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契约!无法逃离的魔爪

    “不行!”几人不约而同的开口,相视了一眼,冷煞道:“主子,我们不能让您一个人引开那个人,您这个主意我们不同意。”

    拓拔野也挑了挑眉看向了唐心:“是啊!你这么弱,根本不堪一击,独自走?别说那想杀你的人了,就是这林中的灵兽,或者是遇上一些不怀好意的佣兵,你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死。”

    唐心瞥了他一眼,继而目光落在他们几人身上,清冷的声音带着一股不容反抗的意味:“这是命令。”

    几人拳头紧拧,却是不敢反抗,她的命令,他们一向只有服从,哪怕,知道她是为他们好,知道她独自一人会陷入危险,他们也不能无视她的命令!这是从第一天跟着她开始,她便严格要求的,若是不服从命令,他们则失去了守护在她身边的资格!

    “主子,你若不肯让他们跟着,那就让我跟着你吧!”墨开口,血色的眼眸认真的看着她。

    唐心看了他们一眼,轻叹一声:“我知道你们都希望跟在我身边保护我,但,以你们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对付修仙者,我让你们跟着拓拔野出森林,是希望你们出了森林后想办法进入仙门习得本领,只有这样你们才能更加强大,而且,难道你们不相信有我自保的能力吗?若是你们硬要跟着我,不旦不能帮上忙,甚至还会让我分心,这难道就是你们想要的?”

    “主子……”

    他们知道,虽然她没有武之力,但是她的实力并不比他们谁的弱,难道,他们跟着她真的会让她陷入险境?如果这样,他们宁愿她独自一人,至少,他们相信,她绝不会轻易被杀死!

    而一旁的拓拔野听了她的这一番话,不由的深深的看着她,半响,站起来爽朗一笑:“哈哈哈,见过让下属去当铒的,还没见过让自己去当铒的主子,这般为下属着想,好!就冲你这一番话,我拓拔野就一定帮你把这几人安全带出森林去!”

    “如此,那就多谢了。”她看向晕迷的夏雪,道:“小雪就劳你们多照顾着,毒已经解了,伤口恢复还要些日子。”

    “这个你放心,让人担着她走就成了。”拓拔野说着,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个抬架:“我们最不缺这东西了,出门在外,什么都会准备充足,这个抬架就让你们几人抬着她吧!”

    八煞看了那抬架一眼,又看了看唐心,这才道:“主子,您打算现在就走吗?”

    “嗯,越早与你们分道走,越好。”

    “那我们日后如何找到主子?”他们深深的看着她,眼中划过一抺不舍。

    “既是在这边闯,又岂会默默无名?”倾城的面容带着一股摄人的风华,那眉宇间的自信让他们心头微动,只听她勾唇一笑:“只要你们将来也能闯出名声,何愁我们不能相见?”

    “我们绝不会让小姐失望!”他们眼中光芒烁烁,坚定的说着。

    “多照顾着小雪,你们几人当中,我最不放心的就是小雪。”

    “是。”

    她让他们将小雪放在那抬架上,这才对拓拔野说:“如此,他们就拜托你了,他日若能再见,定还你今日恩情。”

    “哈哈哈,行了行了,别婆婆妈妈的,不就是多带几个人吗?这又有什么,对了,你将来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去襄城的拓拔家族找我!”

    “好。”她点了点头,看了他们一眼,这才带着凤凤往另一边的森林走去。

    森中,唐心牵着凤凤走着,想了想,对它道:“凤凤,从今天开始,你进空间手镯里面去。”

    “为什么?凤凤想陪着娘亲。”他仰着头不解的看着她。

    “你是灵兽,能幻化为人,修为应该也不低,所以,你可以作为我的秘密武器,就算我真的落入了危险当中,你也可以出来救我,知道不?”

