我去办点事。嗯……洛水,你负责招待一下几位,我很快就回来。”

    说完,陈铭就拖着陆闯的尸体,朝着会议室外面走去。

    现场一阵呆滞,王毅重、阎雅,甚至是向来以“不动如山”的形象出现在任何场合的“小孟尝”姜承友,都着实被惊到了。

    不过,仅仅是转瞬,姜承友错愕的脸se,就回复了那一贯的笑意,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硬的嘴唇,轻笑一声,小声道:“有趣……陈铭……用今后江苏黑道群龙无首,换来陈氏集团百分之百地掌控江苏经济和情报,这到底划不划算?接下来的江苏,更加好玩了……”

    ※※※

    一个小时之后。

    陈公子果然不食言,已经回来了,脸se的血迹完全洗的干干净净,**的头发垂下来,还滴着一些淡红se的水。而陈公子的白衬衣,算是彻底毁了,一大块血迹,斑驳地浸染在上面,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神通广大的陈公子不知道把尸体处理到了什么地方,总之整个十六楼,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地上的血痕也被拖把拖掉,陆闯就像是从这里消失了一样。

    可以说,除了陈公子衣服上的血迹之外,十六楼已经找不到任何一样陆闯留下的痕迹。

    “没事了,各位,我们继续我们刚才的话题吧。”说着,陈铭自信满满地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