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被拒绝了!

    第十二章·被拒绝了!

    陈铭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听着寝室里面的几个哥们儿分析着,那个名字叫路佳怡的女孩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陈铭兄,我劝你就别考虑了,那路佳怡虽然还没有漂亮到校花的级别,但也是让全校很多公子哥疯狂的人物,我听说以孟依鹤为首的几个富家公子都在追求她,这种女神级别的妹子,不是我们这些穷吊可以追求的。”王欢拍了拍陈铭的肩膀,叹着气说道。

    “她说她在我们寝室楼下,让我下去跟她聊几句。”陈铭接完电话之后,面无表情地说道。

    “哈哈,正常的,这个女孩子有个外号,叫礼貌帝,她每一个拒绝的男生,都会当面说清楚,绝对不会发一条短信或者打电话去拒绝别人的。”寝室里面另外一个名叫周伟的男生笑道。

    “哦,那我去楼下看一下。”陈铭收起手机,噔噔噔跑下楼去,他依稀记得,的确那四个拒绝自己的大一妹子,其中有一个含糊其辞,不知道是不是拒绝。

    一跑到楼下,的确有一个穿着非常撩人的女生,等在楼下。

    jing致短小的热裤,配上黑se的丝袜,裹住她修长的美腿,脚上是干净的帆布鞋,再加上一张可以打7分的脸蛋,的确是一个质量颇高的小美女。

    帆布鞋,象征着朝气和活力无限;而穿黑se丝袜又会增添一些成熟xing感的气息,这两种穿着搭配,再加上美女坯子,的确可以将xing感和活力拿捏jing准,相辅相成。

    这样的女生,虽然不及洛水那小妖孽,但也的确可以吸引陈铭的注意。

    陈公子自然是不会放过这种与美人单独谈话的机会。

    这位名叫路佳怡的女生,与陈铭也有些交流,毕竟是一个专业的,很多课程都会一起上,陈铭一进校就锁定了这个女生为发展方向,自然而然会制造很多与这个女生熟识的机会。

    “陈铭……”

    路佳怡显得有些面露难se的样子,似乎是在考虑这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是路佳怡同学,怎么,找我有什么事情么?”陈铭笑得人畜无害,一张看上去全无心机的笑脸,这也是陈公子的标志xing招牌。

    不过联想到寝室哥们儿周伟的说法,这个女生是个礼貌帝,每一次拒绝别人都会非常有礼貌地当面说清,一想到这里,陈铭就心情不好了,猜想这个女生肯定是在编织一些有礼貌的拒绝言辞。

    果然,路佳怡的话,的确说得很有礼貌。

    “对不起……陈铭,你是个好人,不过我们暂时还不适合……不过我们可以做朋友好吗,如果有缘将来可以考虑……”说到这里,那路佳怡已经羞得满脸通红,埋着头作娇态。

    “哦。”陈铭点了点头,也懒得再多说了,淡淡道:“既然这样,就作朋友吧,嗯嗯,那我回去了啊。”说完,扬了扬手,又返回了寝室。

    望着陈铭的背影,路佳怡满意地点了点头,走到一个女生身旁,脸上的娇羞神态立刻消失了,她笑眯眯道:“走吧,去29栋宿舍,那边还要拒绝一个。”

    那个跟随路佳怡而来的女生显然是她的闺蜜,她脸上的神态颇为敬佩,“路佳怡,你真是彪悍啊……居然培养了这么多备胎。”

    “这你就不懂了。”路佳怡莞尔一笑,道:“这叫多点开花,不然要是哪一天我被男朋友甩了,岂不是就人财两空,我要给自己准备非常多的后路才行。每一个跟我表白的人,我都不能完全拒绝别人,不把话说这么绝,说是先当朋友,等到我遇到了什么麻烦,这些人都会因为喜欢我而帮助我的。等到我哪一天需要从他们里面提拔一个做我新男朋友的时候,也不愁没得选择吧。”

    听了路佳怡一番话,那同寝室闺蜜啧啧称赞,“你也算是有姿se才敢这么做……换做是我,我就不行了。不过……话说回来,刚才那个不就是被徐凌峰少爷所鄙视的陈铭吗?你怎么还让他进入你的备胎阵营。”

    “切,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反正顺路过来。”路佳怡轻蔑地冷哼了一声,继续道:“而且我也不相信陈铭就真的如同那徐凌峰少爷所说的,是个只用得起直板手机的穷鬼,我跟他倒还是有几次交流,总感觉他身上有种气场。不过也只是感觉而已,应该不准确吧。现在的富二代,哪个不是到处炫富,希望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是富二代?那种电影里面的贵公子装穷的情节,在现在这个社会应该很少见了。”

    ※※※

    陈铭并没有对连续被拒绝而感到半丝半毫的失落,这种程度的打击,对于陈铭这种从小就不把挫折当一回事的怪胎来说,简直就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下而已。从五岁开始就在中南军区里面接受半军事化训练的他,无论是抗打击能力和意志力,都堪称彪悍。

    寝室里面的其余几个哥们儿也没有再多过问陈铭的事情,毕竟大学,每个人都有各自要忙的事情,或者忙着打游戏,或者忙着创作,总之都很忙,他们很快就把这件事给彻底忘记了。

    第二天的早上起来的时候,qq新闻的第一条弹窗,让陈铭颇为惊讶。

    “金陵市委副书记,因涉嫌受贿达一亿,目前已经由检察机关立案。”

    “前金陵市委副书记的儿子,萧然基金会长,唐萧然,车祸,肇事师机逃逸。”

    陈家,手段彪悍而恐怖!令人发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