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底蕴

    第五章·底蕴

    “萧然基金会,唐萧然。”

    “哦。”

    对于唐萧然唐少爷直接报家门,想压自己一头的行径,陈铭直接忽略,客气地点了点头,淡然道:“久仰。”

    在说出“久仰”两个字的时候,陈铭却没有真的如同“久仰大名,今ri一见,三生有幸”那样表情惊讶,而是简单地“哦”了一声,表情轻描淡写,平淡无奇,却让那唐萧然颇为惊讶。

    毕竟在那唐萧然的认知里面,在金陵这块土地上,没有人敢用这种直接忽略的态度跟他唐萧然说话。

    “叮”

    两人的酒杯轻轻一碰,红酒微微荡漾,然后陈铭转过身,牵着洛水娇嫩的小手,走到前面的沙发上坐下。

    “哎哟,真不错,真皮沙发,思特莱斯牛皮的……这手感真实不赖……”陈铭一屁股坐上去,就像小孩子发现新玩具一样,兴致颇高地弹了两下。

    唐萧然端着酒杯也坐回了原座,几个小弟纷纷走到他身旁,小声地问道:“唐少……怎么样,要兄弟们动手吗?”

    “是啊唐少,这小子吃了雄心豹子胆啊,居然敢泡你马子,简直是找死,你看看他,连真皮沙发都没有见过,肯定是没见过世面世面的傻小子,要不然兄弟们上去给他留下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好了。”

    唐萧然默然不语,他当然不相信刚才有那种气场的陈铭会连真皮沙发都没见过,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唤作“陈叔宝”的小子绝不简单。皱着眉头轻轻地泯了一口酒,唐萧然沉声道:“去叫几个一品鸡过来,我倒要试试这小子的道行。”

    陈铭脸上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兴奋模样,坐在沙发上左右扭动,动作滑稽而可笑,逗得坐在不远处的几个女学生也跟着笑了起来,暂时舒缓了雅间内紧张的气氛。

    “哈哈……这个……这就是洛水的男朋友?这么这么土气,连真皮沙发都没有见过,哈哈哈。”

    “可不是,你刚才也看到了,唐萧然唐少爷那是看在洛水的面子上,敬了他一杯酒,结果那小子还真是没有见过世面,居然连一些礼仪客套之词都不会说,看来真是没有什么社会经验。”

    “他名字似乎叫什么……陈叔宝?看样子应该就只是个大学新生吧?年轻真是好啊。”

    几个和洛水同寝室的女生一副轻蔑的表情,盯着陈铭嘻哈的笑脸,“啧啧”了两声,同时为洛水这么优秀的女孩子感到惋惜。

    “哎……洛水这么美丽的女孩子,居然有这么个奇葩一样的男朋友……真是糟蹋哦。”

    她们当然猜不到,此时此刻,陈铭的大脑正在迅速的运转着,过往的经历和记忆如同资料库一般在他眼前飞速翻阅,要把唐萧然这个名字给查出来。

    陈铭从十三岁开始就跟着父亲出席各种大小宴会,给国副级别的大佬高官敬过烟,和金三角的大毒枭喝过酒,什么道行的老狐狸没有见识过?就凭现在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唐萧然,陈铭还没有放在眼里。

    当然,现在陈铭的道行,跟自家的那个老头子相比,还差的天远。

    陈铭的老子是谁?

    江苏陈家,家主,陈长生!

    三十年众生牛马,六十年诸佛龙象,那个江苏真正的无冕之王陈家,在无数次惊天博弈之中步步为营,层层谋划,最终险胜之后积累下来的人脉和雄厚财力,足够让整个金陵,整个江苏,甚至是整个南方,都囊括在陈家的辐she之中!

    气吞万里如虎!

    陈长生也并非白手起家,在他有所作为之前,他的老子已经给他铺就了康庄大道。一个足够在整个华夏掀起惊涛骇浪的大枭雄,zhongyang军委总参,大诸侯,大王爷——陈富贵!

    也就是陈铭已经去世的爷爷。

    凭借着老爷子打下的半壁江山,陈长生并非坐享其成,而是极力扩张,无所不用其极,退出北方之后,稳固江苏的大本营,然后重新夺回南方的控制,可以说几乎是在所有人以为,老爷子陈富贵病逝之后陈家将一蹶不振的时候,陈长生就迅速上位,以雷厉风行的凌厉手段,扶大厦于将倾,将整个陈家从风雨飘摇之中挽救回来,然后继续保持着狂猛的发展程度。

    如此生猛恐怖的家族背景,除了带给陈铭足够强大的气场和魄力之外,还带给他极其优质的教育,无论是智力和武力方面,都让陈铭足够的优秀。

    所以,在金陵,这属于陈铭的主场,他也没有任何理由怯场。

    “市委副书记的儿子。”

    陈铭终于将眼前这个人的身份和自己所掌握的人脉关系网串联起来了。

    虽然在金陵陈铭几乎是可以横着走的主,但是毕竟有些关系也属敏感,比如说眼前这个唐萧然贵公子,陈铭只能断他的腿,不能杀。

    如果是一般的富二代和官二代敢打自己女人的主意,在金陵,陈铭说杀就杀了,没有丝毫的犹豫。

    “原来是这样。”陈铭表情戏谑,把双手枕在脑勺后面,神se颇为得意地抖着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