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妹妹兼女友(上)

    第二章·妹妹兼女友(上)

    “我说你小子,就这样的货se,你也看得上……”

    宾利的司机,是一个身材健硕的男子;一头浓密的直发,又细又软,扣在头上;两道卧蚕眉,像用笔画上去的;一双黑se的长眼,目光如鹰;高鼻子,薄嘴唇;脸上透出一股英气。

    “健叔……这好歹是新同学,相互认识一下也是很有必要的。对了,洛水那妮子呢。”陈铭打开一包10元的红se软包小熊猫,递给身旁的健叔一根,然后用点烟器点燃,巴拉巴拉地抽起来。

    陈铭比较喜欢这种小熊猫清雅淡香的味道,虽然他家老头子的书桌上随时都丢着限量版的黄鹤楼,但是陈铭从来不去拿来抽,他就喜欢这种10块钱的烟。

    “洛水那丫头?”健叔“啧啧”了一声,道:“在英伦国际那边参加一个酒会……太受欢迎了,我去接她的时候,看到她被一大群女生男生围在中间。她说还想再玩一阵子,叫我先来接你去她那里。”

    “女孩子家家的,去那种地方做什么。”陈铭皱了皱眉头,对于这个干妹妹,又是爱又是无奈。

    洛水是陈铭的妹妹不假,但同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这几乎是陈铭家老头子默认了的,那就是陈铭未来的正牌媳妇。

    洛水并非陈家子女,而是陈铭家老头子所收养的义女,和陈家没有血缘关系。

    这个十五岁就考入国立南央大学研究生院的小天才,拥有绝对妖孽化的容貌和智慧,而她却在和陈铭没有半丝半毫血缘关系的情况下,当了陈铭十五年的妹妹。

    陈铭的母亲姓洛,而洛水正是陈铭母亲生下陈铭三年之后,所领养的一个女孩子。

    陈铭母亲在陈铭四岁的时候去世,之后两兄妹就是靠着陈铭的老头子独自抚养长大。而就在今年,陈铭和妹妹洛水同时考上的重本之中的重本,国立南央大学,只不过陈铭比较不济,考上的只是本科,而妹妹洛水,却是直接考上了研究生。

    开学仅仅一周,陈铭的干妹妹兼女友,洛水,就已经成为学校里面最火的人物了。一时间,几乎被冠以“南央建校以来第一校花”的美誉。当然,这是被学校里那群无聊的宅男们炒出来的。这些人偷拍了洛水的照片,在人人网、新浪微博、qq空间、李毅吧里面疯传,甚至还有人上传了洛雨嫣上课发言的视频,登上了优酷、土豆、acfun首页,最终被转载几百万次,一度成为媲美nai茶妹妹的素颜美女。

    洛水那双深似古潭的大眼睛上有着漆黑浓密的睫毛,使得她不用化妆,眼线也清晰无比。这也成为网络上就“素颜”二字争议颇多的原因。

    一周之后,只要有洛水的课,大阶梯教室里面就会坐满了前来围观瞻仰的男生,不管他们是不是研究生院的学生,都要来欣赏一下这朵“传闻之中第一校花”的美貌。

    “这妮子,还打电话给我说她怕生,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了疯丫头了……”陈铭坐在车里,一边吐着烟,一边抱怨道。

    “哈哈哈……你还不知道那丫头的脾气?平时比谁都乖巧,一疯起来就无边无际的。说来……我刚才从英伦国际那边回来的时候,注意到现场的气氛有点不对,有几张熟面孔……小子,你还是快过去解决吧,否则洛水要是被哪个富家公子哥吃了豆腐,你就惨了……要知道,这南央大学可是有‘暴发户子弟集中营’别称的,哈哈哈……”健叔一只手靠在车窗上,一只手握着方向盘,笑哈哈地说道。