    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喔,知道了。”

    “那进去吧!你在里面若是无聊,可以让紫幽陪你说话。”

    “好。”他应了一声,瞬间进入空间手镯中。

    于是,唐心独自一人走在森中,这不仅是给他们一个历炼的机会,也是让她自己可以在危险的环境中发挥出身体里潜在的实力,或者她给人的感觉是很弱,但,她的实力是绝对的隐藏的,一般的人绝不是她的对手。

    当夜色渐暗之时,林中偶尔传来一两声灵兽的低吼声,她在树下生了个火堆,坐在火堆边闭目休息着,正当她将近睡去之时,却隐隐的听见有咝咝的声音传来,而且是越靠越近,当即,她睁开了眼睛,嗖的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

    “咝咝……”

    她警惕的朝周围看去,这声音,是蛇?目光从树上扫过,只是漆黑的光线让她看得不是很清楚,猛然间,身后嗖的一声传来,她迅速回身一看,一条泛着蓝色光芒细长的蛇正朝她窜来,而那蛇头的那枚晶石上显示的六字,让她知道这是一条六级的灵蛇!

    “咻!”

    她拔出匕首侧身躲开,那条灵蛇扑了个空,落在了地面上,盘着蛇身探起蛇头张开蛇嘴露出两颗尖尖的毒牙,发出咝咝的声音时而朝她窜来。

    她仔细的打量着那条蛇,蓝色的蛇身布着一种像鱼鳞一样的鳞片,在夜色下泛着漂亮的光芒,凶残的蛇眼泛着嗜血的气息,扁扁的蛇头上面微突起,一枚蓝色的晶片镶嵌在那里,如果此时有人看见,一定会惊呼出声。

    因为这不是一般的灵蛇,它的品阶虽然只有六级,但却是蛇中最毒的一种,蓝灵蛇!森林中探险的佣兵或者历练的人遇见了它都会想办法避开,不与它正面交锋,毕竟这蓝灵蛇剧毒无比,它的一点唾液就可以毒死一头巨大的灵兽,而且它的速度反应极快,遇上它的人绝大部分都只有死路一条,因此,它也被佣兵们叫成蚀灵蛇。

    “咝咝……”

    猛的一窜,蛇头带着蛇身迅速窜起朝她咬来,她闪身避开,正准备挥刀而下时,那条灵蛇却以极快的速度转身,蛇嘴一张,喷出了毒液,当那毒液落在地面时,竟是连土地也腐蚀了,看到这剧毒,她忽而眼睛一亮,眼中闪过诡异的光芒,唇角一勾,收起了手中的匕首。

    “看在你还有点用处,我就不直接杀了你了。”她低低的说着,收起匕首,慢慢的靠近那条蛇。

    蓝灵蛇本身是具有智力,见她突然收起了刀,反而没有再窜上去,探着蛇头看着她一步步靠近,属于蛇的那阴狠凶残的目光却在下一步划过嗜血的气息,猛的一窜,扑向了唐心,而这样一来,正中唐心下怀。

    只见她诡异的身法一闪,一手准确的掐住蛇头,另一手扣住了蛇的七寸地方,手一用力,警告般喝道:“再动,我就把你掐成两段!”

    也不知因被擒住还是惧于唐心那眼中的凌厉,那蓝灵蛇挣扎了一回会竟是一动不动的任由她掐着,偶尔摆动着蛇尾想要逃脱,可却被掐住七寸处而吃疼,不敢再乱动。

    清眸泛着兴奋的光芒,紧紧的盯着手中的灵蛇,她用树藤将蛇勒了起来,倒吊在树上,而蛇嘴被她用树枝卡着,大张着,合不拢,从空间手镯中取出一个瓶子,一手掐住了蛇头,盯着蛇的目光像是在盯着什么宝贝似的,笑盈盈的道:“来来来,吐点唾液出来给我,这可是宝啊!”

