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损落!崛起!

    “宸儿……”被推到一旁的妇人眼中尽是担忧之色,看着他们父子两人在那里针锋相对,她心中难受万分,却又无法阻止,无论是伤了谁,都不是她所乐意看见的。

    剑气动,两抺身影在同一时间掠出,强大的剑罡之气迅速弥漫在空气之中,刀剑相碰的铿锵声伴随着火花迸射而出,洒落在空气中,武之力的涌动,凌厉如刀锋,两人都没打算留手,剑尖与身上的杀意相结合着,战意凛冽,似乎,不死不休!

    “咻!铿锵!”

    只见,沐天佑手中的利剑一转,一记浑厚的剑罡之气夹带着骇人的杀意以掩耳不及之势朝他袭去,同一时间,沐宸风手中的寒剑一拂,泛着锋利光芒的利剑在半空中化出数道剑影,手一转,凛冽的剑影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宝剑飞袭向沐天佑,一举破解了他袭来的骇人罡气,冰寒的气息划过他的身侧,只听咻咻咻的几声,他避开了数道攻击,脸上却还是被剑气所伤,鲜血顺着脸颊滑落,血腥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而开。

    沐天佑的手指从脸上流血的地方划过,瞥见那抺腥红的血,眸光中的风暴骤然掀起,一身的杀气比先前更甚,身影一动,再一次的将两人的战斗提升向顶锋。

    “砰!”

    强大的气流在空气中划过,硬生生的将一面厚实的墙壁给削成了两半倒塌在地面,原本整齐雅致的院落,因他们的这一场战斗而变得凌乱不堪,王府的暗卫与沐天佑带来的人打成一团,听着那震得地面一动的声音传出时,本能的回去看去,这一看,不由心一惊。

    只见那沐天佑将武之力注入手中的剑中,蕴含着强大气息的利剑往地面上的一剌,骇人的气流如同水纹一般的涌开,地面被掀了起来,一片片的地砖被震得碎裂散落一地,在那尘烟弥漫的瞬间,凛冽的剑锋与沐宸风的手中的利剑再一次的碰撞在一起,两股强大气流的挤压与摩擦爆发出让人不敢直视的光芒,只听铿锵的一声传出,两人的剑被那股气流所折断,飞上了半空,深深的剌入地面,两人的身体也因那股强大气息的涌出而反弹而开,猛然往后退去。

    “想不到,你的修为竟然已经到达武圣境界!只可惜,初入武圣气息未稳,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沐天佑稳住了脚,面色平静无波,内心却震撼连连。

    他竟然已经踏入武圣的境界?沐宸风,他不愧是他众多儿子中最优秀的一个,只是,他强大得太快,他也太狂傲,他的威严绝不容许有人冒犯,哪怕这个人是他的儿子!哪怕是众多儿子中最优秀的一个,他也会亲手了结了他!

    锐利的眼中狠厉的神色一闪而过,杀意毫不掩饰,强大到威胁到他的地位,他就会除了他!

    被气流击中了胸口而血气上涌的沐宸风凤眸一眯,紧抿着唇并没有开口,真气的流动,激起了他身体里的冰寒之气,两股气息似乎在相互冲撞着,让此时的他脸色都些苍白。

    “主人?主人你怎么样?”胸口处,娃娃担忧的声音传出,它只是一枚灵宝,它也还只是灵宝,没能修炼出人形的它此时除了能减轻他身体寒气的痛苦之外,根本无法帮到他做么,也因紧紧的贴着他的胸口,他体内气息的变化在第一时间它就知道,主人,此时情况很不妙!

    “没事。”他脸神识与它交谈,双手抬起慢慢的压下体内的冰寒气息,那颗冰玄珠在他的体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会怎么样,他最是心知肚明。

    沐天佑看着手中断了一截的断剑,再看那在不远处运气疗伤的沐宸风,忽而嘴角勾起一抺残忍的笑容:“今天,我就送你下地狱!”冷血的声音一落下,他的身影猛的飞掠上前,持着那截断剑飞袭而出,毫不留情的朝他的胸口剌去。

    “不!”

