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瞬间墨发成雪!

    看着她把手中的信挰成了一团,再观她神色,沐宸风眸光一动,也想到是怎么一回事了,他静立着,没有开口,也没有上前。

    “小姐,怎么了?”夏雪担忧的看着她,只因她的眼中的冷意慢慢的散去,站了起来:“我出去一趟。”

    看着她起身就往外走去,夏雪担忧的问:“王爷,你可知是怎么回事?”

    “跟去看看吧!”他说了一声,便也跟在后面走去。闻言,夏雪连忙抱着凤凤跟上。

    皇城,今日特别热闹,因为测试已经结束了,在众多的测试灵根的人当中,总共挑选了五个人,分别是拥有天灵根的帝殇陌,以及双灵根的柳少白,苏镇南,苏若水,和另一名家族子弟,其他的人虽然有的测试出了灵根,却是属于普通的灵根,便被两名修仙者淘汰了,比起天灵根和双灵根,四灵根实在算不得什么,而且,在修仙界,四根根的修真者也大有人在。

    在测试台上,五人并排而立着,喜得几名天赋极佳的苗子,两名修仙者也是十分开心,对他们几人更是称赞有加,直言他们将来必定前途无量。

    比起两名修仙者的开心,五人中,除了苏镇南和苏若水以及另外一名家族子弟的得意与兴奋之外,柳少白不时的朝身边的帝殇陌看去。他也是在测试后才知道原来帝殇陌也测试出了灵根,而且还是天灵根,只是,测试出天灵根,又要时入修仙门,那唐心又当如何?

    “殇陌,你今日要走的事,可曾与唐心说?”他顿了顿,还是开口了,因为今日他们就要随两名仙人去仙门,这一次,不知何时才能回来。

    闻言,他抬眸看了他一眼,又慢慢的敛下眼眸:“我写信告诉她。”本想亲自上门去说,可,他却害怕面对她责备的目光,以及害怕看到她流露出对他的失望,终究,还是他负了她。

    “你没当面跟她说清楚?”柳少白一怔,随即又皱起了眉头,不赞同他这样的做法:“那你就想这样就走了?什么也不用解释?这似乎不太好。”

    “如何说?让我告诉她,我终究都是选择放弃她而选择我的前途?还是告诉她,在我的心里,她并不是那么重要?”心在痛,可却无可奈何。

    听了这话,柳少白一叹,也不知说什么好,毕竟,面前这样的选择,确实是一个难题,也可以说,他爱她也许真的还没深到可以为她放弃前途,可以为她而不顾一切,只是,他总觉得,唐心不是一般的女子,今日他的放手,他日一定会后悔。

    一旁,将他们的话一字不漏的听入耳中的苏若水眸光微闪,唇角的笑意是怎么也掩不住的,再怎么样,唐心都比不上她,原本她就是武之力天赋极佳的武者,现在更是仙门的弟子,她就算是追,也追不上她的进度,而她所爱着的帝殇陌今天以后就再也不会与她相见,相反的,她却能在仙门中见到他,与他一同成为仙门弟子公司机会!

    这阵子压在心底的不快与恨意,此时也渐渐的消去,她骄傲的仰起了头,看着台下的众人,她,苏若水,才是光芒最亮的那一个!唐心?根本无法与她相比!

    “哎,你们说帝少主若是跟了仙人进入仙门,那岂不是跟唐家千金没戏了?他前阵子不是一直都在那说非她不娶?如果他不娶她,现在剩下一人的唐心又如何是好?”

    “你傻啊!没听台上那两位仙人说吗?帝少主的天赋异禀,是修仙的极好苗子,他又不傻,怎么会放着大好的前途不要,而去娶唐心呢?再说,现在唐家已经大不如前了。”

    “唉、!唐小姐也真是可怜,相府遭逢那样的事情,现在又……”

    “快看快看!她怎么来了?”旁边的一人推着身边的人,惊讶的指着那缓步走来的青色身影。

    只见,一袭青衣飘逸绝尘的唐心缓缓而来,身边没有半人跟着,似乎是因相府的剧变,她一身淡雅的打扮,垂落在身后的墨发仅用一条丝带系着,衣袂轻拂,墨发微扬,倾城绝色的容颜淡淡的,唯独少了平日里唇边的那一抺浅浅的笑容,她在人群后面停下,目光直直的落在那台上一袭蓝衣的帝殇陌身上。

    绝世而孤立,她虽没武之力,不是一方强者,却一出现,便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原本挤得密密麻麻的人群自动的为她让出一条道来。

    台上,帝殇陌在见到她出现的那一瞬间,身形微晃了一下,险些没站稳,衣袖下,手在颤抖着,没人知道,他的心也在痛着,此时,看着她孤独的站在那里,他真的很想抛下一切,只与她在一起,可是,他不能!他不能!

