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五品灵兽风狼!

    “何时师傅的决定,须要与你说了?”男子抬起头,面上带着几分不悦。

    少女见状,心头一惊,连连低下头:“是玉瑶越距了,请师傅不要见怪。”

    “好好照顾他,不要再让我知道你有一丝的不情不愿。”他的脸色微缓,沉声道:“你应该知道这仙门中的规距,不论入门的时间早,只论实力谁更强,等他的伤好了,我会收他为徒,以他的天赋不出三年必定越超你,你最好还是不要拿脸色给他看,否则,后悔的会是你。”

    金玉瑶因他的话而心头大惊,师傅这么说难道是因为那个胖子的灵根天赋非同一般?如果真是这样,若归他将来进了仙门,那、那……

    想到这,连连压下心中震惊:“师傅,玉瑶知错了,玉瑶不会再那样了。”

    “去准备好布条,待为师炖好了药就可以帮他包扎了。”

    “是。”她恭敬的行了一礼,这才转身离开。

    正午时分,灰衣男子拿着炖好的药散来到草屋里,见少女已经候在那里,这才走了过去,拿出一瓶药给她:“把这个涂在他身上的伤口上面。”

    “是。”她接过药,这才细心的为他上药,有了师傅先前的一番话,她哪敢再不情不愿?

    见状,灰衣男子这才在床边坐下,仔细的看了看他膝盖处的伤口,微叹道:“也不知是什么人,竟然下这样狠的手,这双腿,只怕是无论医好了。”

    “师傅,炼丹师也不能治好吗?”

    “一般的炼丹师根本无法治好这么严重的伤,只有丹圣或者以上级别的炼丹师才能治好,然而,在各大仙门之中,炼丹师比比皆是,丹圣却是极少,而要请他们出手治好他的伤,别说代价要多大,就是以丹圣的高傲也是绝不会出手。”

    金玉瑶一怔,问:“那他的脚不就不能走路了?”

    灰衣男子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他,慢慢的道:“那就得看他日后的际遇了。”

    少女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仙门中人,很看中机缘际遇,这确实是说不准的,只是,这胖子真的会有那样的机缘吗?

    与此同时,在幽冥森林中,唐心一行人正遇上了他们踏入这片森林的第一群灵兽,八头一品阶的赤焰猪,看着那头顶上镶着一块晶石的赤焰猪,他们又是诧异又是惊奇,要不是凤凤告诉他们,这就是灵兽中品阶最低却有很具攻击力道的赤焰猪,他们甚至还不知道这长着两根尖长的獠牙的猛兽就是一头一品阶的灵兽。

    “凤凤,这头锗真的有你说得那么好?吃了它的肉还可以让我们身体里都有灵气?”唐心被他们几人送上了树上,说是以防万一伤到了,此时,正坐在树上打量着那底下的八头猪。

    凤凤坐在她的怀里,一边解释着:“娘亲,这赤焰猪的肉也很好吃,它虽然品阶底,但浑身是宝,猪皮什么的都可以拿去卖,而这整头猪最为贵重的,就是它头上的那枚火属性的晶石了,它可以让火属性的人体内的火焰变强,要是拿来卖,价钱也比较高。”

    而唐心听了他的话,则拧了拧他的鼻子:“你这小鬼,什么都懂以前却装得那么嫩!”

    “娘亲。”他往她怀里就钻去,撒娇般的唤着。

    “好了,别闹,看他们下面的战斗。”唐心示意着,目光落在底下。

    他们不知道会在这森林中呆多久,而这个陌生的地方,只有战斗再战斗,才能让他们尽快的适应过来,也只有在实战中他们才能有更好的提升。

    “踏踏踏踏!”