    哪知,蓝灵蛇根本不鸟她,张着嘴就是不滴出唾液,见状,唐心目光一眯,拿起一树小树枝压住了灵蛇那细小的舌头:“既然你不合作,那我只好自己来了。”无视那灵蛇的挣扎,树枝一压,那唾液便跟着滴下来。

    待装了满满一瓶时,她才放开了那灵蛇,拿出小刀笑得诡异的走近:“好了,现在你也没什么用处了,只剩下被杀的份了,至少还能让我尝尝烤灵蛇肉的味道。”

    亮着锋利的小刀在那蓝色的蛇身上比划着,一边称赞道:“这蛇皮很漂亮,蓝色的,还泛着鳞光,真不愧是灵蛇啊!你的蛇胆也是极有药用价值的,待我剥了你的皮后,再取出你的蛇胆,烤了蛇肉。”

    蓝灵蛇像是听懂了她的话似的,被吊着的蛇身猛的挣扎起来,不停的在树上晃着,只是嘴里被唐心用树枝卡着,根本合不上来,谁知唐心还用小刀刮了刮它的蛇皮,笑道:“不用怕,死了就不知道痛了。”她的小刀缓缓移动,来到蛇身七寸的地方,举起,就要剌入,却听见凤凤的声音传来。

    “娘亲,你干嘛非得杀了它?契约了不是更好吗?”一道光芒闪出,胖乎乎的凤凤眨着不解站在她的面前。

    “嗯?契约?”她挑了挑眉,手一顿,朝他看去。

    “是啊!灵兽都是可以契约的,而且契约的灵兽越多,娘亲的实力也会有所提升的呀!这蓝灵蛇的品阶虽然不高,但是胜在细小,娘亲也可以带它在身上以防万一,不是比杀了它更好吗?”

    “契约?”唐心眸光微转,在那条蓝灵蛇的身上打量着,让她契约这么一条蛇?貌似也不错,只是,她似乎不会契约啊!

    “凤凤,怎么契约?”

    “娘亲,你闭上眼睛感受一下,我把那几种契约的方法传给你。”

    唐心依言闭上眼睛,只觉脑海中划过契约的条例,她默默的吸收着,半响,这才睁开眼睛:“凤凤,你跟我契约的是本命契约?”这小鬼,竟然是契约本命?那可是生死与共的契约啊!

    一听这话,小家伙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玩着手指头,小声的说着:“凤凤就是娘亲的本命契约兽。”本命契约是独一无二的,就算她以后契约再多的灵兽,也不会再有本命契约兽。

    唐心嘴角一抽,本命契约越强大越好,要不然要是本命契约兽死了,她也活不成了,虽然说能幻化人形应该也算强大,只是,还真不是她小看他,就这小家伙长得白白胖胖的,能有多强?

    凤凤可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要不然一定会怄死,想他堂堂上古神兽,竟然被她怀疑实力?

    “小蛇,怎么样,跟我契约如何?”她笑盈盈的问着那条蛇,灵蛇,有一定的智力,也知道她在说什么,问问它的意见也无不可。

    哪知,那灵蛇凶残的目光还带着嗜血的目光,压根就不打算臣服。

    唐心一笑:“不契约?那好,我就先把你的牙给拔了,再剥了你的皮,再吃了你的胆,再啃了你的肉。”说着,锋利的小刀就在它的面前晃了晃,朝它被卡开的蛇嘴而去。

    这一下,那灵蛇紧绷着蛇身,想要往后退去,谁知唐心却一步步逼紧,眼见着那小刀架上了它的嘴,灵蛇僵硬着一动也不敢动,那双凶残的目光紧盯着唐心,半响,才蔫了下来,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契约。

    “识时务者为俊杰,不错。”她笑着收起小刀,一手按在它额头的晶石上,念动了契约的咒语,只见随着她的唇在轻念,一股淡淡的光芒慢慢的从她的手中弥漫而出,复上了灵蛇的蓝晶石,直到,契约完全,一道金色的光芒没入蓝灵蛇的额头,继而又再度的从蛇头中再试度呈现出来。

    “咦?怎么有这点金色的?”她诧异的看着那蛇头上面像金莲瓣一样的金色印记。

    “这好像是娘亲特有的烙印,我当初契约时也有,不过我是本命契约,是一朵金莲,娘亲你看。”凤凤说着,忽的将隐藏起来的印记呈现了出来,确实是一朵金莲。

    唐心眸光微闪,这朵金莲,跟她背后的金莲是一样的,这当中又有什么关联?莫非又与她的身世有关?