    尖锐的惊呼声骤然划过天际,没等人反应过来,只见一抺身影飞奔而来扑到了沐宸风的身上,用自己的身体帮他挡下了那足以致命的一剑,利刃剌入身体的声音,那样的清晰,惊呆了本想出手的沐宸风,看着他娘亲嘴角渗出鲜血,而背后还剌着那半截利剑,凤眸不禁发红,杀意如同狂风般窜出,猛的一掌就朝还握着剑柄的沐天佑击去。

    “畜生!”

    人道虎毒不食子,他不仅想要杀他,更是连他的妻子也下得了杀手,此时,他无比的痛恨着,自己竟然与他有着血缘关系!竟然与这禽兽有着血缘关系!

    “噗!”

    冷不防的受了他一掌,虽然已经侧身避开,但仍是慢了半步,那夹带着雄厚力道的一掌击落在他的胸口,顿时体内血气翻滚,一口鲜血猛然喷出。

    “呸!”

    吐掉口中的血腥味,他抬起衣袖拭了拭嘴角,阴鸷着目光抬眸看着那个奄奄一息的女人,冷哼一声:“不知死活的女人!真是该死!”若不是她突然扑出来,这一剑就会剌在沐宸风的身上,他也就必死无疑!

    愤怒占据了他的胸口,恨意的火焰与怒火相交溶着,沐宸风扶着倒在他怀里的娘亲,凤眸中闪过一丝伤痛:“母亲……”

    “宸、宸儿,娘不能再陪着你、你了,你要、要好好的……”话还没说完,那伸起来想抚着沐宸风脸的手却是无力可垂了下去,一滴泪,无声的从眼角划落,慢慢的合上眼睛,停止了呼吸。

    紧拧成拳头的手在颤抖着,似乎满腔的怒火与恨意就要飞喷而出,凤眸抬起,眼中的杀意复盖了那一抺痛意,深邃而森寒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他,咬牙切齿的低吼着:“沐天佑!”

    将他娘亲放下,手掌运起一股强烈的气息,武之力的暗劲凝聚在掌中,猛然劈出,风劲,伴随着力道挥出,发出了呼呼的气流声,空气中的气息一再的变幻,变得十分的阴沉,十分的骇人。

    原本,这一掌拍出的力道绝对是惊人的,但,却因体内的寒气猛然的往上一窜,迅速在在体内弥漫而让这一掌的威力减半,沐天佑同样挥出的一掌却是蕴含着十足的力道,两人的手掌在半空中相击在一起时,一弱一强,力道迸射而出,猛的将沐宸风给击飞了出去。

    “砰砰砰!”

    被强劲的力道拍出,沐宸风的身体撞上了后面盆栽,发出一声声砰砰的响起,身体因那股力道之大而无法煞住脚,硬生生的往后摔去,直到,背部撞上了厚实的墙壁才停了下来。

    鲜血,从他的口中溢出,他的身体像散了架似的,一阵的无力,体内的寒气没有武之力的相压,猛的往外窜起,那颗冰玄珠更像是在他的胸口处转动着,释放着森寒徹骨的冰寒之气,不一会,他的身体便颤颤的发抖着,眉毛如复上了一层薄薄的霜,脸色也变得苍白,嘴角更是抖个不停。

    “主人,主人……”胸前,娃娃焦急万分又惊惧的声音带着哭腔,它想帮忙吸掉他身上的寒气,但那寒气却像是决了堤似的狂涌出来,很快的便占据了它小小的空间,让它根本无法起到作用。

    再这样下去,主人会死的,主人真的会死的!

    “喝!去死吧!”

    沐天佑见他体内的寒气发作,心知机会到了,当下手掌聚起一股凌厉的掌风,强大的气流汇聚成一团,身影猛的往前掠去,那欲置他于死地的一掌狠狠的,毫不犹豫的击落在他的胸口!

    “砰!”

    重重的一记响声响起,似乎,听到沐宸风的胸口处传来一声碎裂的声音。

    “噗!”

    噗嗤的一声,腥红的鲜血猛的从他的口中喷出,溅到沐天佑的脸上,他的身体僵硬的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身后靠着的墙因沐天佑的一掌而碎裂而开,一道道细细的裂缝咔嚓咔嚓的传了,直到,轰隆的一声整面墙倒下,沐宸风的身体也跟着无力的倒下,重重的摔落在那片废墟之中。

    “主子!”

    与沐天佑的暗卫在对战的暗影,看到他整个人无力的倒下,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一个个都惊呼出声,想要冲上前,却被那些暗卫挡住,分身乏术。

    “哼!”