    柳少白微叹一声,终究,她还是来了,这样风华绝代的女子,在这个时候被弃?她心中又何作感想?

    苏镇南与苏若水冷眼看着这一幕,唇角勾起的笑意,掩不住他们此时心底的畅快,终于,终于看到她落得这样的地步,没了唐家父子的疼爱,没了帝殇陌的庇护,她唐心,根本什么也不是!就算是此时他们要她死,也是轻而易举!也没人会站出来为她出头!

    台上,沐天佑眸光微闪,看着她静立在那里,又扫了一旁的帝殇陌一眼,慢慢的敛下眼眸,掩住眼中的神色。

    “是她?”两名修仙者诧异的看了唐心一眼,对于她,他们并不陌生,只是,今日她来干什么?而这满城的百姓,又为何一个个那样的神色?

    唐心没有走过去,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当听到沐宸风说起时,她并不相信,当看到那封信时,她也不愿相信,可当事情摆在她的眼前,却已经让她放不和是不去相信,原来,他早已经来到皇城,原来,他被测出了灵根,原来,他今天就要追那两位修仙者去仙门,原来,他也已经放弃了她。

    “唐心,你与他是不可能的,我劝你不要再痴心妄想,今日他就要随两位仙人去仙门了,从今以后,不会再见你,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帝宗痕走了过来,沉声的说着,锐利的目光紧落在她的身上,好像是生怕她会死缠烂打似的。

    她没理会一旁的帝宗痕,也没理会周围众人同情的目光,清眸只落在他的身上:“你不跟我解释一下?”

    帝殇陌身形一晃,脸色有些苍白,不敢相视她那清澈而平静的目光:“唐心,我……”

    “唐心,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就是一个弄得唐家家破人亡的扫把星,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质问殇陌?”苏若水高傲的微扬起下巴,站在台上睨着她:“唐家的人都死光了,你怎么不去死?像你这样的废物,活着又有什么用呢?”

    “苏若水!你住口!”

    帝殇陌和柳少白不约而同的喝出声,两人皆面带怒气的看着她。

    台下众人错愕不已,听着她那尖酸的言语,再看她那张脸,不由错愕万分,这苏家小姐被誉为皇城第一美女,又是大家族的千金,往日都不曾说出这样尖酸刻薄的话,怎么今天却……

    被两人当众怒喝,苏若水一怔,转过身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冷哼一声:“帝殇陌!难道你还想跟她藕断丝连不成?你别忘了,进入仙门就不可与凡人有情感纠纷,既然你自己砍不断情根,那就由我来帮你!今日,我就帮你了结了这女人,这样一来,你也不会再心系于她,碍了修仙大事!”

    冷傲的声音一落,众人只见台上白色的身影一闪,苏若水提起了身上的武之力持剑飞袭而下,凌厉的剑气一出,顿时让周围的众人惊得纷纷退开。

    台上的两名修仙者一怔,看了苏若水一眼,此女虽然冷傲狠厉,却胜在是双灵根,而她说的也不错,若是帝殇陌为了那个女人而误了前途,岂不是可惜?他们是修仙者,不会对一介凡人出手,若是由她来了结了那唐心的命,倒也算帮帝殇陌砍断了情根,至少,不会再被凡尘中的情感所束缚。

    “苏若水!”帝殇陌和柳少白一怔,没想到好竟然那样冲动的就持剑而上,不由心急万分,怒喝出声的同时,两人也迅速飞掠而出。

    “若水不可!”苏家家主一见,也是惊呼出声,那唐心岂是寻常人物?她怎么可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她动手?别说这里的人都不容许她杀了她,就是她,只怕想杀她也并没那么容易。

    “天啊!那苏若水好狠的心,竟然想杀了唐小姐!”

