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险中求,一语惊人!

    走在后面的唐子浩突然间停下脚步,疑惑的回头看去:“妹妹,怎么我感觉好像有人跟着我们?”身后,那漆黑的林子里只有鸟虫的鸣叫声,但以他武宗的敏锐,却察觉到暗处有人跟着他们。

    而且,人数似乎不少。

    “会不会是也有人跟我们一样?想着夜间出来寻找?”夏雨开口问着,朝漆黑的暗处看去,虽不见半个人影,却也感觉到有人在盯着他们。

    “应该不是。”夏雪轻声道:“如果是跟去寻宝的,不会跟在我们后面,也不会一直盯着我们,我估计,是有什么不对劲。”

    唐心笑了笑,眸光微闪,看了他们三人一眼:“别管那么多了,我们走吧!”呵,这就忍不住了吗?

    看着他们几人继续往前走去,暗处的人相视一眼,其中一人有了一丝迟疑:“那个胖子是一名武宗,而那两个白衣女子实力好像也不弱,就数那个青衣女子没杀伤力,如果我们动手,有那胖子在可能没那么顺利。”

    旁边几人目露yin邪之色,盯着几人的方向,道:“那几个女的我白天见过,确实是美得让人心痒痒的,尤其是那个穿青衣的,更是少见的美人,老子大半月没碰女人了,你们想办法引开那个胖子,凭我们几人的身手,那两个白衣女子不是我们的对手,再说,咱们身上还带着不少好东西呢!”

    “可是,那几个人看起来也不像是一般人家的人,要是……”

    “别废话!你要怕的就不要去!”色字头上一把刀,此时,被美色冲晕了头的他们,根本没有足够的理智去思考,毕竟在这样的地方,若真出了个什么意外,谁又能说什么?

    看着几人屏息跟了上去,其中一人微顿了一下,再三思量,还是没有跟上,不知怎么的,他觉得那几个人不是一般的人,若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那就更得不偿失了。

    “什么人!”

    唐子浩突然低喝一声,看见一抺黑影在夜色中掠过,却没有追上去。因为什么也比不上他妹妹的安全重要,在这样的地方,他不能随便离开她的身边。

    突然间,一股淡淡的香味似有似无的随着清风扑面而来,闻着那香味,唐心目光一眯,压低声音:“屏住呼吸!将计就计!”竟然是一些下三滥的手段,他们就只会找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人吗?

    暗处,看着几人步伐开始有些不稳,身形微晃了几下纷纷倒地,几人不禁兴奋不已:“快!动手!”真是太容易制服了!还说什么会很难对付,也不过如此!

    几人快步上前,伸着手就朝唐心和夏雪夏雨几人摸去,打算去撕开她们的衣服,而假装晕倒的几人当他们靠近时正打算动手,上空却突然拂出一股风劲,那风劲之强大,力道之强,让唐心几人保持原来姿势不动,继续装晕。

    “无耻之徒!”

    低喝的声音带着不屑与鄙夷,那样的明显,那样的直白,唐心悄悄张开眼望去,竟见上空之中,一名御剑飞行的修士临剑而立,周身之边散发着一股修仙者的气息,那气息,她并不陌生,正是灵气!

    竟然是修士?真的有修士来到了浮云山中,看来,那宝物真的非同一般,否则,以修仙者而言,又岂会为了一件东西而前来?

    “啊!”

    “砰砰砰……”

    几声惊呼的声音响起,那几人就被一股风劲拂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身体撞落的声音在夜色中显得异常清晰,本对这几人心生鄙夷之意的修士,却因修仙者不杀凡人而留了力道,这力道虽不能使他们致命,却能使他们昏过去。

    那么远的距离竟然如此轻易的便将几人打晕?

    正当唐心诧异之时,突然间一道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她一怔,明显的感觉到,这个修士似乎知道他们都没中招一样,但是,他却什么话也没说,衣袍一拂,御着剑便往林中而去。

    她翻身坐了起来,若有所思的朝那林中看去。见她起身,唐子浩和夏雪他们也翻身起来,快步的走到那几人身边查看了一下:“小姐,全晕过去了。”

    “那人竟然救了我们?”唐子浩刚才也悄悄的睁开眼睛看着,反正他眼睛小,睁开了也没人知道。

    “小姐,这几个人怎么处理?”夏雨回头问着。

    唐心扫了那些人一眼,笑问:“胖子哥哥,你说这几个人怎么处理?”