    “主人。”凉凉的声音传来,刚契约的蓝灵蛇被倒吊着,此时那凶残的目光已经没了嗜血的气息,正看着唐心。

    “嗯?你叫什么?”她打量着那被她倒吊着的蓝灵蛇,挑了挑眉,刚契约时,她已经知道这不是普通的灵蛇,而是蛇类中最毒的一种,有这样一条蛇在身边,貌似也不错。

    “主人,我叫小丹。”声音传来,似乎冰凉冰凉的,没有感情,但唐心却知道,这是蛇的本性,蛇本身就是冷血动物,性格冷酷自然不在话下。

    “嗯,小丹,既然你已经跟我契约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灵兽,你变小了盘在我的发上就好。”她手中小刀一划,切开了吊着它的绳子,而小丹蛇身上光芒一闪,当即化成一条如手指般长短的小蛇,如发夹一般的盘在她的墨发上面,静静的,就如同一件精美的发饰。

    “娘亲,有小丹在外面跟着你,凤凤就放心了,凤凤进去了。”他说着,身形一转,化做一道轻烟进入空间手镯中。

    她走到火堆边坐下,一手托着下巴,想着,她得快点出这森林,然后设法进入仙门修炼,否则,以她现在的实力,对付修仙者太弱了。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浓密的树叶洒落大地,在树下休息了一晚上的唐心伸了伸腰站了起来,火堆已经不知在何时熄灭,单独一人,什么也不用带,想走就走,想停就停,从空间中取出几颗樱桃当早餐吃,丢了两颗给小丹,便继续往林中走去。

    当她走了有一段路的时候,见前处的林中有一队佣兵在休息,似乎还没醒来,她看了一眼,便从他们的旁边走过,她可不认识,这林中每一队佣兵都会是正气之人,只是,当她从旁边走过时,警惕的佣兵已经嗖的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拔出腰间的剑,朝周围扫了一眼,当看到那一袭青衣容颜倾城的唐心时,皆惊艳的呆住了。

    好美的女子,眉目如画,雪脂凝肤,容颜倾城,纤纤柳腰,青衣淡雅,好个绝色飘逸的女子!

    为首的一名佣兵惊艳过后回过神,大步上前拦住了唐心的去路,笑得猥琐:“姑娘,一个人?”

    唐心抬眸,目光半眯,露出了一抺浅浅笑容:“嗯,一个人。”

    “姑娘,这幽冥森林可危险了,你怎么可以一个人进来这里?要不这样吧!你跟我们一道走,我们保护你的安全。”说着,竟是伸出手想要去摸唐心的手,却让她侧身一避,闪开了。

    “这不太好吧?你们几十个大男人的,我怎么好跟着你们。”轻柔的声音带着浅浅的笑意,清眸不着痕迹的打量了那一队佣兵,约五十人,个个腰间佩剑,看起来像是武者,而他们的腰间除了佩剑之外,还系着一个灰色的袋子,她知道那是乾坤袋,像空间手镯和空间戒指的价格都比较昂贵,而乾坤袋却是价格较便宜的,因此也较为常见。

    “没什么不好的,多你一个不多,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为首的那汉子回头吆喝一声,马上的,那五十来人便笑着大声应道:“是!”只是,那一双双有色的眼睛却是直勾勾的在唐心曼妙的身体上流连着。

    像是没见到他们的目光似的,唐心眸光一转,道:“那好,我就打扰了。”说着,朝他们走了过去。

    面对这样娇滴滴难得一见的美人儿,这对于在这森林中历练了几个月之久的男人们而言,无疑是久旱逢甘露,欢喜不已,一个个都凑到唐心的身边献殷勤。

    “有什么吃的吗?我肚子饿了。”她羞涩一笑,像是很不好意思似的。

    “有有有,我们昨夜还剩下一些烤肉,给你,来。”说着,纷纷掏出了乾坤袋中的烤肉就要递给她。

    唐心摇了摇头:“大早上的,我只喝有汤水的。”说着,瞥了他们火堆边的那个大锅,道:“既然你们有锅,那不如你们去随便弄点什么回来,我来熬汤给你们喝,怎么样?”