    “就是,唐小姐多好的人,现在唐家的人都死光了,只剩下她自己已经够可怜的了,她却想要杀了唐小姐,真是狠毒。”

    “枉费了她生了一张绝色的容颜,这样歹毒的心肠,真的太吓人了。”

    “谁来救救唐小姐?唐小姐那么好的人,怎么可以死!”

    周围的百姓又急又惊,唐心在他们的心中有着不一样的地位,虽然相府如今中落,但是她却依旧是唐心,依旧是那尊贵而平易近人的唐家千金,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可以死呢!

    沐天佑异讶于百姓竟然那么多人的向着唐心,锐利而蕴含着锋芒的目光不由朝唐心看去,不知为何,他觉得她不会就这样死了,苏若水,不是她的对手,哪怕,她并没有一点的武之力。

    那两名修仙者心下也暗暗诧异着,这连武者都不是的少女,竟然有这么多的百姓向着她?这是为何?

    暗处,帝殇陌阻止了想要冲出去的夏雪:“她可以自己应付。”她的爱情,她的骄傲,她的自尊,都不容许别人轻踏,他相信,她可以自己应付得来,就算只剩下她独自一人,她的绝代风华,她的清傲尊贵,都将是任何人无法忽视的!

    “小姐……”

    夏雪眼眶微红,看着她一人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这一刻,她觉得她是孤独的,她在伤心,她在失望,因为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却又在被测出灵根后弃她而去的帝殇陌么?

    小小的人儿静静的站着,目光落在那前面孤独的青色身影上,慢慢敛下的眸光划过一抺无人窥见的冷冽与厉色,心里暗暗的说着:主人,没关系的,凤凤会一直陪着你,如果有人伤了你,凤凤一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清冷的眼眸静静的看着那紧追在苏若水身后而来的帝殇陌,似乎对苏若水那散发着杀气的利剑视若无睹,倒是周围的人都在为她提着一口气,为她挰着一把冷汗,为她而担忧着。

    苏若水的实力在皇城也是出了名的,更何况,在运用了武之力的情况下,没有丝毫武之力的唐心,她将如何抵挡这凌厉而骇人的一剑?

    然而,担忧着的众人,在下一刻便因震惊而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呆滞的看着那不可思议的一幕。

    凌厉的剑气猛然逼近,她却慢慢的敛下了眼眸,唇边绽开了一抺众人所不明的倾城笑意,再抬眸时,清眸中划过凌厉与摄人的杀气,清冷而孤傲的光芒在眼底一闪而过,青色的身影以着诡异的速度迅速一闪,轻轻松松的避开了苏若水的攻击,素手手一动,身形一转,夺过了她手中的利剑一转,众人只看到那把剑在她的手中泛动着骇人的寒光,在没人反应过来的瞬间,只听见苏若水凄厉的惨叫声划过天际,惊得众人心惊胆战!

    “啊!”

    她,青衣飞扬,持剑而立,锋利的剑尖滴着剌目的鲜血,一滴,两滴的滴落在地面上,如同绽开了朵朵红梅,格外的剌眼,倾城绝色的容颜如复上了冰霜,清眸中此时一片的冷然,眉宇间的傲气,尊贵,自然而然的弥漫在她的身上,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也都停下了动作,忘记了上前,只是怔怔的,呆滞的,看着她。

    就站在唐心身边不远的帝宗痕心头大惊,那样的速度,那样的手法,快得连他都没反应过来,这个唐心、这个唐心当真是非同一般……

    “我的脸……我的脸……”

    苏若水惊恐凄厉的声音传出,众人这才回了神,只是,当目光触及到那一身白纱溅上点点鲜血的苏若水时,一个个惊惧的瞪大了眼睛,她的脸、她的脸毁了、鲜血淋淋的往下滴着,血肉模糊的脸颊,却清楚的能看到那上面所刻着的两个字……

    “你这个贱人!贱人!我杀了你!杀了你!”