    “只要有这种找死的人出现,我第一个砍了。谁敢碰我的女人,我连跪下认错的机会都不给他。”陈铭眼神之中忽然闪过一缕凶煞,即使是在没有夜灯的暗处,也闪耀着凌厉的光芒。

    “哈哈哈,这倒是跟你家老头子一个脾气……想当年你娘……哎……不提了不提了,都是成年往事了。”健叔打了一个哈哈,脸上沧桑的皱纹,却在光和暗的交替间,显得那样的清晰。

    陈铭没有说话,独自转过头去盯着漆黑的车窗。

    ※※※

    英伦国际。

    在这里,如果想要开几瓶好酒,或者泡几个极品的妹子裹大床,开销恐怖得可以让一个普通城市小康家庭倾家荡产。更不提及“英伦国际”内部只有最高端消费人士才知道的赌场,每天在金钱的流动方面以千万为单位。

    在英伦国际,你可以随意看见各种各样的社会名流,因为这里本来就是面对金陵最高端的消费群体,在这里消费的人士,不仅仅是社会上流,而是上上流、最上流。在这里,你可以看见各种各样的歌星、主持人、高官、黑社会大佬。

    一辆银白se的宾利flyingspur,在夜se的装裹下,颇为低调地驶入英伦国际的停车场,缓缓地穿梭在各种宝马和保时捷之间,回头率着实不高。

    陈铭打开车门走下来,轻轻地理了理衣角。

    “等一下如果有什么事情,就直接给我打电话。”健叔笑得颇为憨厚。

    “事情一定会有,不过还劳烦不了健叔您出手。毕竟这是小孩子家的事情。我如果动手打人,只能算是小孩子之间的冲突,但是您动手,那xing质就不一样了。”

    说着,陈铭朝左边指了指,道:“旁边有夜总会,健叔您如果有兴致,不妨去那边休息一下。”说完,陈铭便将双手插进兜里,摇摇晃晃地走了进去。

    “你的那身三脚猫的功夫,就不要拿出来随便显摆了,毕竟能够在这里消费高档酒的人,没有点身家背景是不可能的。如果洛水真的被人欺负,直接打电话就是了,自己一个人蛮干多掉价啊你说是不是。”健叔显然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他看着陈铭长大,对这个小子的脾气知根知底,平时看起来嬉皮笑脸的觉得好说话,但其实这小子骨子里面有暴戾之气,一旦触及他的禁区,这小子就变得跟畜生一样没有人xing了。

    龙有逆鳞,触必杀之。

    洛水,绝对算得上是逆鳞之一。

    背对着健叔扬了扬手示意无碍之后,陈铭继续晃悠着,穿过停车场,径直走进了英伦国际的大楼。

    健叔愣在车里,半晌,吐了一圈烟,喃喃道:“虎豹之子,虽未成文,已有食牛之气。”

    在英伦国际的一家高档夜场里,洛水和她的朋友一行人正聊得正在兴致上。

    这是二楼的雅间里,只见一群人坐在长长的沙发上,玻璃桌上已经摆满了高档的红酒,在闪烁的霓虹下,雅间里面的氛围无论如何都称得上是暧昧。而唯独这个时候,一个女孩子,十五六岁的年纪,坐在远离众人的另一头,独自抱着一盒果汁在吮吸着。

    雅间里面,男女之间气氛旖旎暧昧,而这个女孩子坐在那里却如此突出,她所在的那个空间,仿佛就是一个脱离尘俗的镂空世界,与周围的喧嚣格格不入。

    好一个的空灵绝尘女子,明眸皓齿,妖娆绝伦,水汪汪的大眼睛勾魂摄魄,简直美得就像是妖孽一样。仿佛一出生的目的就是魅惑众生。

    她穿着一件裁剪jing致的蕾丝蓬蓬裙,jing致袖长的小腿上,裹着一圈白se泡泡袜,脚上穿着粉se的糖果亮漆圆头鞋。上身则是蕾丝的雪纺衫,薄纱映衬下,玉峰盈盈,柳腰纤巧。

    陈家,有小公主之称的天之娇女,洛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