    八头赤焰猪不约而同的踹着后脚,微低着猪头,那一双凶残的目光紧盯着他们几人,两长尖长的獠牙在地上蹭了一下,后脚用力一蹬,猛然的冲上前去。

    几人原本想用长剑来对付这八头猪的,不过想想还是收起了长剑,改而用手,武者修炼的力道有几百斤重,对付这几头猪,用他们的双手就可以了。

    在那几头赤焰者撞过来的同时,他们有的一手握住那獠牙,有的翻身上了猪背,只见,墨煞最为干脆,直接一拳挥了出去,那蕴含着强劲力道的一击,砰的一声击落在那头赤焰猪的身上,那头赤焰猪当下直直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面,抽了抽,一动不动的死去。

    黑煞走上前,用剑挖出那头赤焰焰头上的那块晶石,继而和墨以及夏雪一般站在一旁看着另外的几人。

    “呼!”

    与风煞对战的那头赤焰猪喷了了火焰,风煞没料到它竟然还有这本事,险些被火焰烧伤,好在迅速侧身一闪移到身后,以极快的速度双手举起了那头赤焰猪重重的摔向一旁的大树。

    “喝!”

    “砰!嘶!”

    重重的一摔,只听那头赤焰猪发出一声惨叫声,顿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树上的唐心见了,道:“这赤焰猪的攻击力应该说是属于蛮力,唯一的长处就是火焰攻击,战斗力不高,难道会列为一品的灵兽。”

    另外几人也很快的便将赤焰猪打倒,挖出了它们的晶石就打算交给唐心,唐心却笑道:“这是你们的战利品,自己留着,先生火,把这猪烤了,吃不完的还可以存起来。”

    “是。”八人应了一声,各自把那些赤焰猪都给处理了,墨和夏雪则负责生火,不一会,便将八头猪全都架了起为放在火堆上面烤着。

    “娘亲,反正这一路上还会有灵兽的,干嘛都烤了储存起来?”凤凤不解的问着。

    “你不是说是灵兽吗?难道就这样浪费了?多可惜。”唐心闻着那烤香了的味道,笑道:“反正放在空间手镯里面也不会坏,留起来也没什么不可。”

    “对了娘亲,空间手镯里面的果子熟好久了,紫幽说已经从普通的果子变成灵果,前些天凤凤在里面就一直吃那个,真的很好吃。”

    “哦?说起来我也很久没去看过了,既然如此,你进去摘些出来。”

    “好!”听到她交待的事情,凤凤眼睛一亮,自己终于派上用场了,虽然只是摘果子,但也让他兴奋不已。

    不多时,烤猪也好了,一行人围坐在其中一头猪的旁边,唐心则从空间手镯中取出几把小刀:“拿着,自己切了吃,多吃点别浪费了。”她笑了笑,自己也切下一块肉尝了尝味道。

    “小姐,这猪肉跟我们以前吃的真的很不同。”夏雪微微一笑,看着众人坐在一起,想起了唐子浩和夏雨,不由敛下了眼眸,要是他们都还活着那该多好?心微酸,眼眶不知不觉的红了,却怕被他们发现而不敢抬头,只低着头吃着猪肉。

    “嗯,这猪肉确实和我们以往吃的不同。”

    “有人!”一旁的墨突然出声,警惕的站了起来,血色的眼眸凌厉的朝林中看去。

    八煞也同时起身,目光朝那林中看去,那沙沙的脚步声,确实是往这边而来,是这虎啸大陆的修真者?或者是在这林中探险的人?

    唐心也朝那林中看去,见,一行穿着同一服饰的人正往这边而来,为首的是一名虎腰熊北的汉子,当他看到他们几人时,再看看那八头烤熟悉了的赤焰猪,眼中明显的闪过一丝诧异:“大老远的就闻到烤肉的味道,我还以为是哪个家族的人或者佣兵在这边,却没想到会是这么少的几个人,哎,你们当中,谁是主事的?那赤焰猪我们帮你们买了,可好?”

    汉子的声音粗声大气的,目光在他们几人的身上打量了一番,落在唐心的身上时闪过一丝惊艳,这名少女青衣着身,气质飘逸出尘,仙气十足,可却给人一种很弱的感觉,一点也不像修炼之人。

    “大叔,你想买猪吗?”唐心笑眯着眼轻声问着。

    “大叔?”汉子嘴角一抽,怪异的看了唐心一眼:“我有那么老吗?”