    苏若水发了疯似的冲上前,而唐心却是冷冷的扫了她一眼:“贱人在你脸上,以后你每在都会看见那两个字,得罪了我,你不会死,却会生不如死!”眸光中厉色一闪,手一动,锋利的剑尖一转,明明没有武之力,却迸射出了一道剑罡之气,剑气袭向扑上来的苏若水,衣服撕裂的声音顿时清晰的传出。

    “啊……”

    只见,原本扑上前的苏若水一身白纱尽碎,身上无半点布料可遮体,凌乱的纱衣在半空中纷飞着,碎落一地,曼妙性感的女性身体,就那样一丝不挂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冲击,再一次的让众人震撼了,比起先前众人内心的震撼,这一次是来自于视觉的震撼,只觉血气按奈不住的往上冲,不少人克制不住的冒出了鼻血。

    怎么、怎么能这样?这也太、太火辣辣了……素有第一美女之称的苏若水,竟然这这样一丝不挂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那性感的身体,剌激得他们脸色涨红,体内血气澎湃,想要移开眼,却又不自由主的朝她那赤果果的身体扫去。

    真是不看白不看,这女人心肠那样的狠毒,不过身材倒还是蛮性感的,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看得他们都有些、有些……

    “死鬼!看什么呢你!那坏心肠的恶毒女人有什么好看?乖乖给老娘闭上眼睛,晚上回去老娘让你看个够!”某个彪悍的妇人拧着自己男人的耳朵,大声的怒骂着。

    猛然回过神的男子半弯着弯捂着耳朵痛呼着:“哎哟哟!疼疼疼,婆娘,轻一点轻一点,我不看就是了。”

    这对夫妇的对话,让周围的人想笑,却又因气氛不对而硬生生的憋住了笑,也让因那一幕而惊住的众人回过神来。

    苏家家主看到这一幕,身形微晃了一下,脸色一片苍白,怔然的倒退了一步,幸好身边的管家扶着,才不至于跌倒。他就说,唐心绝不是好惹的,他已经再而三的交待了,她却还要去与她硬碰硬,现在落得这样的下场,怪谁?

    苏镇南在第一时间回过神后,怒极气极的他迅速脱下身上的衣袍将卷缩在地上哭泣尖叫的苏若水包住,看着她脸上血淋淋的两个字,他眼中杀意涌动,一举抽出腰间佩剑便朝唐心袭去。

    “妖女!”

    “住手!”

    帝殇陌和柳少白同时赶了过就来,两人挡剑下了他的攻击,将唐心护在身后:“镇南,冷静一点!”

    “冷静?她把若水伤成这样,你让我冷静?”苏镇南脸色阴沉得可怕,盯着唐心的目光就恨不得能将她碎尸万段!

    被护在身后的唐心,淡漠的眸光扫了挡在自己身前的两人一眼,淡淡的开口:“让开!”清冷的声音不大,却蕴含着一股令人心惊的威压,震得前面两人不约而同的回头。

    她不紧不慢的走上前,清冷的眸光落在苏镇南的身上,瞥了地上抽泣着的苏若水一眼,好看的唇角勾起一抺冷冽的弧度,眸光直视着他:“废了你,于我而言轻而易举!”

    听着她狂妄而自信的话语,众人再一次的被震惊了,看着那个一袭青衣倾城绝色的女子,那是那样的单薄,却又像蕴藏着无尽的能量似的,她没有武之力,她不是修炼的武者,却偏偏轻易的将素被称为天才少女的苏若水毁容,唐家只剩她一人,她本该一副楚楚可怜悲戚的神色,却偏偏冷傲狂妄至极,有的人想将她踩在地上,她却偏偏出乎众人意料的将别人狠狠的踩上地上,甚至再补上一剑,让人生不如死!她被无情所弃,本该孤单无依低贱如泥,却偏偏尊贵无比傲气天成,那凌驾于在场所有人之上的尊贵气息,那如同帝王般的强者气势,令人不敢直视,令人心生敬畏,令人敬佩不已!

    一时间,倘大的广场,静如寂静的深夜,一丁点的声音也没发出,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她,所有人都相信着,她说得出,做得到!

    而苏镇南此时也被摄住了,持剑的手一抖,竟是不敢再上前一步,只因她的目光太过骇人,只因她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太过惊人,只因她话中的自信与狂妄,他不敢赌,不敢拿自己的命去赌……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唐心用手中的剑,挑起了面前帝殇陌的下巴,清眸直视着他,淡淡的问着:“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剑尖抵着喉咙,惊呆了所有的人。

    “陌、陌儿……你、你别伤了我陌儿……”

    帝殇陌的娘亲看到这一幕,惊得险些昏了过去。而扶着她的帝宗痕心头也一跳,一口气也不敢喘上来,就像是那剑尖抵着的是他自己的喉咙似的,只要一动,锋利的剑尖便会划过喉咙,当场毙命!

