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陈家犊子!

    第十章·陈家犊子!

    坐在缓缓行驶的宾利上,陈铭乐滋滋地抽着烟,望着车窗外斑斓的夜景,心情别提有多好了。他转过头望了望那绝美脱俗的洛水,憨厚地一笑,露出整齐的白se牙齿。

    洛水也可爱地龇牙一笑,发出“咿呀”两声,作为回应。

    望着坐在车后座的妹妹洛水,半开着车窗,让外面的风灌进来,吹得她一头如云秀发迎风飞舞,再加上那远山般的柳叶眉,一双如梦似幻的明眸,那jing致绝美的脸上挂着些许疲惫,让陈铭看的直接呆了。

    好一个绝se佳人!

    如果不是健叔狠狠地瞪了陈铭一眼,估计这只禽兽立刻就会爬到后座去,把洛水直接按到在座位上,狠狠地亲上一口!

    “咳咳。”

    健叔轻轻地咳了两声,白了陈铭一眼,道:“你这臭小子真是嫌命长了是吧,五发子弹也敢跟别人十多二十号人撸?要不是那唐萧然的小弟不争气,你估计今晚就被砍死在那里了!”

    “健叔……我是为了保护洛水嘛……再说了,我肯定是有十全的把握,才敢这样做的啊……我一进房间我就知道那唐萧然培养不出什么优秀的小弟来,所以才敢这么做的啊,哈哈,你说是不?”陈铭无辜地一笑,天真如同孩童一般的眼神,顿时让那闷声开车健叔脸上的气愤也有些挂不住了,半咧开的嘴唇,竟然快蹦出一丝笑意。

    “咦?怎么?健叔你不生我气啦?笑啦?”陈铭显然发现了健叔脸上挂不住的笑意,得意洋洋地打趣道。

    “滚犊子。臭小子,你少得意!要不是你家老头发话,老子今天不抽死你才怪。”说着,健叔从怀里掏出手机,将电话录音放出来给陈铭听。

    那手机里面的录音颇为清晰,陈铭的父亲陈长生的声音非常有辨识度,一听便知道。

    “哈哈哈哈!这兔崽子做得真不错!陈家的犊子!就该有这样的气魄!好!祝健,把老子这句话录下来给那兔崽子听!让那兔崽子兴奋一下!这一次老子要表扬那兔崽子,你转告他,这次的事情老子帮他解决了,那唐萧然活不过明天,有什么事情老子帮他扛了!还有,告诉他兔崽子,没事以后别自己动手,金陵那边的人手那么多,随便他调用!臭小子,不是喜欢玩喜欢闹吗,老子把金陵给他,看他能闹出个什么来!”

    电话里面,陈长生的录音非常清晰,听得陈铭全身振奋。

    “想不到老头子居然英明了一次。”陈铭窃喜道。

    “不是。”

    健叔按灭手机,脸上的神情忽然严肃起来,他点了一支烟,眼神涣散,瞳孔之中似乎有大雾弥漫,他望着前方,沉声道:“他是想逐渐把陈家过渡给你。现在是金陵,以后或许就是整个的江苏……陈铭,以前有些话,我不跟你说,是因为你还小,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已经是大人了,陈家这么大的摊子,总有一天是要落在你手上的,仅靠着装逼打屁,你能不能守护好这个家族,守护好你背后的洛水?其他的我都不多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

    说完,健叔继续沉默,大口大口地抽着烟,不再搭理陈铭。

    陈铭望着车窗外急速掠过的夜景,再也没有刚才轻松跃然的心情,取而代之的是沉重,最后他闭上眼睛,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健叔,我知道。”

    陈铭当然知道,这位表面上仅仅只是为陈家少爷开车的健叔,是如今占有陈氏集团百分之十三股份的兵马大元帅,陈家重器,当年震惊了整个华夏黑道界的彪悍人物,陈家五虎上将之首,“狮虎”,祝健!当年跟随陈长生身后,忠心耿耿,出生入死,立下赫赫战功的兄弟!

    除了自告奋勇,担下为陈家少爷开车一职之外,祝健这位曾经陈家重器,在处理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的时候,也能发挥出惊人的能量。

    所以即使是陈家少爷,陈铭,也要唤祝健一声“叔”。

    ※※※

    在金陵急救中心里面,唐萧然正躺在病床上,恨得咬牙切齿,嘴里面骂着恶毒的诅咒。

    “我cao!陈叔宝是吧?洛水是吧!居然敢毁老子容!好!很好!非常好!你们几个,老子要让你碎尸万段!不!在那之前,我要先把那洛水婊子jian杀了!让那陈铭跪着求老子……哎哟喂……哎哟喂……”

    唐萧然的脸上裹着厚厚的白纱布,刚才的手术基本上把他脸上的玻璃渣子清洗干净了,脸颊上那条被陈铭拉出来的大口子也缝合了,但是现在他面部神经受损,一旦情绪激动,面部肌肉抽搐,就会牵动神经,出现短时间的面瘫,此时此刻,正是这种反应。

    “哎哟……哎哟……”唐萧然的惨叫上在vip病房内回荡着,刚才他抬进这急救中心的时候,也多亏了他市委副书记儿子的身份,什么手续都没有办,直接手术,可以说是刷脸卡也不为过。

    这也与唐萧然唐少爷高调的作风有关,这急救中心的院长对他太熟悉了,以前隔三差五唐萧然少爷就会送一两个被他打成重伤的病号来这里,不过这一次,唐萧然少爷是把自己送过来了。这倒是让这急救中心的院长颇为吃惊和意外的。

    相较而言,陈家的陈铭少爷如果被送到了这里,或许都还需要家里面给这边打个电话才行,因为陈少爷和这急救中心可不熟。

    毕竟陈少爷不是个喜欢找事的主儿。一般陈少爷不会随意出手,但是一旦出手了,也就不一般了,通常情况下,挨打的对方也没有必要来这急救中心了,直接送火葬场就行了。

    不过这一次,考虑到唐萧然唐少爷特殊的身份,陈铭公子在打算割断他咽喉的时候收手了。

    “我的儿子诶……我的儿诶……”一个中年贵妇守在唐萧然的病床边,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手里面lv限量版的包包非常显眼。

    “我的儿,究竟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居然敢把你打成这样子?快给妈说,妈让你爸去屠了他全家!”那中年贵妇便是这唐萧然的母亲,从她的言行之中就可以看出,这唐萧然跋扈飞扬、不可一世的xing格,和他母亲从小到大不问缘由的宠惯有关系。

    也不管不问,直接就要对方死,这种母亲,也难怪会教育出这样的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