    “嘿嘿,那交给我,小雪小雨,你们两个给我引几匹狼过来。”他笑得开心,三两下的把那几人的衣服全剥了,只留下一条底裤,然后又找来了几条树藤把他们几个倒吊起来。

    不一会,夏雪两人飞掠而来,身后跟着几双幽绿凶残的眼睛,还伴着几声低吼,两人飞快的来到唐心的身边将她带往树上,唯有唐子浩站在那倒吊起来的几人面前,等着那几匹恶狼的到来。

    “来来来,过来。”他拿着树枝攻击那几匹狼,引得它们狂性大发猛扑上来时,自己则迅速跃上树。

    “嗷!”

    几匹狼扑了上去,却咬不到那几人,再退后,再往前扑,锋利的爪子一抓,在那几人的脸上留下几道惊心的血痕,而几人也因那突如其来的剧痛而苏醒过来,谁知一醒来,竟然就是看到那恶狼朝他们扑来,吓得尖叫出声。

    “啊!别过来别过就来!救命啊!救命啊……”

    几人惊慌失措的呼救着,见那恶狼扑上前来,猛的缩起身子想要远离地面,可越是这样,那几匹恶狼就像跟他们扛上似的,也燃起雄雄斗志,奋力的往上扑去。

    “啊!”

    看着那几人狼狈惊慌的模样,几人相视一笑,血的气味在夜间散开,更是激起了恶狼的凶残嗜血,看那几人也维持不了多久了,唐心便道:“我们走吧!”

    身影一窜,迅速的往林中掠去。也就在他们几人走后不久,因尖叫的声音和恶狼的低吼,那在林中休息的众人也都飞掠而来,然而,当看到那映入眼底的一幕时,一个个皆惊悚的瞪大了眼睛。

    鲜血淋漓的场面,白骨悚然,一匹恶狼的口中还叼着不明的物体,另外的几匹正撕扯着好像手臂的东西,而那被倒吊起来的几人,此时已经一动不动的垂晃在那里,有的恶狼甚至扑着身子趴在上面啃咬着,那情形,让人看得忍不住的作呕。

    “呕!”

    尾随而来的苏若水看到那残忍血腥的一幕,只觉体内一股恶心感猛然窜起,禁不住的扑到了一树边狂呕起好来。

    太残忍了!太让人惊悚了!那破碎的身体被硬生生的扯下来,鲜血滴落一地,在众人的火把面前照亮了那骇人的一幕,看清那一幕,众人不由猛然后退了一步。

    苏镇南脸色也怔然的看着,心头震惊不已,他们、他们竟然用这样残忍的手段对付这几个人,是想要敲山震虎给他们起到一个威胁感吗?

    不可否认,他们做到了,这一刻,他心里确实产生了一股后怕,也明白了为何他父亲再三交待,不可与相府明面恶交……“啊!”

    突然间,众后面传来一声惊呼,众人回头看去,只见一名男子吓得摔倒在地上,手脚并用的往后爬去。

    真的出事了!他就说那几个人不是一般人不能惹,他们就是不信,现在,竟然死得这么惨……背后冷汗直渗而出,眼中尽是惊恐与后怕的神色,如果他也跟着去了,那是不是也会落得那个凄惨的下场?

    比起这边的惊悚场面,在浮云山中的深处,几名修仙者御剑临立半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着底下那个巨大的坑,是的,一个大坑,一个还有着未散去的灵气的大坑,约有三米多宽大,像是因什么冲击而撞到了似的,深约十米,但,越往深处,那坑的面积则越小。

    来晚了?

    十几名修仙者皱着眉头看着那空荡荡什么也没地方,暗忖,难道是被人抢先了?这大坑中出现的到底是什么?是天财灵宝,还是上古神兽?

    “各位道友,看来我们都来晚了,这宝物似乎被别人截足先登了。”一名修士看似在叹息,实际却在含着这儿幸灾乐祸的意味。

    知道这龙腾大陆有异物降生的修仙者,都在第一时间赶来,不过,那么多修仙者窥觊着这异物,却注定只有一人所得,现在好了,一个个都盯着这异物的修士现在都没得到,他倒是好奇,到底是谁?竟然比他们还先到这里?