    “你看起来没四十也有三十五了吧?不叫大叔难道叫大哥?”唐心狡黠一笑,这人说话当真有趣,看他神色,好像叫他大叔很冤似的。

    这一回,汉子直跳起来,冲到了唐心的面前气呼呼的喊着:“我才二十八!”

    八煞和墨他们在那名汉子冲上前时警戒的挡在了他的前面,不让他再度靠近唐心。那汉子见几人那警惕的模样,不由挑了挑眉:“放心,我又不吃人,用得着这么紧张吗?”

    “噗嗤!”

    唐心失笑出声,指了指他那一在把的浓密的胡子:“你才二十八?看起来怎么这么老?”

    “我们进了这幽冥森林都三个月了,过了三个月野人生活,能不变成这样吗?”汉子扯了扯自己的胡子,想着,是不是应该刮了刮了?

    “哦,那看来还真不能叫大叔,要不然我也吃亏啊!”她轻笑,眸光流转着打量了一下他那近五十人的队伍,问:“你们想要买猪?”

    “不错!我们佣兵团已经两天没找到食物了,小姑娘,你既然是他们的头,就把这猪卖给我们如何?”汉子正色的道着。

    “我这猪不卖的。”她笑了笑,见他脸色微变,却又道:“我只作交易。”

    汉子打量了她一下,见她神色认真,不像开玩笑,便问:“什么交易?”

    “让我们跟着我们一道出这幽冥森林。”虽然她不知道这些人的实力如何,但是,他们能够来到这里,足以证明他们的实力不低,若是有他们护着,至少他们要安全很多,否则,以他们的实力,想要安全走出这林子却是极难的。

    “哈哈哈,你倒是挺会给我们找麻烦的,就想用这几头猪换得我们的保护?”汉子没有当下否决,却是双手环胸的笑看着她,因她的话,而再度的重新打量着她。

    “多我们几个人对你们也没什么坏处啊!就算真的遇上事情了,我们也能帮上忙。”唐心笑盈盈的看着他,直觉的,她觉得他会答应。

    “可你看起来,怎么那么弱?而且居然还带个孩子?你弟弟?”他挑着眉,看着那窝在她怀里正眨着眼睛好奇的看着他的凤凤。

    “才不是呢!凤凤是娘亲的儿子。”小家伙当即就抗议了,他才不要变成娘亲的弟弟。

    “我儿子。”唐心也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你儿子?”汉子瞪大了眼睛,怪异的看着她。

    “嗯,有问题吗?”

    “没,又不是我儿子,能有什么问题。”他耸了耸肩,见八煞他们嘴角一抽,不由在他们一个个的脸上打量了一下:“啧啧,不错啊!个个都是美男,养眼,真养眼,不过我可告诉你们,看你们的样子估计不是修真者吧?在没实力保护自己之前,还是别用这么俊美的脸比较好,这里不少老女人专门掳像你们这样的美男去暖床的。”

    “你!”

    八人同时冷下了脸,目光冰冷的看着他,手中的剑也似要出销。

    “哎,别以为我是说笑的,你们这几人一个个都长得这么养眼,实力嘛,啧啧,还真的不怎么样,看来我也只好勉为其难的应下这交易带你们一起上路了。”汉子对他们的冷意视若无睹,继续看向树上晃着脚的唐心:“小姑娘,下来吧!咱们谈谈。”说着,还一副猥琐的样子冲她眨了眨眼,看得一旁的墨脸色也跟着黑沉下来。

    “小雪,带我下去。”唐心坐在树上说着,树下的夏雪听了,身形一跃,便将她和凤凤带了下来。

    见夏雪那漂亮的身法,汉子眼睛一亮,几个大步上前,来到夏雪的面前扯开着嗓门道:“姑娘,不如你芳龄多少?可有许配人家?你看我人怎么样?别说是我自夸,我实力一流,家世一流,人品一流,长相也是一连,疼夫人也是一流,你若错过了我可就再遇不到一个像我这么好的人了。”

    夏雪瞥了他一眼,淡淡的移开了目光,而八煞和墨则扫了他一眼,目光中划过一丝怪异,唯独唐心轻笑出声:“那得看你这一路的表现了。”这人眼神清新,坦坦荡荡,一看便是正气之人,他们倒也算运气不错,在这林中第一个遇到的是他们,若换成别人,抢掠的事情绝不会少。

    他爽朗的大笑:“哈哈,我叫拓拔野,很高兴认识你们。”

    “我叫唐心,她是夏雪,也很高兴认识你们。”她笑说着,道:“既然你的人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就先让他们填饱肚子吧!”