    一听她的话,众人眼睛一亮:“好!我们马上就去,你在这里等着,马上就回来。”说着,几个人便迅速往林中而去,而另外的一些人则捡来树枝点上火,锅中倒进水先煮开,继而一个个色眯眯的看着唐心,都想要挨着她坐着。

    “姑娘,你是哪里人?是跟着佣兵团进来的,还是家族出来历练的?”为首的那名佣兵坐在她的身边,越近看着她,那目光越发的痴迷。

    好美,真美,他还没见过这有哪个女子长得比她美的,这女子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不会真的是什么大家族的子女吧?想要下手,却又担心着,毕竟,这林中不少出来历练的家族子弟,若一个不小心惹上不该惹的,那后悔的可就是他们。

    “我是一个人。”唐心笑了笑,见那几人带着野味回来,便站了起来,一边避开了他们,一边好奇的走过去,惊奇的道:“你们好厉害,竟然这么快就扛以食物了。”

    被一个这么美的女子当面这样称赞着,佣兵们如吃了蜜糖一样,笑得开心,三两下的就把那野味给处理好,切小块了放进锅里煮着,旁边一直由一名佣兵在搅拌着,唐心只是走了过去,试了试味道,又让他们往里面加一点味料,直到煮好了,便让他们各自盛了一碗吃着。

    出门历练的佣兵,乾坤袋中装着的东西应有尽有,除了有他们随行要用的东西之外,还有他们此行的收获,因此,他们对自己随身带着的乾坤袋都是格外警慎的,从不离身,也不让他们碰触。

    唐心喝着肉汤,唇边带着浅笑,清眸中暗光流转,却无人察觉,直到,她的汤喝完,那坐在她旁边的佣兵却是一个个无力的倒下时,她才笑意盈盈的站了起来,看着他们:“你们怎么了?”

    “你、你做了什么?”众人震惊,这看似无害的女子,却让他们一个个都无力的倒在地上?是那汤有问题?她自己也有喝,怎么没事?

    “我就往里头加了点料,怎么样?味道不错吧?”她轻笑着,走过去,又盛了一碗:“我这两天还真没汤水喝,唇都干了,多喝点别浪费。”当着众人的面,她端着汤,不紧不慢的喝着,直到喝完,这才走向他们。

    手中的匕首泛着森寒的光芒,看着那些佣兵一个个惨白了脸,她盈盈轻笑:“你们是活命?还是想死?”

    “活命,当然是活命,姑娘,你就放了我们吧!我们也没对你做出什么事来,你不能这样对我们。”为首的那名佣兵有气无力的说着,看着那把泛着寒光的匕首,只觉得心都在颤抖。

    “没对我做什么?”唐心挑着眉:“刚才是谁一双眼睛色眯眯的往我身上打转的?嗯?你们可知道,上一个用这种目光盯着我的人,被我挖掉了眼珠子,还顺手给剦了,你们,要不要也试试?”手一动,匕首狠狠的就朝那人剌落。

    “啊!不要啊!姑娘、姑奶奶,饶命、饶命啊……”那人惊慌的尖叫着,吓得直接尿了裤子。

    “啧,你们真的是佣兵吗?这么没用?杀了你们都嫌手脏。”她哼了一声,将他们腰间的乾坤袋取下:“这次就放过你们,若是再让我看见你们,哼哼,你们知道会怎么样的。”

    目光一扫,勾唇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什么鬼主意,要知道,我敢一个人在这幽冥森林行走,我就有能力杀了你们!”

    众人一听,不由咽了咽口水,都怪他们被美色所迷,竟然放低了警惕,要不然也不会落得这般下场,不过,她的话也让他们冷汗直冒,先前竟然都觉得她娇弱无害,可,试想想哪一个没有实力的人敢独自进入这幽冥森林?