    沐天佑冷哼一声,收回了手,看着那倒在地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沐宸风,他清楚的知道受了他那一掌,他没有一丝活命的机会,尤其是,他清楚的感觉到,当他一掌击落在他身上时,他五脏六腑的碎裂声传来,一个人的修为就算再高,五脏六腑一旦碎裂就没有一丝活命的可能!

    他,沐宸风,终于死在他手里了!

    “哈哈哈哈!跟我作对?找死!”他仰天畅笑,忽而衣袖一拂,面色又阴沉下来,想到至今连唐心的藏身之地在哪都不知道,而他又已经死了,心中怒火难平,一手运气,吸来一把剑,厉声怒喝:“坏我的好事!我要将你五马分尸!以泄我心头之怒!”

    不可不说,沐天佑是冷血无情残忍嗜血的,连自己的亲生儿子,杀了之后还想着五马分尸来泄他心头怒火,看着他手中寒剑泛着锋利光芒,不远处的暗卫既怒又恨,不约而同的齐声怒喝:“住手!”

    然而,沐天佑是不会因他们的话而停下自己要做的事情的,只见他抬起手中的剑,一步步的走近,阴狠而嗜血的笑着,眼中,尽是杀意与狠厉,手起,就在剑要落下之时,却猛然脸色一变。

    “啊!”

    身体猛的往地上摔去,就连手中的剑也脱落一旁,体内传来的那股椎心之痛,那熟悉又陌生的痛楚,让他惨叫连连,冷汗直冒!此时的他,一身的武之力无法凝聚,那股痛楚让他根本无法承受,只能一声声的惨叫着,痛呼着。

    “快、快送、朕、朕回宫!快、快传太医!快!”生不如死的痛意使他狼狈的在地上打滚着,十指深深的抓入地面,又时而抱着身体狠狠的滚向墙角,将自己重重的撞了过去,企图撞晕自己来减轻身体里来传的椎心之痛。

    那些暗卫见他如此也是大惊,连忙撤离迅速来到他的身边带着他往皇宫中而去。而见到他们离开,王府的暗卫迅速来到沐宸风的身边。

    “主子!”

    他们跪倒在旁边,看着了无生息的他,不由的悲痛万分的低泣着。

    而此时,毒林中,夏雪看着那吹着蚀心曲的主子,看着她一遍又一遍的吹着,心知她定是要让那沐天佑痛个死去活来,让他生不如死的承受着那剧痛,只是,此时无论是夏雪,还是唐心,都没有料到,正是因为她在这里吹着蚀心笛,才让沐宸风免于被五马分尸的下场。

    不知过了多久,唐心这才停下来,头也不回,对着身后的夏雪吩咐着:“让冷煞去打听一下沐宸风的近况。”沐天佑的狠厉与冷血,让她心中隐隐有着担心,也不知他的事情办完没有,若是一直留在皇城,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是。”夏雪轻应一声,转身离开。

    与此同时,在一处山洞中,正闭目凝神的一名灰袍男子突然间睁开了眼睛,轻叹:“损落了吗?真是可惜了。”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送了沐宸风灵宝的那名灰衣人,他因在那枚灵宝中留下了一缕神识,可以清楚的知道他何时损落,就在刚才,他正盘膝修炼中,突然间神识一断,让他心神一阵不宁,这才睁开了眼睛,寄存在玉佩中的那一缕神识没感应到他生命力的跳动,看来,是损落了。

    先天灵体,千年都难得一见的先天灵体,竟然就这样没了,唉!

    他摇了摇头,心下惋惜不已,站起身走出山洞,打算御剑回去,谁知却在起身之时,又察觉那一缕神识的感应,忽而一怔,眼中浮现不可思议的神色:“怎么可能?明明刚才是没了生命迹象的?”虽然是极弱的气息,但这分明还活着的迹象,让他不由的疑惑又震惊,迅速的御剑寻着那抺神识而去,他要去看看,这是怎么的一回事。

    睿王府中,一片的悲戚,没了主人的王府,死气沉沉,在战斗中,王府的暗卫也只剩下十几名,他们将沐宸风和他母亲以及在战斗中死去的暗卫移到了一处没人的地方,堆起了高高的柴火,将他们分别放在柴火的上面,准备火化。

    他虽然贵为王爷,但是杀了他的是他的父亲沐天佑,以他狠厉的手段还想要将他五马分尸,他们怕若是直接将他下葬,沐天佑不会就那样放过他,所以十几人商量之后,决定将他们都火化了,主子都已经死了,他们不希望主子死后还要被人亵渎,只有火化,才是最好的办法!