    “好!”他回头一挥手,喝道:“原地休息,吃饱喝足后起程!”

    只见,当他的命令一落下,那五十多名佣兵才自行解散开,大步的走到那些烤好的赤焰猪那里,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见他们一行人训练有素严守规距的模样,唐心目光一眯,落在这大胡子的身上,能带出这样一队佣兵,这人,不简单。

    “唐心,你们是从那龙腾大陆来的吧!能过了那前面的冥海地域,倒也算不简单呐!”他与唐心他们坐在一起,一手放在膝盖上,一手拿着烤肉大口大口的吃着。

    她一笑:“听说幽冥森林危险重重,你们能在这里面生活三个月,也不简单。”

    “哈哈,那是,你们跟着我们,怎么说也能平安出这森林,若是遇到了别人,那可就没那和好运了,单单某些地方所遇到的高阶灵兽就有你们受的了,更别说林中经常发生的一些抢掠事情。”

    一旁,八煞和墨以及夏雪静静的听着他们两人说话,心下则暗忖着,他所说的话倒是提醒了他们,以主子的美貌,只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若对方是实力强硬的,那他们岂不是没有办法可以保护她?

    这一瞬间,他们必中都产生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出了这森林,也要进入修仙门,只有成为修仙者,他们的实力才能变得更加强大,才能更好的站在她的身边保护她的安全。

    唐心拨着火,一边说:“拓拔野,给我们说说这虎啸大陆吧!也好让我们有点心理准备。”

    “其实这边也没什么,反正你们只要记住一点,天下不会掉下馅饼,不要贪心,最重要的是不要太容易相信别人,当然,我就另当别论了,哈哈,还有,尽快让自己强大起来,只有你真正强大了,才能无惧于任何一人。”

    “嗯,你的话,我们记住了。”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唇边带着浅浅的笑,能这样给出忠告,他确实是不错。

    八煞和墨以及夏雪也朝他看了一眼,他们自然知道他这话确实是忠告,对于第一次认识的人他能给出这样的忠告,这个人确实是值得深交的人。

    一行人吃饱之后,便起程往森林中而去,一路上,拓拔野给他们讲了一些关于这片森林经常发生的事情,也告诉他们这片森林分内外两层,他们如此所在的地方则是属于外森林,灵兽的品阶也是较为低的,偶尔会有一两只高品阶的灵兽出来,当然,这只是极少,也是运气不好的人才会去碰上。

    只是,与他们一行人走到一起的唐心他们,并不知道,在他们进了这森林后,那灰衣人一直在暗处盯着他们,本想亲自动手,但最后却是忍了下来,进了这片森林,何愁他们不死?

    “嗯?”唐心突然间回头看去,感觉到那股阴寒与杀意瞬间出现过,可回头去寻找时,却是什么也没看见。

    “怎么了?”拓拔野也停下步伐回头朝周围扫视了一下。

    “我感觉有人在暗处盯着我们。”唐心皱着眉头说着。

    拓拔野一听,当即就否决了,摆摆手道:“不可能!我都没感觉到,你怎么可以感觉得到?”她连武者都不是,更别说是修真者了,这一行人当中就数她最弱,又怎么可能她会感觉得到暗处有人在盯着?

    “也许是我的错觉吧!”她敛下眼眸,牵着凤凤的手继续往前走着。

    暗处,那灰衣人眯着阴寒的目光扫了那一袭青衣的唐心一眼,无声无息的离开。

    “嚎!”