    “到这龙腾大陆这边来的不就只有我们十几人吗?现在我们都在这里,如果不是我们当中谁拿了,那定是被这里的凡人捡了便宜,若只是凡人,那更好对付,只要找到抢过来就得了!”一名美艳的女子扫了周围的十几名修仙者一眼,见各人的修为都差不多,便也扯了扯嘴角笑了。

    一听这话,众人也觉得有理,凡人怎么可能配拥有那样的东西?无论是天财地宝还是上古神兽,都绝不是凡人有资格得到的,那样的东西若成了他们的,绝对会成为他们的一大助力,所以,他们一定要找到那异物,把它据为己有!

    打定主意,十几名修士相互看了一眼,各人实力差不多,属性又不同,若是动起手来,谁胜谁负也不一定,而今最为重要的,不是和他们交手,而是找到那失了踪影的宝物!

    在十几名修仙者中毫不起眼的一名灰袍男子静静的立在飞剑之上,也不掺与他们的话,平凡的面容始终带着淡漠平常的神色,他似乎在思索着,出现在这里的会是什么宝物?又似在思索着,会是什么人拿走了?

    而在另一边,那名阴狠的修仙者像是生怕被那名灰袍男子看到似的,一直有意无意的避着他的目光,心下却又暗自思忖着,那双泛着阴寒的眼眸在那大坑中打量了一番,想着到底降生的会是什么?现在又在哪里?

    “各位道友,我们就各凭本事了。”其中一名修士拱手说着,便御着飞剑离开,往林中而去,寻找着可能出现在某一处的宝物。

    见他离开,另外的十几名修士也分别往不同的方向离去,像是生怕被他抢了先似的。而那名灰袍男子在众人离开后,这才御着飞剑来到那大坑旁边,从飞剑上跃下,走过去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当看到那坑边留下的几个小小的脚印时,睿智的目光微微一闪,像是察觉到暗处有人在盯着似的,他转身跃上飞剑之际,不着痕迹的衣袖一拂,淡淡的轻风拂过地面,将地面上残留的那些痕迹掩盖,这才御着飞剑离去。

    待他离开后,暗处的那名阴狠的修士也来到那大坑旁边,却什么也没看到,不由眯了眯阴狠的目光,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朝那离去的修士看去。

    而在林中某一处,沐宸风在夜色下行走着,这浮云山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想在从中找出一样不知是什么的东西,还真的有些困难,而他,更是连目标在哪里都不知道,这样盲目的寻找,有着几分大海捞针的感觉。

    “主人主人,那边那边。”

    软糯糯的声音传入他的脑海中,明显的感觉到娃娃在拉着他往另一道方向走去,他微顿住了脚步,朝周围看了看,这才按着它说的往另一方向而去。

    与此同时,正当那阴狠的修士在林中寻找着宝物的变下落时,御剑飞行在半空中的他瞥见林中下方的一抺身影,对于修仙者而言,夜间视觉就如同白天一样,虽然不是特别清晰,但也绝对不会弄错。

    竟然是她!

    阴狠的目光一眯,他停驻在半空中,眼中杀意浮现,本想让她多活些时日,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她,她也是想来这里寻找宝物的?就凭现在的她,也配拥有天材地宝或上古神兽吗?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进来!

    修仙者虽然不能杀凡人,但是,让她出个什么意外死在这里面应该不难!

    手,凝聚一股凌厉的风劲,空气中的风流量像是被他掌控住方向似的,皆汇聚在他的手中形成一团,林中,唐心敏锐的察觉到危险的降临,空气中散发的威压,强大而摄人,不是武者的威压,那是修仙者的威压!

    修仙者!

    她猛然一惊,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迅速的往周围看去,只瞥见在半空之处,一男子御剑而立,因夜色黑暗而看不清他的面容,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与摄人的威压却是那样的明显,莫不是……

    莫不是这人是那一直想置她于死地的那名修仙者?眼见那人衣袍一拂,手一动,一股强大的风劲朝他们袭来,她这顿时怒骂一声:该死!

    “快避开!”

    她迅速闪开的同时提醒另外三人,身体就地一滚,避开了那股风劲的攻击,却还是被那强大的风能量所波及,修仙者的气息与威压,根本不是他们能抵挡的,只觉胸口血气一翻,嘴角渗出了一丝血迹。

    见她竟然避开了,半空中的那人目光中掠过一抺厉色,身手竟然那样敏锐,难怪三番四次杀不死她!手一动,一道道的风刃朝他们劈去,那夹带着凌厉气息的风刃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刀尖,划过他们几人的身体,顿时出现一道道的伤口。

    “嘶!”