    “主子……”

    十几个暗卫跪在地上,低着头,神情悲戚低低的唤着,在他们的身上,笼罩着一层浓浓的哀伤。

    当那灰袍男子御剑寻来时,看到的便是沐宸风被他们放在那柴火上面,而熊熊的火焰已经在燃烧,躺在上面的人却如同死去了一般,一动不动似乎不畏惧那熊熊的烈火,看到这一幕,他神色微闪,来到了那柴火上面将沐宸风提了起来,又从那些死去的暗卫中提起一人放在上面,看了一眼那仍低着头跪在地上的暗卫一眼,这才带着沐宸风离去。

    悄然无声的来,也悄然无声的离开,没人发现,那火堆上的沐宸风已经被一名死去的暗卫取代,直到,大火吞噬了尸体,发出咔嚓咔嚓嘶嘶的声音,直到,大火完全熄灭,他们才抬起了头,小心翼翼的将骨灰收了起来。

    不出三日,睿王沐宸风被杀的消息便传遍了龙腾大陆,引得举国震惊,因为,杀他的那个人,竟然是他的父亲,龙腾大陆的皇权掌控者,沐天佑!

    都死说虎毒不食子,沐天佑竟然杀了沐宸风,这事一经传开,世人对于沐天佑的认知更是从一名皇权掌控者到残忍嗜血的冷血人,一时间,就连皇城各大家族的人都惊惧连连。

    “什么!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唐心失了往日的冷静,红着眼紧紧的揪住冷煞的衣襟,厉声喝着。

    看着她那失了分寸的模样,冷煞目光微闪,道:“我进城打听消息,听到在三天前,睿王被沐天佑亲手所杀,已经死了,消息已经传遍龙腾大陆。”他敛下眼眸,觉得他家主子似乎对沐宸风有些特别,只可惜,那样绰绝不凡的人竟然死在了他亲生父亲的手中。

    唐心震惊万分,听到冷煞的消息,她只觉心头一震,一股椎心之痛传遍四肢,那股心慌与惊恐,来得莫名其妙,让她自己都不知为何此时自己感到伤心欲绝,为何有一种悲痛万分,想要杀人的愤恨。

    紧紧揪着他衣襟的手不知不觉的松开了,心,好像缺了一角似的,突然间,脑海中一幕幕的情景一一的掠过:初相遇,她抱住了他,偷了他的锦囊被追了几条街,甚至躲进了青楼,十年后的再遇,他再次栽在她的手中,两人一见面就针锋相对,她从没想到,那次在林中,为她用水蛭解毒的人竟然是他……

    记得,雨夜里,她蹲坐在墙角,他却用他自己的身体为她挡雨,他甚至不惜与沐天佑交锋,让她离开皇城,他去善尾,回想一幕幕,清晰如在昨日,她一直以为她与他命中犯冲,却不知他一直在暗暗的守护着她,而如今,这个默默的守护着她的人竟然死了?被沐天佑杀死了?

    不知不觉中,泪水划过脸颊沾湿了衣襟,她的心很痛,很痛,就连当日帝殇陌弃她而去时,她都没有这这么痛过,而此时,那股揪心的痛意却让她险些无法呼吸……

    少了他,以为谁来与她斗嘴?少了他,以为谁默默的守护着她?少了他,谁来填补她心中空了的一角?少了他……

    原来,她早已经习惯身边有他的存在,原来,在她的心中,他一直是特别的,特殊的一个存在,原来,早在不知何时,她就把心遗落在他的身上而却不知,记得他不止一次问她,是否爱着帝殇陌,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她一定会告诉他,她爱的是他……

    可是,为什么她以前不知道?为什么等到他死了她才明白他对她的重要?为什么等失去了才想着去珍惜?

    “小姐……”夏雪担心的看着她,这阵子一个接着一个的打击都落在她的身上,她心里得多难受?

    墨静立着,血色的眼眸看着她青色的身影,她背过去,因为那个沐宸风的死去而在伤心,看到她这样,他心里也不好受。

    “准备一下,我们回皇城,取沐天佑的性命!”她眸光划过一抺杀意,冷声的吩咐着。

    “是!”

