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收场

    第九章·收场

    现在的一群女生,已经吓得瘫软在地上,泣涕交加,言辞恍惚,她们是研一的女学生,虽然已经年满二十三四岁,但毕竟是学校里面的学生,很多场面是连做梦都没有见到过了,现在亲身经历,可想而知她们内心有多么恐惧。

    不过,洛水都一直在安慰她们,告诉她们,这一切都不关她们的事,让她们不必担心。

    此时此刻,在英伦国际的监控室里面,几个保安正在回放着陈铭他们所在的雅间的视频。

    “怎么回事?保安室刚才打电话说vip厅里面发生恶xing枪击事件了?”

    只见一个经理模样的男子冲了上来,失声惊叫道。

    “经理,您来看一下……”几个保安回放到陈铭开枪之前的画面。

    “这……这好像是……天啊!这不是唐萧然唐公子的包厢吗?”那男经理吓得一身冷汗,双腿发软,简直要跪倒地上去,“市委副书记的儿子,在我们英伦国际的包厢里面出了事情……这要是责任怪罪下来……岂不是……”

    “经理……您看……这该怎么办……”一个保安人员脸se发白,战战兢兢地说道。

    毕竟,直接在他们包厢内开枪杀人,这简直可以上第二天新闻的头条了,要是报道出去,绝对是震惊全国的枪杀案!

    “我……我不知道……这……”经理已经被吓得回不过神来了,整个人瑟瑟发抖。

    “删掉。”

    忽然这个时候,一个体型宽大的男子,推开监控室的门,直接走了进来。

    “啊……董事长……您……您怎么来了?”经理一看走进来的是英伦国际的总董事长,脸se顿时又泛白了一圈。

    “废话少说,刚才vip包厢里面的视频录像,全部删掉。派遣过去的安保人员,也全部撤回,这个事情,不要插手管。”英伦国际的董事长皱了皱眉头,谨慎地命令道。

    “是……”几个监控室的保安纷纷点头,不敢违背,将录像倒回到陈铭开枪杀人的时候,然后按下“del”键。

    “还不够,之前的,也全部删掉,不留一点痕迹。听到了没有。”董事长言辞强硬,容不得半丝半毫的反对。

    “好……”

    监控室的保安如实照做,先是将视频完全删除,然后用对讲机通知前方的安保人员,全部撤离。

    “嗯。”确认视频资料全部消失之后,董事长才如释重负地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沉声道:“嗯,干得不错,等一会儿你们去财务那边,拿三个月工资作为奖赏。今天你们所见到的事情,全部给我保密,不准说出去半个字,否则,立刻就会遭来杀生之祸,明白了没有?”

    “明白……明白……您放心吧……董事长……这种事情就算给我们十个胆子,也不敢说出去啊……”经理立刻会意,他显然是明白了董事长的用意。

    其实这种事情,英伦国际这座夜场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死人也是偶尔会有的,经常两个富二代争一个一品鸡大打出手,然后将其中一方致死的事情也时有发生。很多时候英伦国际也都是瞒天过海,秘而不宣,杀人的那一方自然会很好地处理这件事。这几个监控室的保安,还有这位年轻的部门经理,都非常清楚个中缘由。

    英伦国际,不敢得罪那些不能得罪的人。

    但是,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董事长脸上的表情有如此紧张过。

    “难道是唐萧然唐少爷的缘故,所以董事长蔡不敢声张?不对啊……这视频资料明显是对唐萧然唐少爷有利的证据啊……那么是什么原因呢?莫非视频里面开枪的那个才是正主?”

    部门经理左思右想,也猜不出个缘由,最后他摇了摇头,心头暗暗道:“算了,这些人的事情,少去过问……不然哪一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显然,这位部门经理,和这监控室的保安人员,相互之间也都有默契,守口如瓶这种事情,他们也很乐意去做。不可能闲得无聊,把这些东西拿出去当做谈资。

    他们也知道,这种事情一旦说漏嘴了,弄不好他们就是全家灭门的悲剧。

    董事长处理完事情之后,走出监控室,盯着等候在门外那个卧蚕眉,目光如鹰的魁梧男子,道:“健哥,视频都删除了,您放心,绝对不可能有人可以查到陈公子开枪的。”

    “嗯。”

    那被唤作“健哥”的男子,微微地点点头,双目如炬,即使在漆黑的走廊里面,也闪烁着犀利的光芒。

    “健哥,您一个电话,害得我从滨江路那边调头赶过来,中间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哈哈……哈哈哈。等会儿我得让秘书去给我交罚单了……哈哈……不过幸好陈家公子没有大碍。值了……”英伦国际的董事长点头哈腰地说笑道,显然没有了刚才在监控室里面的那种威严和气势。

    “多谢你了,李董。陈家不会忘记你这份友谊的。”那位被唤作“健哥”的男子,面se平静,古井不波地说道。

    “哪里……要不是陈家的庇护,我这英伦国际哪里能够在金陵开下去啊?再说了,这英伦国际也算是陈家小少爷的半个后花园呢,毕竟贵家族在这里也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李董客客气气地回答道。

    “嗯。那今晚就有劳李董收拾残局了。jing方和媒体那边我已经通气了,他们不会来为难李董的。”健哥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嘿……嘿……您慢走,慢走啊。放心……一定处理妥当。”李董事长弯着腰,目送健哥离开之后,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我的天啊……这个唐萧然,得罪谁不好……居然敢打陈家小公主洛水的主意……要知道,别说这金陵了,就是整个江苏,也姓陈啊……”

    李董从上衣口袋里面掏出手帕,擦着额头上渗出的一大片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