    像是狼的声音从林中传来,前面的拓拔野当即停下脚步,一副警惕的架势看着周围:“注意警戒!”随着他的声音一落下,那五十来名佣兵同时形成一个圈将唐心他们护在中间。

    “又是灵兽?”唐心挑了挑眉,朝周围看去,想看看那吼叫声是从哪里传来的,却只听见一阵诡异的风声袭来。

    “这是……”拓拔野皱着侧耳仔细倾听着,忽而一惊:“六品灵兽风狼!快!唐心,到树上树呆着去!”不等八煞他们反应过来,他大手一提,便将她的凤凤带上了树,这里就他们两个没有战斗能力,而风狼!更是非同一般!

    惊讶于他的速度之快,坐在树上的主唐心见他这一带她上树,竟然就是最顶的一处地方,虽然她所在的这唐棵大树树身有几大环抱之大,树干也很粗,只是,用得着坐这么上吗?

    然而,她还没问出口,便见下面数十道风掠过,那极快的身法看不清是什么,只见那东西像一阵狂风袭来,飞闯在底下众人之间,也没看见下面的攻击,便见利爪撕裂衣裳的声传出,紧接着便是一声闷哼,以及淡淡的血腥味夹在空气中慢慢散开,唐心一怔,惊愕的朝那底下看去。

    “小心!这是风狼!速度极快的风系攻击灵兽!”拓拔野沉声喝着,抽出腰间佩刀横挡在胸前,眼有瞥见一阵风卷来,没看见风狼的影子,他一手握刀身体一侧避开那道卷风的同时锋利的刀刃已经劈出。

    “嚎!”

    一头风狼被他一刀砍断了头,鲜血洒落一地,狼头滚落到一旁,狼身倒在原地,浓浓的血腥味一出,风狼的兽性越发的被激起,只见,数十道卷风停了下来,化成了数十只通体灰白的风狼,不同于一般的狼,这灵兽风狼的头上有着风属性的晶片,而且,也比普通的狼多了智力,此时,见同伴身首异处,它们一匹匹半俯着身子发出低低的嘶吼声。

    面对五品风狼,八煞和墨以及夏雪他们都明显的不力,身体因闪躲不及而被利爪爪伤,鲜血渗出吃痛的拧起了眉头,提起本体内的武之力气息,以最快的速度对战那风狼的速度。

    只是风狼的速度是出了名的快,饶是他们的速度提升,却也不是五品风狼的对手,没一会,身上多处受伤,伤得多,动作以及反应也变得越慢,夏雪眼见那风狼飞扑过来,不禁微提了一口气,心头一惊,想要挥剑而出,手中的剑却被另一匹风狼扑落,同一时间,另一匹风狼朝她扑来。

    “小雪!”唐心惊呼出声,想要出手,却见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拓拔野旋身来到她的身边将她带开,同时大刀一挥,削断了一匹狼的前肢,只见那匹狼扑倒在地呜呜的嚎叫着,鲜血很快的染红了它身上灰白色的皮毛,几次想爬起来,却又再次的扑倒。

    看到她没事,唐心这才放下心事,感激的朝拓拔野看了一眼,而拓拔野在下一刻伸手一托,也将她送上了树:“去上面呆着吧我!”声音一落,手一用力已经将夏雪送到树上的另一条树干上。

    “小雪,先处理一下你身上的伤。”唐心从空间手镯中取出药,站凤凤自己抱着树坐着,她则起身来到夏雪的身边,见她身上多处受伤,不由皱起了眉头:“好深的伤口。”手臂处,竟然深到连骨头都看见了。

    “那风狼好快的速度,我都没反应过来。”

    “你忍着点,这药会有点痛。”她洒下药,撕下布条给她包扎好:“这伤口没个十来天只怕无法恢复。”

    正包扎好的夏雪放下衣袖,一抬头,竟见一道冷箭朝唐心的后面射来,当即惊呼出声,同时朝她扑了过去:“小姐,小心!啊!”

    利刃剌入身体的声音那样的剌耳,唐心怔愕的看着那帮她挡了一箭的夏雪,腥红的鲜血从她的背后涌出,只是一会,那血变成了黑色,就连夏雪的脸色也迅速变紫。

    “箭中有毒!”她猛然回过神来,迅速拿出一颗解毒丸让她服下:“小雪,小雪支持住!”