    皇城中,此时沐天佑还正在为寻不到鬼手天医来为他治病而烦心,根本不知,他苦苦寻找的鬼手天医,正是他一直想要收入后宫之中的唐心。

    自从沐宸风被沐天佑杀死之后,各大家族暗地里都在议论着,防备着沐天佑,却又对他无可奈何,武圣级别的实力,每一拳的击出,他的力道可达五百斤重的力量,就算是武宗,每一拳的击出也只有两百斤的力道,谁敢跟他动手?

    被关在家中的段无止,原本并不知唐心离开了皇城,直到最近听说沐宸风被杀了,他才知道杀他的那人竟然是他老爹,沐天佑,真是太吓人了,当时他就问他老爹,他会不会杀他啊?当场被他老爹狠狠的拍了一下脑袋,还骂了一顿,说:你这混小子,你爹我像那样的人吗?我就你这么一个独苗,整天就怕你出去外面惹事被人杀了,你倒好意思问这话?真是混小子!

    虽然被骂了,他却是乐得呵呵笑,也打那天起,他就不再关着他了,因为他说,要是他再关着他,他就要爬屋顶走人了,所以今日出了门,在大街上晃了晃,一晃又晃到了唐心家里来了,看着那紧闭着的大门,人去楼空,他不由叹了一声,喃喃的说着:“唐心,你去哪里了呢?怎么要走也不走上我?我好想你啊!”

    未了,他走到她家的大门口坐下,双手托着下巴,看着那前面来来往往的人,而那些来来往往的人也都怪异的朝他看了看,低声的议论。

    “走的走了,死的死了,就剩下我了,唉!”不知是第几次叹气了,忽然间,见前面大街上的人都涌向了城门的方向,还一边低声说着什么话,他一好奇,便凑过去拉住一人问:“你们在说什么?谁站在皇城的城门上面啊?”

    “你不知道?听说有一个青衣女子站在城门上面,那人好像是唐家小姐唐心,我们正在赶去看呢!”

    “什么!”一听这话段无止直跳起来,又急又担心的道:“唐心?唐心回来了?她怎么可以回来!她不知道那沐天佑正在找她吗?她是回来送死啊?不行,我得马上去告诉她快走!晚了就来不及了!”说着,撩起衣袍飞快的往城门的方向跑去。

    远远的,就看见那城门下面聚满了看热闹的人,而在那十几米高的城门之上,一抺青色的身影迎风而立,在她的身后,站着一抺白色的身影,以及黑色的身影,三人形成了一道亮丽的景色,让底下的人惊呼不已。

    “快看!竟然真的是唐心!她居然回来了!”城门底下,看热闹的人定睛一看,见上面的人果然是唐心无疑,不由惊呼出声,皇城中谁都知道,沐天佑正在找她,她居然回来了,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她怎么就回来了呢?她难道真的不怕死吗?”

    “唐小姐,你快走吧!趁现在宫里的人还不知道,你快走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是啊唐小姐,你快走吧!”底下,不少人不忍见她被抓进宫去,不忍这样出色的女子年纪轻轻的就死了,纷纷出言相劝,而城中几大家族的人,包括那仍留在皇城中还没离去的天下第一庄庄主帝宗痕夫妇,在听到唐心竟然回来了,也都赶来看看,走了还回来?她到底回来干什么?

    尤其是帝宗痕,他虽然一直不同意自己儿子和她在一起,但心里却不得不承认,唐心无论在哪一方面都毫不逊色于任何一个女子,她胆识过人,她清傲自信,她尊贵摄人,每一样,都将她一身的风华绽放而出,每一样,都让她无论出现在何地,都成为最吸引人的熣灿光芒。

    而苏家家主看着那青衣微扬迎风而立的唐心,心下复杂万分,她所展现出来的摄人气势让他一直不敢对她动手,哪怕是在她毁于若水的容,让若水名誉扫地之后,他仍不敢动她半分,只因,她给他的感觉太过深不可测了,就好像她一身都是秘密,稍有不慎,不仅自身难保,就连他的家族也难保,只是,她既然已经离开,为何今日又再次回来?难道她就真的不怕沐天佑对她出手?还是说她根本就是胸有成竹?