    乾坤袋不用认主,只要直接打开就成了,唐心收了他们的乾坤袋后,直接丢进了空间手镯里,瞥了他们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看着她就那样光明正大的拿了他们的东西在他们的面前离开,佣兵们是又怒又愤,却又无可奈何,此时全身使不上力气,他们最怕在此时会遇到另外的佣兵团,或者说是林中的灵兽,如果真的遇到了,以他们现在毫无战斗能力的样子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另一边,唐心搜刮了战利品后,哼着小曲走在林中,刚才查看了一下,里面有不少的晶石,那些晶石若是拿去卖了,还能卖到不少价格,想到这个,心情大好,看来这幽冥森林还真的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其实本来她也没想要他们这些东西的,谁让那些人偏偏找上她了,又用那色眯眯的眼光看着她,不给他们点教训,怎么对得起自己?

    “铿锵!”

    林中传来刀剑相碰的铿锵声,唐心的脚步一顿,寻着声音的方向,想着要不要去看看?刚迈出的一只脚半响还是收了回来,算了,闲事莫管,多管闲事的人总是死得早,她还是走她自己的路好了,何必去管那前面是谁在斗个你死我活?

    只是,她不往那声音所在的方向而去,那战斗着的人倒是往她这一方向而来,边打边过来,她看着那一些跑一些追的两方人马,不由挑了挑眉,尽量避着他们走。

    “哪里逃!”

    一声娇喝传入她的耳中,她回头一看,那一名穿着粉衣的少女步步逼紧,招招狠厉的追杀着那一名汉子,在刀剑相碰的一瞬间,少女手中一凝,一道水柱从掌心飞射而出,击向了那名汉子,只见咻的一声,水柱穿透那汉子的身体,那人身体一僵,鲜血从口中喷出,身体笔直的倒了下去。

    她一怔,看着那少女手中的水柱随着消失无踪,不禁心中诧异,难道那就是修真者所修炼的属性功法?竟然能凝水成形化成利刃穿透身体,那少女到底是什么人?

    似乎发现唐心在打量她,少女一抬头,两人四目相见,当看见唐心那倾城美貌之时,眼中闪过一丝妒忌,娇蛮的喝道:“你是什么人?”

    “同是林中之人,你说我能是什么人?”

    唐心无惧的直视着少女,见后面,一名戴着黑纱的女子带着十几名少女走了过来,她眸光微闪,暗暗的打量着那名面上带着黑纱的女子,因黑纱遮面,看不清她的容颜,只看到一双冰冷而带着威严的目光,她身上穿着灰色宽松长袍,手执鞭子,目光停顿在那拿着鞭子的手上,皮肤微皱,看起来应该是有上了年纪的女人,而她后面的十几名少女个个面容清秀,身上多多少少沾了鲜血,似乎,是一个门派的人,带着弟子进林历练。

    “巧儿,退下。”戴着黑纱的女人瞥了前面少女一眼,沙哑的声音让那正准备动怒的少女不敢造次,恭敬的退到一旁。

    那双冰冷的目光静静的打量着唐心,在看见唐心那张倾城的容貌时,没人知道,此时她身体里的血液都在跃动着,兴奋的光芒,期待的心情,让她险些无法控制住心情,缓了缓冰冷的目光,压下心头的兴奋,她缓缓的开口:“小姑娘,这幽冥森林危险万分,你怎么一个人在此行走?”

    “我原先与一佣兵团一起的,不过后来走散了。”这女人为何看着她的目光那样奇怪?虽然那一闪而过的神色快得让人无法察觉,但,她还是捕捉到了她眼中闪过的兴奋。

    到底,她在兴奋什么?直觉的,她知道面前这个女人的实力非同一般。

    “哦,这样啊,那你可愿与我们同路?”那蒙着黑纱的女人又再度开口,一双眼睛仍盯着她,注意着唐心的神色,见她沉思,便又道:“你不用担心,我是绿倚门的门主,她们则是我的徒儿,这一回,是带她们出来历练的。”

    “既然如此,那晚辈就打扰了。”她笑着应下,因为她知道,如果此时她开口推掉了,势必会引来这个女人的截杀!而她也想弄清楚,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从她身后的那些弟子因她的话而诧异的神色中可看出,她并不是一个热心的人。

    那么,会是因为什么呢?

    ------题外话------

    亲爱滴们,可想到这蒙着黑纱的女人在打唐心神马主意?貌似今晚码得早……就顺便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