    夏雨因吃疼而倒抽了一口气,一抬头,见自家姐姐白色的衣裙也染上了几道血色,唐子浩的脸也被划伤,而她家小姐更是嘴角渗出鲜血,似乎也受了伤,而那一道道锋利的风刃却似乎专挑她的方向劈下,当下心头一急,惊呼一声便扑了过去。

    “小姐!”

    险险的带着她避开那凌厉的风刃,谁知才一停下,数道如利刃般的风劲又从身边划过,身体一吃疼,动作也缓慢了下来,而这时,她也才发现,无论她避得多快,那人的攻击就有多快,以她武师巅峰的品阶,竟然无法避开那人的攻击。

    “那是修仙者!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快走!”唐心扶着夏雨迅速退到一旁,躲在一棵大树后面,看着那风刃劈落在大树上时那深度,她清眸一眯,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自己是那么近!

    面对修仙者,她竟然是真的没有反抗的能力!

    如果再这样下去,不止她会死,就连胖子哥哥和夏雪她们也会死!不行!她得想想办法!绝不能处于这样被动的一面!

    “妹妹小心!”

    唐子浩见那些攻击竟然都朝唐心而去,急得团团转,想也没想的就要扑上去,而在这时,唐心出声喝道:“夏雪拉着他!”那人的目标是她,如果她引开他,那至少,他们也就安全了。

    “少爷!”

    “小雪你放开,我得去救我妹妹啊!”他推开她,想要上前,却被她紧紧拉住:“少爷,你这样上去只会让小姐更加担心你的安全!”

    “小雨,你听我说,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人应该就是那个想要取我性命的那个修仙者,我们几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如果再这样下去,谁也活不了,只能我引开他,你们先走!”她一边注意着上面那人的举动,一边压低声音说着。

    夏雨一怔,不赞同的摇了摇头:“可是小姐,这样你不就更危险了?我们怎么能放着你不管就走了,不行,我们就算死也要跟你死在一起!”

    “小雨,这是命令!”她沉下声,厉声喝道:“你是不是不想听我的话了?”

    “不是的小姐,小雨不敢。”

    她眯着眼,眼底深处闪烁着坚定与光芒:“那就离开,相信我,我会活着的,明天清晨,我以烟为信号,到时我们再会合!”

    “是!”

    她应该相信她的,因为她是她们的小姐,从来都没让她们失望过,这一次也一定是!

    唐心深吸了一口气,在他的一轮攻击微停顿的瞬间,迅速的就往林中深处掠去,也在同时,小雨也闪出扑向唐子浩他们那边,拉着他们两人低喝一声:“走!”

    三人本是有些修为的武者,提气飞掠而行不是难事,又因那人目标不在于他们,根本就没理会他们的离开,当掠出一段距离后,唐子浩停下来问:“小雨,我妹妹呢?”

    “少爷,小姐让我们先离开,她说怀疑那个修仙者就是想要置她于死地的那一个,他的目标是她,如果我们跟她在一起她无法脱身,让我们明早看信号会合。”

    “可是,那人很厉害,她应付得来吗?”

    “少爷,我们要相信小姐。”夏雪开口说着。

    闻言,唐子浩没有说话,却是拧起了眉头,那一脸的忧色不言而喻。

    另一边,唐心迅速的往林中而去,凭着飘渺云踪步躲避着身后不断的攻击,一边闪躲,她一边暗自咒骂着:该死的!他日若是让我有了反手的实力,非打得你抱头鼠窜不可!

    “嘶!”

    一道风刃划过她的后脚跟,那痛意让她当场倒抽了一口气,脸色也青了,丝丝冷汗直冒出来,重生在这地方,她还没试过这么狼狈的一天,那人在高处,她在低处,由上而下的攻击让她几乎躲无可躲,而因距离甚远,她连反击的机会也被剥除了!

    半空处,那阴狠的男子眉头越发的拧紧,因不想直接由他的手杀了她,故而没有出杀手,但,似乎他的攻击对她而言,只伤到她,却不能让她徹底慌张乱窜,难道真的要他亲自动手取她性命?可,那结丹时的雷劫却是让他心生畏惧,赌上自己的未来,这代价太大了点。

    有完没完!

