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立马横刀(上)

    第十八章·立马横刀(上)

    “一切的事情,我都已经听祝健大哥说了,小少爷,也就是说,你现在想要把江苏全部掌控在自己的手里?”陈千双面含娇笑,面对眼前这个脸上稚气未脱的少年,似乎有些看小朋友的心态。

    “千双姨,您就别叫我小少爷了嘛,您是老爹的妹妹,我的姑妈,从小到大对您我还是打心里尊敬的。您还是像小时候那样叫我小铭好了。”陈铭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跟陈千双打着哈哈。

    “少来,我看了你的名单,‘小孟尝’姜承友,阎雅,王毅重……还有……陆闯……”陈千双皱了皱眉头,嘴角露出一丝神秘莫测的笑意,沉声道:“小少爷,哦不,铭小子,你是想玩呢,还是想真正做点事?”

    “千双姨什么意思?”陈铭皱了皱眉。

    “没什么……或许……这对你而言也算的是一个经验和教训吧,碰点壁也没什么不好,毕竟你还年轻,陈家,你老爹,还有我们,都还等得起。你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成长。毕竟道行这种东西,没有一些挫折,是无论如何也修炼不出来的。”陈千双笑了笑,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转瞬即逝。

    “我明白。”陈铭却一脸丝毫不在乎的模样,笑嘻嘻地盯着陈千双,看上去毫无心机的样子。

    “好吧……我会给你安排的……楼上的会议室你随便用。如果等一下败下阵来,记得叫千双姨上来给你圆场就是了。只不过……陆闯这个人,如果没有特别的原因,你最好不要得罪。虽然你是陈家的少主,但是陆闯这个人也毕竟不简单。如今整个江苏的黑道,他陆闯一个人就占了七成的话语权。伴随着陈长生大哥西征,陈家重心西迁,江苏的陈家嫡系势力减少,如今在江苏,陆闯是个连陈长生都头疼的人物。”陈千双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这句话却说得语重心长。

    “嗯……王毅重负责的是陈家地下赌场酒吧、私人会所、酒店等业务,而阎雅则是地下兵工厂。这两个人对于江苏陈家而言,无疑是几乎相当于掌握了一半的经济命脉,我说得对吧,千双姨。”陈铭脸上的笑意颇有深意,似乎已经有了十全的把握。

    “不错。所以说,这几个人都是你的老前辈,你想让他们对你这个新上任的愣头青服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陈千双点了点头。

    “那就这样吧……正如千双姨所说的,先让我试一下。至于我叫不动的地方,就有劳千双姨了。”陈铭点了点头。

    “唉……”陈千双脸上挂着尴尬的笑意,拿出手机开始逐一拨号,她显然是明白陈铭用意的,有些地头蛇陈铭叫不动,只能让她这个还算得上是主事人的陈千双来办理。

    毕竟当年商业鬼才的威名,还是有一些震慑力的。

    ※※※

    下午五点,位于陈氏集团大厦十六楼的会议厅内,已经有三个人坐在里面了,“小孟尝”姜承友,负责地下赌场和酒吧的王毅重,以及地下兵工厂的负责人阎雅。

    三个都是叔叔辈的中年男子,除了姜承友脸上还算得上平整,其余两个,都是一张饱经沧桑的脸。

    无疑,属于那种‘吃盐巴比陈铭吃饭都多’的主。

    显然陈铭的出现让在场三个人都非常意外,本来接到陈千双打来的电话,让他们赶过来。三人都以为是有什么事情要商议,结果没料想到出现在这会议室里的,却是连大学都还没有读完的陈铭少爷,在场的三个人,脸上顿时有些轻视之意。

    “哟?这不是陈铭吗?怎么?来陈氏集团实习还是参观?”王毅重先发出一声颇具亲和力的笑声,脸上满是一副像是看到多年未见的小侄儿一样的惊喜的神se。

    这王毅重的表情里面究竟有几分虚几分实,陈铭也懒得去深究,毕竟是常年负责陈家地下黑金事务多年,待人接物,装腔作势起来,自然是惟妙惟肖,以假乱真。

    陈铭看在眼里,也不拆穿,就像看喜剧一样看着,脸上挂着些许笑意,朝着王毅重点了点头,道:“几位叔叔,今天就侄儿在这里,有些事情想要跟几位商量一下。不过实在是因为侄儿喊不动几位陈家巨擘,所以只能靠千双姨帮侄儿打个电话了。”

    这时候,“小孟尝”姜承友似乎想起来什么,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恍惚,转瞬即逝,他抬起头,深不可测的眼神中,细细地打量着陈铭,眉头轻轻一皱,嘴角却浮起一抹诡秘的笑意。

    “诶……我看啊……是不是还有一位叔叔没有到场啊?陆闯叔,是么?”陈铭的食指在下巴上刮了刮,作出一副颇有些意外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