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立马横刀(中)

    第十九章·立马横刀(中)

    “他应该正在路上。”姜承友淡淡地说了一句。

    “嗯,好。”陈铭笑眯眯地点了点头,道:“那么就不等他了,我直接说吧,几位叔叔相信早就有所耳闻了,现在老爹西征常年不在江苏,而健叔也在今早离开了,现在我想要接管江苏。”

    陈铭这番话,说得倒是颇有些气场,一副理所当然,想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的态度。

    洛水坐在会议室的一个角落里面,饶有兴趣地听着,她并不做声,只是静悄悄地听着陈铭讲话。

    “哈哈哈……小铭子,也不是几个叔叔仗着年纪大就要压着你,只是现在很多事情,有些东西你还没有学会怎么去处理。再说了,陈家的这些东西,将来迟早都是你的,只要陈长生回来一句话的事情。不过小铭子你如果实在是有这些要求,几个叔叔也不拽在手里,你拿去便是。”王毅重说得云淡风轻,脸上的笑容看上去倒是真诚,好像真的能杯酒释兵权一样。

    “好……好……”陈铭满脸赔笑,也不给出确切的答案,他眯着眼睛,笑容里满是玩味,他心里面非常清楚,王毅重手里面掌握的陈家资源,每年能够带给他王毅重九位数的收入,如此恐怖的一笔财富,是个正常人也不会轻易撒手,他现在开出来的其实都是空头支票而已。

    现在老爹陈长生似乎深陷西北油田和天然气开发的囹圄,一时半会儿也抽不开身回江苏,而陈铭也不希望什么事情都去麻烦老爹,这一次他陈铭是想要看一看,单单凭借自己,能不能摆平一些事情。这也是陈铭对自己的锻炼。

    比如现在,依靠解决陈家内部的一些问题,就是锻炼的内容。

    陈铭放低了姿态,而阎雅、王毅重两人也领情,用长辈的态度,一脸慈祥地跟陈铭打着擦边球,涉及到话语权交替的这些本质问题,最后也是只字未提。两人配合倒是默契,陈铭问谁,另外一个人就负责把陈铭的话题转移到自己的这个领域来,然后以此类推,一装一卸,把责任推到了九霄云外。

    陈公子是什么人物?怎么可能不清楚这两个人心里面所想,只不过他还在等,等候一个契机。眼下也只能够笑脸打哈哈。

    半个小时之后,一个身形魁梧的男人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这个男人,目露凶光,棱角分明,一走进来,陈铭顿时感觉到整个会议厅里的气氛骤变!

    之前还能够和自己打哈哈装模作样的阎雅、王毅重两人,神情顿时紧张起来,脸上的笑意转瞬即逝,眼睛直瞪瞪地盯着走进来的这个男人。

    正是陆闯。

    “陈千双呢?”

    陆闯左右环顾一番,发现打电话约他过来的陈千双并不在会议厅里面,鼻子里面发出一声冷哼,转身就走,根本不看站在他面前的陈铭半眼。

    狂妄至极!

    “诶!等一下!陆大哥是吧?我是陈铭,是陈长生的儿子,是我拜托千双姨叫你过来的,主要是有事情跟您商量。”陈铭一步跨上去,拦在陆闯面前,姿态极低,脸上的笑容也和煦可掬,和善友好。

    “陈长生的小子?”陆闯瞥了陈铭一眼,鼻子里面发出一声冷哼,语气之中带着一股森然之气,态度猖獗而高傲。

    “陆大哥还请坐下来,小弟有事情跟你商量。”陈铭也丝毫不在意他那句“小子”,客气而礼貌地领着陆闯,坐到会议室的位置上,然后给陆闯端来一杯热茶。

    这陆闯也就三十来岁的年纪,所以陈铭唤他一声大哥,绰绰有余。

    看陈铭礼数倒是颇为到位,陆闯的冷意稍有减缓,一屁股坐在了会议室的上座,也就是陈铭之前坐的地方。

    这时候,陈铭殷勤地走上来,掏出一根烟双手递给陆闯,道:“来,陆大哥抽根烟。”然后他自己也含了一根,紧接着就开始张牙舞爪,双手在全身上下搜来搜去,就是摸不出一个打火机。

    一看陈铭姿态放得这么低,陆闯心里发出一声冷笑,yin沉的脸se稍缓,他盯着陈铭在他面前手舞足蹈地动了三秒钟之后,自己伸手从衣兜里掏出了打火机,要给陈铭点烟。

    显然,这位掌握江苏黑道七成话语权的陆闯,绝对是这里的霸主,就连陈家公子,他都可以完全不放在眼里,也难怪陈千双要说“这个陆闯是个连陈长生都头疼的人了”。

    这种架势,无疑是告诉陈铭,江苏的黑道话语权,你想都别想。

    而就在陆闯打燃打火机,要给陈铭点烟的时候,陈铭却做了一件非常让在场所有人都错愕惊异的事情!

    只见他挺直着身板,俯瞰着坐在位置上的陆闯,然后埋下头去,也不用手去遮捂打火机的火焰,嘴里含着烟直接杵到陆闯打火机的火苗上。

    在外社交礼节方面,别人给点烟时候用手捂火遮风,这是做人的常识,是对别人最起码的尊重和感激。而陈铭这种直接含着烟杵到火苗里面去的动作,简直就是丝毫不把陆闯放在眼里的姿态!

    高傲自大,不屑一顾,嚣张跋扈到极致!

    陈铭此举,立刻让整个会议厅里弥漫着的火药味!

    “多谢陆大哥的火,俗话说‘有烟无火,难成正果’,今天要没你这火我还真想不出办法来。”点完烟,陈铭一仰头,吐了长长的一圈雾,一脸笑里藏刀的表情。

    “不谢。陈铭老弟,你这烟挺不错,改ri大哥一定好好还你。”陆闯脸seyin沉,目露凶光,一副杀气腾腾模样,缓缓坐下。

    和陆闯第一次过招,陈家公子,完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