    树下,风狼也在下一刻全部退离,八煞和墨担忧的朝树上看去,其中几人上树将她们带了下来:“主子,她怎么样?”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在暗处放冷箭?莫非是那修仙者?只是,如果是那修仙者,为何他不露面,反而躲在暗处?

    “箭必需先拔出来才能清理伤口,唐心,我来吧!我处理这样的事情多了,有经验,先拔出毒箭后再到林中找一些草药,也许还能有救回她。”拓拔野快速的蹲下,就要去拔夏雪背上的箭,却让唐心挡下了。

    “等等!”她扶着紧咬着唇脸色泛紫的夏雪,吩咐道:“墨,你过来帮我扶着小雪,冷煞,你找根树枝过来给小雪咬着。”她一手在她的背后点了几下,接过冷煞的树枝让夏雪咬住,对她道:“小雪,这箭是倒带勾的,拔出来会有点痛,你要忍着。”

    “嗯。”夏雪应了一声,豆珠大的汗水从额头流下。

    唐心用匕首将那长箭削断一节,一手握住那节箭,咬了咬牙,用力一拔!

    “啊!”

    鲜血伴着那箭喷出,夏雪也因那剧痛而昏了过去,唐心用匕首划开她背后的衣裳,小心翼翼的洒上药,这才用布条给她绑起来,而在一旁看着的拓拔野则有些傻了眼,看着她那熟练的包扎动作以及她手中的那些药粉,半响,他才说:“唐心,我这有刀伤药,是炼丹师调配的,怎么也比你那个好吧!”

    “谢了,我这个就可以了。”她开口说着,扶着昏过去的夏雪靠在一旁的树上,见她脸上的紫色还没完全散去,眼中不禁划过一丝担心。

    “少主,没找到那暗处之人。”一名佣兵来到拓拔野的身边说着。

    拓拔野目光微闪,看向唐心他们几人,问:“你们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还是在这边有什么仇家?怎么有人会放冷箭要你的命?”暗处之人的实力应该比他还要强,只是他想不明白,他们既然是刚来这里,为何会有仇家盯上?

    “是有一个修仙者要我的命。”她开口说着,敛下了眼眸:“我没想到那人这么快又盯了我的,若是我们继续跟你们在一起,只怕到时会连累了你们,拓拔野,你还是先带你的人离开吧!”

    “开什么玩笑?我吃了你们的赤焰猪自然就会带你们一同上路,怎可说遇到危险就丢下你们了?这可不是我拓拔野的处理风格,你也别在再了,先休息一下,我的人也伤了不少,我先让他们处理一下伤口再上路。”

    闻言,唐心抬睥看了他一眼,而他却是转过身去看他那些受了伤的佣兵,给他们包扎着。

    “你们也处理一下自己的伤口吧!”她看了八煞和墨一眼,几人身上都有伤,只是大小不同罢了,以他们的实力,竟然能让那风狼伤成这样,那风狼发真是厉害,只是,为何又会在那突然间退去?

    看着受了伤的他们,她敛下眼眸想了想,如果他们再跟着她,危险必然不会少,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只会受伤,根本帮不上她,甚至,会因为她而丧命,那么,她是不是应该重新考虑一下,让他们不要跟在她的身边?

    晕过去的夏雪脸上的紫色渐渐散去,看得拓拔野惊讶不已:“唐心,你那药是什么药来的?怎么那么厉害?竟然让她的脸色恢复正常了?难道说,你那个药也是炼丹师调配的吗?”

    “不是,是我自己弄的。”她说着,看向坐在旁边的几人,道:“我突然有了个决定。”

    听了她的话,几人不约而同的朝她看去,冷煞开口:“主子,有什么决定?”

    “你们若再跟着我,只怕也是会更加危险,而且,那个人又开始盯上了我们,所以我打算,你们跟着拓拔野他们出森林,我和凤凤一起,这样一来,那个人也不会再盯着你们。”拓拔野他们的实力对付这林中灵兽绰绰有余,既然如此,他们若是由佣兵们护送出森林,必定不是什么难事,而由她引开那个人,他们也会安全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