    “这唐心怎么又回来了?”几个站在一起的家主皱着眉头看着唐心,他们虽然前段时间有念头想对相府出手,不过却还是按奈下来了,因为苏家家主的沉默,那苏家家主不是一般人,连他都没有行动,他们自然也有所顾忌。

    “站在她身后的那个男子是什么人?一身煞气很是骇人,天啊!他的眼睛是血红的!”这才注意到的一名家主惊呼出声,血红色的眼睛?太吓人了!

    “那男子不是普通人,你们看他一身煞气,那双手,不知染了多少人的鲜血,还有他的眼睛,为什么从没听说过江湖上有谁的眼睛是血红色的?”

    而在这时,柳少白的父亲,柳家的家主在后面走来,他听说了相府的小姐唐心走了又回来,皇城众人全都赶来城门下观看,他便也跟着过来看看,毕竟,他与那唐家小姐还有一面之缘,若是可以,他真想劝她快点离开,沐天佑绝不是一般的人,若是落在她的手中,只怕下场生不如死。

    只是,他没想到,这一趟出来,竟然还发现了一件别人都不知道的事情……

    来到城门下的他,看着那城门之上迎风而立的青色身影,倾城的容颜,绝代的风姿,摄人的气势,尊贵的气息,无一不让天下人折服,除了那次在湖中船只上见到她之外,其他的几次都是远远的看着,但,他不得不承认,这唐心的风姿神采确实是无人能及。

    “唐小姐,你怎么又回来了?你可知,皇城于你而言,危险重重,你还是速速离开吧!”他还是忍不住的开口着,虽然知道,这样一来可能会引得沐天佑的敌视,但看着这个比他儿子还要小的少女独自面临着这一切,他实在是于心不忍。

    城门之上,听了他的话,唐心露出浅浅一笑,声音不大不小,却能让低下的人都清楚的听见:“如今相府落难,唐家只剩下我一人,又有劲敌当前,能在这时开口的人还真没有几人,柳家主,唐家与柳家并没有什么交情,我也与你只是一面之缘,今日,多谢你的出言关心,不过,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走。”

    听了她一席话,另外的几个家族的家主脸色变幻莫测,他们看了柳家主一眼,慢慢的敛下眼眸。他们当中不少往日与相府有些交情的,不过,这交情也仅限于在唐正宇在的时候,也仅限于唐家的势力还在的时候,也仅限于唐家没有落难的时候,如今落难了,人人都想避开唐家,甚至,想从唐家中捞点什么好处,对于唐心的死活,他们又怎么会多关心半分?

    柳家主轻叹一声,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她身后两人身上,那名白衣少女实力也算不俗,却不是沐天佑的对手,而那名黑衣男子,一身煞气骇人,面空冷峻,眼眸中杀意与戾气交溶着,等等!

    他猛然一惊,神色震惊的看着那名黑袍男子,他、他、他的眼睛是血红的!是他!竟然是他!心头震惊连连,不可思议的神色在脸上变化着,那眼中有着不可置信,震撼非常!

    那一日,他根本就是命悬一线,他还道他是活不了的了,就算是被鬼手天医给救走了,但是那样的伤,根本无药可救!可现在,现在他竟然看到他站在唐心的身后,像他这样冷傲而布满杀气的人,是不会轻易向谁低头认人为主的,可现在、现在却……

    心中,一个念头隐隐浮起,不用去印记,他也知心中所想必然就是答案,唐心,唐心她竟然、竟然是鬼手天医!那神秘非常又震惊龙腾大陆的鬼手天医!那让人寻之无踪找之无迹的鬼手天医!竟然是她……

    旁边的几大家主,以及帝宗痕看着他忽变的神色,皆目光微闪,他眼中的震撼无论如何掩饰都掩饰不住,那不可思议的神色与震惊之色全在脸上浮现,这对于一个喜怒不言于色的家族主掌人来说,除非是受到的震撼极大,要不然是不会出现这样的神色的,只是,他看着唐心?唐心有什么可让他震惊的?她不过就是一个毫无武之力,又家破人亡的女子而已,他到底是在震惊什么?

    然而,众人的沉思很快的就被一道气喘喘的声音打破了,只见段无止一路狂奔而来,跑得一身的汗,气喘个不停,人还没到城门底下,已经扯开喉咙在那里大喊出声。

    “唐心!唐心你怎么回来了?快点走!快点走啊你!”