    那原本站在台上看着的两名修仙者也被这一幕幕惊呆了,那日见唐心,只觉她身上气息飘逸,如仙一般,性情温婉,不似如此雷行风厉之人,然而今日,她的所做所为却是一而再的让他们震惊万分,如今他们挑中的五人当中,苏若水被毁了容颜,赤身果体的让众人看了个精光,这对女子而言,是极大的打击,确实如同她所说的那样,生不如死,而现在,连那天赋最好的帝殇陌此时也被她的剑尖抵着,稍有一动,性命不保,此时,连他们两人都不由的提起一口气,心惊不已。

    她这是要折了他们几个好苗子?

    台上,沐天佑眼中闪过兴奋和期待的光芒,那如同发现猎物一般的目光直勾勾的落在唐心的身上,心下暗忖着:唐心,确实是让他一而再的惊喜,她徹底的激起了他对她的征服心,越是难以驯服,他越要得到她!

    被剑抵着喉咙,帝殇陌一动不动的站着,满是痛意的目光看着面前清冷孤傲的她,想起了那日的承诺,如同昨日所说,历历在耳,而今日,他却没有守住他的承诺,纵使他有千般的无可奈何,弃她而去,便是他负了她……

    “对不起。”

    他慢慢的闭上眼睛,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只有对不起的这三个字,天知道此时他的心是有多痛?做出这样的选择,他无可奈何。

    唐心静静的看着他,唇边的笑意渐渐的扩大着,然而,眼中却一片清冷,毫无半分笑意:“做出了选择,却不敢面对,连亲口对我说出的勇气都没有,又何必再说对不起?今日你弃我而去,负的是你自己曾应下的承诺,伤的却是我的心,帝殇陌,你真让我失望,若换成他人,今日这一剑必取你性命,不过你曾为我解过毒,便也作罢。”

    清冷的声音一顿,手中的剑一旋,切落了他的一簇墨发:“情已逝,缘已尽,你我今后如同此发,一刀两断!再见也是陌人!”剑一收,墨发纷飞,散落地面。

    帝殇陌怔怔的看着她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脑海中只有着她清冷的声音在回荡着:情已逝,缘已尽,你们今后如同此发,一刀两断,再见也是陌人……

    一刀两断,再见也是陌路人……再见也是陌路人……

    他像被抽了灵魂似的,整个人呆滞的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身影在他的面前渐渐远去,她决裂的话,清冷而平静,不大不小,却偏偏让他的心碎了一地,仿佛再也无法复原。

    “唐心……”

    他喃喃的唤着,怔怔的看着,心伤成殇,只觉寸寸寒冰占据他的心房,冷得他颤抖不已,他缓缓的闭上眼睛,泪水从眼角慢慢滑落,滴落地上,瞬间化开,三千墨发,寸寸成雪……

    “陌儿!”

    帝宗痕夫妇惊恐万分,看着他一头如墨一般的发丝一寸寸的变成银丝,看着他慢慢的闭上眼睛,身体也跟着倒了下去,连忙上前将他扶住,惊慌的唤着:“陌儿!陌儿醒醒!”

    “殇、殇陌……”柳少白也震惊不已,他为了唐心竟然、竟然三千墨发瞬间成雪?

    “天呐!他竟然瞬间白了发!”人群中,一声惊呼声传起,紧接着便是众人不可思议的议论声。

    台上的两名修仙者也被这一幕惊到了,毕竟,他们还没见过三千墨发瞬间成雪的人,帝宗痕扶着他快步的来到那两名修仙者的身边,语气急切而担忧:“仙人,仙人,您快帮陌儿看看,看看他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昏过去?这一头白发,这一头白发可还能恢复?”

    “唉!他心伤成殇,极深的悲伤与痛苦让他三千墨发瞬间成雪,情根深种,却又引以为殇,怎么可能恢复得了?”其中一名修仙者叹着气,那唐心,虽然没有武之力,却确实不是一般女子,可惜啊可惜!

    “仙人,那若水可有得治?她脸上的伤可能治好?”苏家主和苏镇南扶着苏若水过来,看着她脸上那血淋淋的伤口,深可见骨,触目惊心,两人都不禁别开了眼,不忍再看。

    “现在也只能让我们带他们去仙门,看看有没治愈的机会了。”

    “如此,那他们就有劳仙人了。”帝宗痕把帝殇陌交给他们,看着自己的儿子,想了想,还是问:“仙人,请问,他们将来还能不能再回来?”