    唐心怒了,被这样追着打,身上的伤又在流血,痛得她心情都跟着恼火起来,而在这时,她却听到了另一个声音的响起,感觉到身后的攻击停下了,她趁机回头看去,不由一怔。

    是那名先前在林中帮过她们的那名修仙者!

    “这位道友,不知那丫头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让道友不惜冒着天劫的危险而对她下杀手?”那男子笑呵呵的看着对面的阴狠男子,又瞟了远处停下回头看的唐心一眼。

    这一眼,就好像在说,丫头,还不逃命去愣在那干什么?

    唐心一怔,迅速回过神来往林中掠去,这人又帮了她一次了,她记下了!

    见唐心的身影如在林中飞窜而去,没几下便消失在漆黑的林中,那阴狠男子目光一眯,看向了面前的修士,声音阴测测的传出:“道友认识她?”

    “呵呵,不认识。”那人低低一笑,见唐心已经离开,便拱手道:“正好路过遇见道友对一介凡人出手,才好奇一问,不想那丫头竟借机逃走,我真是抱歉。”

    “哼!”

    “道友,我还想去寻找宝物,就不多留了,请。”声音一落,便御剑离去。

    看着他离去的方向,阴狠男子拳头紧拧了又松开,好半响,才压下心头的怒火:他就让那唐心多活些时日,取她的性命,根本不用搭上他自己的未来!

    “呼!总算没写再追来了。”林中的某一处,唐心轻呼了一口气,见那修士没再追来才放下心,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伤口,除了身上的几处之外,小腿也有好几道,而且似乎伤得还不浅,那鲜血都把她的青裙给染红了。

    看了看周围,没人,她便迅速的从空间手镯中取出一套干净的衣裙,把身上的裙子解下,简单的包扎好伤口后换上那套干净的裙子,这才靠在树干上轻喘着气,兴许是太累了,又流了不少血,一着树干,很快的便沉沉睡去……

    直到,次日清晨,天色还没完全亮起来,她就被林子中的虫鸣声吵醒,一睁开眼睛,似乎感觉有什么靠着她似的,低头一看,不由一怔。

    就在她的身边,一个三岁大浑身光溜溜的男童倚着她而睡,头顶上只有一小簇圆圆的毛发,肥肥胖胖的小身体白白嫩嫩的,那有点婴儿肥的脸蛋可爱得紧,粉嫩的小嘴微张着,一道银丝顺着那嘴角流出,一丝丝的滴着欲断还连,一双小手还紧紧的拉着她的裙角,他呼吸均匀,睡得正香。

    她诧异,是因为这林子怎么会有这么小的孩子出现?还光着身体不穿衣服?而且他是什么时候来到她身边的?她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是她的警觉性低了吗?

    如果说这孩子是被人遗弃在这里的,那也说不通啊!怎么可能连衣服也不给孩子准备?而且这么可爱的孩子,谁舍得遗弃啊?可,若不是这样,这孩子是从哪冒出来的?

    “哎?”她推了推身边的男孩,虽然说浮云山天气比较暖和,但这样光着身体似乎也容易生病。

    “嗯?”

    男童一副睡眼迷蒙的睁开眼睛,小手揉了揉眼,又拿手背擦了擦嘴角流出的口水,这才仰起了脑袋,看着身边正盯着他看的唐心,他歪着头,愣了半响,那可爱的小脸才绽开了欣喜的笑容,猛的扑进了她的怀里蹭了蹭,而让唐心神情呆滞的是,他那脆生生的话语。

    “娘亲!”

    小人儿似乎没察觉到她的僵硬,乐腾腾的在她的怀里蹭了蹭,贪恋的吸吮着她身上干净的淡淡香味,又因开心,那小嘴还来停的唤着:“娘亲娘亲……”

    好半响,她才回过神来,看着那在她怀里乱蹭,又喊着她娘亲的小人儿,忍不住的嘴角微微抽搐着,她什么时候有了个这么大的儿子了?她怎么就不会知道?

    “娘亲,凤凤饿了,娘亲,凤凤饿了。”

    她低头,看着那嘟着小嘴眨着漂亮眼睛一副可怜兮兮的看着她的小人儿,勉强的扯动了嘴角:“小弟弟,我不是你娘亲,你……”她的话还没说完,怀里的小人儿就不依了。

    “你就是娘亲!”

    脆生生的话语带着不移的坚定,只见他眼眶一红,小嘴一嘟,鼻子一吸,小手拉着她的衣襟:“娘亲,你是不是不想要小凤凤?小凤凤会很乖的,不会惹娘亲生气的,娘亲,你不要不认小凤凤好不好?”