    段无止?唐心眸光一怔,看着那跑得气喘喘的他,忽而摇了摇头,这傻子,有武之力不会用,提气飞掠而行比他跑得快多了,还不会气喘,他却这样一路跑来,真是让她觉他很傻,也很呆。

    “呼!终于到了,唐心,你怎么那天要走也不带上我?走!我们快点走,要不然你会很危险的。”他双手托着膝盖处,半弯着腰喘着气,豆珠大的汗水不时掉下来,落在地面,而在这时,在他的后面一道人影也跟着气喘喘的跑了过来,还一边跑一边喊着。

    “混小子!你、你给我回来!别惹事!别惹事!”

    “啊?老爹?你怎么来了?”回头一看,竟然是自己的老爹、,他一怔,连忙往后退去。

    “你这混小子!你在玩命你知道吗?跟唐心走在一起,你会死得很快的!走,跟我回去!”他这前怒骂着,抓起段无止就要往回拉。

    “爹!你就别管我了,唐心现在很危险,我得保护她!”那唐胖子死了,唐家又剩下她一人,她的身边根本就没人照顾着,他不保护着她怎么行?让他看着她去死?那是万万不能的。

    “就凭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快跟我回去!”

    而在这时,一大队的人马正往这边而来,迅速的将城门包围住,那骑着马坐在前端的沐天佑眯着锐利的眼睛盯着城墙上面的唐心,眸光中掠一抺暗光,他正愁着找不到她,没想到她倒自己送上门来了,如此,甚好,甚好!这一次,他就要看看到底有谁能救得了她!唐心,注定要成为他的女人!注定要臣服在他的脚下!

    “来了,就别想走了。”他坐在马上,看着那一袭青衣风华绝代的女子,眼中暗光流动。

    周围的人,看到他的到来都纷纷一惊,不自由主的让出了一条道来,沐天佑的帝王气息太过摄人,他们就算有心帮唐心,却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众人都知道,他看中了唐心的美貌,他想将唐心据为己有,只是,他们虽然知道,却不敢与他做对,武圣级别的高手,还养着一群实力非凡的暗卫,谁去惹他,下场也只有死!

    “走?我没想走。”唐心勾唇一笑,居高临下的看着那骑在马上的帝殇陌,她虽没武之力,但眼中的清冷气息以及浑身散发出来的尊贵气息却是令人心惧。

    “是吗?看来,你已经打算留下了?”

    “那也得看你有没那个本事留下我。”清眸一转,眼中厉色一闪:“本来我还想饶你一命,但你千不该万不该杀了沐宸风!今天,我会让你后悔自己所做的愚蠢,今天,我会将你从皇权掌制主掌的位置上拉下来,你的皇宫,你的皇位,你的权力,都在今天,必须为沐宸风陪葬!”

    狂妄的话语带着凛冽的杀气与嗜血的气息,那双清冷的眼眸如复上了冰霜,眼中的冰冷让人无法直视,看着她居于城墙之上青衣飘飘,墨发飞扬,眉宇间的自信与冷冽展现而出,只是,此时城门底下的众人却纷纷质疑着,质疑着她的能力,毕竟沐天佑不是苏镇南,沐天佑是吓不退的,他的强大摆在那里,他的地位摆在那里,什么也不用说,什么也不用动,也没人敢在他的身上放肆!

    而今日,她竟然说要帮沐宸风报仇,要将沐天佑从皇权的主掌位置拉下来,要他的皇宫,他的皇位,他的权力,全部为沐宸风而陪葬,这是怎样狂妄的豪言壮语?她的对手可是沐天佑,身为武圣的沐天佑,她真的有那个本事吗?

    在场的人当中,除了那至今仍震惊万分,久久不敢相信的柳家家主之位,没人相信,她所说的并不是夸大,她所说的她确实有那个本事做到!唐心无法做到的事情,鬼手天医做得到!

    “哈哈哈哈!”他仰天狂笑,笑声骤然一止,锐利的眼睛紧盯着她,突然猛的凝聚武之力的气息,一拍身下的背,飞身从马背上跃了起来往城墙上的唐心掠去:“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资本说出那些狂妄的话来!”

    他的身影猛然的飞掠而起,往那城墙上面的唐心掠去,手掌形成爪形,身影提气飞在半空,底下的人,都担忧着,不忍再看,唐心,她完了,这回真的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