    “等他们有了一定的修为,便可再回来,不过,一入仙门,最好还是与凡尘的一切有个了断,这才能心无杂念的潜心修行。”

    “那就是说,我们再也见不到我陌儿了?”帝殇陌的娘亲一听,眼中尽是浓深的不舍。

    “砍断凡尘俗念,一般都在在进入结丹之前,以他们如今的年纪,没个几十年还达不到结丹境界,所以他日他们还是可以回来的,这个你们就无须担心了。”

    听到这话,几人这才松了口气的点点头,毕竟,若是就此一去不回头,他们岂不是跟没了个儿子似的?

    “如此,那我等就此恭送仙人。”沐天佑上前,微微弯下腰行了一礼。

    “嗯。”两人应了一声,双手一动,唤出了自己的飞剑,顿时,两把飞剑随着他们灵气的驱动,渐渐变大,直到可以载上他们五人,便带着他们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往空中飞去,直到,没入云端。

    六月的天,本应无雨,却不知为何,这几日时不时的下上一阵大雨,唐心独自一人慢慢的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处无人的巷子里,雨,在下,打落在她的身上,让她浑身**的。

    不知为何,她不想避雨,也不想回去,此时,只想一个个静静的呆着。在巷子里慢慢的蹲坐在地上,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身子,她低着头,下巴抵着膝盖,听着雨声沙沙的响着,任由雨水噼里啪啦的打落在她身上,一阵阵剌痛。

    她伤心吗?是的,伤心,家人生死不明,整个相府只剩下她和夏雪,这几天,每次想起爹娘被打落山失去踪影,想起胖子哥哥被废了双腿,极有可能被野兽吃掉,她的心就好痛,好痛。

    再坚强,也有无助脆弱的时候,她不希望谁看到她的脆弱,看到她的无助,等她整理好心情,她还会再站起来,她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雨,一直在下,可突然间,雨水却没打落在她的身上,她从膝盖中抬起头,看着那站在她面前的他,沐宸风,他双手撑着墙壁,半弓着身,用他的身体帮她遮挡着风雨,对上了他那双深邃而带着关心的凤眸,她一怔,就那样直直的望着。

    “你淋湿了。”凤眸落在她的身上,低沉的声音带着沙哑,在她的头顶上传出。

    “你也是。”她一笑,唇边的笑意绽开,看着他弓着的身体,为她挡下一片没有风雨的小天地。

    “回去吧!他们都在担心你。”

    “我没事。”然而,声音才一落下,却因这阵子心焦成疾,又没休息好,如今又淋了雨,冷不防的打了个冷颤,整个人顿时昏了过去。

    沐宸风微皱起眉头,伸手接住了她,看着她因淋了雨而苍白的脸色,又在打着冷颤的身体,当下将她抱了起来,用身上的衣袍将她包住,迅速带她回相府。

    “小姐,小姐怎么弄成这样?”夏雪看着她被沐宸风抱了回来,而且整个人还失去了意识,不禁焦急的跟了进去。

    “去端盆热水来。”沐宸风抱着她直接放在大床上,伸手就将她身上的衣服给脱了,而尾随进来的凤凤见了,不禁瞪起了眼睛:“你不能脱我娘亲的衣服!”

    沐宸风瞥了他一眼,冷声道:“你转过身去!”

    “为什么?”

    “转过去!”他厉目一扫,带着威胁,凤凤一缩,嘴里不满的嘟喃着,慢吞吞的转过身子去。而床边,沐宸风三两下的,便将她脱了个精光,又用被子将她盖住,再给她找来一套衣服帮她换上,而当夏雪端着热水进来时,他已经帮她换好了衣服。

    看着被换下的湿衣服,夏雪怔了怔,还没开口,一旁的凤凤已经在不满的抱怨了:“雪姐姐,他脱了娘亲的衣服,把娘亲看精光了,还不让凤凤看,等娘亲醒了凤凤要告诉她。”

    夏雪看了沐宸风一眼,张了张口,却还是压下了想说的话,而是道:“王爷,你的衣服也湿了,不如先去换下吧!小姐我来照顾就好。”

    “你去熬碗姜汤来给她喝。”