    “小弟弟,你真的搞错了,我真的不是。”她抚着额头很是无语,不明白这小娃娃为何硬说她是他娘亲?她像成了亲的人吗?她像有一个三岁大孩子的母亲吗?

    拜托,她才十五岁好不好?

    “是小凤凤。”某小孩委屈的看了她一眼,嘟着嘴脆生生的纠正着。

    “好,小凤凤,我真的不是你娘亲,你是不是被找不到你娘亲了?你跟姐姐说,姐姐帮你去找。”她放轻着声音说着,毕竟这么小的一个孩子,让她就这样丢下,还真有些不忍心。

    谁知,他却耍起小脾气来了,别开了眼嘟着小嘴也不理她,却紧紧的拉着她胸前的衣襟,像是生怕她跑了似的,看得她一阵无语。

    目光一转,她摸着他的小肚子,笑盈盈的问:“小凤凤,肚子饿了是吗?那我去给你找些吃的好不好?”

    一听到有吃的,某小孩眼睛一亮,仰起脑袋看了她一眼,咬了咬唇:“小凤凤跟娘亲一起去。”

    唐心嘴角一抽,又是娘亲……

    “女人,你什么时候多了个儿子?”

    突然间,一道戏谑的声音传出,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唐心一怔,回头望去,竟然见到沐宸风!

    “你怎么也来了?”

    一袭墨色衣袍的沐宸风缓步走近,凤眸瞥了那呆在唐心怀里正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他的小孩,挑了挑眉:“哪来的?”

    唐心低头看了怀里的小人儿一眼,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他打哪里冒出来的,硬说我是他娘亲。”要是十五岁的她真的有一个三岁大的孩子,估计她爹娘和胖子哥哥都会被她吓死。

    “娘亲,凤凤从昨夜就一直陪在娘亲身边了,不是从哪冒出来的。”某小孩抗议着,好奇的打量着那长得很好看的男人,半响,又脆生生的道:“娘亲,以后凤凤一定长得比他好看。”

    沐宸风挑着眉头打量着那光溜着身体的小人儿,见他浑身上下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样看,就是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小孩,只是,这样一个小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可要说不对劲,又说不上什么来。

    “娘亲,凤凤饿。”无视着沐宸风的打量,某小孩摇了摇唐心的手,只是这一摇,却牵动了她的伤口,让她忍不住的倒抽一口气:“嘶!”

    见她脸色瞬间难看起来,沐宸风脸一沉,扫了那光溜着身体的小孩一眼,目光落在唐心的那强忍着的脸上,眉头微皱,沉声问:“怎么回事?”

    “没什么。”她摇了摇头。

    “没什么?”

    微低的声音似乎夹带着危险气息,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微怒,唐心一抬头,就见他那脸色黑沉得可怕,也不知他是哪根筋不对了,却还是说道:“是没什么,就是昨天被一名修士给打伤了,不过伤口我有包扎,刚不小心扯到了而已。”

    一听这话,他脸色越发的难看,大步上前,一把提起那窝在她怀里的某个小孩丢到一旁,便见她的那衣裙渗出的一丝血迹,凤眸一眯,眼中划过一丝危险的气息,蹲下身才刚伸出手去,却被一双白皙的手给拍开了。

    “你干什么?”唐心防备的盯着他,活像见鬼了似的,这家伙刚想干什么?脱她的衣服看她的伤?他要敢,她就剦了他!

    而似乎察觉到自己过份热心的沐宸风,脸色微变了一下,凤眸睨了她一眼,本是关心的话语,到了嘴边却成了:“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看来你还死不了。”说着,便也站了起来。

    “我说沐宸风,你一天不跟我扛上会死啊!”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见那被丢到一旁的小人儿正眼泪汪汪的看着她,那模样,活像是被抛弃的小狗似的,看着怪可怜的。

    “过来。”她招了招手。

    “娘亲,凤凤的屁股摔疼了,那个大坏人摔的。”小手指着沐宸风控诉着他对他的不满。

    “走,我们去捡些树枝来烤肉。”唐心牵过小人儿的手,唇角微勾,斜睨了沐宸风一眼,就像在说:看吧!你这家伙就是人家三岁小孩都知道不是好人。

    沐宸风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只听他低沉的声音慢慢传来:“身上有伤就不要乱动,我去帮你捡。”

    有些异讶的唐心看着他往林中走去,虽然已经习惯了他时不时的好心,不过他这突如其来的关心还是让她有些不适应,毕竟,两人最多的还是斗嘴挑衅。

    不一会,便见他抱着一堆树枝和提着一只野鸡回来,对于他的办事速度,看着他自顾自的在那里生火处理野味,她只是挑了挑眉:“沐宸风,你也是来寻宝的?”