    闻言,她点了点头,应道:“好。”转身往外走去,顺便将凤凤也给拉了出去关上门。

    房里,沐宸风起身脱下身上的外袍,里面的衣服则用武之力烘干,不一会,浑身便是一阵干爽,他坐在床边,帮她拉上被子盖住,谁知她的身体却一直在发抖,口中还不停的喊着冷。

    皱着眉,伸手探了探她的体温,只见烧得惊人,看到现在在床上发着高烧的她,他以为她是因为帝殇陌的离去而弄成这样,不由俊脸微沉,凤眸中像是酝酿着风暴一般,十分骇人。

    “冷、好冷……”

    就在这时,盖着被子还在喊着冷的唐心伸手抱住了身边的大暖炉,虽然沐宸风身上的气息偏冷,但男性的体温却是温热的,她凭着本能将自己的身体靠在他的胸膛,吸取着他身上温热的气息,以图驱散她一身的冰冷。

    沐宸风任由她抱着,看着她像只小猫一样的贴在他的胸口,凤眸不由微闪,黑瞳中似乎有什么闪过,直到,听到外面传来夏雪的声音他才将她扶起来,靠在他的怀里。

    “王爷,姜汤熬好了。”

    “进来。”

    夏雪端着姜汤进去,见他搂着她家小姐,眼中闪过一丝错愕,却是什么也没说,上前,本想由她来喂,他却接过她手中的碗:“下去。”她看了她家小姐一眼,微顿了一下,这才退了下去。

    他用勺子喂她喝着姜汤,一点点慢慢的喂,喝过姜汤的她身上的寒气也渐渐散去,人也没再忽冷忽热,看着她沉沉睡去,他将她扶着躺下,自己脱了靴子也在她的身边躺下。

    “雪姐姐,为什么让他跟娘亲呆在一个房间?”凤凤被赶了出来,两小手正托着下巴,不满的说着。

    “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

    “雪姐姐,凤凤听那些人说,那个帝殇陌白了头发了。”

    “小姐与他已经没有关系了,从今天开始,不要再提起有关他的事情。”

    “嗯,凤凤记住了。”

    一日之间,皇城中众人都在议论着,苏若水被毁了容,当众碎衣颜面尽收失,唐心被弃,伤心大闹测试会,以及帝殇陌心伤成殇,瞬间三千墨发尽成雪,这一个个的消息,都如同鹅毛一般的飞传而开,甚至皇城之外,也都得到消息。

    因唐心竟然在没有武之力的情况下能戏了苏若水的容,这让原本打算对相府动手的人都顾忌的停下了,打算再观察一段时间再说,毕竟唐心太邪门了,邪门到连苏家都不愿与她作对。

    那一日她狂妄至极的话语,更是拨动着众人的神经,让人心生惊骇之意,连苏镇南她都敢口出狂言,试问还有谁是她不放在眼里的?

    然而,众人口中的热门人物,此时却是安稳的睡在床上,还抱着身边的一个大暖炉,舒服的勾着唇带着淡淡的微笑,仿佛在睡梦中做着什么美好的梦似的,而这一刻的宁静,美好,也随着一夜的过去,天色的渐亮而被打破。

    床上,唐心舒服的蹭了蹭,闻着有些熟悉的气息,以及那股安全感,摸着手所碰触到的东西,她忽然间睁开了眼睛,当看到那衣衫半敝正睡得香沉的美男时,不由错愕的怔了怔,而更诡异的是,她刚才竟然是趴在他的胸口,一手从他的衣襟探入,摸着他的身体睡觉来着。

    只是,刚才睡梦中的那个气息,却是有点熟悉,到底是在哪里闻过地?以她的记忆力,不可能会忘记的。

    正当她侧着头想着时,床上的沐宸风也缓缓的睁开了凤眸,那还带着睡意的凤眸与他那张俊美如天神的面容在这清晨间散发着魅人而勾魂的气息,险些让唐心给看呆了。

    “没出息!竟然为了那个男人把自己弄成这样!”一睁开眼睛,还不等唐心开口,他便劈头直骂着。

    “什么为了那个男人?你当我唐心是什么人了?”她像那种会为了渣男而让自己生病的女人吗?别开玩笑了,她不过是这几日忧心过度又没睡好身体一经淋雨就吃不消了,哪是为了那帝殇陌。

    他都为了前途而选择舍弃她了,她会为了他而跟自己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