    “嗯。”他很干脆的应了,头也不抬的烤着鸡,却是问:“为什么修仙者要伤你?”

    “谁知道,要不是我逃得快,此时估计去阎王那报到了。”摸着怀中那小人儿滑溜溜的身体,像是牛奶一般,让她爱不释手流连忘返。

    而某小孩则像只小猫一样舒服的眯着眼睛躺着让她摸,也不动,只是那眼睛不时的睁开看烤鸡好了没有。

    听了她的话,沐宸风眸光微闪,沉声道:“这林中的东西应该是修仙界的宝物,而修仙者来了不少,你身上有伤,最好还是先回去。”修仙者的实力之强,岂非她能抵挡?若是再遇上,哪有活命的机会?

    “那可不行,我都还没找到那宝物,也不知那是什么宝物来了,引来了这么多的人。”

    “娘亲什么宝物?”某小孩眼睛一亮的问着。

    “应该是很神奇的宝物吧!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她喃喃的说着,进了这浮云山都一天了,也没见到那宝物的影子,真怀疑会不会被人给拿走了。

    “凤凤陪娘亲去找宝物。”他眯着眼脆生生的说着,可爱的脸上也不知因什么事而笑得开心。

    “那可不行,你一个小孩跟着我在这山中乱跑太危险了。”

    “凤凤会打架的。”

    “噗!”她一听这话当即笑了出来,拍着他的小屁股笑道:“就你这三岁大的奶娃还能跟人打架?”

    某小孩眨着漂亮的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她,为什么他就不能打架了啊?他打起架来也好厉害的好不好?

    “啊!坏人你干什么!娘亲救命!”

    不知何时走过来的沐宸风一把提起了那光溜溜的小人儿,凤眸在他的身上扫了扫,沉声问:“衣服呢?”

    “沐宸风你嘛?他还小别吓坏他了。”唐心一见连忙站了起来,伸手就要去抱那被他提在半空的凤凤,谁知他却突然把面前的小家伙一移,而她扯动了小腿处的伤,一吃痛,身体往前扑去,却扑了个空,没抱到凤凤,倒是把他给抱住了。

    “呃……”

    她扑在他怀里,闻着他身上的男性气息,顿时无语的仰起头,正好见他低下看着她的凤眸一片幽深,不由一怔,因不好意思而脸色微红,正想退开之时,他却说出了让她炸毛的话来。

    “你想干什么?投怀送抱趁机占我便宜?”

    明明是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却被他用着一副正经无比的语气说出,而那表情,更像是她存心扑到他怀里占他便宜似的,得了便宜还卖乖,让她气得毛发都竖起来。

    “早在十年前你浑身上下就让我看了个精光了,我还用得占你便宜?”

    话一出口,嘴角挑衅的笑意也僵硬起来,冲动真的是魔鬼,就算真的把他看了个精光,也没必要当着他的面说出来吧?这男人貌似还挺小气的,要是他以后跟她来个没完没了的,那她岂不是得被烦死?

    果然,就听他那夹带着危险气息的声音在她头顶上传出。

    “哦?你还敢说出来?十年前把我的衣服偷走不说,原来还躲起来偷看我沐浴?都十年了,原来你还记得这么清楚,很好,真的很好。”

    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不知为何的,就偏偏有着一股咬牙切齿的气味。

    而在这时,一直眨着眼睛好奇的听着他们说话的凤凤,突然间眼睛一亮,说出了一句让唐心错愕不已脸色涨红的话,想笑,可看到沐宸风黑沉得可怕的冷峻面容,却又硬生生的忍着,让她好不辛苦。

    ------题外话------

    哎呀呀,这凤凤会说出什么惊人的话语?噗,估计除了我自己之外,绝对没人猜得到。好吧。这绝对的猥琐,绝对的打击沐宸风的自尊心呐,貌似邪恶了点。Ps。此邪恶小凤凤由凤歌小妞倾城演绎。